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伊賀忍殺令-結之章

Mr.紅 | 2021-08-31 19:07:58 | 巴幣 0 | 人氣 82


「伊吹次郎絕不會死在你們手上!」

說後,次郎身邊多了一個人。誰都沒法看見這個人不知何時突然殺入過來,更不知道他用什麼方法殺入。

「義士尊姓大名?」次郎問其。

「專心打敗他們才說。」此人正是弦一郎。

火妖對弦一郎說:「嘿,你是來送死的嗎?」

弦一郎答:「我不是來送死,是來送終的!」說後,一刀把火妖人頭落地,其他三人看得眼睛發直。之後再一刀劈向風妖。火妖、風妖兩人先後死在弦一郎手上。

土妖問水妖:「二哥,怎麼辦?」

水妖答:「咱們走!」兩人逃走,但被次郎追了過來,一刀刺中水妖。而土妖被弦一郎殺死,百地四妖就此全滅。

次郎對弦一郎感謝:「多謝義士出手相救。」

弦一郎問:「伊吹次郎,你有家人嗎?」

「我自幼父母雙亡,僅得一兄長弦一郎。可惜他二十年前⋯咦?」次郎見弦一郎,原來是他的二十年沒見的兄長。

「你是兄長?!」次郎大喜並擁抱他。

「沒想到竟然再見到你。」弦一郎不領情:「是的,賢弟。你沒想到⋯你以為會死在筒井城呢。」

次郎由喜轉為不安,說:「兄長,你說什麼?」

次郎,念在親生兄弟的立場,你快說出害我的理由,我可以原諒你。」

「我害你?」次郎之後接著說:「首領命我去護衛堺商今井屋到琉球國,我回來時你已經在筒井城失蹤了。」

「你去了琉球?」

「沒錯。我還在當地買了酒杯給你當手信,現在還在我家裡。」

沒錯,在次郎家裡,有一酒杯是以琉球國的手工藝壺屋燒製成的。

「從伊賀陸路回堺港,再乘船去琉球國,來回需要兩個月。我怎會去筒井城呢?」

弦一郎開始大為緊張:「不是你,還有是誰害我?」

次郎覺得疑惑:「整件事有可疑⋯⋯可能是首領⋯⋯」

弦一郎問:「何解?」

「你未去筒井城前,和你關係比較好的下忍被首領不是外調就是辭退⋯⋯難道,是首領害你?」

首領要害我?不需告密,直接把我踢出伊賀算了。」

「還有一個疑點,首領和鈴少主因為你的問題而反目,我們要找少主吧。」

「你知道鈴的下落?」

「我去委托同心組忍者打聽消息。」

到了冬天,皇天不負有心人。打探了鈴在京都的護念寺當尼姑了,伊吹兄弟立即動身過去。

(沒想到鈴妹她削髮為尼了,唉⋯)弦一郎期待與鈴再會。

次郎敲門,門內有尼姑答:「誰?」

「我是江户城的伊吹次郎,旁邊的是我兄長弦一郎。」

(不知鈴妹是否記得我呢?)弦一郎還期待著。

(弦⋯⋯弦一郎⋯⋯?)尼姑聽後震驚起來,這個尼姑並非別人,她是弦一郎想見的鈴。

「大師,請個方便叫鈴和我們談幾句。」

鈴隔門答覆:「兩位施主來得不巧,鈴早在幾天前坐化了。」

「你說什麼?」

鈴她坐化前,她叫我給一樣東西給弦一郎施主的。」

「給我的?」之後拋了一個印籠,印有一個殺字,名曰「忍殺令」。

兄弟倆大吃一驚,竟然是個「忍殺令」。打開一看寫了「伊吹弦一郎」的紙張。「是⋯⋯是忍殺令?果然是首領要殺我,怎會這樣的?

伊賀眾治幫極嚴,只由上忍三家首領才可以用「忍殺令」交給執行人去殺內部人士。表面上和印籠沒分別,但後面是寫了執行人的名字,內裡寫了必死的人名字的紙張。

「首領要鈴妹殺我,到底為什麼?」弦一郎不解。

次郎答:「少主肯定不忍心殺你,一定會派另一人殺你。如果是我,我一定會像少主一樣把你「藏」在大名家中,然後再讓首領查你到底犯了什麼事。怎料,你被筒井城捉到,一去不返。而且被盛名所累,鎖了琵琶骨⋯⋯」

弦一郎大怒:「我沒犯幫規,為什麼首領要殺我?」

鈴在哭泣:(因為你不該和他養女相戀⋯⋯)

「據說,鈴是為了愛情而在這裡投身本寺的。」

此時,弦一郎突然想起左之助向首領提親被拒的一句話:「誰也休想要我女兒!」

「我明白了!首領絕對不會把養女交給別人,包括我。如果他知道我和她相戀,一定很生氣,唯一令她死心的是殺了我。可是,要找出我的罪名,難以服眾。只好秘密下殺令,最佳執行人是鈴⋯⋯」

(我放過你,我只好去偷新六兄的青皮手套,然後去筒井城告密。我可以脫身,但這樣做會害了新六兄的英名,為了愛情只好這樣做。)鈴一邊抽泣一邊心想。

弦一郎仰天大怒:「藤林長門守你這老混蛋!如果阿鈴沒死!我一定娶她為妻!」逐和弟弟返回江户城。

(鈴沒死,只是不敢面對你。)之後開門見弦一郎背影。

(義父大人,你害了我也害了他。)

~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