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oly Fool 11番外篇:烏頭婆婆的完美婚姻指南(1/5)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08-30 15:50:48 | 巴幣 50 | 人氣 244

連載中第一部:Holy Fool
資料夾簡介
1792年夏,巴黎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來自羅馬的神父安卓亞斯‧班尼迪托,以及來自蘇格蘭的吸血鬼醫生安卓亞斯‧布萊克伍德,兩人命運因一起兇案而交會。

標題是烏頭婆婆,不是鳥頭婆婆喔

終於趕在8月底開始連載了,這次也跟鳥頭系列一樣拆成5段發表,但這個番外篇預計不會超過八千字就是了~

不知為何很想放這首當BGMˊ艸ˋ


照之前慣例,歷史背景和翻譯會整章結束時再放。

BTW這篇又有某隻狼人和吸血鬼在滾床單,所以Academic edition會同步更新於艾比索ˊ艸ˋ



第十一章番外篇:烏頭婆婆的完美婚姻指南

Without Contraries is no progression. Attraction and Repulsion, Reason and Energy, Love and Hate, are necessary to Human existence.
─ William Blake, The Marriage of Heaven and Hell

(地下墓穴,羅馬,1571年10月)

   梅西亞看見伏拉德再次從煙霧現身時不禁苦笑。

   「我們可沒那麼容易餓啊,年輕人,你上個月帶來的糧食足夠讓我們撐到年底。」她從魯休斯身旁站起。

   「妳知道我為何而來,神諭。」

   「有事情正在擾動你的思緒。」她的回答讓伏拉德緊鎖的眉頭更皺了。「短短一個月就能永遠改變一個人類,這真是很神奇的事情,對吧?」

   「別拐彎抹角!我想知道答案!」

   「神諭無法給你答案,神諭只能從虛無飄渺的未來瞥見一絲可能。」她在伏拉德逼近時仍未收起微笑。

   「嘖!」

   「沒禮貌的傢伙!」魯休斯不滿地擋在兩人中間,但伏拉德一揮手就讓他飄了起來。「嘿!放我下來你這個巫師!」

   「我需要神諭建議。」伏拉德向她請求。「拜託!」

   「即便成為血族禁臠也無法抹滅身為王者的傲氣啊,瓦拉幾亞暴君。」梅西亞搖頭。「你真想要我的建議?」

   「……是的。」

   「那就把我丈夫放回地上。」

   「遵命。」

   「該死的巫師……」魯休斯摔回地面後只能可悲地躲到妻子背後。

   「就算不是神諭也能從你的表情看出你愛上一個人。一個人類女人。」梅西亞繼續打量伏拉德,斟酌該透露多少才不至於讓眼前的高大男人魯莽行事。縱然機會渺茫,但世界終將被血王吞噬的命運仍有機會扭轉。

   假使白樹末枝早已枯萎。

   假使弒父之鹿未曾舉起屠刀。

   這男人就會是唯一的希望,歲月與死亡也無法阻撓。他終究會乘風破浪,穿越那片未竟之地(terra incognita)。

   有時她好奇幽冥女王究竟是如何判斷一個靈魂一無所有。

   「沒錯。我遇見一個女人。我愛她。」

   「而你對於轉化她感到猶豫不決。」

   「我不想……讓她成為像我一樣的怪物。我不知道轉化她會帶來什麼結果。我害怕知道。」

   「我已看見她過早的死亡。」梅西亞握住他的手。「你知道該怎麼做。」

   他只能絕望地瞪視梅西亞。

   「我知道該怎麼做?」

   「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伏拉德。」

~*~

(班尼迪托家族宅邸,薩丁尼亞島,1764年4月7日)

   一對雙胞胎出生了。

   宅邸裡的人們交頭接耳,卻聽見男女主人的哭號比嬰兒啼哭更快傳出房門。

   接著是宅邸外菜園小屋裡的女人慘叫聲。

~*~

   「呃……所以妳覺得我身上有任何異狀嗎?」約克在烏頭婆婆翻攪行李箱時再次詢問。

   「看起來是沒有,殿下,但得用長老交給我的藥水測試才能知道您身上有沒有魔法殘留,畢竟您可是挨過血王攻擊,不過我忘記把藥水放哪兒了。」烏頭婆婆繼續翻攪那口根本能把她給吞進去的行李箱(野牛皮,十之八九是美洲貨,箱蓋還有一顆表情搞笑的玻璃眼球乾牛頭)回答道。

   「真是糟糕。」

   「話說回來,殿下昨晚在血族城寨除了和族長的兒子約會之外,什麼事都沒做嗎?」

   「妳是指……」約克緊張地吞口口水。

   「那個叫莫里斯的吸血鬼有沒有在你身上施咒?」烏頭婆婆終於從行李箱挖出那瓶藥水並露出頑皮笑容。「我沒有魔法,但我還是個血族,而且已經老到對某些族人談戀愛時喜歡施展的惡作劇瞭若指掌。」

   「可是就算被施法我也不知道啊。」他回嘴道。「再者,莫里斯會被我的護身符燙傷,所以不太可能對我下咒吧?」

   「這我就不清楚了,所以得用藥水來測試。」烏頭婆婆打開罐子喝掉一口然後噴了狼族王子滿臉。

   「噁啊啊啊啊啊──

   「哼嗯……沒有奇怪的顏色變化或發光,應該是沒被施法。」

   「看在諸神份上妳非得這樣測試嗎?!」約克對她哀號。

   「抱歉殿下,說明書是這樣寫的。」

   「超噁心!」

   「一切都還好嗎?」莫里斯敲了敲房門。

   「非常好!」約克狼狽地開門。「只是需要洗個澡!」

   「你聞起來……非常有趣。」褐髮青年差點掏出手帕。

   「十之八九是毛糞石(bezoar)。」烏頭婆婆善心提醒。

   「這下我真的很需要洗澡了……」

   「毛糞石效果有限,但如果連毛糞石都能測出來,那也不會是多罕見難解的咒語。」莫里斯只好揮手把約克身上的藥水變不見,味道噁心的藥水果然在消失前閃爍了一下。「例如這種清潔咒。」

   「……總覺得還能聞到藥水臭味。」約克只能白眼以對。

   「殿下身體目前沒檢查出異狀,所以請放心吧。」烏頭婆婆恭敬地把兩人請出房門。「他現在是你的囉。」她對莫里斯眨眼。

   「噢……別這麼說。」他又臉紅起來。

   「別理她,她跟洛基一樣總是瘋瘋癲癲的。」約克遠離烏頭婆婆的客房後抱怨道。

   「我認為烏頭婆婆只是對你投以過渡關心而已,她有理由這麼做。」莫里斯試圖安撫他,在一個轉角被狼族王子壓上牆壁。

   「老實說我很害怕。」他挫敗地抱緊褐髮青年。「所有事情。血王、世界末日,我不想失去你,但你……在所有事情發生後……為何能如此冷靜?」

   「我只是試著想表現冷靜。」莫里斯輕吻他回應道。

   「你差點被血王殺死!我不相信血王在哥特蘭島的行為只是警告,她確實想傷害你!她想讓這一切分崩離析,不是嗎?她會把我們一個一個打倒!」他幾乎要放聲尖叫,但輕盈腳步聲讓他止住動作。

   阿克索吃驚地望著他們。

   「我的客房……就在走廊盡頭。」

   「抱歉!」約克只好放開莫里斯,好讓豹族代表和他的寵物們通過走廊。

   「所以你現在知道我不過是在佯裝冷靜而已。」莫里斯拉起他的手。「血王仍在試圖入侵我的思緒,想擊潰我讓我鑄下大錯,我不能讓自己顯得脆弱。」

   「該死!她還在刺探你的腦袋?」他瞪大眼睛。

   「她剛才想利用我的身世刺激我對母親展開復仇。」

   「等等,什麼意思?什麼身世?復仇?」

   「回房間再跟你解釋。」莫里斯拉著他往房間前進。

   「你的解釋最好能讓我冷靜下來而非想痛毆血王一頓,就算得死也不能死得像個笑話。」他緊握褐髮青年的手。「或乾脆教教我怎麼假裝冷靜吧。」

   「我確實有辦法不讓你心浮氣躁。」

   「你在偷笑,莫里斯,我承認我剛才快抓狂的樣子很可笑,但也不用這麼誠實吧?」

   「在狼族和豹族族長對緊急會議的結果做出回應前,我們或許還有時間能解釋我剛才發生的事情,以及教你如何假裝冷靜……還有好好相處。」莫里斯差點咬到舌頭。

   「好好相處?」

   「……享受難得的獨處時光,可以嗎?」

   「你族人真的會恨透我帶壞你啊。」

   約克終於放鬆地笑了出來。

~*~

(班尼迪托家族宅邸,薩丁尼亞島,1764年4月8日)

   雙胞胎在搖籃裡熟睡,絲毫不受奶媽僕役的粗魯腳步聲干擾。

   一場葬禮在宅邸地下舉行。

   一口棺木最終會被擺進雕飾白樹紋章的同類間永遠相伴。

   「願他們的靈魂安息。」

   男主人闔上聖經時這麼說,女主人對棺木回以哀戚注視。



~待續~



伏拉德的部份大概又有一堆要帶到下個故事去的伏筆了ˊ_>ˋ

(班尼迪托:總覺得我的部份也很不妙啊ˊHˋ)

(作者:至少不會跟穿刺公一樣不妙就是了ˊ_>ˋ)

(伏拉德:欸)

(阿克索:我的存在意義其實是被閃得更黑對吧=_=)

(約克&莫里斯:^^)

(阿克索:...當我沒說orz)

(布萊克伍德:媽的不要帶壞莫里斯@皿@)

順便附上之前亂撇的雜圖串,有更新兩張新圖→Holy Fool 傷眼雜圖&新作預告(8/25更新)

希望能在開學前把這章搞定啊QwQ

創作回應

Reineke
伏拉德跟神父的家族居然有淵源……
2021-08-30 15:57:59
黃勤(金絲眼鏡)
應該是沒有啦,只是也還有一堆沒交代完的事情XD
2021-08-30 16:05:46
LU+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我看成鳥頭了QQ
2021-08-30 15:59:59
黃勤(金絲眼鏡)
真的長很像~~
2021-08-30 16:06:24
ilwiKAMINA
我聽說古代的西方國家和台灣原住民,通常認為生多胞胎是不吉利的@@
2021-09-01 16:20:17
黃勤(金絲眼鏡)
現在的非洲也還能看到這類新聞QQ
2021-09-01 16:41: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