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51──國力(李舟:你在說什麼天書,聽不懂兒

火火 | 2021-08-27 22:49:38 | 巴幣 0 | 人氣 66



  51.國力
  (李舟:你在說什麼天書,聽不懂兒

  慕容蘭決定表面按兵不動,私下則是派人秘信回府,讓慕容槐來定奪,自己則是繼續在這裡當一個一無所知的少爺。
  心中有事,比賽也就失去了趣味。
  慕容蘭已經不再關注比賽,將精力更集中投注於紳霧的貿易生意上,他幾場比賽下來都不怎麼關注賽況,只吩咐下人盯著,若是有異常再報告給他,其餘時間都在拿紳霧那邊遞過來的合約仔細研究,討價還價。
  馬凡也被他逼著做翻譯,畢竟馬凡掃一眼就知道契約上一些專業詞彙是指什麼,但是甲方跟乙方的條約一直喬不攏。
  由於馬凡被抓著做苦工,李舟就自己一人看比賽,馬凡每次都很擔心李舟的教育問題,只能在晚上睡覺時找謝君憐討論。
  然而謝君憐自從聖克伐大典開始後,就總是不見影蹤,若非深夜馬凡起來方便有看見謝君憐好好躺在床上,他都要以為是失蹤人口,還得在小芳旁邊再掛一張尋人畫像了。
  「大哥!」
  這一夜終於給他逮到機會,撐著聳拉的眼皮,馬凡白日可是給自己灌了不少茶,才能一直等到謝君憐回來。
  「還不睡?」謝君憐淡漠的神色有一絲訝異,「應該沒什麼事才對。」
  馬凡被噎住,有點懊惱道:「大哥,我這不是有事找你商量嗎……我覺得,李舟在看那種暴力死傷的比賽,對他的心性影響不太好,他本來就是個直腸子火脾氣,這一看要是看出什麼毛病……他年紀還那麼小……」
  「那就讓他別看。」
  「一味限制只會收到反效果呀。」馬凡無奈道,「孩子正是叛逆的年紀……」
  謝君憐心道,你也不比他大得了多少,語氣活像李舟的老父親。
  「我是在想……謝大哥有空的話,能不能幫忙注意一下李舟?這幾日下來,我見你總是早出晚歸,若是有事,我也可以盡力幫忙……」
  「我的事情你幫不了。」謝君憐道,「不過謝謝你的心意。」
  馬凡沮喪地垮下肩膀,其實除了李舟,他還有點私心,就是希望謝君憐好好休息。
  他直覺謝君憐出去,雖然都不曉得做了些什麼,但肯定沒好好休息,眼睛下都有烏青了。
  「我沒有要打探你隱私的意思,可是我想……我們起碼算是同伴吧?你不能稍微透露一點訊息給我?」馬凡試探性地問,「而且,你跟李舟某種程度上來說,也可以算是同盟吧?」
  謝君憐搖了搖頭,半晌,又點了點頭。
  馬凡:「……」
  對不起,資質愚鈍,沒看懂。
  謝君憐見狀,笑了一下:「李舟還在觀察期,不過也算是快要通過了,通過之後,他確實算是同伴沒錯。」
  「觀察期?」
  「要當我的同盟,至少都得過三關。」謝君憐慢條斯理地說,「理想、品行,跟能力。」
  「李舟的可塑性很高,理想嘛……也有,能力更是只要磨練就肯定出類拔萃。」
  「所以,他剩下的考驗是……品行?」
  「人在沒有權力的時候,都能冰清玉潔,一身傲骨,心懷天下,獨善其身。」謝君憐道,「但是掌握了權力之後,鮮少有人不會變樣。」
  那倒也是,歷史上不乏開朝皇帝大殺功臣的紀錄,朱元璋對那些功高震主的功臣宿將可都是抄家滅族,殺得乾乾淨淨。
  「那你要怎麼考驗他的品行?」馬凡好奇道,「他之前救小青、跟想救小櫻的時候,難道不算是品行好嗎?」
  謝君憐道:「不夠。」
  「以普通人來說,那自然是一種難得的品行,但是他的方式,是建立在暴力上的。」謝君憐道,「李舟是被選上的人,他的考驗遠不止如此,不急於一時。」
  「……不是很懂?」
  「我的意思是,針對李舟最關鍵的考驗還沒到來,不用那麼急。」謝君憐說,「自己選上的人,就該自己負起責任。」
  「……更不懂了。」馬凡放棄了,「大哥,你就直說吧,你不想帶孩子。」
  謝君憐一笑:「那本就不是我的孩子,只有你上趕著給人當爹當哥。」
  馬凡紅了臉:「這、這是因為……好吧,因為我覺得李舟很像小時候的我。」
  「喔?」
  「小時候嘛,總覺得行俠仗義很酷,看電視學個花拳繡腿,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馬凡苦笑道,「我以前……沒這麼冷漠,好吧,至少以前的我,肯定會跟李舟一樣,絲毫不管情勢如何,就一定要救人的……」
  然而現實是,空有理想,沒有執行的能力,什麼也做不到。
  「你還在介意小櫻姑娘的事情。」謝君憐殘酷又理智地說,「人死不能復生。」
  「對,我知道,哪怕我穿越到了這裡,我也很清楚人只有一條命。」馬凡低垂著頭,望向漆黑的窗外,「死了就都沒了。」
  謝君憐不回話。
  人的悔恨,靠旁人的安慰是消除不了的,只能當事人自己走出來。
  馬凡只花了一點時間就將心情調適好了,他又將話題導了回來:「話說回來,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啊。」
  「我之後得跟著慕容蘭,跟他借幾個人應該不成問題,或許你的事情可以讓其他人幫忙呢?」馬凡說,「我幫不上忙,但人多的話總有一些能做的事情,哪怕只是跑腿呢?」
  謝君憐笑了笑:「你真的很希望我幫忙帶孩子。」
  馬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雖然謝君憐好像沒答應馬凡,但隔天馬凡頂著一雙熊貓眼醒來的時候,他看見謝君憐居然等在一邊時,還是笑了出來。
  他就知道,雖然謝君憐看起來游離於世俗之外,一副不染纖塵的模樣,但還是很溫柔的。
  「謝大哥,吃早餐嗎?」

  已經連續幾日沒有看見謝君憐的李舟,在賽場看見謝君憐的時候非常吃驚:「你這些天都跑哪去兒?連影子都沒見到,馬哥哥很擔心知道不知道。」
  「去辦事。」謝君憐的回答依舊能瞬間句點。
  「辦啥事兒,神神秘祕的。」李舟沒好氣地說,「這幾天比賽很精彩,你都錯過沒看到兒。」
  「不可惜。」謝君憐淡淡地說,「我對這種場面沒興趣。」
  「哼,也不曉得你對啥有興趣兒。」李舟咕噥道,把注意力重新投回賽場上。
  之前各國之間已經比過一輪,第二輪的比賽是根據第一輪的表現可以決定先攻後攻,最後再由勝出的四國決賽,謝君憐跟馬凡缺席的這段時間,李舟已經自己把第二輪比賽看完了,今天已經是決賽第二日了。
  「打進決賽的四個國家是大秦、莫雪、楓圓、紳霧。」
  「咦,十二星不在裡面?」馬凡吃驚道,「我記得他們不也很強嗎?」
  「他們歷年來的比賽表現都不好。」慕容蘭哼道,「小吳,你跟我來一下。」
  馬凡被叫走了,李舟跟謝君憐相處起來,他覺得非常彆扭。
  馬哥哥到底是怎麼跟一個悶葫蘆聊天的啊。
  算了,看在同是反對席王的面子上,李舟決定對謝君憐好一點,不去計較謝君憐見死不救的黑歷史。
  何況馬凡這個當事人都沒在意,他在旁邊抱不平,總有種熱臉貼冷屁股的不爽。
  「他們國力真有那麼強嗎,這種比賽都可以嘻嘻哈哈的。」李舟沒話找話。
  「你覺得,一國的國力強不強,是用什麼判斷的?」
  李舟愣了一下:「那當然是打仗打不打得贏啊。」
  「那只是單指軍事力量。」謝君憐淡淡地說,「國力是綜合因素互相影響的結果,單純從軍事或是經濟上來做判斷,都不準確。」
  「只發展軍事力量,那就會侵略他國;只發展經濟,那就會被人侵略。國力是包含了政治、文化、經濟、教育、國防、科技、外交、各類資源、民族意識的綜合凝聚力。」
  李舟眼皮拉了下來:「你是在講什麼天書?國防?科技?那啥東西?廢物玄卿之前在牢裡好像是有跟我提過啥外交……」
  「國防你可以理解為,就是保護國家不受侵略的範圍。」謝君憐轉頭看向一邊又在核對契約內容的慕容蘭跟馬凡,「至於科技,就是火銃那類的東西,異稟武器也被涵蓋在內,紳霧在這一方面是冠絕一時。」
  謝君憐指著今日的主角,莫雪跟楓圓,「等等仔細看清楚,我會一一跟你解釋。」
  「解釋什麼?」
  「若是將上場的異稟者比做國家……那異獸便是僅有軍事實力的武裝份子。」
  這一場,莫雪先手,要對付的異獸是──
  雷鳥。
  而上場應戰的莫雪隊員是:尼涅爾、扎赫沃基。


  
++++

好像是第一次在後記跟大家打招呼,寫到這裡,一些設定應該比較明朗了
明天開始會改書名→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
第十一劫的書名則用來當副標吧,這樣大家看書名也比較能明確知道是個什麼類型的故事
大秦是會滅的,誰滅了它呢?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