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個人思考─一些感言

雙面幣 | 2021-09-02 23:09:12 | 巴幣 0 | 人氣 31

WTF?!才一個戰吼就讓一個追蹤者給退追蹤,
沒事啦!本來我發廢文的最佳預期是0人觀看0人追蹤,
畢竟記錄嘛!我可以找別的地方去記錄,
例如:方格子、痞客邦等,
前兩篇的個人思考(自我質疑跟廢文矛盾)主要是針對勞動神鷹的D先生,
我是不知道退追蹤者是在想什麼,反正我不會管這麼多,
還請觀眾不要代入到自己好不好?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情,
我只是想把話說清楚,
不要跟我說:
「你應該要向前進!不要拘泥於過去!」
問題是:
「我會對我的廢文進行回想阿!」
你有什麼方法可以不要讓我不要回想嗎?
是不是我不要發廢文就好,可是我還可以發欸!

還有,
你如果知道我的思路的話,就知道人的感受也是千變萬化,
也就是說感受是無限的,
人一睜開眼睛,就會受到光線的射入,
你能夠知道自己眼睛接觸到多少光嗎?這是可數的嗎?
而且我還沒探討到觸感,跟空氣之間的觸感,空氣一直接觸著皮膚,
這表示空氣跟皮膚之間一直有作用力存在,
那請問一下,空氣跟皮膚之間的作用力怎麼算?這是可數的嗎?
另外每一吋皮膚上面跟空氣之間的作用力是相等的嗎?你知道嗎?
所以嘛!我會把這種東西歸類到無限裡面,因為你一輩子都算不完啦!
我唯一確定人身上的無限就只有感受,
但是人總會隨著感受走,而不會加上判斷,
再看看我之前的那兩篇廢文,我會太超過嗎?我至少有判斷吧!沒有濫情吧!

我雖然說:「真實是可以被質疑的!」
但是質疑之前,我想請問各位:「你們有懂我是怎麼分析的嗎?」
還是說:
「喔!這傢伙的知識跟我差不多,卻寫出跟我認知不一樣的東西,這是不對的!」
沒錯!我是在說D先生自己犯的錯,
那就是「預期他人的知識會跟自己一樣並進行討論」

要搞清楚喔!各位!剛開始是
1.D先生先提出廢文的反面論述
2.我個人認為這反面論述不夠精確,開始提問
3.D先生補足了論述
4.我開始反駁(挑錯)
5.D先生開始回覆(對第幾人稱的不同認知)
6.我開始解釋我的分析方法
7.D先生認為我創造新的符號,他覺得我沒有講清楚,所以他才會提問題

在廢文矛盾的那篇文章,我就有講過:「給我說出自己真正的感受啊!」
一方面我是氣他:
「靠!我沒講清楚,
怎麼不先提問說沒講清楚的點在哪裡?怎麼就開始提出質疑了呢?」
一方面我也想過:
「如果他懂我的分析方法的話,
就會知道雷斯王對於觀眾的感受是什麼了,為什麼要問這種問題?」

你懂嗎?各位,明明都還搞不清楚對方分析的方法就開始質疑,
質疑到最後,就說:「阿....你說不清楚啦!你到底要表示什麼?」
可以先了解對方是怎麼分析的嗎?
分析的方法又是什麼?
有沒有什麼思想上的根?
你要如何確定對方擁有的知識跟你一樣並且參與討論?
所以我就說了嘛!不能用一種主義來代表一個人的想法,
看到我把黑暗騎士裡面的悲劇英雄主義跟勞動神鷹扯在一起,藉此加以評判,
阿問題是:「我根本沒想過什麼悲劇英雄主義啊?!他到底在說什麼?」

這時候可以加那個梗圖:
「你知道他到底在說三小?!
什麼?
他到底在說三小?
你知道他在說三小,不!我也不知道啊!」

唉!以上的錯誤,我稱之為「全知者的討論」,
總是預想對方的知識會跟自己一樣,並加以評判,
就是:
「他知道的東西,其實我也知道,而我知道的東西,其實他也知道」
阿根本就不是這樣啊!

所以我在那個討論之中的後頭,都在增加自己分析方法的解釋,
因為我知道他不懂我的方法,
好嘛!那我就解釋!該解釋的東西,我會打出來啊!
可是你不懂的話,為什麼不問呢?
對於不懂的東西提問一下,是很困難嗎?
我對於我個人可以回答的東西,我會回,
但我對於不知道的東西就說:「對不起!我不知道!」

你如果知道感受是千變萬化的話,
這千變萬化之中,提出一點戰吼並且使用,
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前因後果,我該打了都打了,要不要接受是你家的事情,
我不管,我只是要說清楚,
反正我只想對有看我廢文的人說:
「對於自己不懂的事情問個問題不是一件羞恥的事情,應該說是值得鼓勵的事情!」

一方面是因為我的職業病啦,
你知道的!測試嘛!有問題你要說啊!
阿不說的話,客人投訴產品到公司,吃虧的是你,
主管就會問你說:「欸!XXX你怎麼沒把這個Bug給說出來啊!」
難道你要哭哭地說:「沒有....我不敢說!」
你敢這樣講,你會被嗆爆,懂嗎?
所以我每次在產品上的測試遇到Bug都先說一下,提問一下,好不好?

關於這個好,我劃分了「個人的好」跟「共同的好」,
我最怕的事情就是「隱藏在共同的好之下,其實只是為了達成個人的好」這件事情,
就是假裝是共同的好,但這裡頭他個人獲得的好最多,
這樣的行為,我是不予苟同的,
欸!不要聯想到公司上面去,公司可沒有假裝共同的好喔!不要搞錯了!
公司是為了產品的好而前進,請搞清楚這點再去思考

有些人會把某些事情帶到惡意的連結上面去,
就好比我哥最近看到一個摩托車被按喇叭,
那位摩托車騎士開始飆三字經,罵說:「XXX!你是想打架是不是?」
笑死!你看這裡又是全知者的討論,
預期對方的惡意會跟自己一樣,你怎麼知道的啦?

我現在看待他人的言語基本上都是無意的,
什麼是「無意」?
那就是「沒有限制的意向」,當然這是我個人的解釋啦!
正因為沒有限制的意向,
對方提出這種話的時候,他自己是認知到這是無限制的所以才說出來,
我只會在意這場對話的主題是啥?
例如:「聊天?幹話?討論?」
他有什麼功能要我提出反應?
例如:「他現在是提出質疑嗎?他懂我的分析嗎?」
我該怎麼回比較好?
例如:「那...提出質疑的話,那反過來他也要被質疑也是很正常的嘛!」

針對無限制與有限制的討論,再繼續下去會有點複雜,
這個就交給各位去思考啦!時間也差不多,我也差不多累了!

好啦!廢文就到這邊啦!

P.S.:這篇就當最新的置頂文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