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大學時的往事 + 我很大的一個困擾

默默耕耘 厚積薄發 | 2021-08-31 08:50:10 | 巴幣 4 | 人氣 369

這是寫 目前搭訕成功率100% 的時候寫出來說一下我有多容易硬硬der 的事
篇幅太長 所以拉出來額外發一篇文

懶人包
往事是和日籍女老師的一些摩擦
很大的困擾就是很容易硬硬der 在和老師吵架(談話)的過程中居然硬硬der...@.@""

話說我那個時候有因為這件事在場外發文過
找小屋還有我當時上傳的圖片



----


我還記得大學的時候上一個日籍妹子老師的課
她年紀好像才大我1~2歲 或者一樣!? 所以是妹子老師沒錯
(我非應藉生 她是碩士的學程要到外國教課 所以我們彼此都25左右吧)
事情發生在我上她課的時候做了一件事
就是大家自己寫自己的東西嘛 類似問卷
她走下來巡大家寫了什麼
她看到我寫的東西之後拿紅筆圈了起來:
「這是什麼意思?」她問我

「???」我還滿頭問號 沒反應過來

「ふざけんのもいい加減にしろ!」  

(我覺得不太好翻 "開玩笑也要有點分寸" 大概這個意思吧
總之她突然暴怒 我也是滿頭問號)

我好像因為狀況外 什麼都沒回答的樣子吧 或者有說些什麼我自己也忘了
總之她氣沖沖地走回台上
下課還氣沖沖地馬上離開教室(? 有這麼氣嗎?
那我也就算了 我也沒辦法 不曉得寫那個東西會讓她這麼不爽

好像幾天之後吧
我們班導在他個人的臉書上寫了一篇文章
大意就是:
(以班導的立場 我 = 班導)

「收到一封日籍老師給我的mail
希望我好好教訓一下沒禮貌的學生
那個學生我前陣子才和他談過
我覺得再和他談也沒用 真煩惱
你來混學歷也該有個樣子 混成這樣不要讀就好了
大家有什麼建議嗎?」

話說我沒在看班導臉書
有人看到之後大家在猜是誰
我一個同學拿給我看 問我知道是誰嗎?
我說:「欸? 是我欸 我知道他是在說我」

之後我滿不爽的 重點是呢 我個人是敢做敢當的人
妳不爽我 直接和我講啊
妳去和班導講 扯到別人 因為我而給別人添麻煩 我很不開心

我先是直接在班上的LINE群說:
「不用猜了 老師說的人是我」

然後寫信給日本妹子老師
表達一下我的不滿 妳不該把別人牽扯進來
說一下為什麼我會寫那個東西 我不覺得有這麼沒禮貌 不曉得妳在暴怒什麼
好啦這樣的話那我不會再去上課了
我記得可能3~5000字日文吧 邊查字典邊寫@.@ 好像寫了整個凌晨
從半夜寫到天亮

我還記得被秒回
好像1~2小時就回我了 因為是mail所以我覺得這速度算是秒回了
而且都是數千字的長文
內容算是接受了我的說法 向我道歉吧 希望我繼續去上課
說希望我們可以再談談

我很多時候是很心意堅決的
我好像在第一封信最後就說:
「不用回我了 我不會回妳」? 我自己也忘了 或者是
我寄給她 → 她回我 → 我回她之後才說不回了

總之她過幾天看我沒回 又寄一封信來 說會打給我 希望我接電話可以談談
哇操 搞我啊? 妳以為我有能力和妳講電話嗎? 妳說中文可以啊 嘻嘻

之後有天有兩通陌生電話吧 我沒接 我知道是她
又過了幾天 我晚上6點在學校餐廳要去吃飯的時候在餐廳看到她(我白天晚上的課都有選)
而且一副在找人的樣子 我想應該是在找我?
我看到她之後調頭就走 去另間餐廳吃 嘻嘻
上完兩堂課 到晚上8點 我去上另外兩堂課 那堂課的老師是另個日籍妹子
在走廊上接近教室的時候我就看到了她站在教室外等人

「我在等你」

「我知道」

她找我去隔壁樓梯間聊聊
她都做成這樣了
寄信給我 我不回
打電話給我 我不接
到餐廳找我 沒找到
來教室外堵我 才終於和我有了對話的機會
所以我當然接受了

總之她的重點就是希望我回去上課 完成發表
那個時候已經期末了 剩兩堂課 兩堂課都是期末考
期末考不考試 用發表的形式完成
每個組別輪流上台發表(1~4人一組吧 我當然自己一組)
還要做影片 1~3分鐘的影片 + 發表 = 整個過程要求10~15分鐘
最後我們達成了共識
我做最低限度要做的事
只去最後一堂課
(倒數第二堂是其他人發表 沒我的事 但她還是希望我出席 參與別人的發表)
發表照著稿子念 當讀稿機
(用日文發表 當然很多人沒能力漂亮的完成 只能照著稿念 她有說希望大家盡量不看稿)



過程中也有談一下其他的
例如她好像問我為什麼這麼不爽?
我好像說妳不是要班導好好"教訓"我嗎?
她說她不知道班導的臉書到底寫了什麼 太長了 她沒辦法完全看懂

我有說
「自分で辞書を調べたらどうですか」
類似 妳怎麼不自己去查字典? 的語氣吧

我還記得她露出一個很無奈的表情
或許以日本人來講 真的沒辦法想像/接受有學生對老師說話這種態度吧?
不過現在算是她有求於我 也沒辦法對我發飆
「自分で辞書を調べてください」
請自己查字典 她糾正我的說法

我也馬上意識到問題在那 我應該有說抱歉
總之在這個過程中呢
可能因為她這樣特地來等我 很像被甩了的女生特地希望找男生再聊聊的情況
還有 我們算是充滿情緒的對話 所以加速血液循環 很容易充血?
我居然有點硬硬der
好險沒有完全充血 所以也沒有被發現
不然其實想想也真的滿荒謬的 她要是看到我硬了不曉得該做何感想?
所以很容易硬 而且很可能是在不適當的時機硬 真的是我很大的困擾



話說最後算是happy ending吧
我嘴上是很硬 (還有其他地方也挺硬的) 心還是軟的
想說她都這樣特地來找我了
所以我還是出席了倒數第二堂課 參與了別人的發表
她來找我是晚上8點 沒記錯好像隔天早上10點就是那堂課
我昨天晚上才說不去 隔天早上就出現 我想她看到我應該也算是很驚喜吧

最後一堂課 我自己的發表我也盡力做了
我不敢說是全班最好 但絕對是頂尖的
前3/15~20組

老師的評語(我記得的)

「主題很專業 和其他人不同等級」
(一線を画す)

「看稿的時間降到最低」

當然還有其他的 我都忘了

缺點是發音有點含糊
沒有提問環節
(發表完要給同學提問 大學邊緣人的我 刻意省略這個環節
沒問大家有要發問嗎? 直接結束發表)

分數也挺高的
我已經忘了實際分數 以100分滿分來講的話差不多80~90吧

這就是我大學的往事
也算是記憶比較深的一件事

創作回應

大便
為什麼你一開始要寫那段啊?
2021-08-31 09:22: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