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3-02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1-09-06 20:09:24 | 巴幣 14 | 人氣 56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老闆,昨天稻米進城,可以給我來份應景的烤牛腸嗎?」
吵雜的酒吧內,一名把白髮紮成馬尾的英俊少年若無其事地走到了吧檯前點餐。
外表粗獷的老闆本來面色不善,但在聽到少年的話語後微微一愣,正眼看清來者後,雙眼睜的老大,一動不動的僵在原地。
 
白髮少年歪了歪頭表示疑惑後,大漢露出了緊張的神情,擦掉額上的汗靠近了些。
少年的眼睛沒有張開,但卻像是能夠看清四周那般伸手拉開了櫃檯前的木椅優雅坐下。
 
隔壁的客人已經喝開,那人手一支的超大酒杯碰撞不停。
其中一個醉漢不小心撞到了少年的椅背,少年帶著客氣地笑容主動換到了另一邊的位子上避免惹事。
「──烤牛腸可能有點腥,客人要不要加點蒜?」
老闆端了過來,一臉慎重地靠近少年。
 
瞇眼少年泰然自若地拿起刀叉放到餐盤上。
「蒜頭沒有進城,烤牛腸就好了。」
「好、好的。」
明明外表狂野,大漢卻像個被要挾的菜鳥緊張的連連點頭,遞過一杯水後便回去櫃台內等待接客。
白髮少年摸了摸水杯底座,一張紙條從杯底被搜出,他若無其事地放進了口袋。
 
突然,身後一杯酒卻突然撥到了白髮少年身上。
「啊!你看你潑到其他人了啦!」
一名醉鬼大笑著,一邊拿起抹布往白髮少年手臂擦拭。
「真是不好意思啊,他已經醉了……嗝~」
 
「呃!你們在搞甚麼!」
老闆注意到了這個狀況,他驚慌的大吼一聲,又突然覺得自己這樣喊過於引如注目,更加緊張的看了白髮少年一眼。
 
白髮少年表情絲毫未變,只淡淡地揚起嘴角。
「沒事沒事,不用介意。」
 
「人家都說沒事了,老闆你就別來亂了!」
「小哥你人真好──嗝,要不要……一起喝呀?」
沒想到這群醉漢見白髮少年彬彬有禮,居然一時興起湊了上來。
其中一個醉鬼正想繼續說下去,卻一個重心不穩往後倒去。
 
在粗人們的笑聲中,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醉鬼跌倒的方式離奇,只有醉鬼倒地的糗態讓人莞爾,白髮少年也在這場鬧劇中快速離場。
 
在少年離去以後,酒吧的老闆擦掉了脖上的冷汗,全身無力的坐到吧檯以上。
 
這名老闆經營的是全歐格魯最有知名度的酒吧,除了因為經商手腕高明或者運氣良好以外,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出自老闆的固有技能「敏銳直覺」。
他可以透過這個技能判斷出很多事情的真實性──例如哪個客人是他不能得罪的對象,哪個商人提出的買賣是可行的,從這些觀察中再去加入特定的立場來獲得報酬。
他也才在最繁華的街區,透過廣闊人脈與精準預測來建立這間店面。
 
而酒吧人氣到達一個程度後,多元的客人讓吧內開始出現了額外委託──傳遞情報、周轉金錢甚至是協助走私……每一樣都非常危險,但這些額外交易項目換來的報酬非常可觀,這讓老闆仍決定依賴自己的固有技能來賺取。
 
比如今天的委託,便是協助斐迪勒將情報遞給能說出暗號的客人。
 
斐迪勒是他透過「敏銳直覺」確信不可以得罪的使宗名門,幫助這樣有錢有勢的家族對他來說可以說是求之不得──但方才那個前來的客人……居然讓他有種「自己接下這些工作是不是太危險了」的強烈不安感。
 
因為看到這個白髮少年的瞬間,老闆腦內的敏銳直覺頓時宛若鳴笛警報般狂響。
 
那是他這輩子還未遇過的強烈警告,技能用非常簡單暴力的方式在告訴他「不可以反抗這個人」。
不是告知他這個人很危險,或者是這個人應避免惹怒,而是要他絕對服從對方……技能沒有讓他保有選擇的餘地,無情地宣告他只剩一條路可走,這實在令人感慨。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嗎?」
老闆嘆了口氣苦笑,粗獷的臉龐在此時看起來格外空虛。
 
§§§§§§§§§§§§§§§§§§§§§§§§§§§§§§§§§§§§§§§§§§§§§§§§§§§§§§§§§§§§§§§§
 
 
經過穗香簡單下午協助調查,可以確認城裡確實有一股與屍魔相近的魔力潛伏。
──煉出巨魔的傢伙可能還潛藏在歐格魯裡。
 
芙蕊帶上裝有屍魔斷指的瓶子沿街巡視,在靠近某棟建築後,斷指劇烈的顫抖起來。
 
若非手指反應,芙蕊其實沒注意到這種建築。但當她注意到以後,她相當訝異的發現──這棟房子油漆剝落,磚瓦掉了幾塊到草坪上,連窗戶都出現了裂痕,根本就是一棟廢墟。
 
明明和其他建築有著截然不同的整修程度,卻必須要靠斷指提醒才發現……顯然這棟房子被下了某種錯視術式。
 
推開大門,迎面的霉味讓芙蕊忍不住皺起眉頭。
眼前所見的地板灰塵厚到快成為灰地毯,窗戶上的蜘蛛絲則像棉絮一般垂到了地上。
很難想像,這棟像是沒人居住的房子居然離市區只有兩條街不到的距離。
 
冷風從毀壞的窗戶破口中吹進,芙蕊忍不住輕顫了一下身子。
她感受到了二樓有團不太明顯的魔力來源──應該是個二階以下的術使。
她有些警戒的往樓梯走去。
 
芙蕊對於屍魔的知識其實並不是十分透澈,但她知道在五大元素當中,雷屬性似乎是對屍靈最為克制的屬性──這導致儘管姚穗香有任務在身,無法陪同芙蕊的現在,芙蕊還是決定直搗黃龍,來個速戰速決。
她不認為自己會輸,尤其是在下午將巨魔一擊誅殺後,芙蕊基本肯定敵人會十分忌憚自己。
 
 
剛一上樓,芙蕊就看見了在柱子之間一晃而過的身影。
與自己感知到的魔力團動向一致,讓芙蕊確信這四周沒有其他敵人──
 
「出來吧。躲在柱後的傢伙。」
「……居然選擇正面對決,真是個蠢女人~」
儘管由於房間照燈損壞,只能依靠月光來辨認眼前敵人的特徵,但芙蕊還是在這樣的狀況下注意到兩個奇怪的部分。
 
一是敵人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童稚,加上斗篷的大小可以判斷,對方僅僅是個女孩。但人族應該是沒有辦法在幼年時期就精通屍靈之術,這個敵人應該是屬於較為長生的種族……例如魔族,才能在幼年時期就已精通魔法。
 
第二個令人在意的點是,敵人沒有表現出驚慌失措的樣子,那一邊嘆氣一邊對她比手畫腳的樣子,簡直就像是在宣告自己並不把芙蕊放在眼裡一般狂妄自大。
 
「雖然可能是因為你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像樣的對手……但是以後你遇到的敵人都是賭上性命在戰鬥,還是寧可裝作不知道,等進入攻擊範圍的時候突然襲擊,這樣也比正面衝突更有勝算吧?」
對方用著可愛的口吻教起了芙蕊實戰的技巧,好像真的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芙蕊忍不住皺眉插話問道。
「你就是下午事件的兇手吧?」
「是的~」
 
「那就別廢話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芙蕊小手一抬,雷光在陰暗的房間中格外耀眼。
「──還沒開始攻擊就洩漏了自己的底牌,這點也必須扣分。」
 
沒想到對方對這樣的展開更為沮喪,垂下肩膀繼續說教。
「至今為止,你都在用這種無腦的方式在戰鬥嗎?」
 
這傢伙真麻煩……芙蕊忍不住被帶起了情緒。
「總比講了一堆,結果連一招都接不下的戰鬥有趣吧……御雷一式,雷暴──」
一道強烈的雷電從芙蕊手裡爆散,白光閃過整間房間。
 
兩旁的窗戶震碎,點不起的燈泡與易碎家具也都被這次攻擊給破壞成碎片。
過強的光芒讓芙蕊的視力一瞬間被剝奪。
 
反正等到視線恢復,肯定又是一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屍體……芙蕊感慨地揉了揉眼加速視野的恢復。
 
光芒散去,以為會倒下的敵人卻依舊站的筆直。
 
「──威力雖然足夠殺人沒錯啦~但要確認敵人有沒有中招,居然得先等自己的眼睛適應強光……這招不能用來實戰吧~?」
女孩一邊慵懶的拍去斗篷上的灰塵,一邊檢查著服裝是否有其他地方被弄髒。
 
那淡定的樣子讓芙蕊不禁有些訝異。
「咦?」
 
比起恐懼,芙蕊此刻心頭湧上的是更多的興奮與緊張。
──這個敵人,是第一個能接下她攻擊的人……!
 
「御雷二式──轟雷鳴動。」
她輕輕一蹬地,從她腳尖立刻竄出五道狂雷,雷電猶如迅蛇遊走分散,但又奇妙的在放射狀的曲線中陡然收縮,目標匯聚成一點,攻擊目標正好是對手腳下──
 
轟雷鳴動的威力比雷暴更低許多,但卻可以全方位的同時攻擊到目標,並且不會造成她本人的暈眩感。
這樣的特性也正好方便讓她看出對手的把戲。
 
但芙蕊沒想到的是,女孩完全沒有任何動作,雷電就在命中前自己主動轉開。
 
隱藏真面目的敵人嘆了口氣,伸手指了指兩人之間的柱子。
「這裡是我的根據地,為了對付你自然會有所準備──像是避雷針,這是你們斐迪勒最忌諱的東西吧?」
 
芙蕊瞇起了眼睛。
「你早就知道我是斐迪勒的人?」
「……能夠查覺到隱身的我,說明你有魔力感知(三位階的技能)。接著看到光明屬性的雷電──除了斐迪勒現任當家的獨生女以外,還有誰符合御雷屬性,三階術使,女童這些特徵嗎?」
 
「騙人,我透露這些資訊也只經過了幾分鐘,你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就準備好避雷針的。」
「真要說騙人的話,你不也想騙人家嗎?」
斗篷下的身影口氣十分戲謔。
「方才那招看起來威力很弱,卻沒想到是集中加溫,讓雷電接觸到避雷針的瞬間提高溫度,藉此熔變了避雷針的形狀……這就意昧著這些避雷針已經沒有多少用處了呢。」
 
「唉呀,原來你也知道這些避雷針是瑕疵品啊。」
「……薰央真的很討厭和哥哥以外的人說話。」
「你說甚麼?」
黑影下的敵人幽幽的嘆了口氣,但因為距離的問題,芙蕊並不能聽清楚對方的發言。
 
「……沒什麼,我們還是好好的戰鬥吧。」
斗篷下的身影突然爆起力量往芙蕊衝來,隱藏在大衣下的金屬光芒被光線反射了一瞬──
 
敵人使用的力量不是魔力。
芙蕊的魔力感知察覺不到魔力的變化,但這個速度應該是藉助了外力才能如此之快──可惜現在不是驗證自己想法的好時機。
 
 
「御雷三式──聖炎雷槍。」
芙蕊擺出手勢,斗篷女孩聞聲立刻停下腳步,警戒的看著四周。
芙蕊其實平常戰鬥時並沒有機會使用到二式與三式,所以敵人想必不會掌握關於她招式的情報。
所以她趁這個狀況偷偷改口了招式名稱,刻意表現得像是自己可以使用其他元素,這是為了確認敵人是否只是不怕雷電。
 
敵人推理的固然沒錯,但數十載繁榮的斐迪勒,怎麼可能沒有針對這個問題進行應對呢?
所以她使用了御雷三式。
 
御雷三式的作法是在雷暴的外部再度蓋上一層雷電,可以讓解構型陷阱只把第一層雷電給誘導開,裏頭的雷電解放的瞬間,會如同卸下重擔的馬匹陡然朝目標衝去。
 
果不其然,已經被改變構造的避雷針幫上大忙。外層的雷電被引走的同時,內層雷電繼續朝敵人衝去──
 
對手沒有察覺這個從背後來的攻擊,雷槍刺中斗篷身影爆出大量灰塵。
「──這個技能構想還算不賴,恩。」
煙霧瀰漫在空氣之中,芙蕊看不見對手,但從這樣悠閒的口吻可以得知,敵人依舊沒有受傷。
兩道極細的紅光從煙霧中照出,似乎是敵人的眼睛位置筆直地看向芙蕊,這讓芙蕊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接著灰塵被扯開的斗篷給拉散,在斗篷下現形的是一個白髮女孩。
面色蒼白,但是看起來與人類其實沒有甚麼差異,但如果真是人族……她是怎麼做到毫髮無傷的?
 
芙蕊無法在這一瞬間無法作出應對,恍神的瞬間好像看見敵人享受的笑容。
「──去死吧!」
白髮女孩狂笑著朝芙蕊衝來。
 
芙蕊頓覺寒毛倒豎,慌張馭起強大的雷電準備隨時放出。
 
白髮女孩朝芙蕊扔出一個細小的銀光,芙蕊在恐懼的驅使下忍不住放出左手雷電迎擊──
 
沒想到對手丟出的不過是一顆細小平凡的碎石。
──障眼法!
芙蕊驚慌之餘連把視線轉回白髮女孩──卻發現對方已經不見蹤影。
 
慌亂間她開啟魔力感知──卻只感應到滿地的魔石碎片──她這才想起敵人不是使用魔力在戰鬥……難道從一開始,敵人就是刻意將魔力釋放出好讓她輕敵!?
 
芙蕊終於理解,眼前的敵人並不是單純的強大。
肯定有弱點,只是她來不及找出──明顯是敗在事前的準備與輕敵,沒有藉口可以逃避,這次被擊敗完全是由於她的傲慢自恃。
 
而換來的似乎是要賠上自己的性命──
 
芙蕊慌張的原地轉身,想找出連魔力都隱藏起的敵人……
 
突然間,連續三次強烈的爆炸在樓下炸開,強烈的搖晃讓女孩站不住腳,失去平衡只能跌坐在地。
 
──爆炸?!
芙蕊不再聚集雷電,右手想要抓住甚麼穩住身體,但地板接連塌陷,大理石製成的柱子在此時就像是竹竿般被輕易壓斷──
 
這棟建築毫無預警的就要崩塌!
 
「哪有這樣戰鬥的!」
芙蕊慌張的大叫著跌在地上。
 
就在失去地板支撐的同時,芙蕊感受到自己整個人都浮空了。
這棟建築應該是四層樓高,而自己在二樓失去立足點──
 
在那瞬間,芙蕊意識到自己即將墜落,以及她會被更高樓層的磚石給掩埋的事實──但身為一個雷術使,她完全無法改變這個現狀。
 
是的,儘管雷術是五大元素中最快速,最致命的存在,但同時也是最難用來保護術者的力量。
她可以在任何狀態下給予敵人致命損傷,但眼前這種並非倚靠傷害取勝的情況,芙蕊可以說是毫無還手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就算她盡全力分解了眼前的巨石,其他朝他落下的巨石她也來不及處理。
 
──這是她第一次徹底體會雷術的『無能』。
 
「別小看我……!」
但她還是用盡全力,將體內的雷電往面前的巨石轟去。
白光乍現,巨石稍微出現了裂痕,但壓迫感十足的石塊仍舊往女孩的頭壓來──
 
──連一塊石頭也分解不了啊。
女孩閉起眼,卻感受到背後伸出了一隻手,摀住了芙蕊的嘴。
「──在絕境中依然不放棄,加分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