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ololive同人】虛擬公會才不清楚 第五章:在自己的推被虐的時候抖內不是人之常情嗎PEKO

憑軒遙望 | 2021-09-08 00:41:32 | 巴幣 0 | 人氣 71


  「大姐頭!這邊怪物太多了,快要撐不住了!」
  雙馬尾、半目碧眼、開胸的黑色高領連身服兼腹部裹著紅色緞帶、穿著紅色絲襪,這位明顯是加載了玩家自製Skin的銀髮少女拿著類似擴音器的道具,不斷用音波掀翻狼群,一面對著自己背後的另一名少女喊道。
  那是同樣是運用聲音的職業風格──「歌手」,在攻擊技能上比吟遊詩人的比重還要高上不少,是個擅長群體輸出以及控場的類型。
  不過現在看來,該名少女的攻擊力似乎不夠高,對於眼前的怪物無法造成有效殺傷,而且她還得分心保護身後的夥伴。
  「嗚啊啊稍等一下月醬,我這裡就快搞定了,再、再撐十秒就好了!」
  頭部上頂著晃悠悠的粉紅蝴蝶結髮夾,褐色且有著粉色挑染的長髮,身穿粉白色的無袖水手服及熱褲的少女,正慌亂的手持扳手在一台儀器上東敲西敲,似乎正努力的想讓其運作起來。
  「可惡...低等級的機關師連機械故障機率都很高,虧我還打算在難得的ISO2初見直播裡好好大展身手......
  看那手忙腳亂的架勢,似乎要十秒內修完有些困難,而漂浮在少女身旁,類似聊天室的界面則是不斷刷新著文字。
  『キズナアイ(絆愛)の危機一発!』
  『放送事故草www
  『大姐頭,大姐頭妳在幹什麼啊?』
  『哈哈哈蘇帕AI正常運作中~
  反正只是遊戲,喜歡看Liver吃癟的觀眾們歡快的發著評論,不時還有幾條顏色特別醒目的SC(超級留言)閃過,諸如「復活代()」、「葬式代(葬儀費)」之類的內容,顯示大家其實看得挺開心的...然而叫做月醬的少女那邊卻已經快撐不住了。
  俗話說得好,狼是一種非常聰明的生物,即便在遊戲中亦是如此,再嚴密的音波攻擊也會出現漏洞,而月醬所面臨的危機,就是在她使用技能的間隔時,沒有能有效保護自己的手段。
  畢竟大家等級都不算高,許多後期技能還沒點起來,加上這裡屬於較高級的區域,被怪物包圍的兩人頓時陷入了危機。
  「啊!」
  面對迎面撲來的怪物,月醬發出了宛若脖子被掐住的慘叫,老實說,她的反應以女生標準已經算是冷靜了,然而現實中並不會戰鬥的她並無法將這份冷靜轉換為優勢。
  在身體被抓出了數道傷痕後(一旁少女視角),她的血量已經降到一個岌岌可危的程度,再這樣下去就得原地躺屍或是回城復活了。
  並不打算在一旁看戲,少女將最後一層的研磨技能附加到武器上,原地蹲伏身軀,將短劍放入背後的劍鞘,進入了技能的蓄力狀態。
  蓄力突刺,耗費體力進入蓄力狀態後發動突刺,隨著時間技能等級提高威力,並且在突進中擁有短暫無敵效果。
  「三......一!」
  少女眼神一凝,短劍出鞘,挾著技能的白光高速衝出樹叢,如同夜空中的銀色閃電般瞬間到達空地的另一側,沿途接觸的野狼無不渾身是血的倒下。
  ------
  「好、好厲害!」
  看著突如其來出現,一舉殲滅大量野狼的少女玩家,月醬忍不住驚呼起來,儘管對方身形嬌小,然而那乾淨俐落的動作卻讓人完全無法升起輕視之心。
  「喔喔喔我這裡搞定了,月醬快蹲下!」
  同一時間,身後的少女興奮的大喊道,原本看不出外型的機械此刻已經變成了一座一人高的柱狀體,頂端安裝著一架作工精細,周圍還圍著鐵甲的弩砲;有意思的是,這座弩砲上還有著跟主人一樣的粉色大蝴蝶結,看起來十分的微妙。
  似乎有著自動鎖敵與填彈的功能,弩砲塔開始以五秒一發的速度連續發射弩箭,雖說速度不算快,但是威力和準確度都沒話說,被命中的魔物大都一擊必殺,再不然就是重傷倒地。
  在雙方配合下,原本近二十頭的狼群很快被消滅殆盡,少女們終於總算能喘口氣了。
  「呼...總算是平安度過了,月醬妳那邊如何?」褐髮少女擦了擦額頭細密的汗珠,對著自己夥伴問道。
  「嗯,血量減了很多,但是慢慢喝藥水就能補滿。」
  月醬臉上還帶著一絲紅暈,腎上線素上升的狀態依舊還未結束,使得她看起來有些亢奮。
  「比起這個,大姐頭,妳是不是該向那個孩子道謝啊,人家可是在情況最危急的時候救了我們喔!」
  「那、那當然!」
  稍微整理了一下頭髮,對方小跑步來到少女面前,用充滿活力的語氣說道:
  「嗨多摩,我叫做絆愛,剛才真是太感謝啦!要不是妳我和月醬都要掛掉了呢~~~」不只是動作,就連語氣和台詞都有著滿滿元氣的感覺,給人的感覺充滿了親和力。
  「要不是妳自說自話的跑進森林深處,說什麼『得到新職業就天下無敵』的蠢話,我們哪會差點滅團啊!」還不等少女回答,一旁的月醬忍不住吐槽。
  「欸!明明月醬妳自己也不反對的……
  「就算不反對也不代表要一口氣衝進去啊!」
  對絆愛一通抱怨後,月醬喘了口氣,向著少女點了點頭。
  「總而言之,剛才真的非常謝謝妳的幫助,容我重新自我介紹一次。」
  「我是輝夜月,這位是我的前輩兼大姊頭絆愛。」
  聲線特別的跟班以及有些傻氣卻很可愛的老大,這是少女對這兩人的第一印象。
  「妳們好。」
  微微點頭,面對非敵意目標的時候,少女表現得都算是十分和善,加上這兩人可以算是她來到遊戲中第一次真正接觸到的人類...這麼說也不太對,因為過去對遊戲戲的認識幾乎為零,少女實際上是將ISO2的世界當作現實來看待的,對她而言所有的NPC都和真人無異,有著自己思想和喜怒哀樂。
  除此之外,少女選了完全真實的遊戲體驗也有影響,任誰看到一刀下去鮮血狂噴,都會覺得這就是所謂的「真實」;所以若要仔細區分,絆愛她們應該算是少女第一次接觸到的「玩家」才對。
  「需要帶妳們離開嗎?」
  面對明顯無法應付此區域怪物的兩人,似乎對於帶路有些心得的少女提出了邀請。
  「真的嗎!真是好了,那個......
  「艾莉希雅。」
  「啊,好的!謝謝妳願意帶我們出去,艾莉希雅。」
  「不客氣。」
少女輕聲說道,看著視野中忽然出現,理論上來說應該不會經由玩家彼此觸發的任務視窗:
『為絆愛與輝夜月帶路。』
  「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
  「絆愛,在做什麼?」
  一行三人正沿著少女來時的路線往回走,因為來時的大殺特殺,此處的怪物一時半刻還來不及刷新,從這裡離開可說是再安全不過。
  因此這是走在隊伍最前的並非是少女,而是絆愛先前架設的弩砲塔...沒錯,那個弩砲塔是能動的,從塔底伸出了六隻如蜘蛛般的短小機械腳,搖搖晃晃的弩砲塔此時正擔任著前鋒的工作。
  老實說,樣子看起來挺可愛的。
  而走在中間的則是負責操作弩砲塔的絆愛,最後才是少女與輝夜月。
  少女看著前方像是在和人說話,時不時發出各種笑聲或罵聲的絆愛,有點好奇的對輝夜月問道。
  「啊,大姊頭是在直播喔,今天也是為了這個才跑來森林的,只是一不小心就走過頭了。」
  直播,以各種傳播媒體為媒介進行實時轉播的行為,少女對此有所聽聞,卻未曾看過任何一場直播,更別說參與其中了。
  看著界面上快速更新的文字,少女忍不住湊了過去,想看看上面寫了些什麼。
  『別光顧著拍風景啊!拍輝夜月,我們要看哈姆太郎!』
  『還有剛剛的那個美少女!多來點她的畫面拜託了!』
  『話說那孩子也是V嗎?外表一看就是訂製的建模,跟遊戲裡自己捏的完全不能比。』
  『樓上那只是你廢又沒看過高手而已,不要遷拖別人。』
  『先去玩個戀活練捏人吧www
  眼看話題逐漸跑偏,作為台主的絆愛忍不住開口制止。
  「人家是只普通玩家,沒有經過同意不能亂拍攝啦還有你們不是在看本AI的直播嗎!」
  『其實你只是是因為對方不是自己的推才沒興趣吧!』
  『花Q!』
  『輝夜月!』
  完全可以說是混沌一般的發言,讓對這個圈子完全不了解的少女感到一頭霧水。
  「絆愛,是個AI?」看著少女頭頂上「Kizuna AI」的ID,少女感有點困惑。
  明明是個玩家,怎麼又會是AI呢?
  「唔...這有點難解釋啊。」
  看著什麼都不懂,如同白紙般的少女,輝夜月感到有些苦惱,最後她終於下定了決心,拉著少女放慢腳步,保持一個不會被絆愛以及觀眾們聽見的距離。
  「為了避免妳產生誤會,我還是跟妳解釋一下好了,其實我和大姊頭都是Vtuber,那些AI、人工智慧之類的稱呼都是V或觀眾們加上來的『設定』,實際上現實中的我們未必是這樣。」
  「VTuber?」
  聽見陌生的名詞,少女紅寶石般的雙眼眨呀眨的,小腦袋微微偏向左側,看起來十分不解。
  ------------------
  狼:我當時害怕極了
  (突然想把戰鬥的場景畫出來,然後咱也不知道自己在畫三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