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貝爾特霍得伯爵的面具 (12.4)(完)

小褎 | 2021-08-26 12:27:00 | 巴幣 1008 | 人氣 147


第十二章 貝爾特霍得伯爵的面具

第四節 面具下的茫然無措

  他瘋了。

  又或者說,老早在真正的霍巴特為了保護貝爾特霍得而吃下由蘿維拉準備的那塊有毒的甜麵包後,他就瘋了。

  蘿維拉夫人利用稚子渴望母愛的心情準備了有毒的甜麵包,頭一回接受到「母親」善意的貝爾特霍得自然大喜過望,然而他的兄弟霍巴特或許因為知道了隻字片語而趕去阻止,然則年幼的孩子又怎麼會相信「母親」竟要毒殺自己?於是霍巴特情急之下只得咬上一口證明自己所言非虛,卻沒想到那塊甜麵包含藏劇毒,霍巴特也因而身亡。

  瑪依妲想到了艾澤琳自裁時所用的那瓶生桃仁粉末被穩妥地收藏在蘭伯特伯爵的梳妝盒裡,與蘿維拉夫人的日記分置左右。蘭伯特伯爵後於蘿維拉夫人過世,不知道這兩項東西是否為蘭伯特伯爵的收藏?

  瑪依妲原本想離開,卻因為對貝爾特霍得伯爵心生憐憫而遲遲並未離去,最後她嘗試獨力攙扶起並不反抗的伯爵,努力地將其攙扶回他的房間內,至少讓他在舒適的大床上繼續重溫舊夢。

  瑪依妲而後找上了茲得拉夫科醫師,卻驚訝他已然知道貝爾特霍得伯爵的狀況。

  「那日伯爵從露臺上摔下後狀況就不太對。」茲得拉夫科一面細心地注意著周遭並無其他傭人靠近,一面說道:「原本伯爵將自己當成兩個人,但在摔傷以後那位『霍巴特伯爵』似乎也在他的腦中逐漸消失,貝爾特霍得伯爵得重新面對手足消失已久的痛苦,所以後來才不如妳口中所表現的那般……溫和。」

  他被卡琳帶進「兩位伯爵」的房間裡替他們療傷時就已經知道了這個祕密,而實際上他在霍巴特伯爵的房間能夠待上那麼久則是基於治療卡琳的兒子的緣故。

  瑪依妲回想起「霍巴特伯爵」從露臺摔下以後的種種,艱難地點了點頭。

  無怪乎那日「兩位伯爵」並沒有「爭吵」,而是基於不知道何種原因而使得霍巴特伯爵」摔下露臺,其後「霍巴特伯爵」理所當然地消失「養傷」,而若無其事出現在眾人眼前的貝爾特霍得伯爵不但身上有著傷口且步履緩慢,行過之處甚至還掉落了迷迭香葉片。

  「我想,艾澤琳夫人的質問已經造成他不少壓力──我懷疑艾澤琳夫人甚至已經知道霍巴特伯爵已死,只是她可能誤會那是貝爾特霍得伯爵在其後殺害霍巴特伯爵……這樣的事究竟弔詭,我想應該很難讓人接受。」

  「後來艾希琳夫人──也就是貝爾特霍得伯爵的生母──冒然前來與伯爵相認,恐怕也是刺激他的主因吧?從那時候起,卡琳總管便更心力交瘁了。」瑪依妲嘆了口氣,又道:「也不知道過去蘭伯特伯爵是怎麼瞞住陛下使臣的?他們究竟……荒唐地同時冊封了兩位伯爵啊!」

  茲得拉夫科並不想討論這種屬於過去的問題,轉而說道:「其實貝爾特霍得伯爵還是可能痊癒的,只是需要點時間──瑪依妲,我問過其他傭人,地下室的糧食與種子足夠蘭伯特城堡的人們迎接明年的春天,如今城堡裡只有妳能接管卡琳總管的工作,妳必須振作起來。」

  瑪依妲鄭重地點頭,又道:「城堡內可還有病患?」

  「我打算再重新檢查一回。」茲得拉夫科停頓了會兒,又道:「雖然感染疫病的人死亡率極高,但也不全然藥石罔效,至少先守著這塊淨土平安,直到蘭伯特城堡裡安定後,我會再回到鎮上與其他醫師共同奮鬥,屆時……或許就得分別了。」

  瑪依妲最終承擔起原本屬於總管卡琳的工作,而在這樣的特殊時期中並沒有人表達異議,至於茲得拉夫科醫師也以「並不全然藥石罔效」的說詞說服城堡內的傭人,使人們願意不隱瞞自己的狀況接受檢查與隔離。

  蘭伯特城堡內的傭人眼前扣除染病的人僅存一半,而染病的人們則由瑪依妲自告奮勇地親自送餐與照料,至於其他的人則迅速地接下了相應的職責。

  原本相較於外頭顯得死寂沉悶的蘭伯特城堡當中一時之間彷彿淨土。

  瑪依妲淨手後,將手上的餐點一小口、一小口地餵給已被她打理得十分整潔的貝爾特霍得伯爵,直到結束正待離去時,貝爾特霍得伯爵忽地抓住了她的手,以驚恐的神情說道:「快!妳快跟貝爾特霍得說!千萬不要吃那塊甜麵包!媽媽說她不想再看到貝爾特霍得了!」

  瑪依妲幾次安撫未果,索性大聲道:「貝爾特霍得伯爵還活著!他正好好地替您治理這塊領土!請您安息吧!霍巴特!」

  貝爾特霍得伯爵抓住瑪依妲的那隻手在聽見瑪依妲的話後頹然地落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這短短幾日內瑪依妲未曾看見的舉措。他抱著自己的頭,開始了新一回的低喃:「對不起!霍巴特!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

  瑪依妲退了幾步看著可憐的貝爾特霍得伯爵與他放在床沿的面具,而後離開了他的房間,將他關在了打掃得一塵不染的淨土中。

  【完】

創作回應

『。』
骯,首次參訪,看到您的推播前來祝賀 恭喜完結!
2021-08-28 05:17:19
小褎
謝謝~
2021-08-28 11:51:43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小褎老師的小說~這一部真的算是蠻特殊的,在許多中國風格的小說中的西洋懸疑小說@@

以兩位伯爵共治的領地做為開端,僕人稀少的諾大城堡、足不出戶的兩位伯爵、嚴格管理到近乎不近人情的方式、被禁制的好奇心......一再又一再的提醒著新進人員瑪依妲,這裡藏有著必須維護且意外致命的秘密。

一步步把面紗揭開的刺激感,就是這種懸疑小說的樂趣啊!從各式各樣的打聽到誤打誤撞,霍巴特跟貝爾特霍得伯爵的形貌與秘密就越來越清楚,一直到最後才徹底揭曉這兩位伯爵的真實樣貌-只剩下一人的雙簧戲劇 。

過往的悲慘和各自的嫉妒,導致了在城堡內揮之不去的詛咒瘟疫;而在城外,真實的致命瘟疫也在猖狂,所有人都只能盡力去完成做到有辦法做到的事......小褎老師在描寫城下村莊的生活非常的真實,有著當時人物生活的風貌在,這幾段有關城下村莊的章節我都好喜歡~

只是在後面瑪依妲在面對神職人員還有後續的對話裡,使用了中國式的語句和成語,有了點被拉出戲的感覺@@
這應該是小褎老師書寫中式文章的習慣不小心延續過來了吧?不過這並不妨礙這篇文章的精采程度@@
小褎老師辛苦了~
2021-12-01 09:47:20
小褎
  謝謝伊凡的回應,每次看到心得都很滿足,尤其這部作品能獲得這麼高的評價真的很開心(給自己灑花)
  雖然這部作品是很久以前開始起頭的,但中間隔了很長一段時間被扔到「暫停」的資料夾中,還是這一年有點餘裕後才翻出來重見天日,其實有些擔心能不能夠把當初濃烈的情感表現得更為鮮明。
  其實到了最後還是有點不足之處,那就是村莊審判的部分由於先前並沒有過分仔細描摹村莊生活(其實視角也不允許),所以造成整體的篇幅而言還是有點略微頭重腳輕,實在有點可惜(汗)
  至於後續對話的中式語句部分其實我也很苦惱,一來場景是得用德語思考,然而因為不會德語所以通篇我都使用英語以及西班牙語/義大利語的思考模式並且盡可能採取翻譯腔寫作,然而鑒於翻譯能力有限,例如那句「別瞎說」的確也是別瞎說的翻譯,無論是等同的「胡言」或者「瞎說」那都是很中國式的翻譯,而使用「亂說」又微妙地偏離了本意,整體而言糾結不少,不過這的確也是個可以琢磨進步的地方QQ
  數來伊凡已經給了好幾篇心得了呢!真開心!也讓我能夠藉機擠對一下浪蒼欠了我八百年還有一輩子的心得(咦?)真是太開心啦!(Again)
2021-12-02 10:42:3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