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3-01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1-09-03 00:06:34 | 巴幣 2 | 人氣 82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伴隨長嘯,一隻雄壯的老鷹拍動著優雅厚長的翅膀,從雲端中俯衝而下。
 
迎面而來的是耀眼的陽光,還有一座被高聳石牆圍起的大城市。
 
一個送報男孩充滿精神的朝隔壁裁縫店跑去,破舊服裝可以看出男孩為何會如此努力工作。
一旁叼著菸斗等待馬車到來的大叔,在馬車終於停在家門前後憤怒的抱怨著馬伕的散漫。
城裡人們熙熙攘攘來往著,可以看見賣魚的攤販拉著推車離開了店面沿路叫賣,也可以看見麵包店的師傅已經準備好了所有商品,只忙著擦拭有些灰塵的窗戶。
 
「大狗狗!」
一個看起來還不需要上學的小女孩興奮的對著一位魁武的大叔笑喊。
「去去去!這裡不是玩的地方!」
這個大叔並沒有糾正女孩的措辭,只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將小女孩趕離鐵匠舖的門口。
 
──男人的身後有著一根細長的尾巴,頭上也有摺耳狗特有的毛耳朵。
牠確實是亞人,所以女孩並沒有說錯。
 
「弗洛特,來了就快點進來幫忙,不要顧著和小女孩玩。」
鐵匠鋪內的敲打聲停了下來,一個年邁但不失精神的老男人大聲地對著狗人叫道。
「我才沒有和她玩……」
狗人垂下尾巴,委屈的將外套脫下走進悶熱的鐵鋪內。
 
「今天斐迪勒家族的千金會來幫忙補充店裡的電屬性魔石,皮可要繃緊一點。」
見狗人走進,一旁留著俐落短髮的大叔對著弗洛特裂嘴笑道。
「我知道,月初了,對吧。」
「恩,你去看一下後面管火的有沒有減少補炭。隨時都要準備停火半小時──畢竟貴族千金可說過她不喜歡這種高溫。」
「恩。」
狗人搖了搖尾巴,不疾不徐的往後道走去。
 
「……我寧願花錢去買電魔石,也不要看那個小女孩在這裡囂張。」
老人咕噥了一句。
「──別說了,一顆雷電魔石就要五枚金幣,加上最近乾季不下雨,還要再漲價……而且,我們也不光魔石靠他們提供,這裡的房租也是因為掛名斐迪勒專屬鐵匠鋪才能免租……」
男人苦笑著對老人安慰,但這個粗曠的老人顯然沒聽進去,一槌一槌的敲打著手上還未成型的鐵器。
 
 
「恩,今天歐格魯看起來也是很平靜呢──」
姚穗香笑著走過繁華的街道,並對一旁朝自己招呼的裁縫店老闆點點頭。
「這樣很好啊。」
芙蕊瞄了一眼,正對路人們招呼給予親切還禮的可愛女孩。
 
姚穗香是一個像是公主的女孩。
像是公主的敘述並不侷限於氣質出眾的外表,更多的是她優雅的舉止,飽滿的內涵,還有天真善良的外顯性格……就算是一個兇猛大漢,在與穗香的對話下肯定也會變得格外有禮貌吧。
 
而這樣的女孩其實也有著十分沉重的過去。
 
一出生就被前任「都市之眼」給看中,以強迫的方式讓姚穗香成為了下一個都市之眼──這導致姚穗香在六歲以前都處於一個半睡半醒的入定狀態,目的是為了盡忠職守的管理都市的魔能流向與種族間的安全。
 
所以居民對姚穗香抱有的好感不是來自小女孩纖弱可人的外表,而是那幼小形象內潛藏的善良、公正與堅強。
 
「芙蕊?」
姚穗香注意到了芙蕊的發呆,面帶微笑,有些好奇的輕喚。
「啊,沒事。」
芙蕊搖了搖頭隨即大步朝街角走去。
她們倆人今天的目的地是插著巨大煙囪,不停冒出黑氣的鐵匠鋪。
 
在到達前,芙蕊讓一道電花從她的腳下竄出,巧妙地朝鐵匠鋪門上的燈泡溜去。
燈泡在雷電竄入的那一刻發出了耀眼的強光。
 
「啊,大小姐來了。」
看見門口夜晚才會開啟的燈泡突然閃了一下,老人立刻會過意來,大聲地對著裡面喊道。
「關火!」
 
「嗯?關火?要下班了啊?」
剛走進來的芙蕊先是一愣,隨即酸溜溜的嘲諷道。
 
「不是的,是因為上次大小姐抱怨店內空氣太悶熱……」
老鐵匠身邊的男人立刻哈哈笑著迎上來。
芙蕊沉下了臉。
「……我有問你原因?」
「沒、沒有。」
碰了一鼻子灰。男人只得苦笑著退到一旁。
 
「穗香。」
芙蕊沒有轉頭,只閉著眼睛對姚穗香喊了一聲。
姚穗香點點頭,微笑將雙手交叉於胸前。
「──『共感』。」
 
兩個鐵匠都不明所以的看著這兩個小孩。
對他們來說,紫髮的女孩說了個他們不能理解的單字,但除此之外,他們沒有察覺任何事情的變化。
 
芙蕊冷哼一聲,徑直往後道走去。
跟在其身後的姚穗香笑咪咪的對著男人點了點頭,小跑步跟上芙蕊。
男人看了閉目養神的老鐵匠一眼。
看來老人是沒有打算要負責導覽,那麼這份工作只能自己承擔了吧?
整理出良好的心理素質後,男人露出了殷勤的笑容追進後道。
 
 
「……哼。」
確定芙蕊進去後,老人取出爐內的通紅金屬,放到冷卻桶中,金屬發出了放氣的聲音。
接著他繼續拿起鐵鎚開始敲打。
 
回憶當年,鐵匠鋪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開幕。
當初與老人一同開店的那群年輕人,如今卻已各自紛飛。
合夥買下的這個店面,老人默默的扛起了營業之責,希望能等到那些人的歸來。
但無奈歐格魯在軍方的治理之下治安過於良好,鄰近的獸人也不知為何在近年突然變得相當安分,這導致以鍛造武器維生的鐵匠鋪幾無生意可做。
雖然承蒙使宗大家,斐迪勒一族的援助下,鐵匠鋪從幾年前開始便不必承擔店面房租,甚至還轉型成了一般金屬製品的製造業,但老人總覺得格外空虛。
 
他並不是為了生活而作為一名鐵匠的。
 
敲打幾分鐘後,老人發現金屬有些地方失去了熱度。他連忙將左手探進爐裡,火焰隨著這個舉動而變得旺盛。
確定爐火變得更加猛烈後,老人緩緩縮手,那附在粗糙臂膀上的火焰逐漸熄滅。
 
聽聞後房芙蕊大罵的聲音,老人忍不住探頭想看看後道發生了甚麼事情──
但無奈走廊燈火未點,看不出所以然,他只得回頭繼續敲打著手上的器具。
 
「嗯?」
忽然他察覺門口有人,於是老人不經意地瞄了門口一眼──卻是看到門外一張醜陋的大臉與他四目相接。
 
是一張大小足以抵過半個門的可怕大臉,同時從門口飄來的是一股撲鼻的惡臭,老人被這臭味薰醒,震驚的站起身。
 
「……這裡?大鬧?」
醜惡的大臉似乎對於老人的反應感到高興,笑嘻嘻地想從門口擠入,但醜惡的面孔就算擠出笑容也依然很噁心──或許是因為大量的縫線接合,也或許是因為臉上的眼球已經失去光澤,總之老人無法思考,慘叫著往後房跑去。
 
「人類,殺。」
巨大的臉瞬間變得猙獰,毫不猶豫的伸出手朝老人抓去。
老人見狀更是慌張的朝大臉扔出手中鐵鎚,但對方絲毫沒有被灼熱給逼退的趨勢,擰了擰鼻子努力將自己的臉湊的更近些──
 
一道雷光在老人面前一閃而過。
伴隨著讓耳朵失去感知的耳鳴,老人在這個瞬間本能地想要轉頭,但兩塊碎石劃過眼前,老人嚇得無法動彈。
緊追其後的雷電瞬間包裹碎石,小石塊爆散成沙。
大腦還來不及反應,後方濕冷的黑色汁液濺得他再度強行回神。
 
醜惡的怪物已經倒地。漆黑的液體大量的從腐壞不堪的腐肉中流瀉,門檻甚至都被染上一層奇怪的黑色。
看的出來怪物連叫嚷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芙蕊耀眼的雷電給電得失去意識倒臥門口,不過巨大的身形正好將門口完全堵住,場景看起來依舊令人恐懼。
 
「真是的,怎麼剛好在我們來的時候有敵人啊。」
芙蕊一臉不耐煩的掀開門簾走出。
「這個敵人,是屍人欸──」
姚穗香也跟在芙蕊身後,表情十分訝異。
 
「嗯……確實,從這個傢伙身上感覺不到任何魔力,很有可能是屍靈……」
「我有感知到他蠻強大的靈魂……但照理來說,我應該要在幾百公尺外就感應到才對啊──?」
「所以代表他應該是傳送來的……但屍靈應該沒有傳送能力才對……?!」
芙蕊走向窗邊,街道的人們甚至還沒發現這坨巨大的屍體。
「外面的人也好像完全沒發現這個傢伙……」
 
姚穗香和芙蕊同時得出了結論。
──代表這不是唯一一個敵人!
 
「嘰呀──」
就像在回應兩人的心聲,房子上頭發出了不自然的擠壓聲──連接外頭的抽風口傳來了強烈的風聲。
多道熱風在這個瞬間了湧進房內。
 
「小心!」
老鐵匠猛然把芙蕊撞到一旁的地上,幾塊巨大的煤炭從內道衝出,狠狠的砸在牆壁上裂成碎塊。
感受到高溫的空氣灌入室內,芙蕊難受的摀住鼻子。
 
「……黑暗屬性的風──是戾風使嗎?」
看著不潔的黑風逐漸充滿整個房間,芙蕊皺著眉頭確認四周狀況。
周圍的空氣瞬間變得悶熱,就算倚靠姚穗香的技能也還是讓芙蕊感到灼熱的空氣正不停地擾亂她的體感。
 
──敵人的目的是甚麼?
 
姚穗香則冷靜的分析著直到方才所發生的事情。
「敵人把抽出去的熱風吹了回來……室內的溫度會升高──該不會想用內爐的煤炭引燃鐵匠鋪!」
「可是那些空氣已經燃燒過──等等,閃燃?」
芙蕊也立刻理解了狀況。
 
在氧氣缺乏的地方,火焰會無法正常燃燒並持續升溫,配上火爐打鐵用的超高溫,一氧化碳將會成為可燃氣體,一瞬間讓這個密閉空間變成火海。
 
這是一個只能在鐵匠舖使用的作戰方式,明顯是預謀犯案……但現在不是執著那個的時候──
 
「這裡到處都是魔具,沒辦法分辨敵人的魔力團是哪股。」
「我也沒辦法辨識牆壁後的靈魂……」
芙蕊和姚穗香迅速的確認著四周。
 
「打破牆壁!」
老鐵匠驚慌的用鐵鎚敲擊著牆壁,並對著從內道衝出的亞人與普通人大吼。
「這兩個小孩不是玩火的,等等的高溫他們受不住!」
「這牆壁是合金的打不壞!通風口呢!」
中年男人嘗試啟動發電機,但風扇卻像被空氣凍結一樣,完全無法運作。
 
「這個肉塊是甚麼啊……!」
狗人衝到門口使力的想推礙事的屍體,但就算是體格具有優勢的亞人,也無法移動看來足有三百公斤的重物。
 
「「……」」
姚穗香和芙蕊看著這群大人慌張的反應幾秒後對視一眼。
 
「──哼!裝甚麼緊張啊你們。」
芙蕊臭著臉冷冷開口。
「就算發生爆炸,身為冥火,耀火使得你們也不怕火不是?」
 
「「「……」」」
鐵匠們沉默半晌,便立刻慌張地大吼起來。
「甚麼不用緊張!」
「你這傢伙瘋了嗎?」
「是你們兩個沒人可以保護!」
 
「沒事的喔──」
姚穗香似乎覺得很有趣的拍了拍手,所有大人都安靜了下來
「──不會有人出事的。」
 
所有人在姚穗香說話的時候,感受到了甚麼。
「甚麼東西……進入了我的體內嗎?」
「是……是魔力還是……」
鐵匠們支支吾吾地看著自己的身體。
 
「其實打敗敵人的方法早就看出來了,只是我需要確認你們之中是不是有可能敵人──不過看你們剛才的蠢樣,都是一群笨蛋好人吧。」
「那個~~芙蕊的意思應該是『很感謝你們剛剛想保護我們』哦──」
姚穗香對著眾人苦笑緩頰,芙蕊則冷哼了一聲,舉起小手用力往上一指。
 
「雷暴。」
──巨大的雷電,不,應該說整個房間在瞬間只剩下了耀眼的金雷。
 
「甚──!」
所有匠人都本能的護住頭部蜷起身體,但這樣的舉動當然比不過雷電的速度,只見雷電衝過他們的身體,所有人都被這個高壓電給擊中──
 
門口的巨大屍體更是在高壓電中直接劃成粉末,消散於金光之中。
 
雷電散去,周圍的器具上偶爾閃過細小的電花,其中一個匠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臉不敢置信。
 
──他們方才明明被雷電給貫穿了,但所有人現在都像沒事一樣,愣愣地看著完好無缺的彼此。
只有那尚在燃燒的半具屍體可以讓他們確信,方才女孩確實有放出足以將所有人殺死的雷電,但他們卻安然無恙。
「我、我沒事?」
「怎、怎麼會這樣?」
 
 
「原來在屋頂啊。」
「不是很意外呢──」
沒有理會鐵匠們的議論,芙蕊仰頭笑看天花板,憑空抓出一道細長的閃電便朝屋頂扔去。
磚瓦應聲掉落,一個漆黑的炭塊格外巨大,落地後可以輕易看出人形。
 
因為無法防禦方才的雷電,操控的所有熱風又在一瞬間失控回流,才讓這個敵人連發話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自己操控的高溫熱風給燙死了吧。
 
「以人類的魔力輸出水平來說,要封住一個房間的空氣,必須要在非常近的距離下才能辦到──代表這個戾風使一定在我的雷暴範圍內。」
「撇除掉一些電器的損毀,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面對芙蕊簡單的解釋,姚穗香笑咪咪的拍了拍手。
 
「那,那附近的人都沒事嗎?」
亞人突然愣愣地說了一句。
「有些小孩會跑到這附近玩耍──」
 
「哼!」芙蕊不高興的扭開頭。
「剛剛的電擊只針對離這棟房子──而且你平常不是都會驅趕小孩不要來這裡玩嗎,幹嘛擔心這個?」
 
「欸?為甚麼你會知道…」
狗人有些訝異,這種不重要的事情為甚麼會被一個雇主的千金掌握的一清二楚。
 
「哼!清楚自己救助對象的狀況,也比較方便管理不是嗎?」
面對狗人愣頭愣腦的發問,芙蕊板著臉冷淡回答。
 
「芙蕊真是的…」
姚穗香苦笑著舉手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各位叔叔不好意思──方才沒有被雷電傷害,其實是因為我的能力,以後大家遇到雷電還是要避開喔!」
「喔喔,原來是言靈使的技能嗎?」
「我剛剛真的以為要死了啊……」
「敵人還在的情況,也不能先跟我們說啊。」
眾人紛紛表示了解。
 
看著焦黑的屍體,芙蕊的思緒逐漸飄向過往。
 
她不是第一次看見人死亡,早在十歲前往獸族部落的路上,她就曾經擊殺了兩名亞人搶匪,所以她對於自己再度殺害其他生靈是不抱有疑慮的。
 
但這次看見的屍體不太一樣,具有屍靈屬性的屍體……她不禁要想起六年前那場最不願想起的事件。  
 
「喂!那台爐子已經壞了,拿去丟了吧。」
「唉,可惜了,這台才剛買……」
老鐵匠指揮著兩個匠人搬運毀損物品。
 
「啊,這次戰鬥的毀損會由斐迪勒報帳,還請跟接下來過來的專人說明。」
察覺匠人的憂慮,姚穗香勤快的跑到老人身旁,笑咪咪地安撫著。
 
等一切事情都回到正常狀態,芙蕊和姚穗香昂首走出店鋪,周遭已經出現了幾名軍方士兵與斐迪勒的調查人員,正嚴肅地研究著敵人的殘骸。
 
總覺得是烤肉的香氣吸引,大量的居民都在不遠處形成一道人牆議論紛紛。
其中好像還看到了記者正饒有興致的拍著照──歐格魯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過大事了吧,總感覺大家臉上掛著的都不是不安,反而比較像是在看戲。
 
總之,這些都跟她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芙蕊撥了撥捲翹耀眼的金色馬尾,在一名清秀的執事帶領下,和姚穗香一同坐上豪華的馬車揚長而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