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貝爾特霍得伯爵的面具 (12.2)

小褎 | 2021-08-26 12:25:39 | 巴幣 2 | 人氣 163


第十二章 貝爾特霍得伯爵的面具

第二節 去或留

  莫爾頓的死亡對眾人而言是沉重的打擊。

  雖則平日他沉默寡言,但與卡琳一般是安定城堡人心的力量,如今支撐著傭人們的兩大支柱缺了其一、自是使人心動搖。

  瑪依妲是緊跟在新任廚房總管後知道莫爾頓的事的,她急急忙忙地敲響卡琳房門,聽得裡頭「噹啷」一聲後以為卡琳發生了什麼事便冒昧地闖入,而後看見卡琳正慌亂地收拾著桌面的書本,一旁燃盡了的燭臺傾倒,想來是她張皇之下觸碰之故。

  瑪依妲顧不及道歉,開口便說了莫爾頓染病而死的事,一面也聯想到昨日莫爾頓與自己前往鎮上拯救茲得拉夫科醫師的事。

  衣著整潔甚至戴著手套的卡琳也沒責怪她的冒失,而是直接說道:「妳去找茲得拉夫科醫師問問要怎麼處理。」

  「好的。」瑪依妲正想告退,又道:「總管,醫師他仍想回去治病,想盡可能阻止疾病擴散……」

  「荒唐!他這樣無異於前往送死!」卡琳喊了一句,而後又迅速地冷靜下來,道:「若醫師要告別,請他前來向我辭行──但那至少也是在處理完莫爾頓遺體以後。」

  瑪依妲應允後便轉身離去。

  茲得拉夫科在交代完眾人染病而死的遺體與曾接觸過的一切務必得焚燒才能下葬後便前往與卡琳辭行,期間兩人不曉得是說了什麼,又共同前往霍巴特伯爵的房間一趟,兩人停留了許久以後,走出來的只有茲得拉夫科一人,他向加德那借了一輛車、獨身駕車下山而去。

  莫爾頓的遺體迅速地被焚燒成灰燼,瑪依妲顧不得傷感,只得忍著心澀看著他從天地之間化為塵埃,而後打起精神自告奮勇地收拾莫爾頓的遺物一併燃燒殆盡。

  莫爾頓留在城堡內的東西並不算多,幾套衣物與少許錢財就是他全部的資產,當中瑪依妲竟還看到自己的父親將自己託孤給莫爾頓的信,向來開朗樂觀的她在見到父親的字跡與被摩娑得起了毛邊的信紙時終於忍不住落淚。

  分明才來到蘭伯特城堡工作不到半年,她竟覺得那些無憂且歡樂的過往彷彿早已是幾個世紀前的事。

  然而時間卻不容得她傷感,無時無刻不催促著她不斷前行。

  瑪依妲甚至將莫爾頓所留下來的錢財也一併扔入火中,而後便將曾為莫爾頓房間的空間上了鎖。

  發現莫爾頓遺體的新任廚房總管自然不能避免被懷疑,然則他似乎被嚇壞了,一個勁兒地用清水清理自己全身、根本無暇顧及瑪依妲的詢問,瑪依妲甚至看見他罔顧禮儀所露出的腰側與腹部被他搓出了傷痕。

  她知道自己應該按照醫師的囑咐將其暫且隔離,但她又憑什麼對他強硬地施展囚禁手段?

  瑪依妲猶豫了一會兒,決定請那位仍留在城堡內客居的老神父說話,延請他開導城堡內的傭人們。

  老神父自接連主持艾澤琳與艾希琳的葬禮以後便留在城堡內為兩人祈禱,後來又接連主持那名死在城堡前的騎士葬儀,他因為年事已高而十分疲憊,因此在無人特地與他說明疫病一事的狀況下,他竟無所覺察,連同昨日的騷亂也一應不知。

  老神父的耳朵有些不靈敏,瑪依妲大聲地於他耳邊朗誦期望他開解城堡內傭人以後,便笑咪咪地應了。老神父的臉上向來總掛著和藹的笑容、令人備感親切,如今在疫病時期露出如此表情,竟無端地使瑪依妲感到更加緊張。

  瑪依妲無暇放任自己的情緒蔓延,一個個找來城堡內的傭人們到老神父所在的禱告室聽神父的開解,卻發現城堡內另有兩人早已虛弱地倚著牆壁動彈不得,其中一名傭人面罩落在一旁,摀著臉哭得唏哩嘩啦,抽咽地對瑪依妲說道她昨日殺死兩隻老鼠要扔除後被上頭的跳蚤猝不及防地叮了一口。

  瑪依妲胡亂地擦著臉上的淚水,讓他們回到自己的房間等藥物後,悄悄地囑咐另外幾名傭人若是發現他們死去、得第一時間把遺體給燒了。

  她往廚房依照茲得拉夫科醫師的囑咐配好藥物親自送過去,由於對待病人事必躬親,她雖則獲得城堡內部極少傭人們的尊重、但更多人卻對她避之唯恐不及,彷彿她就是傳染疫病的惡魔本身,而時至如此,瑪依妲早不以為意。

  午飯的時間點剛過以後,那兩名傭人之一便嚥了氣,與此同時原本前往鎮上治病的茲得拉夫科醫師又駕駛著車輛回來,隨後請出來探看的瑪依妲給他準備多餘的衣物,自己則往不見人影的地方更換了舊衣、將其給一把火燒了。

  如今的蘭伯特城堡與其所轄的領土如同那草地上的衣物灰燼一般,美好如茵的綠地上出現了怵目驚心的黑。

  「醫師怎麼又回來了?」

  「這疫病蔓延得太快了!」茲得拉夫科緊擰著眉頭:「那行外地的神職人員中有人發了病,現在剩下兩個最年輕的,他們仍說死者應當入土為安、阻止我燒毀遺體,人們也不願接受自己的親人被一把火化為灰燼……更糟糕的是,鎮上幾處水源都被汙染了。」

  由於城堡所在的山丘瀕臨著水源,瑪依妲並不怎麼關心鎮上水源被汙染的事,她更在乎的是鎮民們究竟還有多少活著:「那麼人們……」

  「恐怕死了一半。」

  「這才短短幾天……」

  「他們本來組織鎮民們跪在街上向神祈求原諒,但現在也是閉門不出了。」茲得拉夫科醫師低聲道:「我懷疑他們就是從嚴重的疫區之處逃來,還問了他們那邊的狀況,但他們將我趕走了。」

  趕走他的說詞無非不是依然指稱他就是惡魔,只是染上疫病的人發作得極快,翻過了一日後死者眾多,早已無人能將茲得拉夫科這位「惡魔」送上行刑臺。

  「那麼該怎麼辦?」

  「城堡內部縱是有染病的人,但因為有乾淨的水源、依然算是安全,只是我不曉得他們會不會闖進來──」茲得拉夫科沉聲道:「如今要去要留,得問問卡琳總管怎麼決定。」

  良久,他又補了一句:「外頭恐怕難以回天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