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黑腔練習》第一章 -- Violence Fetish(04)

CyberPork1996 | 2021-08-27 22:36:22 | 巴幣 28 | 人氣 123



       地獄。這個詞不帶有宗教意涵,而是反射某種層面的現實。當死亡相較於一段經歷顯然是更輕鬆的選項,那麼那一段記憶、那段殘留在感官裡的意象,就可以被稱之為地獄。

       這是王芳在潘語芯到職的第一天對她說的。那時候,另一個「前輩」不知怎地,看到她就像看到鬼一樣躲得老遠。

       「如果妳在任何時候感覺到地獄正在接近,就來找我吧。」王芳這麼說,「讓我來會會它。」

       幸運的是,語芯到目前為止都還沒碰上需要依靠王芳的時候。

       「地獄,離你有多近了?」

       「妳不該一個人來找我,很危險的。」

       這裡是機構一樓的檔案室,每當出勤歸來後,王芳習慣來這裡完成紙本作業。謝尹德正在把嫌犯安置於二樓的拘留空間,從他表現出的莫名堅持看來,他短時間內應該不會離開。

       檔案室並不大,垂直面對門口的四排雙面層架占走了大多數空間,唯一能夠讓人進行文書作業的位置在角落的獨立式冷氣下方,一組寒酸的中學課桌椅。語芯靠近桌緣把自己撐上去坐,王芳在她的大腿即將觸碰到之前把左手指頭縮了回去,但右手的謄寫動作並沒有中斷。

       「我待在這裡就像快要在水裡溺死的金魚一樣。」她輕聲呢喃,「身邊明明都是好男人啊,卻沒半個願意碰我。」

       「那裡面應該不包含我對吧?如果有的話......我對妳的擇偶標準很失望哦。」王芳表現得很冷淡,他只有在尹德在場時才會戲弄她,可能是想激起他早就不知丟到哪去的雄性競爭心理。

       語芯被他逗笑了,沿著他手背的青筋一路往上撫摸,感受肌肉回彈的力道。只要王芳的手稍微挪動,某條粗硬的筋就會從底部升起,改變刻在他肌膚上的線條外貌。她可以這樣玩上一整個下午都不會膩。

       「但我喜歡你的身體。」

       「真巧,我也是。」

       「別想這樣打發掉,我是認真的。」

       「噢......但妳不會想看到我認真的。」

       王芳結束文件的撰寫作業,「喀啦」一聲把原子筆拋向旁邊。

       「早上嚇到妳了嗎?抱歉啊。」他緊鎖的眉頭稍微舒展開來,手臂轉了半圈讓內側朝上,一副任憑她處置的姿態。

       「虧你還知道要道歉,那麼就老實回答我如何?總要有點補償措施嘛。」語芯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掌心與王芳的貼合,她伸展開來的指尖只能搆著他第一個指節,厚實的脈動與高溫一同把她包覆在內。如果能夠用全身去擁抱這種感覺......她覺得自己可以就這樣融化掉也無所謂。

       「或者你給我一次機會,讓我把答案從你身體裡面榨出來也行。」

       王芳苦笑,握著她的手向內收緊了一些。他的眼神變得柔和,因長年操練而生出厚繭的皮膚摩娑著她纖細的指節。語芯跟著微笑,換做是尹德,此刻應該已經在盤算該如何脫身了。

       「告訴妳一件事情吧。如果有天我答應妳了......妳應該馬上逃跑。」

       語芯的表情一僵,一顆心悄悄向下沉。

       王芳的手持續縮緊,扣住了她的腕關節,把她的拇指朝著小指擠壓。

       「逃得越遠越好......最好多找些想要保護妳的蠢蛋來拖延我,這對妳來說應該不難。」

       軟骨被凹折的疼痛開始顯現,語芯保持沉默,強忍想要把手抽回去的衝動。

       「如果妳發現自己被我抓住了──就像現在這樣,那就祈禱我那時候腦子已經不太靈光吧。」王芳拾起桌上那支原子筆,將它放到語芯另一隻手裡,溫柔地引導她戳向自己的瞳孔。「攻擊我的弱點,像是眼睛──還有咽喉,這些會是妳最後的希望。手邊沒有利器就用妳的拇指,最不容易骨折。不要妄想能夠殺死我,妳只能傷到我一次,所以要用全力造成最大傷害,然後趁機逃走。」

       語芯壓下原子筆末端的按鈕,筆尖戳出來,抵上王芳的喉結。他露出欣慰的笑容,替她微調了角度,施力刺進喉結上方的軟肉。

       「記住我現在的眼神,記住我想對妳做的事情。除非妳覺得自己已經逃不出地獄了......那麼只要跟我說一聲就行。」

       一道腥紅色的涓流沾上王芳領口。他緩緩鬆開雙手,原子筆落回桌面的聲響令語芯渾身一顫。

       「.....糟糕,我現在好像有點興奮。」她調整呼吸,試圖說些幽默的話來緩頰。

       「別傻了,我很清楚該怎麼讓妳害怕。」

       他垂下視線,俯身吻上她的手背,動作輕柔地乞求她的原諒。

       記住王芳現在的眼神──她會記得,恐怕想忘都忘不了。

       地獄就在這裡,正在他的眼裡熊熊燃燒。

       ※

       「好啦,老爸不在了,開始講話吧。」

       尹德拖來一張鐵製板凳,在立委兒子面前坐定。位在機構二樓的拘留室是把三間房間打通後,用鐵柵欄重新劃分出三比一的空間分配。諾大的拘留空間在三面靠牆處設有絞鍊下拉式平台以供休息,看管空間則有房裡唯一一扇窗戶,開在門口正對面,下面放了張桌子讓人填寫出入紀錄。

       「接下來我會怎麼樣?老實說我對這些流程沒有很熟悉,能跟我說明一下嗎?」立委兒子用指尖敲打著柵欄,不斷扭頭環視周遭,一副興味盎然的神情。

       「由於我這邊有你親口說出的自承,因此我們有將你拘留在此,等待進一步檢驗證據的正當性。」尹德開始背誦出幾乎快消失在腦袋裡的課文,「在此同時,你可以請求律師,行使你的權利,等等這些。可能晚一點會有通知來說明你是否可以被交保,不過我看你爸應該沒這個意願?」

       「交保啊,花錢消災呢。」立委兒子似乎被聽見各種名詞的實際應用給逗樂,換了個角度側身靠上柵欄。「......真是浪費。」

       「郭英宸,你是跟娘家姓?」尹德沒有理會,翻玩手中的皮夾,裡頭被各種名片和信用卡塞到快爆開來。

       「二房嘛,總要低調一點。啊,你可以翻開那一欄──再下去一個,對,後面那張。那是我唯一一張跟爸媽在一起的合照喔。」

       尹德端詳手中經過護被的拍立得相片。背景看起來是台北市立動物園,李順成的頭髮還是黑的,挽著他手臂的女人看起來年齡不過二十中段;年幼的郭英宸抓著他母親的裙襬,睜大眼睛回頭的一瞬剛好被快門給記錄下來。

       「家母還健在嗎?」尹德的手指滑過護貝開始脫落的一角,那是長期被撫摸之下所造成的。

       「為什麼這樣問?你覺得我要失去母親才做得出這種行為?」

       「總要發生一些事情的,看看你在你爸面前是什麼模樣。」

       郭英宸短促地笑一聲,終於和尹德正面對上視線。

       「她還活得好好的,輪不到你來擔心。」

       「不管怎樣,我們晚點都要去拜訪她了。除非你願意聊聊當年為什麼要這麼幹?」尹德翻將皮夾翻到放有身分證的那一面,郭英宸現年正三十,犯下傷害案時也不過十五歲。「十五歲的少年能夠把四十幾歲的男人壓著打?看不出來你有這等能耐。」

       「對吧?其實詳細的情況我也沒記得很清楚,就是類似腎上腺素爆發的感覺。」郭英宸瘦長的體型與尹德相仿,光是要克服和李順成之間的體重差距就會是個難題。「你們手上應該有紀錄才對,他那時候到底傷得有多重?」

       手臂多處防衛性挫傷,右前臂骨折,後頭部、背部數次撞擊地面,導致輕微腦震盪。胸腹部多處瘀傷、骨裂,送醫時曾一度陷入昏迷──就是一些鬥毆與家暴事件的標配。尹德沒打算回答郭英宸,總覺得他試圖把對話導向某個方向。

       「這案件當時也鬧蠻大的不是嗎?而且,我爸那時候之所以能夠連任市民代表成功,很大部分要歸功於他成功激起了市民同仇敵愾的心哪。」郭英宸見尹德沒有作聲,顧自說了下去。

       「當你在說三一九槍擊案啊?」尹德嗤笑一聲。「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為什麼他當時沒有指認你?」

       「所以我不是說了?是你沒認真聽。」郭英宸搖搖頭,「他被揍了一頓,兇手不明──這可是個大好機會啊!輿論的聲量在他這邊,他想要做什麼操作都行。比如說......把仇恨轉向社區掃黃、掃黑?」

       尹德知道報告上寫著什麼。當時整個案件偵辦的方向是李順成因積極推動掃黑而遭到挾怨報復,但懷疑的嫌犯卻都因證據不足無法定罪。如果郭英宸所言屬實,那麼當時的李代表可說是在作偽證了。

       「那我就不懂了,為什麼要現在把你抖出來?這對他完全沒有好處。」

       「你去把他抓來問啊,來個獄中父子團圓吧。」

       郭英宸往後退了幾步,開始甩動手臂做伸展,完全不打算浪費一個人佔有整個拘留空間的特權。

       「急什麼,之後還會有很多人來問你問題。」尹德自鐵板凳上起身,想著差不多該去看看證物檢驗的結果。「確定不找個律師?檢察官可不像我一樣好說話。」

       「你才是在急什麼,別走嘛!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呢。」郭英宸露出狡黠的笑容,「......怎麼不問我那個問題?我知道你很想問。」

       尹德壓下情緒反應,只是淡然地瞪了他最後一眼,走出拘留室。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檢驗證物的值班人員已經自己上到二樓來。這個機構的證物檢驗人員由鄰近區域警局輪流調派,以一季為一期輪值。這是份可遇不可求的爽工,來的人多半樂得清閒,與尹德他們相處融洽。

       然而今天,值班的蕭先生一臉嚴肅,見面就是把尹德拉到走廊角落。他未屆天命之年,卻已滿頭白髮,分局那邊的工作量跟機構這裡極端不成比例。

       「王芳人在哪?」他壓低音量問道:「應該沒有出門吧?」

       「......在檔案室。」尹德從驚訝中緩過神來,察覺安穩的日常出現了裂縫。

       「好,我剛剛已經叫分局的人過來了,你跟我一起去確認一下狀況。」蕭先生拍了拍尹德肩膀,示意他跟他下樓。尹德瞧見他皮帶上繫著警棍,以及近距離壓制用的辣椒噴霧。

       「王芳有涉案......這案子得轉給分局來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