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54──天選(李舟:我的棍子會發光!

火火 | 2021-09-08 21:14:06 | 巴幣 0 | 人氣 47



  54.天選
  (李舟:我的棍子會發光!

  天選之子,按照馬凡的理解來說,那就是所有熱血漫畫中的主人翁,擁有永不放棄的精神或者特殊的血統技能等,前者他沒有,後者的話,他來到這裡以後確實是有特殊技能,但是這種特殊技能按照套路來推理,一般都是自己的血統所致,或是吃了什麼東西啦、或是被什麼怪物打傷啦之類的,可是他完全沒有啊?
  馬凡非常茫然:「就算你這麼說……可是我也沒什麼太大感覺啊?是說,異稟是什麼也不做也可以進化的嗎?」
  而且這世界,天選之子是要做什麼?難道是終止聖克伐大典這種危險的運動比賽嗎?
  「一般來說,都需要刻意練習才有辦法進化。但是你的異稟比較特殊。」
  「可以無障礙溝通的能力非常珍貴,你恰好又是世外之人,所以你看待這裡不同文化,並不會有任何先入為主的偏見。」謝君憐淡淡道,「由於包容度高,寬恕性強,在過去,有這種能力的人都會被尊敬。」
  「可是,到了現在,擁有這種能力的人,只不過是慕容蘭這種富貴人家中非常好用的工具人罷了。」
  「呃……我應該要一起同仇敵愾嗎?」馬凡不好意思地搔搔腦袋,略有些愧疚道,「抱歉,我無法共感你的情緒。」
  「不用,你不用共感我的情緒。」謝君憐微笑道,「我只是在告訴你,這種能力在過去,曾經多受人尊崇,而現在不過就流於表面的崇拜。滄海桑田,世道變化無常至此,你若是要繼續待著,要冒的風險可比你待在福丸島等門開要大得多。」
  馬凡聽懂了謝君憐的言下之意,即他的能力本該登高一呼,四方百應,結果就只淪為受制於人的下人,得到的尊重也並不真心。如果這種珍貴的能力都能落到如此下場,那他繼續待著,也許哪天這種能力就變得人人唾棄了。
  「但是有我妹妹的消息了,我不能功虧一簣。」馬凡說,「謝大哥,我感覺你一直想要送我走,我知道你是關心我,可是沒找到小芳以前,我是不能走的。」
  他記得跟謝君憐第一次見面,對方就完全不能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執著要找妹妹,可能其他人也是,畢竟大難來臨夫妻這種同林鳥都各自飛了,他找妹妹的希望無異是大海撈針,十分渺茫。
  「我以前沒有跟你提過吧,我現在找的這個妹妹不是我親妹妹。」馬凡說,「她是海難的倖存者,因緣際會被我們家收養的。」
  「嚴格來說,是我親妹妹過世後,才收養她的。」馬凡說,「她的家人都過世了,她剩下的親人就是我了,所以我不能就這樣,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尤其是在我知道她可能就在附近後。」
  謝君憐沒說話。
  「說起天選之人,謝大哥或是李舟才比較像吧?」馬凡打趣道,「李舟可以跟小青對話,你又好像跟小青認識,而且你感覺跟大秦王朝很有淵源。」
  謝君憐一直說自己不是太子,不過他也不否認他跟大秦有關係。
  「……李舟是小青選的主人。」謝君憐說,「之前也跟你提過,李舟他還有段路要走。」
  「所以你們真的……要……」馬凡作勢推翻了椅子,「席王啊?」
  謝君憐搖頭,笑道:「他是剽竊強盜,會推翻他的不是我,而是當時被他殺掉的,麒麟真正選擇的王。」
  「那你呢?」馬凡好奇道,「你聽起來跟他不共戴天,但不是真王也不是麒麟,到底為什麼這麼痛恨席王?」
  「我痛恨的不是他個人。」謝君憐說,「我痛恨的是欺詐、蠻橫、不斷變化的立場原則,以此要脅所有被統治者服從管理,極端抹滅個人意識要求所有人只能信他一個象徵的獨裁行為。」
  「獨裁制度對於掌權者來說確實非常方便,過去幾年大秦也是這麼走下來的,但是席王上位後,大力改變了制度,變成了民意傳不到大殿的封閉式制度,地方官各各發財,朝廷內國師群結黨營私,對地方斂財一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錢到位後什麼都好說。」謝君憐垂下眼,「你之後進了東昇堂,可以觀察得出來,他們這群社會上游階層的人,過得是朱門酒肉臭的富貴日子,但你若是願意回身看一看真正在農村辛勤耕耘的那些純樸百姓,就會發現他們冬天連一件禦寒的衣物都沒有。」
  「而這些可憐百姓,他們除了一代代窮下去外,找不到其他出路,他們只能永遠困在窮困潦倒之中。」
  「沒有社會福利什麼的嗎?」馬凡聽了,有些不忍心,「不管是哪個國家,最起碼的社會福利應該會要有的吧?」
  「有名無實。朝廷發放的救濟金根本到不了他們手裡。層層剝削,打點官員,最後再反向跟朝廷說錢不夠,還要再加發。而席王對一切心知肚明,但不加以阻止。」
  馬凡不能理解:「既然他知道的話……難道是沒有證據?」
  「證據有,他想的話,人證也能有。」謝君憐說,「但是貪官是帝王治理天下必不可少的工具,所以除非遇到不得已的狀況,他是不會動這些貪官的。」
  「貪官怎麼能是必不可少的工具呢?」馬凡不贊同,「應該是要盡量減少貪官的人數才對啊!」
  「水至清則無魚。」謝君憐無奈道,「貪官對百姓來說,是該砍頭的邪惡存在,但對於席王,哪怕是歷代帝王,都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他們可以等民怨沸騰時,將這些貪官斬首示眾,抄家滅族,平復民怨,轉移注意力。一來能確實將他們的家產收歸國庫,二來還能將所有罪責推卸到貪官們的頭上,而自己只不過是被欺瞞了,他們還是那個明事理的明君。」
  「這就是帝王術的一種,很淺薄的應用。」
  馬凡撇撇嘴:「我可一點都不喜歡這種應用。」
  「有些時候,在某個位置的人,或是某個身份的人,會不得已去用一些他過去不屑或是不想使用的陰謀詭計。」謝君憐說,「真王就是如此,即使他本來應該是大秦境內最高權位階層的人,他現在也不得不使用一些他並不想用的心計,好保全自己。」
  「他會是你的參照。要是繼續留存在這世界,一旦進入大秦境內,就完全不會有回頭路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馬凡無奈道,「你說的我都明白……但是我剛剛也說了,我沒找到小芳以前,我不想離開。」

  *

  隔天,李舟元氣滿滿地跑來找馬凡,還特意壓低聲音交待道,晚上他有個東西想給馬凡看。
  馬凡懷著好奇心一直等到了晚上,白日比賽都沒去看,把握啟程前最後機會四處看看,用過晚餐後,李舟就摸過來了。
  他獻寶似地將自己的竹棍往馬凡面前一遞。
  只見平平無奇的竹棍竟然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他記得謝君憐說過,異稟武器大致分三種,但有一種極為特殊,不在三種之列,那便是異稟武器自己『醒』了過來。
  ……李舟才是那個天選之子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