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oly Fool 11番外篇:烏頭婆婆的完美婚姻指南(3/5)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09-03 17:33:29 | 巴幣 146 | 人氣 226

連載中第一部:Holy Fool
資料夾簡介
1792年夏,巴黎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來自羅馬的神父安卓亞斯‧班尼迪托,以及來自蘇格蘭的吸血鬼醫生安卓亞斯‧布萊克伍德,兩人命運因一起兇案而交會。

結果現在進度要比鳥頭系列還快了

再次放上BGM


Academic edition同步更新於艾比索,歷史背景和一些名詞會在文末說明


~*~

   「你認為是什麼原因讓伏拉德回心轉意呢,班尼迪托神父?」

   伊莉莎白聽完班尼迪托的解釋後這麼問他。

   「這……如果您指的是他選擇從衰老變回年輕的話。」

   「是的。」

   「他提到自由,我提醒他要是血王毀滅世界他也會受到牽連,或許這就是……」

   「顯然世間還有他放不下的事物。」布萊克伍德搶在班尼迪托之前開口。「放不下到值得為之而戰。」

   「現在只希望他能遵守諾言了。」伊莉莎白點頭,敲門聲讓三人立即轉身。「是誰?」

   「烏頭婆婆。」老婦嗓音從門外傳來。

   「請進。」

   「狼族王子的檢查結果如何?」她詢問蹣跚進門的老醫生。

   「沒有奇怪的施咒殘留,殿下現在跟莫里斯待在一起。」烏頭婆婆恭敬地回答。「但我不是要來跟血族族長報告這件事的。」

   「很好。那您找我的目的是……」

   「洛基在緊急會議上向大家展示的那封信。」烏頭婆婆壓低聲音,彷彿洛基就躲在門外偷聽一樣。「我想你們應該能短暫忍受一個被維西‧奧圖放逐的瘋老太婆的胡言亂語吧?」

   「放逐?」班尼迪托不解地望著布萊克伍德。

   「一千多年前血族要是和狼族感情太好會得到的下場。」布萊克伍德聳了聳肩。

   「……噢。」

   「那封信怎麼了?」伊莉莎白看著她。

   「那封信的收件人就是我。」她定睛回望對方。「寫信給我的人是莎弗,還附上一張古卷,你們都看過那張有污漬的古卷了。出於恐懼和厭惡,我把它藏進狼族藏寶庫。」

   「厭惡?」

   「莎弗曾經追求過我,因為太過心急而在我身上施咒,那實在很卑鄙,幸好有個曾被我帶大的小孩幫我把咒語解除了。」烏頭婆婆發出輕笑。

   「呃……莎弗該不會對妳施過迷魂咒之類的?」布萊克伍德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哈哈,她還沒卑鄙到那種地步,只是施了會讓我去哪都能被她知道的咒語而已,不過光這樣就已經夠讓我作嘔了,我對女人又沒興趣。」

   「唉,沒想到莎弗竟然當過跟蹤狂啊。」

   「不過那不是重點。」烏頭婆婆伸出手指。「維西‧奧圖已經死了,我想我已能把陳年舊事公諸於世。他埋葬太多重要事情,但總有失手的時候,尤其是他刻意失手時。」

   「這是什麼意思?」伊莉莎白捏緊扶手。

   「那個小孩。幫我解除咒語的小孩,雖然他當時已經不是小孩很久了。他就是維西‧奧圖。我是他的奶媽。」

   三人驚訝地瞪著她。

   「為了隱瞞女兒成為血王並遭到封印,維西‧奧圖讓不少族人死去、消失、喪失記憶,甚至連手足都不放過,但終究無法對帶大自己的奶媽動手,所以只好把我放逐到遙遠的波羅地海,宣稱我在與狼族的戰爭中愛上一個狼人然後發瘋了。」她悲傷地笑著。「但猜猜怎麼著?我確實在那愛上一個狼人,所以你們可以當真我瘋了。感謝你們容忍這堆瘋言瘋語,我有事先走囉。」

   「等等!」布萊克伍德叫住烏頭婆婆。

   「你們還想要更多瘋言瘋語?」

   「請留下來。」伊莉莎白握住烏頭婆婆的手請求道。

   「我是真的有事情得辦,洛基和克拉維將軍正急著找我回報殿下的事情好讓他們回信給狼族族長,我可是偷偷摸摸溜來這裡的。」烏頭婆婆搖了搖頭。「我只能再給你們一點瘋言瘋語。維西‧奧圖有個不怎麼親的姐姐,她從小就因為擁有神諭力量而被神諭們帶走撫養,她的名字叫梅西亞,她和她丈夫魯休斯並非像史書上死於與人類的戰鬥,他們失蹤了。」

   布萊克伍德在烏頭婆婆關門後絕望地低吼。

   「我多希望這真的只是瘋老太婆的瘋言瘋語!」

   灰色雙眼再度閃爍怒火。

~*~

   幽冥女王不屑地聽完羅特巴特的報告,隨即揮手把他變回房間繼續關禁閉。

   「你那張嘴會不斷惹禍上身的,樹精王,你知道嗎?」她在羅特巴特哀號著消失前告誡他。

   「這也是您預見的嗎──」羅特巴特淒厲回嘴。

   「或許縫起來你才會得到教訓,但我懶得弄髒手就是了。」

   「不──

   「距離血王出擊還剩下幾天?」她詢問站在一旁的莎弗。

   「不到六天。」

   「看好那兩個使者,別讓他們又溜回人間。」

   「遵命。」

~*~

   莫里斯不自在地看著坐在面前的艾維拉。

   他的另一個母親。

   有時他不知該如何面對艾維拉,她的存在比起親人更像同僚,或更進一步來說,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忌妒她的。

    長大吧,莫里斯,你不能老是覺得艾維拉搶走母親對你的關愛。

   他幾乎啞然失笑。

   「伊莉莎白想要我來確認一下你的狀況。」艾維拉對他說。「在她……向你坦承你的身世後。」

   「妳也是剛才才知道?」莫里斯低下頭,約克擔心地摟住他。

   「我猜測過。」她這麼回答。「族裡有個奇怪的迷信,總認為眼睛顏色相同的人能看出彼此是否說謊,如果這是真的就好了。」

   「妳的意思是妳從老師眼中看出他們兩人隱瞞實情?」

   「布萊克伍德是守口如瓶的人,但偶爾會經不起良心考驗而洩漏秘密。」

   「告訴母親我很感謝她當年的決定,血王無法挑撥離間我們。」褐髮青年握住她的手。「還有……謝謝妳的關心,艾維拉,我很抱歉總是無法像對待母親一樣對待妳。」

   「別這麼說,至少我們還擁有彼此。」她回以微笑。

   「艾維拉才不會這麼說。」

   艾維拉困惑地看著莫里斯。

   「怎麼了嗎?」約克警覺地跳起來。

   「她會面無表情捏著我的臉要我承認我根本只是在忌妒她而已。」莫里斯抽出劍指向她。「妳的力量越來越強了,血王。」

   「你果然是個奇蹟,骯髒的人類。」

   有著艾維拉外表的物體笑了出來。

~*~

(班尼迪托家族宅邸,薩丁尼亞島,1770年春)

   「這對他們來說太早了!」男主人反駁卡瓦羅神父的建議。

   「怪物不會因為獵物是小孩子就放過他們,越早訓練越好。」卡瓦羅望著窗外打鬧的雙胞胎。「話說十年前我來這時,花園整理得滿好看的……好像你家有個不錯的園丁之類的,怎麼現在變這麼醜?」

   「那位好園丁在我兒子們出生前幾天病死了,他老婆沒多久也難產死了,一屍兩命,之後整個薩丁尼亞島就再也找不到像他這麼優秀的園丁。」

   「真可惜。希望你有為那不幸的一家子安排體面葬禮。」

   「是啊,很體面的葬禮。」

   男主人的視線快速從雙胞胎身上移開。



~待續~



維西‧奧圖你他媽...

(亞瑟:全家都被舅舅銃康了幹Q皿Q)

(維西‧奧圖:你以為我願意嗎?)→被吸血鬼眾拖去圍毆

(羅特巴特:我的嘴巴要被縫起來了對吧QwQ)

(作者:對啊,小心別被珀爾抓到喔ˊ_>ˋ)

(羅特巴特:...help.)

(珀爾:等等,如果亞瑟和安卓亞斯是表兄弟的話,我不就等於...)

(布萊克伍德:別說出來="=)

(珀爾:算是吃了一種兄弟丼^^)

(布萊克伍德:你很想再被我射死一次是吧=皿=)

(珀爾:嘻嘻)

不過卡瓦羅神父那句怪物不會放過小孩子的言論對比他的惡行還真是母湯啊ㄏㄏ

創作回應

LU+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8/6e61b56e3932ad804ddae94b3fb6eb4a.JPG
2021-09-04 14:54:55
黃勤(金絲眼鏡)
哈哈感謝XD
2021-09-04 15:22:56
ilwiKAMINA
犯人不會因為對方是兒童就收斂,越早教性教育越好
2021-09-04 16:14:45
黃勤(金絲眼鏡)
但不能被變態神父教到就是了ˊ艸ˋ
2021-09-04 16:22: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