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宴 其之三 4

木有羊 | 2021-08-23 22:32:21 | 巴幣 2 | 人氣 66

連載中阿姨在我身邊
資料夾簡介
『我』真的很喜歡阿姨。 人生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最新進度 宴 其之三 4

  「不只是菜刀。」

  林阿姨觸碰一下,刀具搖晃,簡直像極了逗嬰兒開心的牽線玩具,不斷迴旋。她看了似乎覺得很好玩,碰啊碰的,將其它玩具弄到同時旋轉,由於長短不一,互相牽動,數十條以不規則的速度或是晃動,或是轉動,若不是線尾綁著菜刀,看起來是一幅令人不禁噗嗤的景象。

  「……」

  「還不快起來,這綁的並不牢固喔。」

  我連忙站起,就在這時其中一條線恰好解開,刀子直直插入我方才的位置。

  「哈哈!我又救了你一次!」阿姨說:「說謝謝。」

  「謝謝。」

  「好孩子。」

  我冷汗直流,林阿姨在一旁嘻笑。

  深呼吸幾口氣,冷靜下來。

  「啊,電話接一下。」

  林阿姨說。

  我還沒來得及感到疑惑,手機響了,鈴鈴鈴。我接起電話。

  「啊、還活……快來救我!」

  「!」

  「有人!有人闖進我家!」

  「什……報、報警……」

  「快──都──都──……」通話斷了。
  
  為什麼會這樣!我並沒有掛掉啊!

  阿姨說:「哎呀,沒訊號了呢!」她查看自己的手機。

  這下沒法報警了。

  一切的一切怎麼會這麼剛好,這麼倒楣呢……

  「別這麼想嘛。」此時,林阿姨的吐息吹到我的耳垂:「你該想說,你很幸運,可以拯救她。」

  咦?

  剛才我有說出來嗎?

  管不了那麼多,現在該想的是該如何前進。

  看看地板只剩刀柄露在外頭,再看看門的內部,至少大約五公尺內都懸掛著數十把菜刀,前後搖動,左右晃動,旋轉,大旋轉。

  「要從下方匍匐前進嗎?可是你也看到了,線繩綁的並不緊,刀子隨時可能會掉落。」

  宛如刀鋒版的電流急急棒。林阿姨說。

  「怎麼辦?」

  林阿姨聳聳肩:「問我嗎?我怎麼會知道?你自己想。」

  這群搖晃中的凶器終究會隨著地心引力停下來──不,時間急迫。等他們自行鬆開掉落地面──不,分秒必爭。這些都太消極了,要積極!我得主動出擊才行!

  我拔出剛才差點戳中我,沒入地板的菜刀,開始一根一根挑掉眼前這些線,登一聲線斷掉,我繃緊神經,在挑掉的同時線尾的刀子便會沿著原來的路徑射出──弄不好的話,簡直會變成飛行道具……不,是飛行刀具……所以過程我極其小心,前進的也極其緩慢。

  登!嚓!登!嚓!登!嚓!登!嚓!菜刀插進右側地板。登!嚓!菜刀擦過小腿。登!嚓!登!嚓!菜刀穿過雙腿之間。登!登!登!嚓!嚓!嚓!

  登!嚓!菜刀插進牆壁。登!嚓!菜刀在我臉上留下血痕。登!嚓!登!嚓!登!嚓!登!嚓!菜刀經過腋下。登!登!登!登!嚓!嚓!嚓!嚓!

  登!嚓!登!嚓!嚓!嚓!登!登!登!登!嚓!嚓!嚓!嚓!嚓!嚓!登!登!嚓!嚓!嚓!嚓!嚓!嚓!嚓!嚓!登!登!登!登!登!登!嚓!登!嚓!嚓!登!嚓!登!嚓!嚓!嚓!嚓!嚓!嚓!嚓!登!登!登!登!登!登!嚓!嚓!嚓!嚓!登!登!登!登!登!嚓!嚓!嚓!嚓!嚓!嚓!登!嚓!登!嚓!嚓!嚓!嚓!嚓!嚓!嚓!嚓!登!嚓!嚓!登!嚓!登!嚓!登!嚓!

  所經之處,不論何處,皆佈滿刀柄。

  林阿姨貼在我的背後。「哈哈。狂風暴雨啊。不,不是暴雨是刀雨。」她的語氣簡直像在颱風天出門玩耍的小朋友一樣。

  登,我用僵硬的姿勢挑斷最後一根線,線隨著反作用力上彈的同時,菜刀深深的嚓進地板。

  「幹的不錯啊。」背後傳來啪啪啪拍手聲。在我鬆口氣要往前走時林阿姨又說了:「小心。」然後我絆倒了。

  然後我看到了──

  從一開始,我就一直直視著前方,為了割斷每一條牽著菜刀的線,必須專心致志,所以無暇顧及周遭──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大事不妙──看到了!這次不是刀柄而是刀刃!好多的菜刀被固定在地上……好多的菜刀被固定在地上!如果剛剛是刀雨的話,這片就是刀筍了。距離我的鼻頭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啊,要死了,我心想。

  ……

  結果,刀尖只稍微戳進一點點我的鼻子,衣領被拉著,我的上半身懸在半空中,背後傳來了「幹、好重……」的林阿姨的聲音,我這才急急忙忙的直起身子坐倒在地,我試著站起來卻癱軟,我……我站不起來……

  「你,走路,要看路啊。」林阿姨翻翻白眼說。

  「謝、謝謝你……」

  「不客氣。」林阿姨說:「怎麼啦?腳軟啊?」

  「……」我愣愣的看著林阿姨。

  「腦筋一片空白啊哈?」林阿姨笑說:「可是你不是趕著救人嗎哈哈哈!」

  「我知道……我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有點,沒力……」

  「但是沒時間休息了,你要起來了嗎?」

  「等……等一……等我……」

  「不能等,你仔細看,這片菜刀竹筍並不難越過,他只是用雙面膠與膠帶固定在地上而已,踢倒便是。現在你還等什麼?起來。」

  「……」

  「等什麼?」

  「別、別踢我……我只是被嚇到嗚嗚嗚嗚嗚──」

  「……哼哼,什麼味道的?」

  「……大腸麵線的味道。」

  「哼哼,那是我的早餐。」

  「……」

  「有沒有嚇到?」

  「……有。」

  「那就,起來。」


  §§§§§§§§§§§§§§§§§§§§§§


  就像林阿姨說的,要越過這片如雨後春筍般的刀子並不困難,踢倒便是,但是接下來該怎麼做?

  一把菜刀,我心想,這種東西有辦法對付那幫匪徒嗎?還是要再多拿一把?一個人可以對付?兩個勉強邊躲邊打?很多人怎麼辦?

  一邊前進──我偷偷瞄向後頭的林阿姨,她依然一臉毫不在乎的表情。其實,我有想過,最好的辦法應該是我們倆兵分二路,由林阿姨去討救兵,這才是最好的。但沒這麼做,一方面因為我怕,想找人作伴壯膽,一方面是因為林阿姨似乎有某種特殊的感知能力。

  她救了我兩次,不論刀雨還是刀筍。我覺得,有她在身邊,有著莫大的安全感,就像隨身帶著一本攻略一樣。

  通過這片刀筍,來到轉折點。

  眼前有兩條路,繼續探索一樓,或是上樓。

  如果現在還有時間,我肯定從一樓找起,順便上廁所……只是,現在連上廁所的時間也沒有了……該是時候兵分二路了嗎?

  「喂!有人在嗎!!?」當我正準備詢問林阿姨的意見時,她大吼。

  聲響迴盪,在嗎……在嗎……在嗎……的迴音在空氣中反覆出現。我看著阿姨,她聳聳肩說,這樣比較快。

  沒有人回應。

  「匪徒八成還在吧,如果匪徒已經離開的話,那你的親密友人應該會回應我們。」

  「沒有離開的話──」

  「你的阿姨死了吧。別急,別著急,我話還沒說完──或者,我想或許她正在與匪徒玩躲貓貓,一路上的這些陷阱,不只可以抵擋外面的人闖進來,也可以不讓裡面的人跑出去。從她打電話到現在雖然才過短短幾分鐘,如果匪徒抓到她了,她肯定無法回應我們。」

  「沒被抓到無法回應,被抓到也無法回應,不管怎樣都無法確認她有沒有被抓到啊……」

  「但現在匪徒知道我們進來了這間屋子了。」

  1、匪徒抓到她,他們在樓上。

  2、匪徒抓到她,他們在樓下。

  3、匪徒沒抓到她,她在樓下,匪徒在樓上。

  4、匪徒沒抓到她,她在樓上,匪徒在樓下。

  「我們上樓吧。」林阿姨說。

  理由:1、3的情況我們會在樓上遇到匪徒,不論你的阿姨是死是活至少可以確認她的生存狀況。最糟糕的是2,不過我猜匪徒都知道已經有別人進來了,應該不會再繼續逗留在這棟建築物裡,我們上樓後,大概就會自己離開了吧,屆時有人質反而會影響逃跑。4最好,理由同上。

  果然是個和攻略一樣的女人!

  「最糟糕的應該是1……」我說。

  「為什麼?」

  「有壞人挾持阿姨,那我不就非戰鬥不可了嗎……」我苦著一張臉說。

  「你還真的要打啊……」

  上樓時,我們刻意腳踏大力一點,發出碰碰碰的聲音,生怕別人不知道我們正在爬樓梯似的,事實上也正是如此。然後林阿姨的猜測獲得證實,我們前腳剛上二樓,啪喀,啪喀,從一樓傳來了開關門的聲音。

  因為我們事先將陷阱全部弄壞了,所以他們很簡單就出去了吧。

  呼──我鬆了口氣。

  二樓,可以看得出翻箱倒櫃的痕跡。五個房間,除了走廊深處門關的緊緊的之外四個房間,全都是大門敞開的狀態,十分凌亂,書櫃的書散落一地,衣櫃的衣服滿地遍是,宛如挖空一切內外翻轉般的狼藉。就算是強盜,但這也盜的太徹底了吧,不過這樣也好,一眼即可辨認出裡頭有沒有人。

  沒有,都沒有。

  來到走廊最深處,我還記得這裡,這裡是X阿姨他們夫妻倆的房間。至於我為甚麼會知道,因為我來過這裡好幾次了。

  那麼──阿姨在這裡嗎?

  X阿姨在這裡嗎?

  「如果──」

  這時。

  林阿姨說。

  「如果我是壞人的話,我早就逃之夭夭了。」

  「……什麼?」

  「或者說,早就把人質殺掉,從手機裡隨便抓一個通話次數多的對象,假裝成人質的聲音,把你引過來,再幹你一票……怎麼樣,你覺得有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聲音──」

  聲音怎樣?

  電話裡的聲音,電話傳來的聲音,跟我印象中的X阿姨有一樣嗎?完全的一模一樣嗎?我會覺得是本人,難道不是因為我接起來之前先看到了來電顯示嗎?

  「聲音怎樣?」林阿姨說:「當然是不太一樣,透過機械傳來的聲音,透過記憶的聲音,怎麼可能會完全一樣呢──」

  ──那麼,我會建議你站後面一點。

  既使是狀況4,也根本無法保證門後的是本人。對吧?

  遲疑片刻,我後退半步。

  然後我轉動門把。

  門沒鎖。

  然後我打開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