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一百章 你就是我攜手一生的伴侶。(中)

Mouse | 2021-09-01 17:00:04 | 巴幣 6 | 人氣 29


  轉眼間又過了一個月,八月的氣溫不如六、七月酷熱,雖然白天的氣溫依舊炎熱,但到了夜晚陣陣涼風吹得令人發顫。

  這天,蒙特整理完布匹便坐在玄關台階等瑞德出來,此時美登利從左側走了出來,雙手捧著木器皿,器皿上擺放數顆白丸子看起來像座小型白色金字塔,一步一步慢慢走出去。

  「美登利在幹嘛?」

  蒙特滿臉疑惑地看著門口,頓了一會便起身走出服屋。

  一出來看到前方擺了一張長桌,而美登利捧著的白丸子則擺在長桌的中間,丸子兩旁則擺放一束芒草。上前一看,桌上不只有芒草和丸子,還有兩壺酒及一盤蔬菜,蒙特雖然看過那些蔬菜卻不知道它們的名字。

  「美登利,你這是在做什麼呀?為什麼要準備這些東西,還擺在門前?」

  「我在祭月。今天是十五夜,按習俗家家戶戶都會準備這些供品來答謝神明。」美登利接著指向月亮,面帶微笑說:「你看,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圓。」

  蒙特抬頭仰望夜空中的一輪明月,今晚的月亮確實比前幾天更大更圓,宛如一道明鏡照亮整個城區。

  「蒙特,讓你久……等了。」

  瑞德一出來看到兩人抬頭仰望明月,也跟著抬起頭仰望皎皎明月,忽然一道黑影若隱若現,彷彿兔子在月亮上蹦蹦跳跳,唇角不由得往上一抬,欣喜地笑著。

  「怎麼了?怎麼笑得這麼開心?」

  耳邊傳來爽朗又帶點磁性的音色,瑞德低頭一看,臉上依舊帶著笑意,溫柔地說:「剛才有道黑影閃過,看起來就像住在月亮上的兔子蹦蹦跳跳。」

  「兔子?」蒙特笑了笑說:「兔子怎麼可能會住在月亮,你的想像力未免也太豐富了吧!」

  「那可不一定。」美登利面向兩人淺抹一笑說:「我們這裡就有流傳這則故事。」

  「什麼故事?」蒙特滿臉疑惑。

  「別急。我現在說給你們聽──很久很久以前,某處有三隻動物,分別是兔子、狐狸和猴子。某天,這三隻動物碰到了一位乞討食物的老人。為了讓老人吃到東西,牠們分頭去找尋食物。但兔子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吃的東西,實在沒辦法的兔子只好縱身跳進火中,為老人獻出自己的生命。」

  「這兔子還真笨,居然把自己獻給乞討的老人。」蒙特譏笑道。

  美登利皺起眉頭,輕嘆道:「我故事還沒說完,別這麼快下定論。」

  蒙特點了點頭,美登利便繼續說。

  「但這位老人不是普通人,而是名叫帝釋天的神靈,帝釋天因憐憫兔子,便把牠復活並升到月亮上,向世人傳達牠的善行。」

  「是喔!那算死得有價值。」蒙特笑了笑。

  「故事還沒完。」美登利又嘆了一聲,繼續說:「之後兔子為了祈願,便在月亮上搗年糕,讓人們不再為食物而煩惱。」

  「所以你不是在祭拜神明,而是祭拜兔子?」蒙特困惑地問。

  「不是,這些是在感謝神明讓今年的作物豐收。」美登利皺著眉頭無奈地回答。

  「是喔,你們還真多習俗。」蒙特笑了笑,「那我們就不打擾你祭拜了,我們先回去了。」

  「等等,留下來喝個小酒,一起賞月吧!」美登利淺淺一笑。

  蒙特望向瑞德詢問他的意見,瑞德想了一會點頭應允。

  三人便坐在長椅在皎潔的月光下,飲酒長談。


  皇城,雪室。

  優希坐在緣廊抬頭仰望明月,想著此時的瑞德是否也在仰望這道明月。假如他也在看,是否能藉由月亮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他。

  「好想對他說:『今晚的月色真美。』。只是……他能理解我想傳達的涵意嗎?」

  想著想著,不由得嘆了一聲,拿起一旁的小酒杯輕酌一口,繼續仰望皎皎明月。


  深夜,瑞德睡不著便熱了壺清酒,獨自坐在緣廊邊喝著清酒,邊欣賞白潔的明月。

  「離開史亞瓦瑟也一年多了,不知道父親過得如何?羅蘭絲商行……算了,現在想這些也沒用。父親已經和我斷絕父子關係,就算現在回去,也沒任何意義了……」

  喀拉喀啦。

  「瑞德,你不睡覺坐在這裡幹嘛?」

  瑞德聽到蒙特的聲音,轉頭看到他一手揉著眼睛,另一手則抓起棉被,睡眼惺忪地望著他。

  「我睡不著,就熱了壺酒坐在這裡賞月。你怎麼出來了?」

  蒙特上前抱住瑞德,像個孩子般撒嬌。

  「我醒來沒看到你,就出來找你了。瑞德,你的身體怎麼那麼冰?」,隨著話音落下,蒙特手中的棉被也蓋在瑞德身上,「這樣就不會冷了!」

  瑞德輕抹一笑,看著蒙特的笑容,就算外頭再怎麼寒冷,心裡彷彿住著一個太陽,由內而外散發陣陣暖流溫暖著他。

  「蒙特,過來這裡。」

  瑞德大手一開,蒙特立即躲進他的懷裡,像個嬰孩般捲著身體依偎著他。

  「瑞德,你身上的玫瑰香就像安定劑一樣,一聞到這股香味我的心就漸漸安定下來,不會再感到焦慮不安。」

  瑞德笑了笑,「你放心,我不會再離開你了。上次是我沒想清楚,才會要你跟我一起跳崖。如果可以再選一次,我寧願帶你殺出重圍,也不願因為湍流而與你分離。」

  蒙特點了點頭,仰望夜空的明月,溫柔地說:「瑞德,今晚的月色真美。」

  瑞德莞爾一笑,輕吻蒙特的嫩頰,笑道:「誰教你這句話的?」

  「美登利。他說這句話代表……」

  蒙特話未說完,瑞德的唇便落在他的唇上。

  「我愛你。」

  蒙特輕點著頭正想開口說話時,瑞德的唇又貼了上來,溫柔地、緩慢地舔吮柔軟的唇瓣,溫熱的雙唇若即若離,絲絲銀絲纏繞唇邊,眼前的人柔情似水,金色的眼瞳映照著自己的臉龐,溫熱的氣息如春天的暖風徐徐撫過稚嫩的肌膚。

  蒙特直直凝望著瑞德,雙手緩緩抬起輕輕抱住他,沉浸在甜美的溫柔鄉當中。

  在柔情的月光催化下,瑞德化作一匹飢餓的野狼,按捺不住內心的渴望把蒙特撲倒在地,俯看身下令人憐愛的白兔,緩緩抬起手輕輕拂過火紅發燙的臉頰。

  「蒙特,你的臉怎麼這麼紅?這麼燙?」

  蒙特噘起紅唇微微別過頭,小聲地說:「還不都你害的……」

  瑞德勾起蒙特的下巴轉向正面,對他冷魅一笑。

  「既然是我害的,那我就用身體來賠償你。」

  蒙特紅著臉輕點著頭應允,在銀色的月光照射下,眼前的瑞德彷彿置身在雪原中的雪狼,既美麗又令人膽寒。

  「那就……」

  「等、等一下!我、我不要在這裡做……」蒙特低下頭小聲地說:「我要回房間做。」

  「好,我帶你回房間。」

  瑞德順手抱起蒙特,起身回到屋內並拉上紙門,夜晚就在兩人濃情蜜意下悄悄落幕。



  翌日,兩人一如往常要到服屋工作,但大門一開便看到優希的貼身女官站在門前,兩人四目相覷不明白她為何來訪。

  「您們好,女王陛下邀請兩位參加茶會,請二位隨我前來皇城。」

  「我不要!妳回去跟女王說,服屋事務繁忙我們沒時間參加茶會。」

  蒙特話一說完,便拉著瑞德往右方走去。

  走沒幾步路,女官又開口說:「蒙特王子,此事已向美登利先生告知,他也答應讓二位參加茶會。懇請二位隨我進城。」

  「蒙特,既然女王陛下邀請我們參加,就別讓女官為難了。」

  瑞德柔性勸導蒙特,蒙特擺著一張臭臉,不情不願地答應。

  「好啦!她很閒是不是,怎麼一天到晚都在辦茶會。」

  瑞德苦笑道:「或許這是沙奇王國的文化,就像我們不也時常舉辦舞會嗎?」

  「那是父王太無聊了,才會一天到晚辦舞會!」蒙特輕哼一聲,拉著瑞德走到女官面前,斥問:「坐這台嗎?」,接著指向一旁的黑色馬車。

  「是,請二位上車。」

  女官後退一步向兩人彎腰行禮。

  蒙特點了點頭,便拉著瑞德步上馬車,隨後便前往皇城。


  皇城,御庭。

  湛藍的天空,碧綠的草坪,一隻大紅色野點傘佇立在庭園一角顯得亮眼,傘下鋪著四疊半的榻榻米,優希及伊織坐在榻榻米上等候兩人到來。

  「女王陛下,您怎會想邀請蒙特王子參加茶會?」

  伊織身穿官服坐姿端正,恭敬地詢問優希。

  優希往左瞧了伊織一眼,面帶淺笑說:「最近聽聞伊爾蒙多王誤信他國衛兵的證言,以為蒙特王子墜崖身亡,正為此事深感哀戚。我便想找他來此告知他此事,看他願不願意回國。」

  伊織淺抹一笑,說:「原來如此。但我聽聞他和伊爾蒙多王相處不睦,有可能會因為此事而歸國嗎?」

  「不曉得,就看他如何選擇。若他要回去史亞瓦瑟王國,我定會請他留下瑞德,以免伊爾蒙多王一時氣憤處決瑞德。」

  優希說到後面語氣顯得強硬,神情也轉變嚴肅。

  「這是當然的,怎能讓他帶瑞德回去送死!」伊織也憤慨地附和。

  「這裡請。」

  優希聽到女官的聲音,以手勢示意伊織別再討論此事。

  「明白。」伊織小聲回答。

  女官帶兩人來到便向優希及伊織行禮。

  「女王陛下,伊織親王,屬下將蒙特王子及卡雷斯子爵帶到。」

  「好。既然人都到齊了,就麻煩妳了。」優希淡淡地說。

  「是。」女官再次向優希行禮,便脫下木屐踏上榻榻米,快步走到右側坐下。

  「瑞德,來我旁邊坐。」

  伊織手指著旁邊的空位,面對瑞德笑著。

  「不行!瑞德要跟我坐。」

  蒙特脫下木屐拉著瑞德走到優希的前方坐著。

  「這裡也可以坐吧?」

  「當然可以。蒙特王子,請您正坐。」優希淺笑道。

  蒙特轉頭看到伊織和瑞德都跪坐,便起身改為跪坐。

  「感謝您的配合。」優希淺淺一笑,接著看向女官說:「季里,先上和菓子。」

  「是。」

  女官轉身拿起陶盤,逐一放置在前方,再回到原位坐著。

  「這道花型茶點,是我國特有的甜點名為:『和菓子』,請兩位享用。」優希說完便看向伊織,「王兄,也請您享用。」

  伊織點頭回應,伸手拿起小叉切成小塊享用。

  蒙特看伊織和瑞德都小口小口地吃,感覺這樣吃太慢了,便拿起小叉直接叉起和菓子,一口塞進嘴裡。咬了沒幾口,臉上立刻綠掉,沒想到這麼小一塊的甜點居然那麼甜,比馬卡龍還要甜。快速咀嚼完立刻面向瑞德,向他討水喝。

  「瑞德,水、水,我要喝水!這甜點怎麼這麼甜啊!」

  瑞德見蒙特頻頻吐著舌頭,忍不住笑了出來,但仍不忘向優希要水。

  「女王陛下,能否給蒙特一杯水。」

  優希見到此景雖然想笑出聲,但仍要維持女王的威嚴,憋著笑意顫抖著聲音回答。

  「好、好……季里,先給蒙特王子一杯水。」

  「是。」季里向優希點頭行禮,接著遞了一杯水給蒙特。

  蒙特一看到水,立刻拿起大口喝下才緩解嘴裡的甜膩感。

  「喂!妳這什麼甜點啊,幹嘛做得那麼甜啊!」

  「蒙特王子,在場的人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慢慢享用,只有您是一口吃完它,怎能把錯怪在甜點上呢?」優希淺笑回答。

  「誰知道這甜點會這麼甜!」蒙特氣沖沖地說。

  「蒙特,別氣了,不然我的甜點給你吃。」

  瑞德拍拍蒙特的背,柔性勸導他。

  「不要!你自己吃。」

  蒙特氣歸氣,仍盡量不把氣出在瑞德身上,轉頭看向石頭造景,緩解心中的怒火。


  待眾人享用完和菓子,優希便請女官開始沏茶。隨後便將沏好的茶放到優希面前。優希拿起茶碗轉向反面,喝了幾口茶,以大拇指及食指擦拭碗緣,便轉回正面遞給瑞德。

  「請用。」

  瑞德點頭致意,拿起茶碗同樣轉向反面喝了幾口,並以大拇指及食指擦拭碗緣轉向正面,便把茶碗遞給蒙特。

  「蒙特,把茶碗轉向反面,喝個幾口後,以大拇指和食指擦拭碗緣再把碗轉回正面,然後遞給伊織。」

  「好。」

  蒙特按照瑞德所說飲用,喝完臉又變綠,旋即擦拭碗緣轉回正面遞給伊織。

  伊織拿起茶碗飲用時,蒙特趁機向瑞德小聲抱怨。

  「瑞德,這茶怎麼那麼苦啊!」

  「不曉得。我上次來喝也是這味道,可能沙奇王國的茶都這樣吧。」瑞德貼近蒙特耳邊小聲回應。

  優希見兩人竊竊私語,便想以伊爾蒙多的事來擾亂兩人。

  「蒙……」

  不料,才剛開口而已,蒙特立刻搶話。

  「你們茅廁在哪?剛才吃完那個甜點肚子怪怪的……」

  「茅廁?」優希看向女官,接著說:「季里,妳帶蒙特王子去。」

  「是。」女官淡淡地說。

  「瑞德,你也陪我去!」

  蒙特摸著腹部在瑞德的攙扶下慢慢站起身,之後兩人便隨女官離去。

  優希本想擾亂兩人,沒想到蒙特會突然肚子痛,害她無法如願。

  「現在只能等他們回來再告知了……」

  優希望著後方無奈地嘆了一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