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四十七章

MIT | 2021-08-30 01:49:49 | 巴幣 0 | 人氣 39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四十七章:他們的過去
在這之後我又和他們三個聊了一會,古嵐以前是一個很有名的匠人,據說在當時被人們稱為【幻手之匠】,不過問他為什麼會被這麼叫的時候,他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就只是普普通通的鍛鍊手藝,普普通通的接受委託而已,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周圍的人都這麼叫他了。
他說在死前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沒有收個徒弟來把手藝給傳承下去,不過在死後也不在乎了,真不知道該說隨意還是豁達啊。
阿爾瑪斯則是個小有名氣的冒險者,不過卻因為莽撞而斷送了自己的前程,死在了雙足飛龍的嘴裡,根據他的描述,雙足飛龍的嘴巴很臭…死前會在意這種事情也真的是個人才了…
諾奈姆…她沒有活著時的記憶,所以問的是死後的記憶,她說最久以前的記憶大概是在差不多一百多年前左右,她醒來時周圍是一大片樹林,而且因為沒有記憶所以處於一個十分茫然的狀態,但是記憶的消失卻沒有抹去她的人格,反而是給與她一個本應了然卻虛無的空洞感。
本該知曉自己是誰,卻無從知曉,本該熟悉周圍的景象,卻不明瞭身處何處,本該明瞭此行的目的,卻無法得知應做何事,本該對旅途的一切了然於心,卻不再憶起應往何處。
她被這種絕望感折磨到接近崩潰,她無助地大聲嘶喊,大聲地痛哭,但周圍並沒有任何的人,周遭的生物也對此視若無睹,不,該說是根本無從得知吧。
就這樣過了不知道多久,情緒總算是發洩完畢,大腦逐漸冷靜了下來,她開始察覺到了周圍的不對勁。
周遭的鳥獸生物完全無視了她的存在,就像是完全沒有感覺到她的存在一樣,自己不會感到飢餓,也不會感覺到疲倦,往自己身體的方向看去,只是一團綠煙一樣的東西,雖然不記得自己原先長什麼樣子,但依舊能夠感受到十分強烈的違和感。
她再一次地感受到了恐懼,冷靜下來的大腦又開始出現了劇烈的動搖。
「欸?真是少見啊,竟然有和老朽同樣的遊魂。」
古嵐很剛好地出現在了這裡,雖然一樣是一副綠色煙霧的模樣,但人類說話的聲音足以讓劇烈晃動的心感到平穩。
「你..是?」
「老朽的名子叫古嵐…姑娘,你能不能和老朽說說發生了什麼?」
靈魂之間好像能互相看出對方表情的樣子,雖然在我看來就只是一團綠煙,所以也不是很能理解他們是怎麼看出來的。
「我..我也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她說著說著就又快哭了出來,古嵐趕忙出聲安慰她讓她冷靜下來。
「嗯…總之先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吧,老朽會在一旁等你整理好自己思緒的。」
在安撫完後因為諾奈姆的思緒依舊很混亂,還是沒有辦法說出發生了什麼,所以古嵐就向她這麼提議。
他這麼說完後就在一旁的樹下待著,靜靜地等待諾奈姆調適完自己的心情,不過諾奈姆也跟在古嵐身旁的位子待了下來,所以實際上也就只是換到一個更好談話的位子而已。
「…想好了嗎?」
「嗯。」
「那和老朽說說吧,也許老朽能夠幫上你。」
「…我…我失憶了,什麼都想不起來,而且醒來就發現全身都綠綠的,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你…雖然有點難以啟齒,不過…你已經死了,現在的你是一個遊魂,不過老朽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失憶…」
「是..嗎…我已經死了啊…」
諾奈姆她發以一個充滿無力感的聲音來自言自語,古嵐聽到一個和自己孫女年紀一樣的人用這種語氣說話,產生了一種不能放著不管的感覺,不自覺地對她這麼提議。
「這樣吧,你先跟著老朽到處看看吧,說不定看到熟悉的景色就能想起來了哦。」
「……」
「而且一個人旅行也挺無趣的,多一個旅伴也比較熱鬧嘛…怎麼樣?要來嗎?」
「可、可以嗎?」
「當然,這可是老朽的提議,怎麼會不行?」
「…謝謝。」
諾奈姆有些靦腆地向古嵐道謝,古嵐則是大笑後示意諾奈姆要走了。
「哈哈,走吧!」
在這之後他們一起旅行到了現在,途中也遇到過許多其他的遊魂,不過大多都婉拒了一起旅行,或是在旅途中就完成了自己的執念前往輪迴了,直到現在還一起旅行的只剩他們三個,順帶一提,阿爾瑪斯是在大約三十年前開始和他們一起旅行的,這麼算算他也差不多五十幾歲以上了…怎麼還這麼幼稚?男人至死是少年?
講實話諾奈姆失憶的處境其實讓我產生了不少親近感,我也能夠體會失去記憶的感受,如果當時沒有遇到希羅那我應該也會很迷茫吧…不,完全沒辦法想像沒有遇到希羅的狀況,光是用想的就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
總之是在心裡默默地給諾奈姆加了幾分後,我聽到了鬼神在腦海裡叫我。
“怎麼了?”
“你練習靈魂魔法不是缺個對象嗎?”
“是沒錯啦。”
剛剛因為太多突發事件所以沒有注意到,不過確實是這樣沒有錯,既然是靈魂魔法那施法對象自然是靈魂,但是直接拿鬼神來練習也不太好,到時候失敗了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去路邊抓幾隻魔物來練習應該是目前比較可行的方案吧。
“那你直接拿它們來練習吧。”
“不,這不好吧?”
鬼神會這麼說我其實是有點嚇到了,因為雖然是遊魂,不過直接把能夠交流的對象當成練習對象這多少有點道德上的抵觸。
“為什麼?能夠作為對象的靈魂就在眼前,有什麼理由不去使用嗎?”
“再怎麼說也是一條命,這麼隨便不太好吧?”
“又不是隨便的把他們靈魂給抹除掉,不會隨便啊?”
“靈魂魔法就是操控靈魂的魔法吧?”
“是啊。”
“那操作別人的靈魂這以道德來說並不太好吧?”
“但你其實並不在意道德這方面的問題吧?”
“……”
確實,我會猶豫的主要原因並不是道德問題,而是因為剛剛和他們交談了,在和他們交談過後從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變成了【友人】,如果沒有剛剛的交談,那我對他們使用靈魂魔法估計不會有任何猶豫。
“…那你說說看如果你不用他們的靈魂來做練習的話,你打算用什麼?”
因為我遲遲沒有回答,所以她換了一個問題來問我。
“大概是找些動物或是魔物來練習吧。”
因為剛剛就已經有想過,所以沒有多想就直接回答她了。
“那你用動物的靈魂難道就不是生命嗎?”
“……”
這個問題就像是拿動物做實驗和拿人做實驗是一樣的,用人做實驗會違反倫理道德,但用動物就不會,然而牠們依舊是生命。
“你說那些靈魂是生命,那難道那些動物就不是生命了?更何況你是在牠們活著的時候來練習,這難道不是在剝奪牠們【生】的權利嗎?那些遊魂已經死了,相較之下用哪一邊很明顯了吧?如果你在思考過後還是想要基於原本的想法來執行,那我只能說這就只是偽善而已。”
“就算這樣我還是不想這麼做,即便這只是偽善。”
我語氣堅定地回答鬼神,因為已經和他們產生了聯繫,他們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是陌生人而已,所以我無法做到將他們作為道具來使用。
“…算了,如果你真的這麼想,那余也沒有辦法。”
她用一個很無可奈何的語氣這麼說著,感覺像是一開始就認為沒有辦法說服我一樣。
“…這樣吧,在確認過他們的想法後,如果他們答應的話就拿他們做練習。”
我想出一個折衷的方案,不如說這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了,如果她沒辦法接受那我也不打算再退讓了。
“…就照你想的做吧。”
總覺得她的語氣有點差,不過我也沒有辦法,總之先去和他們說…不過在那之前要先問怎麼練習好了。
“那靈魂魔法要怎麼用?”
“嗯,還沒和你說呢,和一般的階級魔法不一樣,不能依靠言靈來輔助使用,所以和平時施放的感覺會稍有不同,更接近直接施放的感覺。”
我想也是啊,畢竟是鬼神自己研究出來的魔法,怎麼想都不太可能能夠去依賴言靈。
“不過在用之前首先要有一個載體,我之前說過的那些都能夠拿來用,你現在就先拿土人偶來用吧,這對你現在來說應該是最方便的了。”
“那要做成什麼樣子?”
土人偶能做得很精緻,也可以做的很隨便,就純粹看我想不想做而已,不過還是先問問會比較好。
“先捏個人的雛型就可以了,靈魂會根據生前的形象自行調整外型。”
是透過靈魂來更改身體的意思吧,和光暗魔法的原理差不多。
“如果只是要把靈回放進一個新的載體裡比較簡單,就是直接抓著然後塞進去就行,靈魂會自己去改變和適應新的載體。”
“蛤?就這樣?”
這也太簡單了吧?原本還想說會很難,畢竟是一種特別的魔法,沒想到會這麼簡單粗暴…
“因為這是靈魂已經獨立出現的情況,如果是在靈魂已經有載體的情況會比較麻煩。”
“像是還活著,或是你現在這種狀況吧?”
“…對。”
“…總之我現在先做一個土人偶然後把它們塞進去就行了?”
“是啊,就這麼簡單。”
她用一個非常輕鬆的語氣這麼說,不過這個方法簡單到會讓人懷疑是不是有什麼不走省略沒有說了…總之還是先照做吧。
「我說啊,你們有沒有興趣脫離靈魂的狀態?」
我對著他們三個這麼說,他們三個則是用一個【你是在說什麼啊】的氣氛對著我。
「不,這是做不到的吧?」
阿爾瑪斯代替他們兩個把他們的想法給講了出來,證據就是他說完後旁邊的兩團做著像是在點頭一樣的動作,不過因為外型的關係,所以更像是兩團煙的上半部分往前折了六十度後再掰回去不斷重複,畫面看起來十分詭異。
「一般來說是不行啦,不過我有辦法能夠做到哦。」
「不,你在這唬人啊?」
看來是完全不信我啊…不過一般來說也確實會是這種狀況呢…
「嗯…你想想,我都能看到你們,而且還能觸摸到你們了,這樣應該可信多了吧?」
「確實,不過…」
「我來試試吧。」
在阿爾瑪斯講到一半的時候,諾奈姆搶先把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還是別吧,諾奈姆,別這麼做會比較好吧?」
阿爾瑪斯語帶擔心的規勸諾奈姆,不過諾奈姆倒是已經下定了決心。
「沒關係的,就算沒有成功我也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了。」
…能不能別搞得像是什麼生離死別一樣的場景嗎?
「總之你要來試對吧?那你過來吧。」
在我這麼說後諾奈姆靠了過來,阿爾瑪斯則是和古嵐在一旁看著我們。
在諾奈姆靠過來的途中我用土魔法做好了土人偶,身形大致做的像是常見的假人一樣,身高大約一米六左右,以女性來說應該算是一個比較平均的水準。
「你準備好了嗎?」
在開始之前我再次向她確認,而她並沒有猶豫的點頭令我感到放心。
「那我開始了哦。」
這麼說完後我把手伸向了她,抓住了中間和上面的部分,接著推進了土人偶裡面。
在她進到了人偶裡後,人偶的外型開始出現了變化。
首先關節的部分變得不像是人偶,而更像是人一樣,頭上也長出了髮絲,是一頭如同亞麻一樣的秀髮。
體態出現了變化,感覺比起原先要來的的矮了一兩公分左右,胸口的部分也出現了原先沒有的隆起,眼睛出現了瞳孔以及色彩,是一個會讓人聯想到稻禾的瞳色。
但這些都不是最顯眼的,她的頭上長出了犄角,那副犄角就如同我的面具一般,長且向上彎曲,上面有著鮮紅色的紋路,但紋路和我面具的比起來要簡單了許多,並不像面具的那般複雜。
“欸,鬼神,這是?”
因為看到這副模樣很直覺的聯想到了我的面具,所以我這麼向鬼神詢問。
“…不會吧…”
鬼神的聲音有些難以置信又有些的開心,但在這之上更多的是困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