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GL-ABO】願愛成真04

色之羊予沁 | 2021-09-05 14:09:44 | 巴幣 1226 | 人氣 97

完結18- 唯恐不及 願愛成真
資料夾簡介
此篇ABO有私設,女Ax女B。

羊\我說:


  「我很訝異您會問這個。」


  她是不是又想轉移話題了?好好回答很困難嗎?


  「啊,安潔大人您那是什麼表情?好像我會迴避問題一樣!」她歪頭一笑,感覺在計算什麼;我看著自己的手腕,悠悠開口:「妳不說也可以,我自己找答案,反正這條命早在幾年前就沒了,我並非自願性復活。」


  更何況,凱爾蒂雅還活著,我命中注定跟那傢伙糾纏,雖然靈魂伴侶這種關係很扯,但是說句實話,如果不是冥冥之中有牽引,正常來說我很難跟她有接觸,卻是偏偏那麼巧。


  我們在信鴿塔近距離接觸,有小阿爾法跟小歐米佳偷嚐禁果,發情的費洛蒙混到我的氣息,讓她敏銳注意到……


  「不可以!您不能拿自己開玩笑!」


  她那聲怒吼將我拉回來,哭哭臉激動說著:「大人!神棺只有烏爾之王可以不斷重生,他的後代或直系血親都只能一次,而且我復活您後神棺已經失效了!看看這些裂縫……別以為沒什麼,它們存在就代表修復失敗!所以拜託您千萬不要,求求您——不要拿自己實驗!」


  原來她也有正經的時候啊。


  「好吧。」我想起一個問題:「妳到底叫什麼名字?」


  總不能真的用哭哭臉叫她吧?


  她的表情瞬間糾結,大概在心裡唸了一大串廢話才吞吞吐吐說著:「史丹提夫……」


  超級老式貝塔的命名風格,我那年代很流行把孩子取什麼夫跟什麼夫的,正要說話時,她自己又補一句:「溫格爾。」


  「史丹提夫.溫格爾?」我停頓一下,最後說著:「好名字。」


  她兩眼放出星星……在自行感動跟美化吧?我靠過去神棺旁邊研究,空氣裡還殘留十分輕微的淡藥味,史丹提夫興奮說著自己是怎麼修復神棺、把我丟到裡面泡多久,一堆聽起來很挑戰認知的事情。


  從神棺回到地面上的路要怎麼走我不知道,這裡伸手不見五指,我靠史丹提夫身上的氣味判斷方向,在踏出入口後,外頭的月光迎面而來,明明光亮如此弱小,我還是忍不住瞇起眼睛,問句無關緊要的話:「有沒有別間房能睡?醫療室暗死了。」


  「咦?大人您這要求太突然了!先睡醫療室吧,我找找看新房間?」


  「好吧。」雖然很想今天就換房。


  我乖乖回去醫療室,史丹提夫關上門離開後出現突兀的喀擦聲,我走過去推門一下,外面鎖了。


  幹!怎麼我每次都被監禁!


  氣得躺床睡覺,這次居然夢到我跟凱爾蒂雅……像見鬼一樣生了三個孩子,兩阿爾法一貝塔,他們的名字很好聽,不過後面都接著安潔芮卡・蘇坦,聽了汗毛直豎。我是不介意自己的名字冠到孩子身上,但是後面偏偏接著蘇坦,凱爾蒂雅的家族名稱是怎樣?


  我就在滿頭霧水下醒了。


  媽的,問哭哭臉名字怎麼能夢到這麼驚悚的東西?


  我是貝塔,所以只有單名,不會冠上母親名字,更別提家族這種不可能存在的東西;但是阿爾法跟歐米佳結婚,孩子取完單名後會加上生母名字,這作法說好聽點是紀念,直白點是備註從誰肚子裡迸出,後面才冠阿爾法的家氏。


  這預感真不妙啊……但即便如此,我仍不想被關在這裡。


  那天之後,我沒有順利換房間,但是醫療室裡的燈更亮了,她原本放在櫃子裡的資料都拿走了。


  史丹提夫貌似覺得自己洩漏太多,所以這幾天問她東西,這傢伙不像之前會裝瘋賣傻或者說一堆廢話轉移重點,反而是坦率笑著表示不能說,就連問到三胞胎的事情……我可沒忘記她曾經說過什麼『在失敗兩千多次後,終於培養出非常適合您使用的三胞胎!』這句話。


  什麼是適合使用?


  背後的迷團越來越迷離撲朔,幕後黑手是誰?那傢伙為何贊助史丹提夫將我復活?


  搞不好跟病毒有關。


  好的結果,我希望是哪個傻阿爾法為了治療愛侶的絕症,走投無路才動腦到我身上;壞的結果,對方目的就是希望我再次創造病毒,想毀滅世界就算了,生命到頭來都是死,就怕被當成武器威嚇他人交出東西,小至金錢、大至王位跟國家領土……


  媽的,史丹提夫都可以幹出復活生命這種違和常理之事,要她創造超級病毒辦不到嗎?


  那傢伙就像我跟哈樂德的二分之一綜合版,這樣就夠了吧?難道用我名字當噱頭比較容易嚇到人嗎?


  還是有別的因素?


  我想得頭痛,這天史丹提夫帶食物來時臉上有傷,注意到這個細節,我順口問著:「誰打妳?」


  如果她平常遭受排擠,給些關心應該能突破心防。


  「人啊!」她搓搓手、顯然保有防備,笑容隨之燦爛:「安潔大人有注意到,我好幸福喔!今天吃小麥粥唷,等過幾天就有肉湯可以喝了,啊,尿壺滿了嗎?我幫您拿去——」


  「不用。」我壓抑拳頭飛過去的衝動:「妳帶路就好,我自己清理。」


  「好啊。」史丹提夫很失落,我才不給她機會取得身體資料,雖然這樣非常很麻煩,但是能暫時離開呼吸新鮮空氣。


  走出去三分鐘才有廁所,以前人好像都邊上邊聊天,所以是一排地上間隔許多洞,中間沒有東西遮蔽,可以跟人面對面聊天,上完就舀水往下沖……普通廁所是這樣,但是這間貌似為超高級廁所,疏通管道設計兩層,上層每個洞都是獨自管道,藉由特殊設計會自動滑到肉眼看不到的下層,那裡所有的洞連通,只要記得沖水就好,臭味可說減少非常多,環境較為乾淨。


  每次都只想感嘆,還好我生在現在。


  回到房間,史丹提夫都擋在門口,即使什麼都不說、不做,也自得其樂在椅子上搖來搖去。我吃完晚餐後很無聊,搞不清楚自己復活的原因,只能在這裡走動,話題都是隨她高興,愛自言自語就慢慢講。


  好膩啊。


  「我想洗澡了。」


  「好啊!我可以看嗎?」她兩眼發亮;我瞬間黑臉:「滾!」


  只有洗澡時刻是我最大的樂趣。


  到了澡堂,這裡原本是供給僕人們使用,所以非常空曠、有很多水池,我用最小的那個,因為這個有水我不用自己加。


  史丹提夫守在外面,我三不五時撥撥水發出噪音,悄悄用合成的藥水將澡堂石塊的細縫弄鬆……這是我用房間那些瓶瓶罐罐混出來的不合格腐化劑,只有相似的效果但是沒有正確成分,所以要說是腐化劑很勉強,反正能讓石塊鬆動就好。


  我每次洗澡都會弄一弄,就這樣慢慢滴、慢慢弄,花了十多天把石版弄起來。


  不出所料,下面是泥土,這正是我要的。


  如果史丹提夫沒有北七把我困住也願意坦白,事實上我懶得跑,因為去外面隨時都有凱爾蒂雅的眼線,就算沒有,也會有人為了拍馬屁或是索求東西把我的行蹤供出去。


  那些告密者會試著把我困住等凱爾蒂雅來,不知道我會在身上藏各種神奇小道具,就算現在手邊沒有東西,也不代表可以任人宰割。


  只能怪史丹提夫忘記我很會逃,以為上鎖就有用嗎?


  這些日子我不是只有躺在床上發呆放空,更多時候會起來練練體能、想盡辦法提煉藥水搞出偽腐化劑,為了挖這個洞,每天洗澡前還會把湯匙吞下肚,到澡堂時在水裡讓自己嘔出來,還要小心不能吐晚餐,然後趕緊挖洞、每天都會繼續滴偽腐化劑加快速度。


  好想快點離開這裡。


  現在可以確定史丹提夫被幕後黑手限制住了,她除了廢話還是廢話,沒有清醒那幾天跟當初偷溜去大廳時,至少有那麼一絲重點的對話。


  時間過去九十三天,我突然換房間,這裡燈光明亮,門依舊被上鎖。


  無法調配腐化劑,我只能靠自己的毅力用湯匙挖洞。這房間跟醫療室我注意到幾個共同特點,牆上小窗只有巴掌大小或者乾脆無窗,四面牆絕對完整沒有裂痕,是特意挑出來困住我的鳥籠,這讓心裡的不爽漲到最高點。


  又換一次房間,我在心裡冷笑,不管換到哪都沒用啊。


  繼續我的挖洞大業,幸好一開始有用腐化劑,現在的進度才非常順利。當史丹提夫第三次說要換房間時,我有預感將迎來變化,因為她看起來非常興奮,再進去新房間後,驗證了這個預感。


  「安潔大人,您慢慢無聊了對吧?想不想聽些有趣的?」


  「喔?」


  我才剛看完房間裡的東西,史丹提夫就興奮說著:「您有沒有興趣創造新型病毒?不論需要什麼東西我們都能提供!哪怕是千年難得一見的藥草或是限制品都可以,這麼做全是為了貝塔!我們需要強而有力的武器來要求凱爾蒂雅退位或是給予貝塔更多福利!我們不該再繼續被壓著打了,要站起來反抗阿爾法的暴行!」


  「我拒絕。」


  「為什麼?是因為之前都不說,所以您生氣了?」史丹提夫一臉不能理解;我也不想讓她知道原因:「不為什麼,要就自己弄,妳都可以『復活』一個人了,區區的病毒很簡單吧?」


  「但這不是我的專業範圍,而且啊——」她拉長音本來要說什麼,但是半路改口:「我可是偷偷提供非常多東西給您喔?像是熱湯、白麵包跟牛排呀,還有隱私喔!原本我被規定連您上廁所都要監視,可是啊,我尊重您,所以才沒有。如果願意繼續配合,這些都能持續唷!」


  言下之意,我沒有拒絕的權利。


  「而且您為什麼不願意啊?凱爾蒂雅不過如此,有過上次經驗,這次我搭配您的腦袋,絕對可以創造更厲害的病毒!」


  「妳——」我心中的怒火燃燒,什麼叫,不過如此?


  有過之前的經驗,凱爾蒂雅還會傻傻中計嗎?他們肯定有對策了,只要新型病毒沒在一週內把人殺死,都有可能被破解,更何況哈樂德有我全部的筆記,而且那些病毒——那些病毒——


  心臟跳得好痛,快要破膛而出——當年,瘋到失去理性,我將戰俘用來做人體實驗,犧牲上千條生命在實驗上,那時覺得死就算了根本不後悔,可是現在,如果還有選擇,再看看那個紀念碑上的名字,皮膚彷彿被成千上萬的螞蟻撕咬。


  好痛。


  好痛。


  好痛——


  當初最後的時光,我根本——根本就是——


  用著替貝塔爭取平權的藉口——


  來發洩自己對凱爾蒂雅的不滿——


  我針對她個人——卻傷害整個群族!


  而且被抓到,他們頂多判刑關無底克勞,我呢?


  凱爾蒂雅,又,會把我,如何?


  「呵。」


  史丹提夫收回那討厭的笑容了,不過一個冷笑而已,之前不是很囂張、無視人臉色?怎麼這時候表情繃緊,肢體僵硬得像我會吃人一樣?


  「大人暫時無法決定的話先用餐吧!明天我再問一次。對了,如果要洗澡,您有注意到衣櫃對不對?這是特地準備的唷!裡面有很多新衣服,喜歡都可以穿,是我挑選得,絕對合您的尺寸!」


  我無視她拿起麵包吃,史丹提夫見狀一副受傷的表情,她咬緊嘴唇、用手抓脖子,我吃完之後閉目養神,本來會一直吵的混蛋終於在一天裡安靜閉嘴,雖然變成在角落碎唸「怎麼辦?安潔大人討厭我了!」之類的。


  等時間差不多,我才從床上起身。


  「洗澡。」


  「好、好的!」她急忙從牆角回神、開門出去等,我從衣櫃裡挑一件順眼的衣服,史丹提夫如同以往帶路,話又變多了。


  「大人,我不知道您為什麼要生氣?不硬起來凱爾蒂雅又要無視了!她只愛歐米佳,也只會幫助他們!所以您認真考慮下,要是、要是不答應,之後可能不是我過來了,會是其他人來遊說您,我不想要分開!我想要每天都能見到大人!」


  「妳有考慮閉嘴嗎?」


  「我——好吧……」


  媽的平常不聽人話,這時才閉嘴。


  進去澡堂後我如同以往的步驟先洗澡,然後搬開石版。


  其實出口早就挖好了,我沒有第一時間逃跑是想知道幕後黑手,然而現在的情況不知道也罷,憑什麼要求我再去送死一次?


  換上新衣服,雖然弄髒很遺憾,但不遲疑我鑽洞的決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