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二創/文章】光芒背後的影子-57兩個浪痕楓

♥楓糖 | 2021-08-31 20:38:00 | 巴幣 0 | 人氣 62


第57篇-兩個浪痕楓

 
  「就是這裡,你靜下心看看湖水。」

  少女帶著我一直走到一個山崖上的湖泊後停了下來,她在一旁靜望著我的一舉一動,讓我覺得有些詭異。

  湖水清澈的能輕易看見最底層,而當我漸漸的平下心後,倒影裡的我漸漸清晰成一個人的模樣,而在他的一旁也同樣出現了一個人影,相似的髮形卻又相異的顏色、不同的氣質。

  「呃……頭好痛,好像快炸裂了!」

  第一次與他們相遇時一直有的熟悉感並非虛假,此刻我終於回想起我是誰了,我並不是別人,我是……浪痕楓。

  與烈旭一起跟黑魔法師的決戰,我們,失敗了。

  不知道究竟缺乏了什麼關鍵,但當我回神之時,烈旭的Alter模式已經徹底的失控,即使發揮了契約的能力我仍阻止不了他,也許是他的潛意識仍然很努力的試圖阻止自己傷害我,最後,烈旭利用違反了契約阻止了自己,但也將我與他永遠的分離……

  不甘心……不甘心這樣的結局,所以我用最後的力量回來了這裡,但沒想到黑魔法師的部下卻設下陷阱使我失憶。

  「你……是黑魔法師的手下!」

  我警戒的望著眼前的少女後退了一步。

  不行,我已經見到他們了,怎麼可以在這裡失敗!

  「呼呼,早就有不好的預感了,不過現在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在你失憶之前亞麻勒就已經吸收光你剩餘的所有魔力了!」

  少女陰險的失笑出聲彷彿一點也不怕面前的人進行反抗一般,已經毫無魔力的精靈簡直比一般人還不如,只要輕輕一碰也許就會碎了呢。

  她凝聚出了魔力束縛在我身上,似乎要我乖乖就範。

  「呵、呵嗯,不會讓你得逞的!」

  「呵呵,別亂想了,以你現在的狀態根本連你自己的身體都無法操控!」

  看著我進行無意義的掙扎,她得意的笑望著,我氣憤的咬了咬下唇。

  從失去烈旭以後我就幾乎喪失理智了,連這種簡單的陷阱都能落入,我、到底都在作些什麼?

  「你的朋友們也會變成亞麻勒很有用的養分唷!你的話……現在也沒有留你的必要了,你就給我消失吧!」

  一條螢光綠的毛蟲從少女旁竄出並且變成了我的樣貌,然後她抬起自己的腳無情的朝我的腹部踢下。

  「掰掰,從現在開始,你的分身會代替你的。」

  「啊、啊──」

  我憤怒的望著山崖上的少女並且墜入無盡的山崖。
 


  *

  湛藍色的鮮血不斷的從巨大的傷口流出滴落地面型成了小小的血漥,闇烈旭顫抖並驚恐的瞪大著眼望著一切。

  即使卡歐已經在瀕死的邊緣,但從闇烈旭並沒有感受到身體任何的不適他就已經明白,眼前的卡歐跟自己並沒有契約的連繫,但是血液的香甜氣味、心如刀割的疼痛、無法止住的淚水等種種身體反應卻又再再的證明著,卡歐確實是自己所愛的浪痕楓……為什麼?

  「快……快走,烈旭!」

  強忍著所有的疼痛,他用力的喊了出來。

  至少……要讓你活下來。

  「啊……啊……」

  「呵……哈哈哈!真可憐,被眼前的畫面震撼的說不出話來了嗎?」

  少女狂妄的笑出聲,她走到了亞麻勒的面前看了看依舊掛在牙齒上垂死的卡歐滿意的勾起了嘴角,隨後又轉回身望向面前的闇烈旭。

  「……你……給我把光放下來!」

  即便自己的身體早已達到了極限,闇烈旭還是緩緩的站了起來決定拼上一戰,既然他是浪痕楓就沒有逃避的理由。

  「……走、走啊!咳咳!」

  他不顧一切的放聲喊出來,希望自己的小傻瓜不要做傻事,但隨後他又咳出了大量的鮮血,看來已經要到極限了。

  「光──!」

  「好了,都不用掙扎了,亞麻勒,送他們下地獄吧!」

  猛獸咆嘯了起來,牠張開了血盆大口往已經寸步難行的闇烈旭咬了過去。

  「烈旭!」

  「……」

  當亞麻勒衝過來的那一刻,闇烈旭才明白自己已經連揮刀阻擋都作不到了,他閉起了眼準備接下沉痛的一擊,但疼痛感遲遲的沒有襲來,連剛剛的咆嘯聲都突然停止了,他緩緩的張眼確認。

  亞麻勒的眼睛跟嘴巴張的老大無法再有更多動作,因為原本圓潤的巨大軀體,現在直接被破了一個超大的洞口,超過軀體一半的傷口直接讓他斷成了兩截,原本咬在口中的卡歐也滑落到了地面上。
而原本在亞麻勒後面的少女更因為無法承受這巨大的攻擊,殘存清晰的部位僅剩掉落地上的頭顱與站立在原地的雙腿。

  「確實是下地獄了呢,不過是你們。」

  順著地面因剛剛的衝擊而毀壞的軌跡,遠處的盡頭傳來清脆冰冷的聲音,浪痕楓將拉弓射箭的姿勢緩緩的放下,強大的魔力氣流顯現著剛剛打出那擊的人正是他,看著眼前的慘況,他眼裡流露出一絲的哀傷。

  還是晚了一步嗎……

  「嗚……光!」

  當看清遠處的人是誰後,闇烈旭流露出放心的神色,但他大喊的同時卻往著反方向跑去,他迅速的攙扶起卡歐將對方靠在自己的身上,他努力的壓緊對方的傷口想幫忙止血,心急如焚得不知所措,為什麼、為什麼他還不會使用魔力,連幫忙止血都作不到。

  「咳、咳……不用自責,我只是作了我承諾的事情而以……就算你會用魔力,我也不是你的光,你的治療對我無效的……」

  像是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一樣,卡歐虛弱但帶著笑的回應著,他努力的壓著巨大的洞口試著幫自己延緩血流失的速度。

  得再撐一下,必須把話說完才行……

  「……承諾?」

  「我說過了,我會保護你的。」

  「唔!嗚嗯……光,你不要講話了!嗚嗚、嗚……會死的!」

  闇烈旭的淚水就像壞掉的水龍頭一般不斷傾瀉,對方的溫柔再再印證著自己的身分,他好後悔,自己居然有那麼一剎那想與他刀劍相向。

  「但是……」

  「快死了還這麼多話,你真的是我嗎?」

  光芒乍現在兩人旁,浪痕楓瞬間瞬移到卡歐的身旁,手迅速的壓在對方傷口上施展治療光芒,雖然傷口瞬間癒合了大半,血流也因為魔力的壓制暫時停住了,但掌心傳來的冰涼還是讓浪痕楓的眉頭一蹴。

  撐不了多久了……

  「呼……幫了大忙呢,不要露出那個表情嘛,我本來就沒打算活下,幫我壓好血流讓我講完話就好。」

  「……恩。」

  明明是自己但講話方式有點不同,但是卻又這麼的熟悉,當浪痕楓意識到對方的情感豐沛程度跟自己十五歲前一樣時,他的神情顯得有些詫異,究竟卡歐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那就從烈旭開始吧,我想跟你講些話,可以吧?」

  「……」

  「……烈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