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10)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09-01 20:31:20 | 巴幣 2 | 人氣 37


6-10:閣樓的怪物



今天我特別讓佩感知了一下,趁薩琪修女的巡邏繞到最遠處,我翻入圍牆內,以最快最敏捷的方式衝進圖書館。

「好,這樣她就抓不到我了,果然佩的感應很優秀──」「喀夾!」似乎採到了什麼,我低頭一看,正圓的環狀鋼夾咬住了我的腿,但因為祈菈的迴避能力,夾子穿過了我的小腿,從樓梯上滑落。

「……那個修女腦袋到底裝什麼啊!」

──不用擔心啦,老闆,那個夾子附有重量限制,超過五十公斤的才會夾起來。

「很明顯是針對我的嘛!佩,下次幫記得幫我偵測陷阱!」

──你是不是……把我當成什麼感測器了?

「不就是嗎,你還要幫我找拘束器。」

──嗯……來這裡也不是第一次了……果然沒有感覺到,可能不在一到五樓。

「還有哪裡是我們沒去過的?」邊思考著,我就上到了樓梯盡頭的柵欄,轉身進入五樓的書樓……嗯?

「對了,柵欄後面還沒有去過呢,佩,妳有沒有感覺到什麼?」

她只是搖搖頭,又專心的沉浸在感應。

「托雷特,上面的房間是通往哪裡?」

──鐘塔閣樓,不過有五成的空間都被齒輪給佔著,所以思梨修女拿來堆放一些舊書。

「啊對了,剛從癸蜜拉那裡拿到鑰匙的時候,好像就問過你這件事,這麼一來,有關精靈的文獻也堆在閣樓嗎?」

雖然佩說不在那,姑且還是去瞧一眼比較好。

「鑰匙、鑰匙……啊,壓在茶葉罐下了。」我伸手進渾圓的黑色蟲洞裡,好不容易才翻出鑰匙,在黑暗中重複轉面好幾次才打開門鎖。

繼續往樓梯上前進,我扶著佈滿灰燼的磚石塔墻,踩著「嘎嘎」作響的木片階段,來到了最頂端。

天花板足足有三層高,大小粗細差異極大的齒輪由支架和基塔固定,井井有序拼接在巨鐘轉軸上,細小的齒輪飛快轉動,像是勤奮的工蟻拼命的幹活,粗大如水車般笨重巨齒輪踏實的慢轉著、彼此之間分工精妙,缺一不可,不禁令人思索究竟怎樣的巧思,才能建成如此鉅細靡遺之作。

「只可惜,要是地板上沒有這些雜物書就好了。」我嘆了一口氣,看向那些雖然整齊疊好、卻堆放得毫無章法的書冊。

不過,這邊真的什麼也沒有,就像佩說的一樣。

──試著想想看,處子,要是這裏面最大幾個齒輪,就是惡魔設下的拘束器,應該相當好玩喔。

「要是真和你那張烏鴉嘴說的一樣,我就把嘴給……」

──給?

「額、當成太陽那樣遮起來?」我突然想到初次見面時,自己有如某隻猴王被五指山抓起來,被迫與蘇必略湖一樣大的臉龐正面對峙,突然察覺自己不能對竹絲幹嘛。

──呵呵呵,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啊,讓你用膠帶把我的嘴貼一圈。

「那說不定真的會貼到變永世處男……」邊抬頭瀏覽機械鐘藝術般的工藝,我跨過亂放的書堆,最深處走去。

突然、好像踩到了地雷開關似的,從腳趾間到頭皮,滿是戰慄的雞皮疙瘩。

宛如身體在告訴腦袋,繼續往前走會死一樣。

刻入本能的恐懼與讓我一瞬間失聲,腦袋被淘空似的空白。

咦?這個感覺,我好像在哪裡也體會過?對了,似乎是……

遇到佩的,那一天?

──?!不、不可能……你怎麼會在這裡……畢格斯!

畢格斯?佩不是說魔典裡的惡魔已經死了嗎?

我好不容易穩住思緒,漆黑、模糊的視線逐漸轉亮,鮮紅的微光聚焦在眼底,終於能看清楚的一瞬。

──嗚、唔唔哇啊啊啊啊!怪物、怪物啊啊啊啊!

托雷特在我腦中慘叫,追朔其原因,自然是因為眼前出現了鬼怪。

一塊巨大的漆黑幽魂。

像是披著黑布的巨獸,它散發著如泥巴翻騰的汙濁氣場,就躺坐最深處的書堆上休息,貌似頭部的地方即將撞上天井的齒輪,應該要有臉部的地方,戴著慘白的面具,眼睛到人中處則是用深藍,畫了一個大大的螺旋符號,在中心點了一個半開的眼珠,細長的四肢長著爪子,好似精疲力盡的靠樓壁癱坐。

眼前傳來的龐大壓迫力,我不禁腿軟的往後跌坐。

「啊……啊啊,瑪卡薩利諾,好久不見……」

──嗯……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還有,我現在叫史特羅佩斯。

「又換名字?好不容易才記起這一個……隨便吧,瑪卡啊,妳終於來了。」

終於?難道佩是故意引誘我到同伴的面前?不,但是剛才,佩跟我說這裡什麼都沒有,那麼,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哈哈、啊哈哈哈哈!這樣啊……苟延殘喘的撐著……是在等殺死你的存在嗎?好啊,我們立刻動手!

「佩!妳給我冷靜一點,先解釋給我聽。」

「啊……啊啊,抱歉,聰明的小精靈,各說各話也得有個限度呀,長話短說吧,我希望妳能帶她離開,也就是……妳口中的小妾,她不該待在這,那女孩,比我更適合駕馭時間,所以,所以!」

「不是你把小妾關在這裡的嗎?」

「哼、哼哼哈哈哈!我幹嘛把自己的繼承人給關起來!」

「那麼,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別聽他胡說,阿本……只要殺了他,一切就結束了。

「哈哈哈哈……妳一點都沒變,因為弱小,所以害怕變數,是啊,沒關係,照妳所想的做吧。」

──祈菈……死神之鐮。

──是的。

「給我等等!妳在著急什麼啊!」還來不及拒絕,比我身高還要長的鐮刀,冒著不祥的黑霧,憑空落在我的手上。

──動手……趁這傢伙還不打算反抗之前!

我有些猶豫的盯著眼前的黑色巨獸,瞄準好他的脖子,閉上眼睛的同時奮力的揮下刃牙。

手中傳來了抵抗的感覺,有點像是切胡蘿蔔的那種拒力,卻紮紮實實砍下了惡魔的腦袋。

「這樣滿意了嗎,我的同伴,瑪卡呦。」

──如果你真心想放下小妾……為什麼不在此死去?

聽著佩和畢格斯若無其事的對話,我緩緩張開眼睛,畢格斯他……完全沒事。

──處子,你仔細看大概脖子的位置,方才下刀地方。

「缺口?不,那是……」一個接近三角形的孔洞,傷口?

「刀口啊,小精靈,你方才不是砍我了嗎?並非我沒受傷,而是傷口沒有足夠的『時間』破裂、出血、變成致命傷,我要怎麼死去呢?」

他的一番話,我慌忙的拿出手機查看。

電子時鐘上寫著「1159」可後面的毫秒卻在0910之間來回跳針。

「……時間沒有在流動,當然也不可能會來到死亡的時刻,是嗎?」

「說的正確、完全無誤,啊啊,妳的宿主要比妳聰明上好幾百倍呢,瑪卡薩利諾。」
──就說了……叫我佩!
「畢格斯先生,別再折騰我的同伴了,我就直說了,我想救小妾出書獄,該怎麼做。」

「直話直說的傢伙,我可不討厭,精靈啊,現在的你是無法帶她出來的,無論是物理上,亦或是心理上,我只能幫上前者。」

「……什麼意思?」

「困住她的不是我,而是利用畢格斯魔典當中,專門封鎖惡魔宿主的詛咒,而這些詛咒分成四部份,分別被藏在三本書本之中。」

「只要找到並破壞掉書,就能救出她嗎?」

「破壞掉……那可能還簡單得多,那些書和我一樣,埋在時間的流沙之中,下咒者為了不讓她出去,設下了非比尋常解咒方式,必需完成故事的結局,才能解開拘束器。」

「只要寫上結局就好了嗎?還是必須得讓誰滿意?」

「哼哼哼哼……真是乖寶寶的想法,那可是從魔典中最難解開的詛咒呢,是在瞧不起惡魔嗎?啊啊,沒關係,盡管煩惱,等你找到書之後就會明瞭。」

「那些書在哪裡?」

「誰知道呢……我現在只要動任何一步,就會死在這裡,哈哈哈哈……不過,問問你自認為是『同伴』的惡魔吧,她應該知道怎麼做了。」

「等等,你真的,是想要幫助小妾嗎?」

「哈啊……所以,我說了你就會信?別問那種愚昧的疑問,做你該做的。」

──……我們離開閣樓之後再說。

扶著牆壁下樓,邊大口的呼吸,有如被秤陀壓住頭頂的壓迫感才終於逐漸消散。

──好可怕。

──真是瘋了,那就是真正的惡魔嗎?

祈菈和托雷特用發顫而鬆了一口氣的聲音說著。

──真失禮……我也是千真萬確的惡魔呀!

「『……』」

──給我說話啊……你們這群欺善怕惡的笨蛋!

「『幸虧寄宿在我身體裡的,是妳這和藹可親的惡魔,真是太好了』剛才的沉默是在想這個啦。」

──啊……呵呵……什麼嘛,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認為處子的話,對惡魔來說算不上稱讚……呵呵呵,別介意,不過是膚淺的草人隨口一言。

確實,惡魔畢格斯就氣勢和能力來說,都比佩來得出色許多,連對峙和比劃都把佩壓在地上摩擦。

如果是拿狗來比喻,大概就像德國狼犬和貴賓犬互相叫囂吧。

突然覺得佩可愛了起來,不,絕對是錯覺吧。

雖然有很多疑問……

「然後呢,佩,妳該怎麼告訴我書的位置?」

──嗯……只要尋找詛咒的味道就好了……正好阿本你被也詛咒著,所以找起來很簡單,嘶……三樓那邊,有詛咒的氣味。

真的像狗一樣在聞味道呢,我這樣想著,不過沒有勇氣說出口。

「好吧,那就出發吧。」我看了一眼五樓的入口,不知道小妾是否正在看著我的一舉一動。

總之先去看看詛咒能不能解開,再想辦法說服小妾吧。

聽著自己在寂靜中的步伐,我踏入三樓,踩在地毯上的瞬間,樓梯的木板仍然在『嘎嘎』作響。

「咦?是從上面傳來的?難道是小妾跟著下來了?」

我稍微探出頭,往樓梯上看,小小的身影離我越來越近,可是,長筒狀的連身衣裙,和小妾的服裝完全不同,那是……

「啊,糟糕,是修女!」

「哪裡跑~」

「唔哇!」好快!直接兩個小跳步,九十度轉身撲倒了準備逃跑的我!

「噢,意外的很簡單呢,真虧薩琪抓了這麼久,再來只要聯絡她過來就結束了。」修女嬌小的身體壓住了我的肚子,單手拿出手機,準備撥通電話。

定神一看,橘橙色金髮、碧綠的雙瞳,以及沒睡飽似的黑眼圈……

「等、等等啊,思梨修女!是我!前陣子在便利店遇到,幫你脫困的精靈啊!」

「……噢,是你啊,在這種地方遇到真巧。」

「就、就是說呀,那個,可以先放下你手中的電話嗎?」

「?是可以啦。」盯著思梨確認把手機收進口袋,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那個,您為什麼會在這裡呢?難不成是跟著薩琪修女來抓精靈的吧?」

「對啊,到剛才為止,我都躲在五樓入口旁邊等人進來。」

「我是有經過五樓的階梯啦……」

「知道,我有注意到,不過我決定堅守岡位,啊~嗯。」思梨修女打了一個沉甸甸的哈欠。

「難不成,堅守岡位是在睡覺嗎?」

「噢,你好聰明呀。」

「那叫做偷懶。」沒有理會我的挖苦,思梨修女從側口袋拿出棒棒糖,拆開紙膜之後塞了一隻到我嘴裡。
「然後,你來這裡做什麼呢,我的朋友。」

「我要找書,只有斯爾特拉院才有。」

「噢?真是熱衷學習啊,跟哈麗絲那隻小豬一點也不同,不過這大半夜的,放你一個人也有些不妥,讓我跟在你身邊吧。」

「好的,當然沒問題。」

──阿本……這樣子……

「沒差,就當作是偵查。」

將思梨修女抱離開我的肚子,我爬起身,朝著佩指示的方向走,同時巧妙的避開有關於「找什麼書」的話題。

「就是這本!」我假裝挑選,伸出從幾冊歷史書本中,抽出了一本沒有書背、封面的牛皮薄冊,看起來像是日記本一類的東西。

「……?阿本先生是特意來找這本書的?」思梨修女困惑的皺了一下眉頭。

「額,妳、妳看!這本書哪都找不到借書的條碼吧!我是聽說,有這麼一本神奇的書冊,內容也很有趣……或許吧。」

「這樣啊,阿本先生,可以稍微跟我說一下書的內容嗎,我第一次知道有這本書。」

「嗯,我也只聽過大概而已……」總不能說自己完全不知道內容,只好大致翻翻看再說了。

我打開蝴蝶頁,左下角有個紅黑色的簽名,是一串精靈文。

──寫著羅迪安娜……只不過字跡是出於不同的人。

「字跡不同?哪邊的字跡才是羅迪安娜本人的呢。」

黑紅色,是血液嗎?就是說,這有可能就是詛咒。

接著翻下去,第一頁……是空白的?不,有圖畫呢,畫著某個市集的巷口,一隻狗在巷子昏睡,被生氣的店主人給打醒,可憐的小狗狗只能嗚呼一聲張開雙眼,聽著店主人喧囂。

「臭笨狗!把你偷的寶貝還來!給我吐出來,吐啊!」店主非常用力打小狗狗的屁股──

「嗷嗚!?(好痛?!思梨修女,幹嘛這麼應景的打我?)」我把頭往身後轉,有些肥胖的店主人激憤抖動著尖長的耳朵,戴著護手的粗厚手心不斷拍打狗的屁股……好痛!

咦?矮矮小小的小狗,身體每次因疼痛而顫跳,我也會痛?不……

我試著抬起手,但只是讓原本踩在地上,圓滾滾的前腳往前抬起,深灰色的捲絨毛和我的髮色非常接近。
重點是,為什麼我現在,額,變成了一條狗?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