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27 三大組織

小光光 | 2021-08-23 16:30:00 | 巴幣 0 | 人氣 53


在大家聚集到了露莉與姆婭的房間後,曉月拿出了一堆甜品。

從較為簡單的餅乾開始到裝飾水果的蛋糕,幾乎是應有盡有,連果汁都準備齊全。

「大家請各自開動,想吃什麼就盡量吃」

雖然有的東西味道比較重,可能有壓過一點餅乾的可能,不過吃的爽就好,計較那麼多幹嘛。

而在大家享用美食的時候,曉月正在處理那製作失敗的香水酒。

「這是什麼?我也要」

還不等說明,姆婭就一把搶過高腳杯。

當她一口飲下,嘴巴立刻變成瀑布。

「好難喝...」

「就是不好喝才沒端上桌」

從她手中拿回杯子後,曉月繼續喝起香水酒。

「這麼不好喝嗎?」

待他杯子一離口,輪到鹿迪拿走。

淺嚐一口,鹿迪馬上輕輕抵住自己的嘴。

「嗯...真的很難喝」

「你們是不是有病啊,非要自己痛苦一次才滿意」

「我才嗚!...」

本想反駁的,不過一旦放開手鹿迪就感覺自己會吐出來。

「鹿迪,洗手間在那邊」

房主的露莉向她比了身後的位置。

「感激!」

簡單的道謝後,她飛也似的跑進廁所。

而在一陣嘔吐的聲音後,光鮮亮麗的她彷彿沒有發生過什麼一樣,靜靜的走出來。

「親愛的,你怎麼辦到的,這麼可怕的飲品」

「嗯...失敗品吃的多吧」

畢竟前世的秘書是個愛好料理卻能每次都做成黑暗料理的魔術師。

時常需要品嚐外表看似正常內在卻超過常識的料理,而這只是強化了美味與否的忍耐上限,味覺還沒壞掉可以說是奇蹟。

「比起我你還是快去吃吧」

「那...親愛的餵我吃」

此話一出,眾人的視線彙集到了兩人身上。

「還是我喂你吧!」

拿起一片餅乾,姆婭抓起她的嘴塞了進去。

「我才不––」

看她還有話要說,姆婭又在塞了一塊。

「姆婭要適可而止喔,不然會害人噎到」

不顧曉月的阻攔,一塊又一塊的餅乾塞滿了鹿迪的嘴。

「慢慢吃,別噎著了」

下一秒鹿迪果不期然的噎到了,而曉月只能哀嘆的幫她拍背舒緩。

「你們玩過頭了」

然而說歸說,沒多久大家又玩瘋了,直到筋疲力竭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莫名的像屍體」

很奇怪的,他們睡著的樣子在曉月看起來特別陰森。

不過在怎麼陰森,曉月與路帕爾是唯二清醒的,作為團隊的一員為了避免大家著涼兩人還是替他們蓋被子。

「曉月先生不休息一會嗎?」

「還不用,沒有他們玩的如此盡興」

「某些時候你還真是老成呢」

「比不上你,時刻都能維持執事的身份」

在兩人的相互商業吹捧後,曉月想拜託他一件事。

「路帕爾我有件事情想拜託你」

「嗯?怎麼了嗎?」

「我有預感,冠軍賽的時候姆婭跟露莉會太過拼命,我希望你能阻攔她們」

「什麼?什麼?你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比賽本來就是該盡力」

「我知道,不過我總感覺她們會弄傷自己,作為她們的朋友,我不希望朋友受傷」

曉月沒頭沒尾的預感讓他是滿頭問號,不過他還是答應了,不讓兩人受傷的約定。

「那麼儘早休息了,雖然冠軍賽還有2天的充電時間」

在曉月的建議下,兩人也席地而坐好好的休息。

到了隔日清晨大家便原地解散各自行動。

而為了面對2日後的困境,曉月希望能夠給自己好好放鬆,不然緊繃神經還不用等到危險來臨自己就不行了。

「果然說到放鬆還是這裡呢」

隨著他推開眼前的門扉,熟悉的花園中缺少了那位不可或缺的人,取得代之的是一名他很熟悉的男人。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當他坐到男人的面前,他才明白自己錯了。

「不對...或許該問你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管理者」

坐在椅上的管理者放下手上的茶杯說到:「來看看你而已」

「...準沒好事」

他的預感讓管理者笑了。

「確實不是什麼好事,尤其冠軍賽對你來說更是如此」

「我該感謝你的預告,還是苦惱冠軍賽的困境」

曉月哀嘆之餘還是多問了一句。

「這次的事情該不會是你一手策劃的吧」

「各佔一半吧?一半是為你提升最初的願望,另一部份則是我需要向星輿圖的初神交差」

「阿?星輿圖?初神?」

「需要我跟你介紹嗎?」

「如果你不要露出一副我就是會說的表情,我應該會回答你的」

再被狠狠的調侃後,管理者開始訴說有相當歷史淵遠的三大組織。

盤踞天下的三大組織分別是:星輿圖、夜蝶組織、以及管理者自身所在的異禍旅團。

其中星輿圖是最為久遠且最大的組織,分別由三位初神為首,並以此衍伸出三個各自的派系,互為組織會相互幫助卻又相互競爭。目前發展為止還是良性競爭的狀態。

「你怎麼說到這裡就停了?不介紹一下其他兩個組織嗎?雖然星輿圖的背景故事你也是說得有夠簡單」

管理者點到為止的介紹讓他很不滿,就像做到一半突然被喊停一樣,既不舒服也不暢快。

「這故事就有點冗長了,更何況你到時候就會知道了,現在講也是白費唇舌」

「...那麼你看夠了嗎?可以把這裡先讓給我這麼一天?」

看他不爽的樣子,管理者露出笑容說到:

「最後再補充一點就好,夜蝶詛咒是大家都覬覦的力量,異禍旅團即便是由我為首,仍舊是有許多聲音的」

一聽到敵人比想像中的多,曉月頓時覺得更加煩躁。

「你可要好好加油,這回可是許久未見,需要全力以赴的事情」

聽他用挖苦的語調說著安慰的話,曉月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你還真會說」

「謝謝誇獎,我個人也很期待你從其他世界帶來的武器」

說完想說的,管理者便站起身來從庭園離去。

「哀...如此脆弱怎麼稱的上是武器」

獨自一人看著院外一片的花海,曉月感覺不到放鬆,原先緊繃的神經只是更加疲勞。

「該死...」

無法釋懷的痛苦感纏繞著他直到冠軍賽當日。

---分隔線---

我知道要更新,可是工作跟體力沒有調配好。作為補償這周一、三、六、日我會補上一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