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學院篇4】罪人的歸屬

Oldchild | 2021-08-24 14:14:52 | 巴幣 10 | 人氣 38


「先試這一件好呢?還是這一件?」

米娜開心地挑出兩款洋裝,興奮的詢問笑得尷尬的小艾。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

再意識到小艾的衣櫃裡只有清一色的白色連衣裙後,米娜突然提起幹勁說:

「這樣會浪費掉小艾的可愛的!姐姐帶你去買衣服!」

然後就懵懵懂懂的被帶到主城區看起來高檔的服裝店裡面。

「白色的……沒有嗎?」

「那不就跟衣櫃裡的沒兩樣嗎?小艾白皙的皮膚配什麼衣服都很好看,要好好發揮這個優勢的話,左邊這件黑色的能凸顯妳的白皮膚。」

黑色……艾滿不喜歡這種顏色。不過右邊那件淺藍色的洋裝倒是不錯,只是……

「下襬有點太短了……」

不知道為什麼,艾喜歡女生穿短裙,但對自己就是裙子不碰到膝蓋不敢穿,真佩服有人敢把裙子穿得這麼高。

穿上左邊的黑色連衣裙之後,不愧天生麗質,活生生的哥德蘿莉小蘿莉出現在自己面前得全身鏡中。

沉穩的黑色略帶點神祕、邪魅的氣質,與自身清純可愛的氣質衝突卻又相搭,既像是天使、又有惡魔的氣質。這件衣服也不是一身黑,多處輔以白色花邊及蕾絲邊,領口與胸口間有大大的黑蝴蝶結。

如果頭上有貓耳或許會更可愛,但小艾沒蠢到自爆。

只能說,做得好米娜!

對於眼前的可愛生物,米娜滿意的點了點頭。

「嗯,不愧是我的眼光。」

結果就是米娜為艾買了好幾件衣服,為艾的可愛貢獻了很多心力。

歸途的路上途經一間布料店前,米娜突然想到了什麼,

「等我一下。」

之後帶著幾綑布料出來。

「布料……?」

「興趣啦,興趣。」

「米娜是想自己做衣服嗎?」

「嗯。」

從她燦爛的眼神中,看得出她十分熱誠。

「這樣很奇怪嗎?」

「嗯,跟人家印象中的貴族不一樣。」

「哈哈哈——小艾心目中的貴族是怎麼樣呢?」

「把女性當玩具一樣用鎖鏈綁起來,慘忍對待的傢伙們。」臉一黑,小艾直覺地說了出來。

如此黑暗的想法讓米娜啞口無言。

「……」

「都是爸爸跟人家說的睡前故事害的啦。」

意識到說錯話,小艾立刻裝著天真的樣子笑著解釋。

*

逛了一整天的街天色也黑了,該回去了。

走在這裡的商業區,就像置身香榭大道。

走到盡頭,是個廣場,廣場中央有個醒目的高台,只要有人站在上面就一定會被吸引目光。

『絕對不能饒恕罪孽深重的大罪人,要讓他在聖皇的見證下接受制裁,用這座為他打造的絞刑架。』

聽到了高台上的人高聲的宣傳,小艾一邊走著一邊瞻仰著這座為自己打造的舞台,向身旁的米娜問道。

「大罪人又出現了嗎?」

「嗯,上個星期,克羅斯南方又死了五個人。」

小艾突然噴笑,

「怎麼可能,大罪人早就死了,別騙人家了。」

「我說的是真的。」

「哪裡聽到的?」

「早上的報紙。」

「哇嗚,國家機器動得挺快的……有些事情並不是聽到就是真的,米娜。」

『我們絕對要送大罪人及其同黨上這座絞刑台,他們的歸屬只能是這裡!』台上再次高呼。

「不過這倒是認真的。」小艾汗顏,更加確定自己不能暴露。

「小艾,怎麼這麼巧?」

後面突然有個少年輕輕拍了她的肩膀說道。

小艾回頭認出了他,是本尊。

「欸…怎麼你也這麼剛好在這。」

「去鐵匠那裡訂製一些東西,現在在回學院的路上。啊啊,不好意思打擾了……米娜。」

比爾說著,注意到小艾身旁吃驚的米娜,感覺介入兩人感到歉意,所以向她點頭致意。最後一聲小聲的「米娜」並沒有被米娜本人聽到。

「今年的『新人王』威廉.達特拉.萊可利斯,小艾原來認識他嗎?」

比爾之所以有【新人王】的稱號,因為他不只挺過了第一回比賽,還連同之後的比賽一一擊潰,總計用木劍敲爆了兩個人的鼻樑外加一個人的
小腿,奪下了冠軍。順帶一題,小艾她們敗在了第三場,比的是速度。

「啊啊,他是比爾哥,人家的哥哥。」小艾抓著僵硬的臉說道。

「說出來有點失禮……但兩位完全不像呢!」

雖為一體,但畢竟身體的DNA序列本來就不一樣,一個來自地球的典型東方人;一個是這個世界的混種貓人,外貌上沒有一點有共同的地方。

「啊啊,小艾妳又來了。不好意思容我更正一下,我是小艾家附近的鄰居,從小就幫她把屎把尿,所以也算是哥哥吧?」比爾抓著臉解釋道。

「是嗎,真好,有這麼可愛的妹妹。」

「很可愛……哈哈哈。」比爾抓著頭,羞澀地笑著。

「我叫做米娜.魯索,叫我米娜就好了。那個我們也準備要回去學院了,要不要當我們路上的護花使者,然後再跟我分享一些關於小艾的事吧?」

「榮幸至極,還有叫我比爾就好了。」

比爾行紳士禮同意,加入了她們之中。

*

又是這個城市遍布的廣場,人潮堵得水洩不通。

「那邊人好多喔,去那邊看看吧,米娜、比爾哥。」

「好啊。」

「啊啊。」

小艾太矮了,在人群中踮著腳什麼也看不到,所以比爾就把她背在肩上讓她登高望遠。

中央是個差不多五公尺高的白色石柱,地上一圈圈同心圓組成的大型岩盤。

突然人群讓出一條直直的路,一名身著單薄白色衣物、頭上蓋著白色面紗的女人身後跟跟隨其後為她祈禱的隊伍來到石柱前。

就像婚禮中的新娘穿著白紗進場一樣。

「怎麼,是要發終身願嗎?」比爾與小艾異口同聲。

「勇者召喚,也就是說今天是9月31日。」

「欸……原來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米娜突然想起什麼,「啊,不行,不要讓小艾看到這個!」。

來不及了。

主禮者用托盤將刀遞給了女人,「現在,神將因為妳的奉獻與妳永遠同在。」

女人畢恭畢敬的雙手捧起刀子,優雅的割破自己的手腕,將鮮紅的血滴在祭壇上。

氣氛莊嚴隆重的場合在女人割破守望那刻傳出轟烈的掌聲。

這種情況下很難想像女人其實在自殺,更像在一場宗教儀式觀禮。

足足放血十分鐘,女人倒下了。當然意味著死掉了,但死亡時的表情彷彿得到無上光榮般的滿足。

而祭壇開始發光形成密集有秩序的紋路,往石柱尖端匯集。

見時機成熟,主禮者點頭示意輔禮者將女人的大體披上白布帶走。

沒過多久,石柱頂端的光芒劃破夜空,同時城內的其他地方也有另外兩道光芒一同劃破穹頂,指向同一片星空。

「真可憐,價值只能用死亡來肯定……」米娜露出了跟這裡興喜的人們不一樣的哀傷表情。

就比爾和小艾來看,她才是正常人。

「吶,妳怎麼看。」抬起頭看向天空的比爾用只有小艾能聽到的音量問道。

「啊啊,你果然也發現了嗎。」

「構成諾莉座髮尾的那顆星星,肯定就是『我們的太陽』。」

「不過無所謂了吧,這裡才是人家的故鄉。」

「說得也是。」

光芒漸漸消逝,他們低下頭第一次見證了勇者召喚。

祭壇中央出現瘋狂的揉著雙眼,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的"男孩",驚慌失措的左顧右盼。

他有精緻的娃娃臉,外表只能用偏女子性的男孩形容,如果留長髮就會令人分不清楚性別。

果不起然,觀禮者對他的外表議論紛紛。

『嗚哇,是個女孩子嗎?』、『怎麼可能,勇者只有男性。』

他掃視到這裡與小艾、比爾跟他對上眼時,突然掐著自己的脖子放聲慘叫,反胃的吐出為中的酸水。

「三十七了啊……」隨後沉著臉說,最後虛弱地趴在地上。

然後他被那隊人馬帶上馬車中,離開了這裡。

比爾覺得不解,自己初來乍到時也沒這麼虛弱。

「蛤,為什麼那個人會這樣?」

「可能是嚇到了,抗壓性又低的娘娘腔吧?」

「哈哈哈,從這麼可愛的嘴裡說出這樣的話感覺超壞的欸!」

「哼,帥哥、美男都必須死,我們這種二線才有機會!」

小艾的臉上露出了憎惡的表情。

「喂喂,說到我的自信都要歸零了。」

「等等,你看那個。」

小艾突然睜大眼睛,伸出手指向祭壇。

「百合,三十七?」比爾照上面給的資訊念道。

白色的石柱上插著一把火紅色的短劍,下面的柱體上的刻痕隱隱約約刻著「Lily」,在下面一點也刻著「XXXVII」。

「人家記得的話,夏普斯說過自己的本名『黑楊樹』,我們是『曼陀羅』……」

「勇者的名字都是植物的名字……後面應該就是編號囉?」

「大概吧?」小艾聳了聳肩,她也不確定。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