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大人的苦澀酒

露諾弭 | 2021-08-27 09:52:34 | 巴幣 10 | 人氣 112

你覺得什麼樣的人,才能稱呼大人?是指生理年紀到達20歲之上,能行使各種公民權利才叫大人;或是結了婚,有了小孩才叫大人;又或是每年的總收入不斷成長,有辦法創業開店才叫大人。

不管哪一種,我認為都算是大人,只是我再補充一點我自己的想法;能夠接受別人建議,並採納實施的人。

這一點我認為最困難,我認為有主見不是件難事;即使是叛逆青春期小孩都可以視作為有主見的發芽期或脫殼。但在脫離青春期之後,卻依然要跟其他個體去溝通協商妥協;我認為這才是真正困難的表現。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同一幅畫十個人看來都有十個不同見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和背景。如果說連沒利益的美術鑑賞都會有如此差異,那在工作與婚姻;豈不是有更多磨擦和衝突?


露諾弭的家教是偏嚴厲的,從小學到大學都是家裡長輩的安排。一直到出社會才放手,結果放手當下我才醒悟到:耶,我要做什麼?

然後家裡的那扇門關上,回應我的就是:自己想辦法,我都養你這麼大。


你說會緊張嗎?會。會不安嗎?會。但人還是得踏出去,於是露諾弭就在工作中度過好多年;一直在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以及別人交代的事。別人給的標準和條件,變成我每天生活的重心。所以當露諾弭開始做以前的興趣,寫稿,竟覺得如此熟悉舒適,好像我天生就該吃這行飯。我當年應該去當記者或編輯部。(茶)

但與當年不同,當年我是一個人在寫稿。現在經歷過社會的毒打和社會主義的鐵拳洗禮,想法自然是變得很多;更多時候,我開始會去思索過去沒想到的點,研究過去未深入的事物。

到底是人到了某種年紀,就會像鰻魚一樣,會想游回深海去繁殖;還是像蜜蜂一樣,有一種賀爾蒙在誘導指示蜂群們的行為。大自然仍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露諾弭扯遠了,剛剛說的溝通協商妥協,是我在社畜生活中最難以調適的一點。

因為我本身就是會給自己訂計畫表的人,所以當我的上司給我定計畫表,我就很不能接受;尤其是一些比較老的同事,特別喜歡挖苦人和調侃人(而且他們覺得他們都是對的),你可以想像當我拿著上司計畫表去執行工作項目;這群老同事就說你死板,不靈光和拖時間。

於是我就把計畫表扔旁邊,改用他們的方法。這下出事,上司把我叫過去說:你為什麼不照我的方法。



我:可是前輩他們說他們的方法比較快。(那時我天真可愛。)

前輩:沒有喔,是她自己亂搞。(你菜鳥居然出賣我。)

我那時才體悟到,啊哈,背刺。( •́ὤ•̀)



露諾弭從此就開始習慣這種你刺我、我刺你的生活。但我不快樂,越做越不快樂。

我心裡犯滴咕:我幹嘛要每天做互相傷害的事?就算加入小圈圈,也不過就是排擠看不順眼的人,自己哪天也會被別的小圈圈推下去。

這種每天互相刺來刺去的生活,我公司的老鳥群居然玩了整整10多年!?

我的老天啊,他們都不會膩嗎?於是我換工作,結果也是差不多,好像公司文化總是免不了小圈圈和刺刺的。

一直到後面,我開始帶新人,執行一些公司的管理事務,這才更難受。我真沒想到有些人是聽不懂人話,你明明拜託說把東西做好交上來;結果卻拖拖拉拉,到最後一天都在找藉口;所以你不得不找人幫忙把他那份工作量消化掉。

然後我又被叫去罵了,原因就是我沒在管。什麼我沒在管?我給他五天時間,五天都在催,Line我也沒少打,他就是不交不趕,我有什麼辦法?



上司:那是妳的事,給我去處理。

XXX,我當下就奇檬子爆炸,講了一些不得體的話。然後又被罵回去。

哎呀,或許就是這樣。人總是要求他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又經常恥笑他人的表現成就。好上司和好男人一樣難找。(茶)



而且在家裡也是如此,我家人不會管我工作多累,只會跟我說妳做得是爛工作,趕快辭職。或許是當時我帶回來的負面情緒太濃,也或許是別的原因。

反正我那時總在想,年輕時候你們要我考試唸書,哪一點我沒有做到?
現在在我人生最徬徨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扯後腿,給點有用的建議。告訴我該怎麼辦?

嗯哼,那是妳的事,給我去處理。同樣的話我又聽到了。


露諾弭真的很不解,那天晚上有點失眠。明明我一直在努力完成你們交代給我的事,為什麼老是要罵我?我做錯什麼?我明明那麼渴望得到你們認同。請你們不要罵我,我想得到你們的讚美。


然後隔天我就黑化了,從情感豐富的人變成面癱的酷酷嫂;他娘的公事公辦,不要給我扯一堆幹話;不爽你就自己下來做,再機歪我就揍你。

後來我都保持這種外表笑笑、內在酷酷嫂的形象。這社會沒有好人壞人,只有跟我一樣,黑化之後每天機歪的機歪人。


但除了一點,我真的很喜歡聽懂人話的小夥伴。尤其是那種乖乖把事情做好的小弟弟、小妹妹,啊,簡直要融化我的心。太可愛了。這才是台灣社會的瑰寶,一群願意溝通協商妥協的社會新鮮人。

真希望他們老了不要變成老屁股中的老臘肉,上帝啊。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