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53──神通(李舟:馬哥哥厲害我驕傲

火火 | 2021-09-05 23:06:33 | 巴幣 0 | 人氣 29



  53.神通
  (李舟:馬哥哥厲害我驕傲

  馬凡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彷彿人工基因合成的異獸,兔子跟蛇的組合,在視覺上讓人非常不舒服。
  他跟慕容蘭已經完成了跟紳霧的合約談判,接下來正好可以觀賞比賽,結果上場的異獸實在太傷眼睛了。
  謝君憐垂下眼。
  又一個。
  場上的顏正茗異稟是火,蕭曉是風,正好是一個絕佳搭配。
  當坂鼻放出籠子的時候,這隻異獸立刻就鑽入了地底,消失了蹤影。
  「還可以藏地底下兒?」李舟瞠目結舌,「不會窒息嗎?」
  「不會,坂鼻本來就是藏在地底下的異獸。」謝君憐淡淡地說。
  「那這樣火也燒不到牠啊。」馬凡加入對話,「風的話就更別提了,除非蕭曉可以把整個地都吹飛。」
  像是在應証他的話,只見蕭曉拿出他的紙扇,往地上用力一搧,一個小型的龍捲風就此形成,接著這個龍捲風像陀螺般橫掃了整個場地,即使有結界護著,馬凡也感覺到一股風壓,勁頭很強。
  這個龍捲風不規則舞動著,每到一處就捲起巨大風沙,腳下的土地像是被龐大的吸塵器給往天上吸住,像是被剝了一塊皮。
  『這個用來翻土挺方便的。』馬凡不合時宜地想,『農耕上能省不少功夫呢。』
  謝君憐對馬凡的想法笑了笑。
  龍捲風所到之地無一例外都掘地三尺,當他們掘到某一處時,一直躲在地底下的坂鼻也被捲了出來,在風陣中艱難地轉圈。
  吼吼的風聲掩蓋了坂鼻的悲鳴,隨之而來的是蒼藍美麗的火焰,纏上牠的身體,牠只能不斷吼叫著。
  「這坂鼻好弱喔。」李舟歪了歪頭,「就是太會躲了,不然感覺時間可以再縮短一點。」
  馬凡看著被火焰包圍的坂鼻,有點疑惑:「牠不用異能嗎?」
  「牠的異能就是可以不用呼吸,躲入地底,皮膚堅硬,其他的都沒有。」謝君憐搖頭,「以戰鬥力來說,很弱。」
  「不過用來蒐集東西很有用喔。」慕容蘭在旁邊補充說明,「有些人會特意捕捉這些異獸,訓練牠們去拿特定的東西。」
  「都拿些什麼兒?」李舟好奇道。
  「很多,不過是竊盜集團的話,通常都是黃金、銀子之類的。」慕容蘭聳肩說,「但如果是農家的話,一般用來翻土,或者收成不好的時候,去偷其他人的莊稼。」
  怎麼聽起來的用途都很不正面啊。
  馬凡嘆了口氣,轉眼瞧向還在藍色火焰中掙扎的坂鼻,默默在心裡給牠上了一炷香。
  『救我、救救我!』
  一道陌生的聲音在腦海裡直接炸響,帶著乞求的哭音,尖銳地刺穿馬凡的腦殼。
  馬凡瞬間神色痛苦地摀住頭,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馬哥哥,你怎麼兒?」李舟嚇了一跳,趕緊過去扶他,「頭痛嗎?」
  馬凡腦殼像是要爆炸一樣,但是這種痛苦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消失了,就跟來時一樣無影無蹤,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更遑論去回答李舟了。
  他將求救的眼神投向謝君憐,覺得對方應該知道些什麼。
  謝君憐則是很訝異,馬凡身上有自己的血,那馬凡身上出現一些異稟變化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沒料到馬凡居然能跟異獸通靈。
  雖然非常短暫,馬凡自己也一頭霧水,但是謝君憐很清楚,這種能力一旦成長,馬凡發現這世界的真相是遲早的事情。
  他一個世外之人,會怎麼做呢?
  「小吳,要不要叫醫生來給你看看?」慕容蘭關心地問,「我見過這種症狀,不過大部分都是女性比較多。」
  你這是拐著彎罵我嬌氣嗎,慕容公子?
  馬凡扯了扯嘴角:「不用了。」
  剛剛那求救的聲音很快就變得微弱,現在已經完全聽不見了,頭也完全不痛了。
  「難道是工作量太多?」慕容蘭摸著下巴,「小吳,你覺得呢?」
  「呃,因為我之前沒有做過類似的工作,也許吧。」馬凡只得給出模稜兩可的回答。
  因為這個插曲,當他們把目光轉回賽場的時候,坂鼻已經被燒死了,用時比莫雪短,大秦獲勝。
  「機會難得,要不要去跟他們碰個面?」慕容蘭怕馬凡身體太差罷工,想給他沖沖洗,能跟勝克伐大典的選手碰面,那不管是在哪一個國家都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馬凡則是很茫然,他為什麼要跟不認識的人見面?慕容蘭想要發展新業務?那也不用帶上他這個翻譯人員啊,都是大秦人,不存在語言不通的問題。
  倒是李舟一臉興奮:「我要去兒!」

  *

  大秦選手休息的地方,內部裝潢很有大秦風味,李舟好奇得東張西望,活像是一個進大觀園的劉姥姥。
  馬凡雖然也跟著來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要來幹麻,難道他要表現得跟李舟一樣興奮才比較正常?
  但是李舟年紀小,慕強容易上頭可以理解,他是真心裝不出那種崇拜星星眼啊。
  馬凡瞅了一眼站在旁邊的謝君憐,感嘆謝大哥真是不管什麼狀況都能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他還有得學。
  「……我看你其實也挺慕強的。」謝君憐失笑道。
  為了表達誠意,慕容蘭沒有帶下人過來,親自上門拜訪。以他的立場而言,大秦境內慕容家嫡子親臨拜訪,那是十足給了對方面子。
  休息室門一開,裡面幾位大秦選手見到慕容蘭都愣住了。開門的那位是蕭曉,他更是直接傻在了門前。
  靠近一看,馬凡才發現這個蕭曉嘴小細眉下巴尖,上嘴唇略大,一副可憐薄命相,配上大秦制服的一身紅,一個男人居然看著像是紅顏相。
  「慕容公子……?」他小心地打了招呼,「請問……有什麼吩咐?」
  馬凡詫異,他以為選手們或多或少都有一副傲骨,沒想到蕭曉面對慕容蘭時語氣這麼卑微。
  「沒什麼,我新收了些人,回頭也要進東昇堂學習,提前來讓你們熟悉熟悉。」慕容蘭笑道,「這位是小吳,吳語。這個是李隆。」
  馬凡朝慕容蘭感謝一笑,慕容蘭這麼介紹,是已經打通了所有關卡替他跟李舟拿到假身份了。
  「你們好。」顏正茗客氣地打了招呼。
  馬凡觀察他,對方生得天庭飽滿、鼻樑挺直、顴骨豐隆,唯有眼神透著一股抑鬱的疲憊,大概是才比賽完,還沒有休息好所致。
  「你們剛剛超級酷兒!」李舟沒控制好情緒,鄉音又跑了出來,惹得一屋子的人一愣。
  「他們都是從福丸來的。」慕容蘭解釋道。
  「原來如此。」顏正茗點頭表示了解,「我是席楊人。」
  「我是皋(ㄍㄠ)衢(ㄑㄩˊ)人。」溫瞳彤聲音平板。
  也許是因為同伴死亡的關係,他看起來興致很低,靠在牆壁上雙手環胸,一副防禦的架式。
  「我也是席楊人。」顏語思相比之下活潑多了,馬凡記得他是紙系異稟者。
  「除了溫瞳彤、李梓東跟蕭曉以外,其他人都是席楊人。」一個尖嘴猴腮的人慢吞吞地說,陰陽怪氣極了,彷彿來自席楊有多麼了不起似的,看向馬凡跟李隆的眼神也非常輕蔑,「比那什麼破島福丸高級多了。」
  「江澤霖。」慕容蘭挑眉,「這兩人將來可是要當我左右副手的人,比你這種連過繼楊家都沒資格的傢伙要高貴多了。」
  馬凡默默吐槽,是你威脅我當副手的,高貴什麼的,真的不至於。
  他一眼瞄到李舟張口欲言,連忙按住他的肩膀,深怕李舟爆言說他什麼時候答應給慕容蘭當副手,拆自己人的台。
  不過他頭一次親身體驗到,原來地域歧視真的存在啊。
  江澤霖氣得差點砸了茶杯,冷笑道:「那難道不是因為慕容公子差點死在楓圓,周圍可用的人手不是死光就是逃光了嗎?看看堂堂慕容家,生死關頭連個忠心的奴僕都沒有。」
  這人是誰啊?為什麼可以這樣跟慕容蘭講話?
  「江澤霖,別以為你父親是國師就可以這麼無禮。」慕容蘭冷道,「誰不知道江家早就衰落了,只剩下一個空殼在那邊撐著。」
  國師?那不是德高望重的權位嗎?
  馬凡又茫然了。
  「大秦國師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你以為當今還是聖上登基前嗎?」慕容蘭持續嘲諷,「天底下哪個人不知道,江國師早就跟聖上離心了。要不然你姓江姓得好好的,怎麼上趕著認楊岐河做乾爹呢?不就是因為姓楊可比姓江要來得更威風嗎?」
  馬凡掛著尷尬的微笑,他跟李舟就不知道。
  看來有空時還是得找一下這個世界的歷史來讀一讀,避免貽笑大方。
  謝君憐微妙地看了馬凡一眼。
  江澤霖啞口無言,怒道:「你!」
  「好了好了,慕容公子原意只是來跟我們介紹新朋友,不該火藥味這麼濃的,阿霖。」另一個跟江澤霖面貌相似但更為年長的人按住他的肩膀,「幸會,吳公子,李小公子。」
  「你弟弟該好好管教一下,江澤時。」慕容蘭見來人,口氣和緩了一點,「欠教訓。」
  「慕容公子說的是。」江澤時跟他弟弟不同,很有禮貌地朝他們做了揖,「不知這兩位的異稟是……?」
  「呃、我好像可以看懂各種語言的文字。」馬凡試探性地說。
  聞言,眾人都愣住了。
  「真假?你居然有這種異稟?」顏語思大為驚嘆,「傳說中的異稟居然真的存在?」
  這為什麼是傳說中的異稟啊?
  不過按照慕容蘭之前勢在必得的表現來看,這能力應該真的很稀有吧,謝君憐也早就說過這是一項很珍貴的能力,不是那些武力輸出高的異稟可以比擬的。
  但他還是不曉得緣由。
  顏語思好奇地圍著馬凡轉了幾圈,嘖嘖稱奇:「那這位李小弟呢?」
  「我沒有異稟。」李舟坦言道。
  他是有小青,算得上是馴獸師,但是他才不要曝光小青呢。
  也許是馬凡的異稟太過光彩奪目,顏語思本以為李舟也有什麼驚人的異稟,一聽反而笑了。
  也是啊,這種珍貴的異稟哪是隨處可見的,如果都給慕容蘭收了去,他們家那位大人不得暴跳如雷?

  *

  當天晚上,就寢時間,馬凡有點訝異謝君憐今天居然沒出門辦事。
  「你今天在賽場上,是不是聽到什麼了?」謝君憐單刀直入地問。
  「我聽到有人在喊救命,但是很快就沒有了。」馬凡很快答道,他意識到這場談話似乎很嚴肅,立刻正襟危坐。
  「你覺得是誰?」
  「我也不知道……」馬凡偷覷謝君憐,「我以為你知道呢。」
  「嗯。」謝君憐輕輕點了頭,「我確實知道,我只是沒有料到你的異稟會成長這麼快。」
  「咦?」他異稟有成長?如果說是時不時偷窺人家過去或是未來放影片的話,他確實是有成長了,可是聽到那聲音應該不算在預知內吧?
  「你的異稟不只一種。」謝君憐說,「你聽到的聲音來自坂鼻。」
  「你那可以無障礙交流的異稟,適用對象範圍已經從人擴大了獸。」
  「而以前擁有此類異稟者,被人們尊稱為擁有神通之力的天選之子。」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