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50──算計(李舟:大人就是破事多兒,庸人自擾!

火火 | 2021-08-24 22:19:54 | 巴幣 0 | 人氣 36



  50.算計
  (李舟:大人就是破事多兒,庸人自擾

  回到賽場,馬凡沒有看之前的比賽,但是光是看場地就知道前面的戰鬥並沒有像前幾日那樣激烈,不然光是復原場地就會搞很久,現在過去沒多久反而場地平整。
  「謝大哥呢?」馬凡回到看台,左右張望發現謝君憐居然不在。
  「誰知道兒。」李舟臉色不是很自然,「他在你出去之後沒多久就沒影兒。」
  「那你能找到他嗎?」馬凡好奇道,看來李舟能找到自己,應該是小青的功勞吧。
  「找他……」李舟這才回過神來,他怎麼就覺得惠告訴自己同伴有危險,就直覺認定是馬凡呢?
  搞不好謝君憐也是啊。
  只是謝君憐經常自己一人行動,神秘得很,尤其是近幾日,更是有整場比賽不見蹤影的紀錄,導致李舟壓根沒往他身上想。
  「他應該……沒事吧?」李舟攢了攢袖子,眼神望向賽場,「比賽快開始了,馬哥哥,你不是說他很強嗎?」
  「謝大哥自然很強。」馬凡哭笑不得,「我不是指他有危險啦。」一個一指神功就能把石頭戳出一個洞的人形兵器,武力上應該是吃不了虧,只是他想跟謝君憐探討一下孩子的教育問題。
  馬凡看著整個心思已經重回比賽上,興奮無比的李舟,心想: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啊。
  慕容蘭明顯就是不會引導李舟的,自己還是得看著點,以為謝君憐會待在這裡的他真是想太少了。
  「慕容公子,謝大哥他……」馬凡想了想,慕容蘭大概是不想浪費人力去滿大街找人的,換了話題,「我剛剛在街上,遇到了兩個人,好像是莫雪軍方的人。」
  馬凡將事情簡單描述了一遍,慕容蘭本對馬凡自覺報告很滿意,聽到後來簡直臉色大變,咬牙切齒:「我被耍了。」
  馬凡不明所以,怎麼好端端就得出這種結論?
  慕容蘭則是迅速從馬凡的訊息中理解了一個事實──他被當成棋子了。
  如果他在楓圓就那樣死在牢獄中,大秦完全可以借題發揮,楓圓這裡要是拿不出投毒的證據,也奈何不了,可是讓他從牢中出來再以禮相待,送到莫雪來的話,那中間可以操作的範圍就太大了。
  楓圓可以用護送他的名義,光明正大將船停靠在岸,藉機派人潛入莫雪,正逢聖克伐大典,混水摸魚相對容易。
  混入之後,楓圓宰殺幾個莫雪政要,把鍋給扣在自己頭上,不管對外放話此事跟楓圓無關,他們送完他就離開了、或是說對外表現出此事為楓圓跟慕容蘭的合作,目的是為了楓圓跟莫雪之間的海域霸權,吃虧的都是他。
  而此時大秦也不好再保護一個『慕容蘭』了,因為若是再介入此事,就可能跟莫雪交惡,而莫雪恰恰是大秦最不能、也最不敢得罪的大國。
  席王本就有意打壓四大家族,捨棄一個慕容蘭算什麼?慕容家家主未死,還有一個慕容芸,之前為了把他救出來花費了不少政治資本,現在人既然不在牢中,也就沒必要興師動眾去談判了。
  何況是要跟誰談?
  跟楓圓談?他們已經把人放出來了。
  跟莫雪談?他們只會更加懷疑大秦是否為暗殺政要的幕後推手,甚至聯合楓圓一起動手。
  慕容蘭怒不可遏,楓圓真他媽一手好算計!
  馬凡聽了慕容蘭的分析,小心地問:「會不會……只是想太多了?」
  「小吳,政商是分不了家的。」慕容蘭冷笑道,「你沒接觸這些東西,嗅覺不敏銳我不怪你。但是我們必須立刻離開,不要再給任何楓圓利用的機會。」
  不,其實是有的,他還因此受過政治迫害呢,不過……
  「立刻離開?」馬凡吃驚道,「但是……」
  他還想在這裡多待幾日,也許就碰上馬月芳了呢?
  「什麼兒?」李舟跳腳,指著場下,「比賽馬上要開始了,你跟我說現在要離開兒?」
  「謝大哥也還沒回來。」眼見說服不了慕容蘭,馬凡立刻換了策略,「他們知道我們一起同行,才剛剛放我回來,要是我們立刻動身的話,難道他們不會解讀為心中有鬼,畏罪潛逃嗎?」
  慕容蘭頓了一下。
  馬凡眼見有戲,繼續說服道:「照我來看,以不變應萬變,原定行程該怎麼樣,就還是怎麼樣,我們繼續一無所知,莫雪的人或許會因此產生懷疑,我們其實是被人利用了。」
  慕容蘭沒有剛剛那麼急切了,相反的,他正在思考馬凡的建議是否可行。
  不過,冷靜下來後他發現一個問題,眼神銳利地瞪向李舟:「你為什麼突然出去找小吳?又是怎麼找到的?」
  李舟面對慕容蘭可不像面對馬凡時那麼心虛,挺著胸膛道:「感應到的。」
  慕容蘭倒是沒再繼續問下去,反而一聽便信了。
  一來,李舟是個小孩,他不認為他有什麼心機;二來,別人不知道,他們可都清楚李舟袖子裡面藏著一條縮小的巨蛇,再加上那場黑色的鬱金香花雨,李舟在慕容蘭心裡確實是個特別的小孩。
  慕容蘭沉吟一會兒,決定按照馬凡說的,暫時不動作,把今日比賽看完再說,反正也就剩下莫雪而已。
  李舟對此決定表示大力支持,蹦蹦跳跳來到看台邊,雙眼死盯著莫雪出場的兩人。
  馬凡擔心李舟熱血上頭,匆匆趕過去,準備隨時進行心理輔導,那擔心的模樣,要不是馬凡不是一時一刻都離不開李舟,慕容蘭都以為是親爹了。
  莫雪上場的是列昂尼得跟格拉西姆。
  馬凡看了一下簡介,列昂尼得的異稟是獸化,格拉西姆則是爆破。
  要對付的異獸是……死亡蠕蟲。
  馬凡看著那隻比人還大的蟲子,沒有眼睛,渾身只有絨毛的軀體,本能地覺得噁心──大部份的人類都不喜歡蟲子,何況是這麼大一隻。
  「死亡蠕蟲,異稟是毒氣。」慕容蘭道,「用爆破產生的暴風很容易破解,莫雪運氣真好。」
  「你怎麼知道是毒氣?」馬凡好奇道,「不是沒人知道嗎?」
  「特級異獸大部份的異能是共通的,有紀錄。」慕容蘭道,「死亡蠕蟲的數量多,統計下來是這樣,但是像卓伯卡布拉跟山怪那種數量少的,參數太少,沒辦法判斷。」
  原來如此。
  馬凡點頭表示了解。
  顯然場上的人跟慕容蘭有一樣的判斷,只見格拉西姆雙手貼地,戴著跟天牛隊長完全不同的另外一雙手套大喝一聲,因爆炸捲起的強烈旋風果真將毒氣吹得一乾二淨。
  列昂尼得趁機獸化成一隻老鷹,對準蟲子就是一陣猛啄,而格拉西姆更加狠戾,他用雙手爆炸產生的推進力迅速移動到蟲子口前,趁同伴啄痛蟲子開口的時候,往蟲子口腔裡狠狠爆破。
  巨長的蟲子肉眼可見地一節接著一節突起,緊接著,便是由內而外地四分五裂,粉身碎骨,血肉橫飛。
  兩人在屍塊中找來找去,總算找到一枚不是綠色的核心上繳。
  「用、用時四分鐘!」司儀不可置信地喊道,「創下本屆目前為止的最快紀錄,四分鐘!」
  場外歡聲雷動,或許是主場優勢,給莫雪拍手叫好大聲吶喊助威的人幾乎佔滿了全場,每個人都在替莫雪的勝利感到瘋狂,與有榮焉。
  「好厲害啊,比十二星還快耶!」李舟驚嘆道。
  馬凡忽然就了解了,為什麼每一個國家對付的異獸都不一樣。
  這是看時間的比賽,不會管要對付的異獸難度,所以,給那些輸掉的國家留了一定的面子。
  這個死亡蠕蟲攻剋難度明顯比卓伯卡布拉低,十二星完全可以將原因歸咎在異獸上。
  另外看大秦也是,山怪大概是目前最難對付的一隻了,因此輸了也情有可原。
  在馬凡思考的時候,嘴裡叼著核心的列昂尼得忽然從老鷹變回了人,嘴裡含著一顆比他嘴巴還大的核心,那畫面怎麼看怎麼滑稽。
  眾人以為是列昂尼得跟大家開玩笑,也很給面子地笑了出來,甚至有人吹了吹口哨──畢竟列昂尼得沒穿衣服呢。

  「你怎麼回事?」格拉西姆繃著臉,在選手後台壓低聲音問,「幹麻突然變回來?」
  「我不知道啊。」列昂尼得委屈死了,「就突然不能用異稟了。」
  格拉西姆皺眉,隱約覺得哪裡不對:「集廉鮑伯也是沒用獸化的異稟,這中間是不是有人搞鬼。」
  「那幸虧是在我們比賽完之後啊。」列昂尼得沒想太多,「但反正結果是好的就行了吧。」
  格拉西姆白眼一翻:「沒腦子。」
  「你說什麼!」列昂尼得跳腳,「我哪裡沒腦子了?」
  「這還要問我,果真沒腦子。」
  「混蛋!」
  兩人吵吵鬧鬧地回去了休息室,一點也沒發現隱於黑暗中的視線。

  *

  幾日前。

  昏昏慘慘的黑夜中,有一個女孩長髮飛揚,慢吞吞在街上走著。
  她的眼中,什麼都沒有,任何事物都抵達不了到她的眼底。
  她的黑衣融入了夜色,悄無聲息地與這塊大地結合到一起。
  那女孩目不斜視,但若她願意在溪邊低頭看看自己的倒影,那她就會發現,自己正是不久前慕容家掛出尋人榜上畫像的長相。
  可惜,她不願意去看,她不喜歡看見自己狼狽虛弱的樣子。
  也就因此錯過了,真相大白的機會。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