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勇者轉生 (偽) 1-04:降低大腦的功能

古今變 | 2021-09-07 21:57:54 | 巴幣 244 | 人氣 133


勇者轉生 (偽) 1-04:降低大腦的功能

  「準備好了嗎?」史奈登決定切入正題,不去追問「水母」到底是什麼意思。
  「上吧!」自稱邪龍皇的年輕人自信的回答。
  於是史奈登從懷裡掏出一把秘銀製的小刀使勁一擲,那小刀便風馳電掣地朝鱗王的方向飛去。就算沒有史奈登那百發百中的準頭,鱗王巨大的體積也使得這一擊沒有失誤的可能。
  可是就在飛刀接近的時候,鱗王周身現出無數散發微光的圓盤,如蜂巢般緊密相接形成一個巨大球形護壁、包裹住鱗王全身,把那柄飛刀輕鬆彈開。
  史奈登說:「這就是牠被稱為鱗王的理由。」這場景他已經看過無數次,原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絲毫不為所動。
  但是邪龍皇也只是微微皺眉而已,史奈登補充說明:「那層如鱗片般的護壁能保護牠不受任何傷害,所有的法術、毒液,甚至我背上神劍都無法損其分毫。如果改變主意的話,趁現在走還來得及。」
  邪龍皇淡淡的說:「來不及了,我身上的天命會把牠吸引過來。」
  史奈登正想反問:「天命?天命是什麼?」但是本能感受到熟悉的危機,他立刻拔劍在手,接著就發現鱗王那若有似無的觸手朝著他們上方的天空織成巨網。
  史奈登抓住邪龍皇的手臂說:「快走!」
  邪龍皇瞄了他一眼說:「走?我是來對付牠的,為何要走?你如果真想親手殺牠的話,就一起留下來吧。」
  史奈登舉棋不定,就在他猶豫之間,上空的包圍網已經逐漸形成。史奈登牙一咬、心一橫、長劍一揮,卻是劈向地面;再振臂一揚、帶起飛砂走石,劍威將地表削出一個大洞。
  史奈登長劍連擊、本想藉此闢開一條地道逃生,卻發現砍向地面的長劍遭受莫名的阻力,甚至逐漸被彈開。接著他就發現,原來他先前曾用過這一招逃出鱗王的掌握,鱗王這次不但伸出觸手遮蔽天幕,還探入地底來個上下合圍。
  他大驚之下運起畢生修為揮舞神兵,卻只能勉強藉著擊打包覆在觸手外「鱗片」來推開觸手,已經無法脫出重圍。他不放棄的運劍、護住自己和那名古怪的少年,但是終究在他力竭而手上一緩的瞬間,一隻觸手趁虛而入、碰到他的背部。他立刻全身脫力、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映入眼簾的最後一幕是邪龍皇也被觸手捲住。
  接著就是邪龍皇叫醒他、帶他去給鱗王最後一擊。從那天之後他只覺得整個世界變得很不真實,跟鱗王的深仇大恨、辛苦鍛練追逐鱗王,最後血仇得報、功成名就都彷彿是做了場大夢。
  於是他開始追逐其他五王,這倒不是因為鱗王死了,他要找個新的目標。而是因為他知道,唯一能解答他所有問題的只有那個神秘的年輕人,而那個年輕人說過接下去要去找剩下的五王。
  這並不是容易的事,因為其他五王的行蹤遠比鱗王更難掌握。史奈登跟其他人一樣,聽到災害傳出的消息之後連忙趕去,卻只看到滿目瘡痍的慘況,早已沒有五王的蹤影。
  可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五王中的翼王和火王再也沒有傳出為害的消息,接著就陸續有人發現牠們的遺骸。史奈登第一時間就趕過去探查,果然打聽到鄰近區域有不少人在前些日子曾經遇到過形貌相近的少年。史奈登知道殺死二王的必定就是那名叫邪龍皇的年輕人,可惜始終沒能找到他。
  史奈登的舉動引發了意料之外的風波。為禍蒼生的六王被殲滅了一半,當然是驚天動地的消息,世人都想知道是誰幹的。而眾所皆知鱗王是被史奈登討伐……不管他本人承不承認,都已經是公認的事實;而翼王和火王的遺骸被發現之後立刻就有人看到史奈登,自然會讓人產生聯想。
  於是「斬天」史奈登變成了「斬王」史奈登。
  世人對他的崇拜,已經到了有些國家的國王當真想要讓位給他,或是提議組成聯盟、讓他擔任盟主的程度。其他國家也紛紛拿出「國師」、「元帥」、「守護者」等等職位想要延攬他。
  於是原本「到處找人」的史奈登,變成了「到處有人找」的史奈登。
  就在他開始感到不堪其擾的時候,邪龍皇找上了他,開門見山的說:「我已經完成調查,即將離開這個世界。看在過去的交情,前來送你一份禮物。」
  在克服了訝異的情緒和想要大叫「你他媽的到底死哪去了?」的衝動之後,史奈登總算客氣的請這名古怪的少年坐下,然後問:「你他媽的到底死哪去了?」
  少年聳聳肩、淡淡一笑後回答:「幾乎整個世界都跑遍了。」
  以史奈登所掌握到的情報,確實各地都有人目擊到這名少年,不過這當然不是他提出這個問題的用意,所以他狠狠的盯著少年,直到他嘆了口氣說:「我先去調查了五王,然後順藤摸瓜,搞清楚這整個設計,確認這個世界並沒有邪……惡的力量。」
  史奈登皺著眉問:「六王還不算邪惡?」
  少年回答:「六王是人類自己定的,實際上只有三王。」
  史奈登問:「就是剩下的那三個?」
  少年搖搖頭說:「不,那三個也只是強大的魔物而已。三王是所有魔物的源頭。」
  史奈登一頭霧水,少年接著解釋說:「這個世界跟我所知道的另一個世界不一樣,魔物並不是集中在被稱為地城的特定區域中,而是遍佈世界各地。我調查的結果發現牠們全部來自三王,也就是天王、海王和冥王,你過去想討伐的鱗王就是海王的產物。」
  史奈登努力理解這些資訊,然後問:「所以天王、海王和冥王才是真正的敵人?」
  少年說:「不,祂們就是天、海和地,就另一個世界的定義來看,這整個世界就是地城,這三王就是地城的『核心』。對付祂們所要付出的代價將是眾生的劫難,而且祂們隨後就會再生,因此根本沒有意義。」
  史奈登用力一拍桌子說:「所以我們只能任憑這什麼狗屁三王宰割,什麼事也不能做?」
  少年說:「不,這正是我要送你的大禮,我有個……朋友,想到馴養魔物來取得資源的方法,甚至被人稱為『魔王』。我可以提供你一些意見,讓魔物不再只是災害,甚至可以用來對付其他魔物。」
  這番談話的內容遠遠超出史奈登的預期,以及他所能接受的限度,所以他決定先擺一邊,將話題帶到他最關心的事情:「鱗王……是怎麼一回事?」
  少年說:「為了盡速在這個世界展開調查,我需要快速提升自己的能力,在稍微了解規則之後,我發現在實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擊殺強悍的魔物,不但能獲得巨額魂能,而且等量的魂能將能更大幅度的強化身體。所以在冒險者公會篩選之後,我相中了鱗王,牠的進食方式正好是完整的吞噬獵物。」
  史奈登疑惑的問:「那又怎麼樣?」
  少年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說:「鱗王的『鱗片』之所以不受任何損傷,是因為那並不是魔法或是物質,每一個鱗片都是被牠吞噬之後困住的靈魂。而世界之理不允許任何外力去改變靈魂。」
  史奈登問:「世界之理?」
  少年說:「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世界之內,任何外力都不可能損及那些『鱗片』。其實另外二個被我除掉的『王』也是如此,這些特別強大的魔物,都有拘禁靈魂、汲取靈魂力量的能力……跟『魂獄』有點類似,只是沒有『魂獄』那麼強大,勉強算起來只有I、II級左右的程度而已,不過量大的話還是很驚人。」
  史奈登問:「魂獄?」
  少年說:「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整套機制已經遊走在犯規的邊緣了。」
  史奈登深吸了一口氣,再度決定把話題帶回重點:「你到底是怎麼對付鱗王的?」
  少年說:「我?我什麼也沒做,只是讓牠將我吞進體內,然後借你的劍在牠體內亂揮,等差不多剩最後一擊的時候才把你叫醒。」
  史奈登問:「鱗王的觸手……沒有讓你失去意識嗎?你在牠體內揮劍,牠難道沒有任何反應嗎?」
  少年回答:「正確來說,你所看到的現象並不是失去意識,而是鱗王把獵物的靈魂從肉體剝離、拘禁在體內的過程。所以外表看起來就是……名符其實的失魂落魄。」
  史奈登懷疑的問:「可是這招對你無效?」
  少年微微一笑說:「有效,不過我有種特別的能力,這個天……賦的能力讓我必須承受天命,所以很容易遭逢災厄挑戰,不過這也使得找尋六王和三王的過程十分順利。」
  史奈登問:「什麼能力?」
  少年回答:「很難解釋,這能力使得鱗王吞噬我之後就失去意識,甚至連我在牠體內大肆破壞都醒不過來,似乎只有我在這個能力的影響下還能行動自如。不過我原本有點擔心這個能力對沒腦子的生物不起作用,因為它唯一的作用就是降低大腦的功能。」


  前一篇  第一部目錄  總目綠  後一篇

創作回應

水墨靜
加了駑鈍乍看會與既有印象產生矛盾,反而不太容易辨認少年的身分。君詩即使駑鈍狀態下也似不會有明顯的口誤,而邪龍皇……這版本感覺相對收斂低調不少。

1.滿目瘡(痍)
2.昨晚看“ 找尋尋找 ”現變成“ 找尋找 ”(我尋找?)。另外本段連用“使得也”“也使得”讀起來拗口。
3.在牠體大大肆破壞(這個是…體內嗎?)
2021-09-08 09:47:53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9-08 13:51:42
古今變
在整編的過程中,決定將主角們的天惠都改為成語,所以君詩的天惠將變成「呆若木雞X」
2021-09-08 14:23:28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原來是降智光環
2021-09-08 15:42: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