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4】機會

Oldchild | 2021-09-07 13:51:21 | 巴幣 10 | 人氣 44


我們回到了餐廳,感覺被緊緊盯著我的卡莉絲塔當犯人審問。

「艾.諾莉是我的本名,來自新卡特村的貓人。能變成比爾可能是因為我的前世是科莫諾戰死的勇者,大概有著轉生的能力吧?」

被問到了身分,我吐出了本名,除了姓氏。

因為札克是分化亞人跟人類的王八蛋,如果讓她知道姓氏,天曉得想調和人類和亞人的卡莉絲塔會不會再操起利刃朝我一通亂刺。

不想被問到姓氏,所以我拋出一個更大的爆點。

「勇者?莫非……!?」

她疑惑的表情上覆蓋著驚訝。

很順利。

「是,就是妳想的那樣。就是來自異世界的勇者,曾經是個人類。」

「那……」她朱紅的雙眼緊盯著我的雙眼,認真的問:「妳認為妳是貓人這邊還是人類那邊。」

很尷尬,我根本沒有好好審視過關於自己的定位。

『穢血』的我,是介於人類和貓人間的存在。精神上也是,我同時具備兩邊的思維。

「哪邊都不是。」

我呢喃著。

我想這就是最好的回答,沒有任何立場。可是,這含糊的答案又跟說謊有什麼差別呢。

我想了想,最後覺得必須向她堅定想拯救家人的想法。

「但,我是修雷特的女兒——求求妳卡莉絲塔小姐,請讓我去拯救我的父親,我一定要保護他。」

「嗯,這點我能答應妳。」

「但是」她說。

「關於另一個艾跟【大罪人】的事。請把妳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

我拿起曼陀羅在她面前展示武器的能力,看到這邊不用說她就該了解原理是什麼了吧。

「關於札克.比楊德,沒什麼,就只是個極端的瘋子而已。他帶走小艾就只是為了慫恿我跟他一起殺光所有人類而已。當然我沒有答應他。雖然人類迫害我們貓人,但我並沒有那麼恨人類,我只想保護好我的爸爸,僅僅這樣而已。」

我與另一個我一起合聲說著,語畢後重新合為一體。

「那麼,札克他在哪?」

「也許,妳可以去南方城區的夢天堂試試……?」

我盤算著,也許能靠卡莉絲塔的力量剷除這條瘋狗,只要亂源消失,爸爸也就暫時安全了。

我將那張硬卡放在桌上,用手指彈過去。

「妓院!?」

她一臉震驚的看著我,我連忙搖手撇清。

「等等,不、不是,別那樣看我。就算是我,也不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好嗎。對我來說妓院就是花錢得性病的場所,然後我又對公車沒有興趣。是札克把小艾帶走後藏在了這,給我這張卡叫我找她。」

「這個訊息非常重要,我明早就一個人去看看,謝謝妳,艾。」

「一個人?」

「是的,一個人。」

我回想起札克自今的戰績,秒殺上級聖騎士和數名二等聖騎士,後又接連打敗兩名勇者的超級戰蹟。

所以我試圖阻止她:

「我理解妳對自己實力的自信,可是一個人去面對那個怪物也太危險了。」

「那麼,妳希望我通報上面,直接派大批軍隊血洗南方城區嗎?」

呃,我立刻發現到我如此欠缺考慮。

南方城區已經是這裡的亞人能夠用肉體交換生存權的地方。若是向公眾透露「大罪人在南方城區」的話,大概在一天內那裡就會化為廢墟吧。

那就跟我親自下達對他們的死刑有什麼差別嗎?

我想到這,後背傳來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拍著胸脯自薦,

「至少帶著我一起去吧,我可是跟他交手多次的老手喔。而且,如果殺了他的話,這場戰爭也許就能平息。」

她頜首答應。

我因欣喜而激動握拳的這個動作讓我因為身體變小而過鬆的袖口往下掉,露出了右手上綁著的紅絲帶。

「嘻嘻……妳還留著那個啊,真開心。」

「這是來到這裡後第一次收到的禮物啊。」

說著,我的視線變窄,可能真的在笑得很燦爛吧;我感受到卡莉絲塔也因此嫣然一笑。

她果然好漂亮,視線不想從她身上離開,但又害羞地不敢跟她對上眼。我對漂亮的女生果然很沒輒,也很沒免疫力。

尤其是她們的背後還長著活潑可愛的尾巴。

看著她不斷擺動的尾巴,心中突然有一種大膽的想法。

可惡——好想抱著那個尾巴猛摸,一定很蓬鬆吧?

我嚥下口水。

可是這樣的話,最後的結果一定是我會被她一刀砍死,我還是摸自己的尾巴吧。嗯……不差,手感也很好,就只是尾巴通過脊椎傳來的感覺會舒服地發出色氣的聲音,所以不能在這做。

為了不要多想,我決定到客房裡面自己DIY。

「晚安,卡莉絲塔小姐。」

桌椅發出巨大的拖曳聲,她突然著急起身向我伸出手。

「不能去那邊。」

「為什麼?」

看她的表情,簡直再說去了就會死。

「用說得很難說明,跟我來。」

掀開床墊,下面簡直就是撒旦得到五芒星,而且還是時刻散發著不祥的綠色光芒的被激活狀態。

「來考考妳吧。綠色是生命魔法的顏色,正向的話可以治癒傷口,那麼倒過來呢?」

「死……吧?」

「叮咚,答對了。」她從背後搭著我的肩,在我耳邊耳語道。「睡在上面的話,會死喔……」

我感到脊背發涼。

「那、那我回去宿舍。」

光速按下變成比爾的開關,轉身就要離開這個鬼屋。忽然視線模糊,斷片片刻的我已經與地板熱吻了。

「妳忘了被我下藥了嗎?不過威廉的身體也很奇怪呢,明明是能瞬間致命的猛毒卻只有出現身體麻痺的症狀——不對,毒已經開始退了。你的身體似乎有抗毒性呢。」

「妳不是狐狸精,是隻黑寡婦……」

快失去意識前,我主動解除了勇者化,感覺虛弱地快死了,所以一直趴在地上休息。

「怎麼辦,這樣可沒辦法走回去……」

「那一起睡吧。」

我支起上半身,「真的嗎!?可是,我的內在是男人喔?」

基於道德原則,向她訴說過風險。得到這個回覆:

「沒關係,我只把你當作我的妹妹。」

我眼神死,這似曾相識的話好像在某粉色頭髮的女人身上聽過。

是怎麼樣?我身上是有「想把艾當作妹妹」還是「只要幫我梳過頭髮,艾就是我的妹妹」的氣場嗎?

嘛,也算是福利。

也許是跟米娜一起睡過,沒有那麼害羞,但心臟還是碰碰跳個不停。

「啊啊,卡莉絲塔小姐睡過的床單,好香……」

等等,有個聲音。

我靈敏的耳朵捕捉到了悉悉窣窣的聲響,轉頭一看。

我立刻感謝媽媽生給我一雙黑夜中能看清楚輪廓的雙眼。

暗夜中,卡莉絲塔背對著我寬衣解帶,換上寬鬆的衣衫。

她爬上了床,雙眼注視著我。被這熾熱的眼睛看著的我覺得不好意思,錯開了眼神。

只是錯開眼神還能去哪,當然下意識注意到了歐派。

「很在意嗎?」

「沒、沒有阿!」我轉過身。

「嘻嘻嘻,明明第一次見面時還偷偷揉了一下,真是好色的孩子。」她掩笑道。

被注意到了!?

「那那那那那那是……妳聽過『異手症』嗎?症狀是手會不受控,通常會發生在左手上喔。」

她看著我辯駁的反應噗嗤一笑。

突然她挺起歐派,用魅惑的聲線說著。

「我對我的胸部大小還滿有自信的喔。想揉這對胸部嗎,可以唷——」

「欸欸欸欸欸!?」

這麼主動!?

我瞪大了雙眼,只是不停盯著那對歐派。

見到我的猶豫,她到我耳邊色氣地耳語給我致命的一擊。

「一定非常~軟喔,不要嗎……?」

我知道她在捉弄我。

但我這個小處男,還是快被這個難預料的神祕女人搞得快爆炸了。

「不、不用了!」

我拉起棉被蓋住臉,選擇了逃避。

「哈哈哈,真可惜。」


一早,我感覺臉上有毛茸茸的東西。

嗯!?

我睜大雙眼,原來我抱著卡莉絲塔的尾巴睡著,而且……好軟、好香。

我深深吸了一口,鼻腔內滿盈紫羅蘭的香氣。

就這麼沉迷住了。

「早安——很可愛的睡顏呢——」

直到她向我道早安之前,我根本沒注意到她正注視著我。

注視著我的朱紅雙眼微微瞇起,我看到她睡衣一邊的肩帶了一半,凸顯著她腡華細嫩的香肩。並且就算尾巴被摸,也沒有任何怨言。

「亞特蘭妲——」

意識到自己說錯名字的瞬間,她的眼神出現一絲動搖。

「啊——對不起,艾。」

我從初次見面就知道了,這名叫亞特蘭妲的女孩對卡莉絲塔來說非常重要。我猜她應該還在找她吧,可是……狐人這麼顯眼的特徵,只要打聽就應該會很容易有線索,所以大概……

「不過,不能在賴床囉,該起床了。」


變化成比爾後,我感受到比爾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滿意的點了點頭。

綁好頭髮,換上聖騎士軍大衣,將配劍掛好,脖子上戴上了首飾幻化成有著金髮碧綠眼睛的人類。可能是尾巴消失了,她的身型看起來變小了一圈。她的眼神銳利,進入了工作模式。

「該走了。」

我們在凌晨的清涼空氣中,踏著別人的屋頂往南方城區狂奔。

好快的腳程,光是要追上她就已經耗費了我很多的體力。

然而到了那裡,我們漸漸停下腳步。

夢天堂正在燃燒……下面的人正忙著滅火。

這麼剛好……?

不。

更像是札克預料道我們的到來,在被討伐之前,放火消滅證據後連夜逃亡了。

我連忙四處張望,無論什麼人的焦點都在火海之上,身體根本感受不到別人視線。

「札克肯定用了不知道什麼辦法知道了我們計畫……卡莉絲塔小姐?」

我聽見身旁的她咬牙切齒咬的咯咯作響。我轉過頭看去,看到卡莉絲塔臉上擠出猙獰地怒紋的發怒,那鋒利無比的眼神裡,看來是深不見底的怒火。

要是讓她知道我姓比楊德,或者讓她知道我才是當時的大罪人的話。

我一定會被當場擊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