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邪惡貴族的女兒 3-173 兩國間的爭論

空想能手 | 2021-08-27 23:07:49 | 巴幣 30 | 人氣 98


  「許久不見了,庫雷格斯侯爵閣下,上次和您見面之時我還只是一名少年呢,真是歲月不留情呢。」

  就在這樣尷尬的氣氛中,一人的開口更是火上澆油,讓原本只是畏懼和不解的氣氛中多了一絲敵意。

  開口的正是來自帝國的西吉茲蒙德。

  對這樣的問候,庫雷格斯侯爵也只能給予回應:「是啊,老夫也從壯年邁入老年了,沒個拐杖甚至連路都走不穩呢。」

  「看來再過幾年我也逃不過這樣的命運呢,話說回來—請問這次再生公大人在貴地實際造成了多少破壞呢?需要多少花費呢?」西吉茲蒙德淺笑著問到。

  庫雷格斯侯爵看起來已經猜出了西吉茲蒙德的意圖,因此臉色一沉,手掌猛地一縮,捏緊了杖頭,低聲問到:「…優波拉契侯爵閣下問老夫這些問題是打算要做什麼?」

  「自然是替再生公大人支付一切的費用,包括現在在此地的酒水費用。」西吉茲蒙德像是要強調後面的語句而刻意停頓了幾秒,才說到:「為了再生公大人,由我們新格爾芬帝國支付些小錢也是應該的。」

  這句話不但強調了再生公實際的歸屬是『新格爾芬帝國』,也是委婉地責問庫雷格斯侯爵家因為『小錢』就做出如此反應。

  能站在庫雷格斯侯爵旁邊的不是分家家主,就是排行靠前的兒女和幾個倍受侯爵信任的家臣,各個都是人精,又怎會聽不出西吉茲蒙德話裡的含意,西吉茲蒙德的這些話讓火藥味迅速地濃烈了起來。

  戴著單片玻璃鏡片眼鏡,面相慈祥並發福的棕髮中年男子,樂呵呵的笑容垮了下來,露出不自然的假笑說到:「優波拉契侯爵大人怎會這麼說話呢?我庫雷格斯侯爵家堂堂菲洛利斯王國北方領域之首,怎會負擔不起這點『小錢』呢?」

  隨後另一個戴著黑色細框眼鏡的三十多歲男子態度慎重地接話到:「既然是我們領地內發生的,自然由我們,由王國貴族來處理就足夠了,沒必要勞煩您,也沒必要勞煩帝國如此積極的協助我們處理領地內務。」

  「帝國雖然並未有這方面的指示,不過帝國一直都是樂於助人的,尤其貴族之間更該互幫互助不是嗎?有必要的話積極一些也並無不可吧。」

  在場的貴族們譁然,但是在他們明確的說出什麼之前,另一位來自帝國方的人卻搶先他們開口了—

  「咳咳,這話過分了,你不能代表帝國,從客觀上來看帝國從來不會主動介入他國事務,所以你說的並不算正確,這種話還是不要說了,優波拉契侯爵閣下。」帝國南部軍司令『羅季翁•歐波丁上將』這麼開口說到。

  「司令官閣下說的對,我不該擅自代表帝國,請容我向庫雷格斯侯爵閣下致歉。」西吉茲蒙德保持淺笑,看起來誠意不太足夠的道歉了。

  哼!不是直接打斷他,而是等他都說完了才說他不對,明顯是為了先罵人來堵上我們的嘴,真以為我們看不明白嗎?—庫雷格斯侯爵冷眼看著兩人唱雙簧,臉上掛上虛假的笑說到:「不過只是一點小摩擦,不必這麼慎重的道歉,只不過這件事真的無須閣下的協助,事實上老夫在一得知街道受損的消息就已經派人去處理了,現場應該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應該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了,賠償金也完全沒有必要,老夫是說話算話的人。」

  「既然庫雷格斯侯爵閣下如此慷慨,那我們也只能接受閣下的好意了。」西吉茲蒙德雖然同意了,卻還是用『我們』二字把再生公跟帝國綑綁在一起。

  雖然庫雷格斯侯爵相當的不滿,但是作為家主實在是不方便用銳利的嚴詞駁斥對方,因此這時就是他的兒女們和家臣們做事的時候了。

  有著偏向金色的黃棕色蓬鬆頭髮,腰間還配帶著精緻的華麗長劍的三、四十歲男子開口說到:「其實這事吧,本來就與帝國沒什麼關係吧?再怎麼說破壞都是再生公大人一不小心造成的意外,如果優波拉契侯爵大人堅持一定要帝國負責,也許會讓人懷疑是不是帝國對造成這件事有一定的因果關係,恐怕會令人想入非非啊。」

  「這位是庫雷格斯侯爵大人的長子吧,你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新格爾芬帝國一直以來都是行的正坐的端,豈會在意那些帶著惡意的不實傳言呢?」西吉茲蒙德嘴角微微上揚,再次刻意的停頓了一下,才看似真誠的按著胸口,說到:「如果影響到了帝國威信,我國也會動用些許國家的力量,搗毀…或者該說徹底殲滅不實謠言傳出的源頭,所以還請公子無須擔心,就算貴國無法有效控制謠言的傳播,我國也一定有辦法讓類似的傳言再也無法增加。」

  頭髮綁成兩個螺旋鑽頭,髮色同樣是偏金色的黃棕色,身穿貼身的銀色餘尾禮服的二、三十歲女子,把白色天鵝絨的扇子張開,遮擋住自己下背部的臉,動動自己艷麗的紅唇說到:「就算謠言的源頭就在我國也一樣啊,帝國都是這樣侵門踏戶擾人內政的嗎?對尋找開戰的理由似乎是得心應手啊。」

  「小姐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如果菲洛利斯王國真的處理不過來,那恐怕我國就得表現出積極的態度,這樣才能有效的降低留言的傳播,而且我國這麼行事對菲洛利斯王國本身也是有好處。」西吉茲蒙德又頓了頓,接著說到:「正如公子所言,謠言是很容易因為不合理的行為而興起的,我國進入貴國或許有些微的不合理,但是至少貴國在情理方面完全站得住腳;相反的—。」

  西吉茲蒙德話鋒一轉,淺笑著說到:「要是貴國阻擋我們行事,那麼恐怕會被懷疑刻意包庇犯嫌,甚至會有貴國正在向帝國挑釁的意圖之類的荒唐謠言出現,雖然我國上下都不在意謠言,不過按照各位剛才的反應,似乎是相當重視的樣子,所以我才提出如此的建言,言詞可能多有激烈之處,希望不會冒犯到各位了。」

  由於西吉茲蒙德又補上了最後一句不痛不癢的致歉之言,庫雷格斯侯爵家的人們雖然憤怒,卻也不好發作,只能暗自握緊了拳頭。

  …狡詐的傢伙,果然還是要老夫親自出場來壓陣啊—庫雷格斯侯爵心中暗嘆,抬起拐杖敲了敲地面,讓眾人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才說到:「我國自然是不可能做出這種行為,但是實在是難以管束悠悠眾口啊,既然貴國也並不在意此事,那不如就各退一步,不要讓事態變成緊張的局面吧。」

  「閣下所言極是,只是我還是有一處不解—距今大約十五年前,貴國合併席諾斯王國之時,那時言論就控制的極為優秀,現今朝政狀態穩定,怎反而無力管理流言呢?這點著實令我感到不解,還望各位替我指點一二。」西吉茲蒙德看似恭敬的微微低下了頭,卻把庫雷格斯家的眾人們堵的說不出話來,明顯佔據了上風。

  但是一個人突然地開口,也直接讓這個優勢化為無用,甚至直接粉碎的勝負本身。

  「你們到底要瞎扯多久?吾的酒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要上來?你們莫不是故意拖延時間來減少酒費的支出吧?做的這麼明顯,吾真的要生氣啦。」

  說話的是已經大喇喇地盤腿坐在絨毛地板上的再生公,她看起來相當不耐煩地不停抖腿,看起來已經相當生氣。

  「「真的非常抱歉。」」西吉茲蒙德和庫雷格斯侯爵不約而同地開口向再生公致歉。

  庫雷格斯侯爵最先解釋到:「其實下一批已經送到了,只是礙於我們的談話,下人才不敢在此時呈上酒水,老夫現在馬上就讓他們拿上來,請您稍待片刻。」

  「這一小段時間還請您先享用我存放在空間袋裡的酒水。」西吉茲蒙德揮動手把兩瓶酒召喚到再生公面前,並趕忙說到:「打擾了您的興致,真的是相當慚愧。」

  「小事小事,不過現在吾的心情真的很不好,所以不准在吾面前再刻意提到任何政治方面的事情,吾會覺得很煩,下次再犯,吾就讓你們自斷舌頭,做不到的就由吾親自動手,你們可不要再測試吾的底線。」再生公沉著臉說著,並且伸直兩指,俐落的瞬間斬斷兩瓶酒的瓶口,那股帶著些許陰寒的氣勢看起來不太像是在說假話。

  接著再生公把視線轉向庫雷格斯侯爵,接著說到:「尤其是你,說要讓吾好好享受宴會,卻直接把吾晾在一旁了啊,要不是你剛才幫吾處理掉了事情,吾剛才可就要直接發作了,可能會造成比那個小區更大的破壞,到時可別氣血上頭了,這都是你自找的。」

  「再生公大人說的對,是老夫沒能遵守承諾,還請您能原諒。」庫雷格斯侯爵拿走其中一名下人手上拿著的酒,單手拄著拐杖緩步向前,彎下腰把那瓶酒親自遞給了坐在地板上的再生公。

  再生公凝視那瓶酒,又看到了庫雷格斯侯爵身後大量抱著酒、排成幾個列隊的傭人們後,臉上終於重新露出了笑容,伸手接過了庫雷格斯侯爵拿給自己的酒,大笑著說到:「行吧行吧,本就不是什麼大事,而且就算真惹吾生氣,吾也絕對不會殺了你們啦,就算拿走了你們的舌頭,吾也會替你們止血,然後補上一條新的啦,所以可以不用太在意,大家隨意,隨意。」

  『可是我們很在意!沒辦法隨意!』,眾人們凝重的臉上幾乎就跟寫著這句話一樣。

  就這樣,高級貴族們的談話被中斷,一時之間,內廳只剩下再生公爽朗的笑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