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從死亡開始的哈利波特奇幻之旅》二十、禁閉之後

冰瑤 | 2021-08-29 08:00:07 | 巴幣 2 | 人氣 36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二十、禁閉之後
 
──純潔的生命總是首當其衝的獵物。
 
或許因為是小週末,鄰近宵禁才自地窖回寢室的達安娜發現室友們都還未回來。

「呼……」對於達安娜而言,擁有獨立的空間才是最舒適的狀態,暫時的孤獨令達安娜感到久違的平靜。

……應該在上來前先繞道郵購書的……算了,先來看看有什麼還要的計算預算,明天再一起貓頭鷹……墨水瓶也要重買,大瓶的比較便宜,但要預防今天這種事和攜帶方便還是小瓶比較好……買幾瓶小的一瓶大的來補充吧……說實話羽毛筆好不方便,而且魔法界的墨水好貴……作業與寫畫魔咒等魔法書寫便罷,平時筆記還是想用鋼筆啊……想辦法訂做幾隻羽毛筆狀的吧……

達安娜看了看郵購目錄,本想多買幾本書但想到還有圖書館便作罷,隨手列了幾個必需品與店家資訊後便欣賞起各式奇特商品。

果然眼界限制想像力呀,再奇葩而不知用處的物品都有市場……

看完目錄後的達安娜將郵購單寫好封好。
嗯,收件時間還是指定傍晚與假日吧,不然早上來就困擾了。

經過一天的上課體驗,達安娜決定除了週五下午的魔藥實踐課需要回宿舍拿大釜外,其他上課時間都盡量在教室附近溫習功課待機或在圖書館消磨時間……沒辦法,雷文克勞塔離教室太遠了,來回跑實在浪費時間,而且圖書館這麼豐富的資源怎能白白錯過。

……不過也不能忽略對城堡的探索,尤其城堡還很有個性……週末暫時都有得忙了呢。

……說起來,我的大釜炸了呢……要趕快寫卡片給海格,還有補足上課未練習到的份,私下要練習熬藥的材料。

處理完訂購事宜後,達安娜收拾過後將課本與羊皮紙和文具拿出準備寫作業──

「……沒有墨水……」
我還是趁現在沒人趕快先洗澡吧……

盥洗間如廁、洗漱台與沐浴的空間是分開的,走入浴室,達安娜開始觀察起魔法界的浴室設備。

雷文克勞的沐浴間入口處在內室無人時,會出現一隻巨大的鷹雕,拍拍鳥喙後浴室門便滑開。與貼防水瓷磚與止滑地磚的達安娜家裡不同,沐浴間是天地一體的星空。入門的左手邊,有著附玻璃罩的置衣架,置衣架下則置著洗衣籃,關上門後,門背是一面落地穿衣鏡。牆上胸腰高度有一圈小鷹雕,上頭刻著細小的文字。

「……柑橘入浴劑……波特洗髮精……」
原來牆上的小鷹是提供沐浴劑的水龍頭,除了基本的洗髮精沐浴乳外,還有各式香味的入浴劑。達安娜看向自己的洗髮精和香皂,決定先體驗看看魔法界的沐浴用品有什麼不同。

入門後幾步便是一人大的銀色浴缸,浴缸上有兩端有著清潔、注水的花體銘文。達安娜手指輕撫清潔二字,浴缸立刻煥然一新。
……魔法還真方便!達安娜想道,不過好像沒有蓮蓬頭?這樣淋浴怎麼辦?

突然一柱熱水自達安娜頭上淋下,原來浴缸上方達安娜以為是裝飾的大鷹其實是出水口,而牆面上微凸的隆起便是開關。

「嗯……本來以為魔法界的清潔劑洗滌力會更強,結果好像……挺滋潤的?」達安娜摸著乖順得好似倒了一整桶潤髮乳的頭髮若有所思。
「……雖然我的頭髮是不需要啦。話說這個波特,跟哈利波特的波特是同一個波特嗎?」

達安娜盡情的搓洗身體後便清潔浴缸準備泡澡。
「嗯……這個氣味這樣……」
達安娜擠了點透明如凝露的入浴劑、洗手、再換一個,就這樣嗅遍了所有的入浴劑。
「嗯……每個入浴劑的香氣都十分怡人,只是……似乎有些單調呢……就好像尚未調製成香的香料原料……」

達安娜想起在家中和佩妮一起做香草藥皂與薰香香囊的一些訣竅。

「沒想到雷文克勞連入浴劑都要自己調配呢!」雖是嫌麻煩的語調,達安娜臉上卻是掛著笑容。

「嗯……我想想……前調就用薄荷吧!中調……嗯,玫瑰和薰衣草好了……後調……艾草和雪松……」達安娜在掌心調好香後,試聞了好幾次,又調整了幾次比例後,才開始放水放入浴劑。

「啊……極樂極樂……」達安娜全身從頭到腳沒入浴缸至滿臉通紅後,將頭探出水面躺在浴缸中閉上雙眼。


「叩叩。伊諾特!你洗好了沒?我想洗澡了!」

門外傳來柯拉的聲音,達安娜猛然睜眼。在閉目養神期間,洗澡水幾乎都冷了。
「我馬上好!」按下清潔鈕,達安娜迅速擦身穿衣。

由於頭髮還滴著水,達安娜披著連帽浴巾、踩著繪有風車、鬱金香與河流的黑木屐拖鞋走出浴室。

……霍格華茲的磁場會讓電器失靈,沒有吹風機……

「你沒有帶乾髮巾嗎?」皅瑪不可思議的看著濕濕的達安娜問道。

……乾髮巾?達安娜疑惑的看著皅瑪。

「就是這個。」皅瑪攤開一條乳白色帶紅色暗紋的毛巾,據皅瑪介紹,是一種會自動吸取使用者微量魔力,發出熱量使頭髮迅速乾燥的巫師日常生活用品。

「我還以為乾髮巾已經是每個女巫都有的東西了。」皅瑪嘟囔道,拋給達安娜一本郵購目錄。
「這是日常生活用品的郵購目錄,也給你吧。」
「謝謝你,巴提。」
「……巴提。」
「嗯?」
「可以請你借我一瓶墨水嗎?」
「墨水?喔喔。」皅瑪露出一個了悟的表情,隨手遞了一瓶墨水給達安娜,「等你買到了再還就可以了。」


隔天早上,沒設鬧鐘的達安娜清醒時,室友們早已不見蹤影。

「嗯──」達安娜伸個長長的懶腰,看了看手錶。
10:53……完美的錯過了早餐,又離午餐有一段距離……刷牙洗臉後,達安娜隔著毛巾看著鏡中的自己,思考著一天的行程。
首先,要趕快把訂購單寄出去,接下來去熟悉一下校園環境,晚上把作業完成……

「……」
說到寄信,達安娜翻了翻筆記,看到了自己從家裡帶來的筆記本。
沒有參加開學典禮的達安娜,不知道四樓是否真的有禁區,不知詳細地點也無法去探查----達安娜也不想做這種瓜田李下的事。
雖然已經寫信試探海格了,但也不能保證能得到切確的答案呢。
況且就算真的有禁區,也不能保證事態發展完全與書中一樣,書裡不也沒有自己的存在嗎?

……可是爬說嘴、貓頭鷹傳信、海格引領哈利、9又3/4月台、完全一樣的教授名稱與看起來與原著一致的個性……所有的跡象都顯示,這裡就是那個霍格華茲。

回想起和石內卜的互動,即使是仗著鄧不利多為自己建立的鳳凰會遺孤身份才能直言,達安娜知道,無論自己的理智再如何懷疑而感到不真實,內心深處、直覺反應,已經相信了原著,才會輕易地給予信任----無論是鄧不利多、茉莉還是石內卜等人,也已依此作為自己的行動方針了。

接下來不再是被動的接招便可了,主動因應原著作出行動令達安娜忐忑不安而猶豫躊躇。
……不知道便罷,既已知曉,我能什麼都不做冷眼旁觀嗎?不,我大多時候都很冷情,但絕不到能心安理得見死不救的地步。

那要怎麼介入呢?直接衝出去說是絕對不可能的,且不說能否使人信服,光粗淺的想就知道會惹來多少麻煩。
默默引導周邊的人?自己沒這能力也沒這人脈。
自己單幹?別開玩笑了,我還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無知無能的新生呢!

那麼就只能匿名留言,給可能願意傾聽,又有能力證實、處理的人了。

一、二年級靜觀其變。達安娜手指劃過書頁上自己曾做下的結論。
……不對,一年級哈利初見佛地魔,好像就伴隨著死亡……是什麼……禁林!獨角獸!

禁林的事最好還是由禁林解決比較好吧……達安娜記得無論是人馬或獨角獸,其實都有不凡的武力,只要警示他們別令幼駒落單,虛弱的黑巫師根本不能如何。

思及此,達安娜拿出一張紙,刻意用左手寫著與平時字跡完全不同的花體字,並且在晾乾後擦除可能留下的指紋。

火星閃耀
惡意的陰影已然迫近
守望相助是禁林的一線生機
純潔的生命總是首當其衝的獵物
必要時可尋求鄰居相助

借用了人馬的用語,應該比較會被接納吧……如果是寄給對人類比較沒有芥蒂的翡冷翠的話。

達安娜想了想,不放心,又裁了點紙以同樣方式寫了張字條給海格。

警告 注意獨角獸 預備救治藥物

「這樣我能做的事就都做了。」達安娜對自己說道。不過雙重身份還真不是人幹的事呀,往後像被石內卜教授詰問等需提及過往的情形時,要小心安娜的背景設定又要小心別說出達安娜的資訊,喔,還要仔細區分哪些是原著的資訊不能說,還要不說謊……石內卜教授到底是怎麼當好雙面間諜的呀……不過只是提前三年知道不赦咒的咒語,石內卜教授為什麼反應這麼大?難道一般的巫師們其實不應該知道嗎?
……明明是打算謹言慎行的怎麼還是脫口而出了呢,我還真是……本來以為不赦咒咒語算是黑魔法防禦課的課程內容,仔細想想,這可是不赦咒啊……

幸好鄧不利多教授沒有告訴石內卜教授達安娜的存在,幸好我現在的身份是鳳凰會遺孤,有個目睹父母被害的青梅竹馬完全不稀奇,不然……

達安娜抖了抖,事過境遷冷靜下來檢視自己的行為後陷入了後怕與抱頭懊惱的情緒中,並深深的感謝著最偉大的巫師的真知灼見。走向貓頭鷹樹棚,海徳薇立刻飛到達安娜的肩膀上清脆的鳴啼了一聲。

「海徳薇!」~(つ≧▽≦)つ♡
達安娜熱切的擁抱著海徳薇撫摸了一把羽毛,所有的後怕與懊惱全部不翼而飛。
「啊,滿血復活,滿足滿足。」

被抱得太久太猛的海徳薇撲棱著飛到達安娜的頭頂,啄了啄達安娜的頭髮。
達安娜拿出來一疊訂購單。
「……嗯……這些目的地不太一樣啊……我應該一封找一隻貓頭鷹嗎……」
海徳薇一聽此言立刻啄了啄達安娜的手,像是不願把工作讓出去似的。
「因為我很急嘛。」達安娜苦笑,這疊訂購單都是昨天一天下來發現缺少的日用品或學習用品,刪刪減減後怎麼也不能不買的東西。

海徳薇啼鳴了一聲,迅速自信件中挑揀出一大半的信,然後像高傲的公主一樣優雅的伸出一隻腳。
「真可靠呀!海徳薇。那麼就交給你了。」

目送海徳薇飛走後,達安娜將剩下的信交給學校的貓頭鷹,然後信步沿著禁林邊緣散步著,來到了黑湖邊。

真懷念呀!尤其是如此悶熱的夏天,跳到水中游泳最舒服了。

在無人注意的角落,黑湖上濺起小小的水花,岸邊擺著一雙放著襪子的運動鞋。
 


下回  黑湖畔的仙草
愈是往前光線愈是昏暗,看起來在眼前的影子卻似海市蜃樓般遙不可及。
波波波波波波波……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