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終境界】【破曉的黎明】戰鬥潮流4 接觸

Black White | 2021-08-22 22:29:31 | 巴幣 8 | 人氣 100


  「銘曉,這邊我處理完了。」

  凱何啟用了印記通話,告知了銘曉自己已經處理掉史特雷了。

  「好的,我們這邊會分兩派人前進,我跟格瑟薩斯會七月找喬瑟夫,宮本以及伊能還有其他人會想辦法去學波紋,你跟新人就待在史比特瓦根那邊。」

  銘曉回應道,凱何確定下一步怎麼做了之後,便關閉了印記通話。

  「凱何先生…請你過來一下…」

  凱何轉頭看向聲音的源頭,他看到了劉浩,此時的劉浩正跪在地上,雙手抱頭,旁邊還有兩個穿著墨綠色軍裝的士兵正狹持著劉浩。

  「放下你的武器!!」

  此時,從那兩名墨綠色士兵的身後衝出更多士兵,將凱何團團圍住。

  凱何並沒有多做抵抗,只是將槍放在地上,雙手高舉抱頭,只見兩名手持MP40衝鋒槍的士兵謹慎的走向前。

  其中一人放下衝鋒槍,用他粗壯的雙手在凱何的身上搜查有沒有武器,確定沒有武器之後,拿出繩子將凱何的雙手綁在背後,並在他的雙眼綁著眼罩。

  而眼尖的凱何,瞄到了士兵的左胸前掛著一個銀白色的準鷹,那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軍隊的標章。

  「任何情報我們都能透露,請不要傷害我們。」

  凱何沒有選擇抵抗,而是順著士兵的帶領,走上了軍車,但因為他沒辦法透過眼睛看到,他只能憑著聽覺來判斷他搭上了軍車,並且被押送到某個地方。

  「凱何先生,這也是計畫中?」

  劉浩開啟了印記通話,跟凱何提問著。

  「計畫出了點變故,目標不變,還是保護史比特瓦根。」

  凱何尷尬的說著,雖然他有方法掙脫德軍的束縛,但是沒意義,就這樣被帶到德軍基地是最好的辦法。

  儘管有些粗暴,但是凱何跟劉浩‘‘順利’’的混進德軍基地了,他們身上的裝備被士兵給拿走,然後被丟進一間大牢房,牢房內有著各式各樣的人,但無一例外,都是瘦弱且營養不良的狀態。

  正當牢中的凱何思考著怎麼帶著劉浩脫離這裡之時,牢門突然被走進來的士兵打開,接著走了進來,把凱何的手用繩子綁起來,並強硬的拖著凱何。

  劉浩看著凱何被這樣帶走,心裡卻很納悶凱何為什麼不使一些手段脫逃?

  帶走的途中,凱何的頭上被套著一個麻布袋,加上手被繩子綁著,看起來就像是行刑前忐忑不安的死刑犯。

  雖然頭上套著一個密不透風又帶點酸臭味的麻布袋,凱何還是透過耳朵聽到了外面的動靜,直到凱何被帶到一個房間內,接著他頭上的麻布袋被粗魯拔起。

  這是一個全白的房間,沒有窗戶,唯一的光源是凱何頭上的燈泡,房間內只有一張大桌子與兩張椅子,凱何被帶到椅子上坐著,而他對面坐著一個穿著整齊墨綠色軍裝,頭戴著繡有骷髏頭標誌大盤帽的軍官,此時軍官一擺手,旁邊的士兵立馬解開凱何手上的繩子。

  那名軍官身材壯碩,整齊的軍常服下是緊繃堅實的肌肉,那雙銳利的雙眼像是在高空中搜索獵物的隼鷹,而那雙眼睛正死死盯著凱何。

  「你,隱藏的很深呢。」

  軍官放下了手上的馬克杯,他雙手十指交握並輕輕靠在嘴上,看著凱何似笑非笑的說著。

  「長官,我不懂你要表達什麼,我只是一個被派到遺跡那裡的支援人員,不知道為什麼被長官你們綁來這裡…我」

  凱何驚慌的說著,他手舞足蹈地說著,看起來特別驚恐,就像真的是一個被莫名其妙抓起來的考古人員。

  「玩笑話就說到這裡了,我們來說點正經事。」

  正當凱何說到一半之時,對面的軍官突然眼神嚴肅了起來,他看著凱何,看得凱何心底發寒。

  「五十年前,喬斯達宅邸與石鬼面的事情,全部說出來,否則……」

  軍官並沒有把話說死,而是將左手大拇指翹起,向下之後輕輕劃開脖子。

  「你是哪個國家派來的間諜,有什麼目的?!」

  接著軍官奮力站起,伸出雙手抓著凱何的衣領憤怒的吼著。

  「長官,你這樣拷問…黨衛軍的教官都要哭了。」

  凱何只是輕鬆的握著那名軍官雙手,雙手微微發力掰開了那名軍官的雙手。

  「而且,你們有自白劑,這個東西很方便,沒必要折磨我吧?」

  隨後,凱何鬆開了雙手,整理了自己外翻的衣領。

  看著眼前輕輕鬆鬆掰開自己雙手的凱何,軍官臉上輕鬆微笑的表情瞬間變成青筋暴起的憤怒狀態,正當他打算握起拳頭毆打凱何之時,凱何說道。

  「我確實有一些情報,但不是你這個層級的軍官可以染指的,請你們領導人出來談,否則……」
  
  「否則自殺…還是你能把我大德意志帝國軍隊給弄個底翻天?」

  正當軍官以戲謔的笑容嘲諷著凱何時,凱何只是嘆了一口氣,並說道。

  「我知道你們的科技程度很高,也知道就算我打算自殺,我也會被救回來,所以,避免我們彼此交惡,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凱何攤開手說道,軍官則是雙手交叉抱胸,等著凱何繼續說下去。

  「只要保證我、史比特瓦根跟另外一個同夥的安全,我就說出你們想知道的事情,同時….還有這個。」

  凱何將手伸進嘴裡,利用手指在嘴裡看不到,讓手指指尖轉變成武偵彈,再將其取出。

  「這個東西你們可以拿去研究,絕對不是你們軍工廠生產出大量廉價的普通子彈,同時,喬斯達宅邸那一次,我也在場,有很大一部分的事情我都有參與到。」

  凱何聳肩道,表示這是自己最大的誠意了,那名軍官則是半信半疑的收下了子彈。

  與此同時,銘曉這邊,伊能與宮本已經先行出發到義大利了,而銘曉與格瑟薩斯正在紐約的一間義大利餐館上觀察著某一桌客人。

  「我們這一個禮拜找了很多家義大利餐廳,取得是這一間嗎?」

  格瑟薩斯優雅的拿起桌上的餐巾,並將他攤開塞在自己的衣領上,一手叉子捲起義大利麵將其吃下,然後問道。

  「看看斜對面那一桌客人,那是我們這次的目標。」

  銘曉指向格瑟薩斯背後的那一桌客人,那一桌坐著三個人,一個是雖然年紀大但散發著莊嚴氣質的老太太,而老太太的對面坐著兩名男子,一名皮膚黝黑的黑人,以及旁邊身材高大,肌肉壯碩的青年。

  那名青年,正是JOJO第二部的主角喬瑟夫喬斯達,銘曉這幾天透過金錢買通了地方黑市的情報販子,得知了今晚喬瑟夫會與他的奶奶跟一個朋友來到這家餐館吃飯,而銘曉,他正在等待一個機會。

  「你們的店怎麼會讓這種黑豬進來?」

  一道聲音低俗,極度不客氣的聲音突然想起,那是另外一名客人站了起來,伸出手指指向喬瑟夫那一桌的黑人。

  在那個未開明的年代,種族歧視依然嚴重,那名黑人似乎聽到了那名客人的指責,雖然他低著頭,但隱隱約約能看到他那難過的神情,他正打算站起身子,轉身離開店裡。

  「他的臭味都把我的菜餚薫臭了,你還不把他趕出去?!」

  那名客人似乎看到了黑人的異樣,他變本加厲地叫囂著,引起其他客人的側目,使得原先更加難堪的場景變得更加糟糕。

  「這位客人,本店老闆交代只要客人能付得起錢吃飯,誰都能進來消費的。」

  一旁的服務員連忙走出打緩場,但是那名客人則是一臉兇狠的瞪向服務員,並把紅酒朝著黑人丟去。

  紅酒並沒有砸到黑人,但是黑人膽怯的表情以及心中自卑的模樣,使得他似乎沒辦法繼續用餐下去了,而坐在他一旁的喬瑟夫站起身子,要為他的黑人朋友出頭時。

  「喬喬。」

  他對面的老夫人雙手十指交握,臉色凝重的看著喬瑟夫。

  「奶奶,你該不會是要阻止我吧。」

  喬瑟夫左手緊握的拳頭正在半空中停下,彷彿什麼東西凍結了他。

  「我雖然不妨礙他人的主張,但也不允許別人侮辱我的朋友…」

  「你替我好好教訓他一頓,不過不要打擾到其他客人。」

  「遵命奶奶!」

  老夫人只是靜靜的說出,並戴上了剛剛取下的眼鏡,而喬瑟夫則是臉上帶著自信的微笑走到那名客人的桌前。

  「哈哈哈,你有什麼不服的嗎?!乳臭未乾的死小鬼!」

  那名客人先是大笑一聲,使得原先兇狠的臉龐顯得更加猙獰,他站起身子,將手伸向西裝外套的口袋處,只見喬瑟夫非常自信伸出左手指著那名客人,說道。

  「蠢貨,要找你的指虎,他不在外套的口袋,而是在你褲子後面的口袋裡!」

  那人起初非常不屑的表情看著喬瑟夫,接著臉上的不屑轉變成疑惑,接著他將左手抽出轉而摸向褲子後面的口袋,接著臉上的表情突然停頓了一下,驚訝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的指虎真的在褲子口袋裡?!」

  在那人無法理解為何喬瑟夫知道指虎去向時,喬瑟夫更進一步的走進對方,並用手指指向他的鼻子。

  「你接下來會說『你怎麼知道 臭小子?!』」

  「你—你怎麼知道 臭小子!!」

  接著那人突然後退了兩步,一臉震驚的看著喬瑟夫。

  「我從手指上的疤痕就可以推測你是戴著指虎打人留下的,而且…..」

  「你的襯衫上留有血跡,一定是揍過某個倒霉鬼所留下的,若是穿著外套,襯衫也不會沾上血跡,所以,你的指虎也不會放在外套,而是褲子後面的口袋,懂了嗎?蠢豬!」

  聽到喬瑟夫的分析,他眼前的喬瑟夫瞬間被放大了,自己的一切似乎被眼前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給看透了,而喬瑟夫在此預言道。

  「接下來你會說『臭小子,你知道了又怎樣?!』」

  「臭小子,你知道了又怎樣?!」

  那人似乎不再意喬瑟夫在此預言了自己的一舉一動,他舉起了自己那傷痕累累的拳頭,朝著喬瑟夫的臉龐狠狠揍去。

  「哈哈哈,知道厲害了吧!」

  由他人的角度看,喬瑟夫正被無情的痛毆著,一聲又一聲拳拳到肉的聲響,響徹了整個餐廳。

  「蠢貨,看看你的手吧。」

  但,奇怪的是,喬瑟夫身上沒有被毆打的傷痕,也沒有血跡,而喬瑟夫的身前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根帽架,那人的拳頭被斷裂的帽架上刺穿了,血流如注。

  看著那人臉色蒼白、痛苦倒地的畫面,喬瑟夫並沒有進行攻擊,而店內的其他客人紛紛為喬瑟夫鼓掌。

  「那就是喬納森的孫子啊,樣子很像,性格相差甚遠啊。」

  格瑟薩斯皺起眉頭,左手撫摸著額頭,擔憂的說著,作為曾經與喬納森一同討伐迪奧的人,他似乎在喬瑟夫身上看到了喬納森正倒在地上哭泣著。

  「現在是最好的時刻,我們過去吧。」

  銘曉顧不得陷入回憶的格瑟薩斯,他站起身子,走向喬瑟夫等人。

  「您好,冒昧的打擾您,請問是喬瑟夫喬斯達以及艾莉娜夫人嗎?」

  銘曉走到了喬瑟夫的面前,友好的打了一聲招呼,

  「請問你是?」

  喬瑟夫低頭看著矮上自己幾分的銘曉,他似乎有些好奇眼前的亞洲人。


  「您或許不認識我們,但我們知道一些你們不知道的事情,同時也有一件事情,不方便告訴艾莉娜夫人,轉而告訴你比較好。」

  銘曉微笑道,並示意喬瑟夫走向他與格瑟薩斯的座位。






創作回應

第三書語
3867/193
2021-09-23 08:13: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