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9.外神統帥、三柱神、四王

佐渡遼歌 | 2021-08-24 20:00:06 | 巴幣 204 | 人氣 44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夏羽加入瞭望塔之後經過了幾天時間,意外的風平浪靜。
 
  沒有再發生什麼特別的大事。
 
  或許是惹哭楊千帆的緣故,夏羽的態度收斂許多,不再保持第一天那種熱情、故意裝熟且愛撒嬌的學妹角色,第一天晚上在交誼廳鉅細靡遺地詢問完關於『詭譎叫聲』與玉閣祭時候的事件始末之後就回到臨時的房間,其後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工房屋頂,也不曉得在做什麼,只有吃飯時候才會在交誼廳準時現身,晚餐後到華文高中街角的便利商店一趟,半個小時後回到工房,行程規律,完全沒有離開瞭望塔地盤的跡象。
 
  話雖如此,瞭望塔原本如同大家庭的和樂融融氣氛因此稍微變調,宛如摻入了某種異物,略顯尷尬、針鋒相對與無所適從,只有秦樓月與李少鋒兩人會主動向夏羽搭話,其他成員則是保持觀望狀態,摸索著如何和這名來自銀鑰的新成員相處。
 
  李少鋒覺得自己應該幫忙讓夏羽融入隊伍,卻不曉得該從何著手,而且只要稍微講話講得久一點就會感受到楊千帆或燕子的銳利目光,因此也無法向她們兩人商量對策,只能夠祈禱這種氣氛會隨著時間經過逐漸緩和……
 


  瞭望塔工房的十三樓是圖書館,位於樓層四個角落的大房間各自收藏著數量破萬的豐富藏書,依照「克蘇魯遊戲」、「魔法與武術」、「東方普通書籍」、「西方普通書籍」四個領域分門別類,其他區域則是書房、閱覽室、自習室、電影放映室,等等文藝用途的房間。
 
  李少鋒熟門熟路地走在整潔明亮的走廊,進入「克蘇魯遊戲」的圖書室。
 
  那是四個圖書室裡面最大的一間。
 
  藏書數量破萬,八成都是市面上買不到的遊戲相關出版品,也有不少手稿、手抄本與私人印製的書籍。
 
  夏羽在不久前點出了自己得到『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稱號的理由,以及在最初的那場夢境應該見到過外神、舊日支配者或舊神等等其中之一的偉大存在,因此李少鋒在這幾天總是趁著訓練的空檔過來確認相關情報。
 
  「──話說回來,每一層書架都超級乾淨的,真不曉得老爺子是怎麼打掃的……記得以前提過會請相關人士過來清掃,卻從來沒有看過啊。」李少鋒走在書架之間的通道,隨手抹過架子,指腹卻沒有摸到灰塵,接著不再胡思亂想,將感覺有可能扯上關係的書籍都先抽起來抱著。
 
  走到座位區域的時候,懷中的書籍數量已經多到必須提氣才能夠抱緊的數量了。李少鋒將之全部放到桌子,坐下之後深呼吸一口氣,屏氣凝神,從神格最高的外神統帥與三柱神的書籍開始閱讀。
 
  「外神統帥」的阿撒托斯。
 
  阿撒托斯也被稱為「原初混沌」、「魔神之首」、「外神統帥」、「魔皇」、「萬物之王」、「始核」、「盲目癡愚之神」。
 
  乃是打從宇宙初始就存在的最初神祇,擁有開創世界的極大力量卻缺乏知性與理性,甚至沒有特定外形,存在於極端的漆黑混亂當中,同時也是漆黑混亂本身。
 
  「三柱神」的尤格‧索托斯、莎布‧尼古菈絲和奈亞拉托提普。
 
  尤格‧索托斯被稱為「萬物歸一者」、「無名之霧」、「全知全視的神」、「智慧之神」、「門之鑰」、「唯一且窮極的存在」、「神之嗳」、「真實本身」、「持續反覆之夢」、「領路者」、「守門者」、「太古永生者」。
 
  乃是由無數發光氣泡堆疊而成的不定型存在,氣泡之間以光線互相連結,時而擴張、時而縮減、時而增加、時而破滅,掌控著時間與空間,知曉過去、現在、未來的所有知識,偶爾也會化身成披著面紗的人形,然而因為仍舊會散發劇烈光芒的緣故,無法確切辨識出容貌。
 
  莎布‧尼古菈絲被稱為「黑山羊之母」、「豐饒之神」、「孕育千萬子孫的母親」、「母神」、「太母神」、「淫蕩之溫柔」、「最初母性」。
 
  乃是擁有類似山羊的無數黑腳、觸鬚與毛髮的巨大雲霧,雲霧當中有著千百顆眼珠,口中持續倘落大量黏液,周身纏繞著有毒氣體,也有那些雲霧當中其實存在著作為本體的巨型肉塊的說法,作為母神象徵的神祇,誕下無數子嗣,其中則是以「黑山羊幼仔」最為著名。
 
  黑山羊幼仔乃是如同巨大墨綠色樹幹的生物,下肢是粗壯、銳利的有蹄腳,上肢則是無數恣肆甩動的藤蔓與觸手,會將所有捕捉到的生物都送入身體中幹的無數口中,咀嚼咬碎、啃噬殆盡,光是幼仔的體型就高達十多公尺,從這點也可以進而推測出莎布‧尼古菈絲難以置信的龐大體型。
 
  奈亞拉托提普被稱為「無貌邪惡」、「潛行之混沌」、「擁有千面的神祇」、「黑色男子」、「黑法老」、「腫脹之女」、「無面」、「暗黑行者」、「恐懼的惡魔」、「原初魔女」、「吠夜之人」、「暗黑住民之一人」、「陰影之盡」、「星界闊步者」、「嗄圖」、
「魔皇使者」、「醒暗」、「邃深」、「偉大的信使」、「古老者的庇護」、「愉悅惡意」、「詭譎之霧」、「棲息於暗處之物」。
 
  乃是三柱神當中擁有最多面貌也最為神秘的一柱,然而也有玩家宣稱那些稱號與容貌全部都不是奈亞拉托提普的真正容貌。
 
  正因為如此,關於奈亞拉托提普的外貌有諸多說法,從一身漆黑服裝的男子,到由無數臉孔、器官、臟器、黏液、觸手、霧氣集合而成的漆黑肉塊,差異極為劇烈,卻也反映出被稱為「無貌邪惡」與「擁有千面的神祇」這些稱號的本質。
 
  「四王」的克蘇魯、哈斯塔、克圖格亞和奈亞拉托提普。
 
  克蘇魯被認為掌握著藍色系氣息的起源力量,被玩家稱為「水之王」。
 
  乃是擁有寬大薄翼翅膀與無數觸手的大型生物,觸手尖端有勾爪,皮膚表面覆蓋著鱗片與黏液。
 
  作為深潛者、達貢和海德拉這些外星種族的王,在遙遠於人類歷史開始之前的古老時期曾經率領著星之眷屬在海洋當中建立了高度文明,克蘇魯則是以王的身分生活在「拉萊耶」這座雄偉的石製城市當中。
 
  哈斯塔被認為掌握著綠色系氣息的起源力量,被玩家稱為「風之王」。
 
  同時有著「深海星空之主」、「遙遠的歡宴者」、「黃衣之王」這些別名。
 
  乃是一位容貌無法辨識、身穿黃衣、裸露在外的雙手雙腳都佈滿深深皺紋、體各處則是纏繞著粗細不一繩索的修長男子,也有玩家宣稱那些繩索是哈斯塔身體的一部份。
 
  受到拜亞基、伊塔庫亞、羅伊格爾等外星種族的信仰與崇拜。
 
  克圖格亞被認為掌握著紅色系氣息的起源力量,被玩家稱為「火之王」。
 
  乃是永遠不會熄滅的火焰本身,也可以說是「活著的火焰」,高熱、明亮、巨大、耀眼卻是無煙無霧,經常會發出低沉爆炸的聲響,周遭總是環繞著數以萬計的大量電漿光球與追隨者的「炎之精」這支外星種族。
 
  奈亞拉托提普被認為掌握著黃色系氣息的起源力量,被玩家稱為「土之王」。
 
  明明已經名列三柱神當中,卻又名列四王當中,這點也被認為是奈亞拉托提普千萬種面貌的特性之一,關於外貌的形容倒是與三柱神的時候沒有太大差異,受到夏塔克鳥、古革巨人、月獸這些外星種族的崇拜。
 
  李少鋒在之前就簡略看過數次關於這些神祇的紀錄了,然而現在重新認真閱讀,還是不免感到異常疲倦。
 
  放下最後一本書之後,李少鋒姑且轉動玩家戒指開啟面板,確認精神狀態還在「良好」之後才深深吐了一口氣,往後躺在椅背。
 
  「應該說不愧是連那些外星種族也會獻上信仰與畏懼的至高存在嗎,光是閱讀完相關記載就覺得累到不行了……」李少鋒單手摀住雙眼,再度嘆息,努力理解並消化方才讀過的大量知識。
 
  雖然想要更加詳細地針對一點進行思考,然而每次想到一個關鍵點就自然而然地聯想起更多的相關情報,最後陷入資訊量爆炸、不得不停止的無限迴圈。李少鋒再度嘆息,半放空似的翻動著堆在桌面的書籍。
 
  「話說回來,這些書籍的裝訂方式意外挺精緻的……不過玩家的總人數將近百萬,應該也有專門出版相關書籍的出版社就是了。說不定還是某一支大型隊伍的專門事業。」李少鋒喃喃自語完就覺得事實大概就是如此,暗忖改天有機會再問問師父究竟是哪支隊伍負責這項出版事業。
 
  工房內部平時就相當安靜,位於十三樓的圖書館更是如此。
 
  李少鋒用著手指關節輕敲著桌面,整理思緒。
 
  自己擁有異於尋常的龐大氣息總量是因為『受到啟發之人』的緣故,在最初的夢境見到了至高存在,這點是確定事項。
 
  問題在於那個能夠看見過去事件、類似「追憶」的奇妙變化,使用最為單純的思考方式,該變化牽涉到「過去」、「時空」這些因素,所以在「最初那場夢境」見到的至高存在應該是「萬物歸一者」的尤格‧索托斯,那是掌控著時間與空間的神祇,同時也是知曉過去、現在、未來相關知識與事物的神祇。
 
  「這樣的思考方式是否太過直接了……不如說,夏羽從來沒有正式提到過『受到啟發之人』的能力細節,每次提到這方面的話題總是含糊其辭,很顯然還有不少情報瞞著不講……」李少鋒又嘆了一口氣,放棄思索,凝視著天花板發呆,好半晌才注意到腳步聲。
 
  「──總算找到你了,笨蛋學弟。你真的都不會看手機訊息耶。」
 
  「抱歉,有什麼事情嗎?」李少鋒坐挺身子,轉頭就看見燕子穿著一件胸前寫著「把咖哩飯拌在一起吃的人不要跟人家講話」字樣的T恤,站在書架旁邊,雙手叉腰地嘆息。
 
  「今天晚餐要吃速食,整間工房就剩你和那個可疑的學妹沒有回答要點什麼,原本以為你們兩個在苟且幽會,讓帆帆散出感知真氣之後才發現你一個人窩在這裡,所以人家就找過來了。」燕子說。
 
  「我今天下午都沒有看到羽兒,並沒有發生學姊擔憂的那些事情……順帶一提,我也是堅持咖哩和白飯要分開的類型,如果可以最好連容器都分開。」李少鋒急忙站起身子,同時努力轉動疲倦的思緒,斟酌是否要澄清那個苟且幽會的懷疑。
 
  「太好了,看來以後工房叫咖哩外送的時候可以坐在你的旁邊。不用發在群組了,直接去交誼廳吧。大家都在那邊了。」燕子說。
 
  「工房裡面有哪位成員是混在一起吃的那派嗎?」李少鋒好奇地問,同時捧起桌面的眾多書籍,急忙走到書架依序歸位。
 
  「帆帆吧。」燕子聳肩說。
 
  「……咦?居然是師父嗎?」李少鋒愕然說。
 
  「她基本上對於吃的東西都不挑嘴,只要有熟、有味道都算好吃的那一類人,吃咖哩的時候大概也會因為『感覺比較有效率』的理由混在一起吧。」燕子說。
 
  「所以是猜的喔,不過倒是很有師父的風格沒錯啦。」李少鋒說。
 
  「好啦,咖哩的話題到此為止,人家可不會讓你輕易就把話題轉走。」燕子倚靠著書架,皺眉追問:「那個非常可疑的學妹還是一直黏著你嗎?有被套出什麼情報嗎?有被提出什麼奇怪的交易嗎?追根究柢講起來,那個稱呼是怎麼回事?你和那個內奸在交往嗎?」
 
  「雖然有點在意怎麼在短時間內就從可疑變成非常可疑了,稱呼也從學妹變成內奸,不過羽兒是銀鑰的成員啦。」李少鋒苦笑著說。
 
  「認真的嗎?在那麼多可以解釋的事情裡面你就先挑這項?還故意喊那個噁心的稱呼?」燕子忽然柳眉直豎地罵。
 
  咦?為什麼忽然生氣了?李少鋒一楞,急忙依循過往教訓改站在燕子的立場補救說:「咦?那、那個,確實她還是有不少可疑的地方啦……」
 
  「這不是廢話嗎?在玉閣祭的時候莫名其妙陷害你、莫名其妙說要加入工房又莫名其妙大方提供各種機密情報,怎麼可能不可疑。」燕子煩躁地說。
 
  「可疑歸可疑,至少她表示自己是銀鑰派來的成員,這樣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李少鋒說。
 
  「銀鑰成員是她單方面的說詞,即使說了情報機關會販售銀鑰相關的情報作為佐證,這幾天卻是無聲無息,講得極端一些,說不定當時講的情報都是信口胡謅。」燕子冷哼。
 
  「應該不至於吧……一旦被拆穿會讓信用跌到谷底耶。」李少鋒說。
 
  「問題就在於她給出的每一項情報都很難拆穿,總不可能當面去詢問總榜前三名的楚久樘、伊芙琳或阿瑪迪斯是否知道關於教團聯合持有《食屍教典儀》;也不可能去探明門人全部銷聲匿跡的刺桐慘劇真相;當然更不可能直接找去銀鑰的根據地詢問他們是否真的有派出一名紀錄者到你身旁。」燕子沒好氣地扳著手指,依序反駁。
 
  「這些情報如果沒有實際根據,應該也很難胡扯啦……話說沒有人知道銀鑰的根據地在哪裡嗎?」李少鋒問。
 
  「據說在美國阿拉斯加的某處,也聽過其實在俄羅斯西伯利亞某處,甚至還有一個說法是在北極。」燕子聳肩說。
 
  「三個都是人跡罕見而且冷得要死的地方耶,但是總該有些人知道實際地點吧,否則他們要如何將預言販售出去?」李少鋒問。
 
  「天曉得,那是銀鑰需要煩惱的事情吧。」燕子皺起小臉,橫了一眼說:「笨蛋學弟,你真的很努力要把話題轉走耶,樓月姊和帆帆應該都警告過要保持防人之心吧。」
 
  「我個人傾向於夏羽真的是銀鑰的成員啦,她也真的想要提供幫助。」李少鋒無奈說完,將最後一本書籍歸位後和燕子並肩離開圖書室。
 
  「人家的直覺認定那個學妹就是有問題,肯定在說謊。」燕子果斷地說。
 
  「直覺啊……」李少鋒喃喃自語,卻也清楚燕子的說法並非全無可能,轉而問:「下星期就要開學了,學姊真的不打算去台南了嗎?」
 
  「工房現在是這種氣氛,還有一個內奸混在裡面,人家怎麼可能開開心心地過去台南旅遊?」燕子沒好氣地說。
 
  「有寫信婉拒了?」李少鋒問。
 
  「早就寫完寄出去了,這種基礎禮節還用得著你提醒。」燕子沒好氣地說:「先為之前沒有回信的事情道歉,接著表示為了進行加入玩家協會的準備,工房相當忙碌,很可惜沒有時間前往台南拜訪。人家的國文可是強項,用詞體面且文情並茂,沒有問題啦。」
 
  「等等!為什麼沒有先和我商量!至少要約好下次過去玩的時間吧!羽兒雖然說得自信滿滿,然而留個保險也是好的。」李少鋒忍不住喊。
 
  「寫信之前還要先和你商量才奇怪吧,珮蘭奶奶是邀請人家去玩耶。」燕子橫了一眼說。
 
  「我姑且也在邀請名單上面啊!以學姊男朋友的身分唔咕──」李少鋒還沒講完就吃了一記迴旋踢,當場整個人跌到走廊,摀著腰際傷處動彈不得。
 
  「閉、閉嘴啦!」燕子俐落收腿,臉頰羞紅如火地罵:「那個時候你沒有澄清還故意混淆視聽已經饒過一次了,現在居然還敢提這件事情!都不曉得人家在寫信的時候為了這方面的措辭費了多少心思才矇混過去!」
 
  「……非常抱歉,這次是我的錯。」李少鋒判斷這個時候不管講什麼都會繼續刺激到燕子,到時候自己就得吃更多的踢擊和拳頭,乾脆低頭道歉。
 
  「廢話!本來就是你的錯了!」燕子又多罵了幾句才變成喃喃自語,加快腳步穿越走廊。
 
 
 
 
 

創作回應

白昼夢
雖然是咖哩飯拌不拌都沒所謂派,但我通常都是分開吃咖哩和飯,然後剩下超多醬汁XD不過如果醬汁的味道不太腥的話,我會拌著吃,真的挺可惜我接觸到的咖喱飯有挺多都是醬汁超腥的那種…

納豆拌飯超級好吃的。納豆單獨吃的話,我會因為味道太重接受不到,但只要拌飯吃就會超級美味的,平淡無味的白飯配上納豆後會沖淡納豆濃烈的味道之餘,更會令整體的滋味加倍,在此推薦給還沒試過的人><(由咖喱飯歪到納豆飯
2021-08-24 23:07:50
佐渡遼歌
我倒是會手動調整,吃到後半發現哪邊剩太多就稍微偏一下。
單純吃幾湯匙幾乎沒有醬汁的白飯之類的(?
調整到最後一口剛好是白飯醬汁各半的完美比例,有一個好收尾XD

納豆我其實也想嘗試過好幾次,但是感覺會像是外國人吃臭豆腐的感覺(?XD
不過如果拌飯會有平衡,那樣倒是一個可以嘗試的好方法!!
以後吃自助早餐的時候有看到納豆會試試看XDDD
2021-08-24 23:19:02
白貓臨停(鹹魚ver.)
咖哩我都看心情決定拌不拌欸
反正吃起來味道都一樣┐(´ー`)┌
2021-08-24 23:12:01
佐渡遼歌
居然是第三勢力的混亂中立wwwwwww
2021-08-24 23:20:17
你艾希我吶兒
咖哩還是要分開才好吃
2021-08-25 02:30:36
佐渡遼歌
+1 XDDD
2021-08-25 11:24:06
Ddpaul
我很好奇銀鑰失算是常有的事嗎?
2021-08-25 09:22:10
佐渡遼歌
目前只有雙方說法
瞭望塔又是平時無關預言的隊伍,不會特別去買相關情報
今後有其他大型隊伍對此發表意見的時候應該就可以看出銀鑰另一個角度的評價了XD
2021-08-25 11:25:27
露米諾斯 Luminous
回來看一下,大家都在關注咖哩飯xd
出周邊我覺得食物宗教戰爭很棒,不過也可以考慮克蘇魯神祇(?)的模型,拿來跑團感覺不錯ww
2021-08-26 15:14:20
佐渡遼歌
食物的話題很有吸引力XDDDD
要畫出外星生物和偉大存在感覺很考驗繪師大大的San值(?),不過這點也在努力當中
委託完主要人物們的插圖就輪到克蘇魯生物了XDDD
2021-08-26 15:31: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