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隨筆【聽<萬千花蕊慈母悲哀>】

旅人 | 2021-09-02 19:09:37 | 巴幣 6 | 人氣 77


久聞其名,卻在某次讀他人的專欄後才首次對珂拉琪產生興趣。珂拉琪的<萬千花蕊慈母悲哀>,前半聽來柔美空靈,淡淡憂愁,進入中段以「南無觀世音菩薩」的嘶吼為引爆點,在後半才徹底釋出壓抑已久的悲愴。

初聽的時候只感覺好聽,到能夠開始跟著唱,詞曲間醞釀的情緒便慢慢湧上。

當歌手唱到「南無觀世音菩薩,倘若你早算到這齣悲劇,你是否會看顧,他頭前那條坎坷的路? 夢中的我看你緩緩的走,牽你的亡魂,有一天我們一起回去那個地方」,不知為何腦中忽然浮現三伯父車禍去世的時候阿嬤在殯儀館前面哭得撕心裂肺的樣子。於是眼淚開始滲出眼眶,哽咽到無法跟著唱下去。

阿公算是久病,尚且有心理準備,依舊難免心酸,想起三伯父的死,我卻始終只有一種朦朧的困惑。當時還小,不懂突然死別是怎樣的悲哀,只知道阿嬤傷心,但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哭成那樣。

現在遲到十八年的情緒突然追上了,使我淚流滿面,不能自己。

***
有人認為女主角是被情人或丈夫拋棄的怨婦,但「寫不完的信,沒說完的話,他們開不完的槍」相當露骨,解釋為白色恐怖中應該無誤。無論那個心愛的對象是誰,女主角事實上都心裡有底,知道對方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卻還抱著一點僅存的希望,日夜望門。

若女主角是失蹤者的母親,或許又更痛了。

一手拉拔大的親生骨肉,總是想為他鋪好平順的未來,卻必須放手讓孩子去闖出自己的人生,只能將思念寄予神佛,為子女前路的平安祈禱。

白髮人送黑髮人已是種悲哀,若在那樣黑暗的時代,生死不明,多年後才得知孩子早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含冤而逝,又是怎樣的錐心之痛?

但我們能責備他們自己選擇走上那條不歸路嗎?

思想被加諸枷鎖本就荒謬,欲加之罪又何患無辭,多少人在審判前事實上就已經被槍殺,多少人在刑求逼供下自認莫須有之罪,受多年牢獄之苦?

女主角問菩薩你若早料到「伊」要走的人生是如此坎坷,是否會看顧他的前路?絕望中帶著點對神佛無先見之明的嗔怨。

但真能怪神佛無先見之明,不盡力護佑嗎?

本曲的標題是「萬千花蕊慈母悲哀」,影片下方敘述中又提到「多羅大悲者,一切之慈母」。多羅菩薩乃諸佛之母,又名南無觀世音菩薩。足見此歌不只是凡人的悲哀,更是菩薩的悲哀。
珂拉琪的另一首曲子<這該死的拘執佮愛>裡亦描寫主角意圖自救爭取被剝奪的人權,卻無人理解其滿腔熱血,得不到回應的心如花般枯萎,白白賠上自己,而群眾為求自保的麻木冷漠,更進一步縱容了苛政的凌虐。

並非南無觀世音菩薩無先見之明,也非神佛吝於對凡間揮灑慈悲,而是法治黑暗人心死寂,遍地都是受苦蒼生卻連求救的悲鳴都發不出來。那是個神佛也無力施援,粉飾太平下人間煉獄般的時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