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暑假計劃】「與香港同行」計劃 與司局長的工作影子體驗

GC 請勿干擾模式 | 2021-08-22 18:21:41 | 巴幣 1112 | 人氣 112

0. 前言

  中五升中六的一年,理應是人生之中學業最繁重、最喘不過氣的一年。被文憑試捆綁著、纏繞著,認定人生在此時此刻,就只剩下考試這個選擇。可是人生又不只剩下單一的選擇。有時候人是可以左右開弓,雖然分開每一件事來說,在這種情況下都會降低效率,不過涉獵的範疇變得更廣。如果是全心全意投入每一項你認為重要的事,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對我來說,每一年暑假的日程表都是不確定的。雖然缺乏時間管理,也相應降低了練卷的效率(確實使某些我不太擅長的科目狀態不佳),但是也給了我靈活運用時間的藉口,也令到我當遇到一些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活動時,我也能抽空出席,遷就該項活動。「與香港同行」計劃就是在我於強烈缺乏時間管理的死結中,稍微有點塞翁失馬之福——雖然重點不在這裡。但是我都慶幸,自己能夠參加這個活動,誠然,是天時、地利、人和之妙,也跟自己別樹一幟、忠於己見、以興趣為導向的性格,巧合地成為活動中最不可或缺的元素。

1. 簡介
  
  “與香港同行”是一個政府活動,由扶貧委員會負責統籌。這項活動是成為一日政府官員的“工作影子”,從而獲得正面啟發,奠定未來工作目標。活動分為四個部分:首先有一日“準備工作坊”(8月4日),之後有一日工作影子活動(8月9-20日其中一天),然後一日體驗回顧(8月24日)和一日分享會(8月30日)。後兩者還未完成,這裡就不多提及了。

  因為這是一項政府活動,免費的;而且還能獲得平日很難接觸到的經歷,從而對同一項事物,有新的見解和得著。毋容置疑,報名人數之多是預料之中。單是經過審批的申請表格就已經有三百多份,還未計算不獲審批的。整個活動的名額就只有四十個,面試就成為能否參與活動的最關鍵部分。

  活動自從2018年就已經舉行了第一屆,當時由時任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推動。當年的名稱叫作“與司局長同行”計劃。隨著活動的受歡迎程度日漸提高,並且越來越多學生踴躍參與,行政長官於同年的施政報告提出把該項計劃易名,並擴大規模,使更多學生能夠參與其中,同時涵蓋更多政府高級官員,使活動範疇更廣泛。活動曾經於2020年,因為社會不穩定因素和疫情關係,而暫時取消舉辦一年;2021年雖然疫情持續,政府決定繼續舉辦是項活動,一方面讓年輕人了解政府的內部運作,二來提供最佳第一印象給青少年,對政府部門的觀感提高至社會事件前的水平,同時高透明度使得年輕人更信任政府的執行力和誠信,萌生投身政府工作的念頭,為未來事業鋪路。

2. 面試
  
  我一直都認為,能夠參加這項活動是機緣巧合,其實同時也是自己願意向大眾展示自己最真實的一面,使政府官員清楚知道自己的喜好、興趣和將來可能選擇學習/投身的範疇,容易匹配適合的政府官員,從而完善整個行程。申請表格裡填的除了是日常客套應酬的筆墨,也寫出自己真正的興趣。當時我這樣做,是因為當面試官問自己對那項興趣有什麼見解/擅長之處時,我可以從善如流。事實上就有點出乎意料,因為面試官要了解面試生的“特質”,而不是面試生的“名銜”。

  面試那天我算是準備充足,因為我把這個活動看得非常著緊。看重並不代表緊張,因為以前在學校也有參加遊學團而面試的經歷,那個我也是十分看重的。兩次遊學團,一次成功,一次失敗:成功的那次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說實話那一次我的表現其實並不太好;失敗的那次是因為我太恃著自己在某些方面特別好,把我最好的一面全部說給老師,然後就落選了。當時也不太明白為什麼把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如實招來,反而入選的機會更低,可是經過這次面試之後,也大概明瞭政府官員/老師、甚至在將來找工作時,老闆找員工的要求是甚麽。這項活動,我在自我介紹中講出三大興趣——第一是看報紙:報紙的時事能夠讓我明白昨天在香港(或是說你的居住地)究竟發生了什麼,另外也得悉一些比較片面、簡略的環球時事資訊;但是我自己比較喜歡看專欄,每一個專欄作者的筆鋒不盡相同,題材也各有特色。除了該日的時事評論之外,也懂得不少生活哲理、人性善惡、養生之道。最重要的是,有不少寫專欄的作家是老饕,專門介紹各式各樣的美食:高貴如上流米芝蓮(米其林)食府、廉宜如隱世平民小店,應有盡有;自己特別喜歡李純恩的介紹,永遠能介紹一些意想不到的推介,例如灣仔「鋒膳」的叉燒煎蛋飯,還有他朋友在上海檢疫時,酒店附近的「佳家」蟹粉小籠包,雖然我沒有機會親嘗一口(前者太貴;後者我現在到不了)。所以,這些都是我特別喜歡讀專欄的原因,甚至我以前考試作文的題材,有一次也從一個心理醫生的專欄,節錄了一小部分的故事當靈感。第二個是一名氣象迷。我自己對氣象有興趣的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以前每當有八號風球時,因應安全原因,作為學生的我們不用上課。而我就騰出了多餘時間,研究一些氣象資訊。久而久之,我就漸漸對氣象產生興趣。我自己搜尋資料不只是上本地官方網站,有時候一些國際非官方氣象愛好組織,例如Force-thirteen,也有關注,甚至有時候他們對於熱帶氣旋的強度預測,比歐美的官方機構和超級電腦還要準確。第三個是一名巴士(公車)迷。乘搭巴士除了是一項日常事務,其實也能夠了解到一些地區的交通規劃:為什麼那個地區經常塞車?為什麼那個地區的交通配套不足?然後逛論壇的時候,或看年度各區區議會巴士路線計劃,對某些方案感興趣,或質疑。當然,我對交通(巴士)有興趣的原因,是因為以前每一天上課都會乘搭巴士,久而久之就會對巴士這檔事產生感情,並緊密連繫。也有人說有很多亞氏保加症的人也是巴士迷,雖然我並不是那種少數人,但我也尊重這個少數群體,包容有不同特質的人,一同享受追逐巴士的熱情。大概面試就是要給面試官這種詳細,又容易明白的資訊,使他們能夠以最快的時間,記住面試生強烈且正面的第一印象。

  上述只是一個例子,但是我們能夠把這些興趣講得頭頭是道,就是因為這些是確確實實自己的興趣,只有自己才能了解自己的長處、優點,在殘酷的面試戰場上,亮出最不為所知但又最具實力的利刃。面試後旨明七月三十一日之前的所有工作天,都可能以電郵的方式公佈結果,沒有公佈的就表示已經落選了。我等了超過一個星期,以為在小組討論中表現得毫無亮點的我已經全無機會,結果就在二十七日收到取錄通知,一時間難以置信,喜出望外。後來在之後的準備工作坊中,導師清楚表明自我介紹不應該第一時間就展示自己的學歷、名銜,還有在學校擔任的高級職位,因為在學校表現突出,不代表進入社會之後,也能夠鶴立雞群,更勝一籌。同時,在面試中,旁邊的人,職位隨時比自己高,同時又表現更標青,蓋過自己的地位光環,即使同一時間,那位面試生這樣回應的話,恐怕又是凶多吉少了。面試官有興趣的,並不是職位有多高,自己有多厲害,而是要闡述自己參與該項職位時,有什麼得著,學到了甚麽,為什麼熱衷於擔當這個職位等等。他們想了解的,是參與這個職位的動機、初衷,還有因為這個職位,帶來甚麽新的看法。畢竟到了弱肉強食的社會,好的待遇並不是名銜夠尊爵就能值得擁有。人需要有實力,有說服力,才能讓普羅大眾有所信任,對得住這種高官厚祿。同樣道理,作為統籌部,他們也要看到參與者為何注重是次活動、有什麼動機,讓他們在工作影子中,從那些難得且矜貴的經歷,帶出一些獨到且周全的見解,並在分享會上,對著校長、老師和家長們,印證自己的能力。這些能力,就由開口的第一句話,已經能展現給考官,而考官,很大機會第一時間就能定生死了。除了考官,這種以展現個人特質來介紹自己的方法,還能使局長和他們的助理,立刻認識自己的第一印象,從而為他們留下雖短暫但深刻的記憶。局長都是人,他們並沒有超凡的記憶能力。所以讓到他們能夠在工作影子活動,甚至在分享會中仍然能夠記住自己的名字和興趣,這種介紹自己的技能就可以大派用場了。

3. 工作影子活動
  
  整個準備工作坊最刺激的部分就是抽籤——嚴格來說是揭盅,因為是早就編排好的,只是最後才公佈而已。我在申請表填了第一志願是天氣預報,但天文台是隸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所以被安排跟隨商經局局長邱騰華先生當工作影子。當時的即時感覺是還好吧:並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差——好的是有人要跟隨懲教署署長,可能要體驗一下監獄飯的滋味,但至少我也能夠踏足政府總部辦公室的部分;不好的是,我自己比較想傾向運房局或是發展局,即是第二和第三志願部分(公共交通管理規劃、城市規劃),但其實也不大礙,反而意想不到的是,那天的行程,其實比我想象中的,完美得多,也更能貼合自己的期望。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其實有兩大支部:工商貿易和創意產業。所以管轄範圍其實極其廣闊:無論天文台、旅發局、通訊事務管理局,還是投資推廣署、貿發局,都是屬於商經局。兩大支部的工作大不相同,但是兩者都是在同一處辦公室工作的(政總22樓)。其中以前創新科技那一部分,主力都是歸由商經局負責,但是隨著近年陸續推廣本地創新科技,政府新增“創新及科技局”,減省工作量,但是撥款方面仍然需要商經局局長到立法會遞交申請的。所以當我早上八點鐘到了扶貧委員會的寫字樓,收到當日行程包括會面數碼港的初創企業和創業者,其實並不意外。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行程還包括會面立法會議員、旁聽立法會例會、參觀投資推廣署的辦公室,還有旁聽一場英商會的會議。實際上這個是“一日工作體驗”,且因每一天的工作都是截然不同,所以並沒有所謂的“局長的一天”,每一天的工作變化可以很大。局長跟我和拍檔說明,因為那天立法會例會並沒有要解畫的政策,所以他不需要到立法會例會(我們到訪立法會的行程,局長沒有跟隨),不然他會忙得多。
  
  不過有一項工作,不論陰晴圓缺,一定都要完成,就是讀報紙環節。可能你會好奇:甚麽?讀報紙也是一項工作?但政府要了解社會的運作,首先要知道昨天的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那麼政府部門才能制訂更完善的政策,使更多持份者感到滿意。每天早上八點半,局長和高級人員(包括秘書、政務助理),圍坐在會議室,聆聽讀報紙的人,摘錄要點。報紙分為三疊:一疊是工商貿易部分,一疊是創新產業部分,剩下一疊是整體部分(涉及廣泛範疇,或者難以區分),通常花半個小時完成。報紙的種類絕對要多元化,親建制的文匯、大公也有;主打經濟的經濟日報、商報也有;反對派的報章也有(雖然蘋果日報在香港已經結束經營)。了解社會對政府的聲音是施政重要的一環,政府才能在面對不同持份者的質疑和攻擊,也能清楚解釋,並且減少政策所帶來的爭議和不滿。商經局是香港十三局唯一一局需要每一天上班讀報的部門,不過其實在之後早上九點,特首都會召見三司十三局官員,討論一些最重要的新聞,還有交代近日某些部門的重點進度,使政府施政長期有商有量,在高透明度的情況下實行政策。
  
  之後我和拍檔就跟政務助理交流了一會。政務助理其實就是局長身旁的那位得力助手,主要是進行一些重要文書工作,還有記錄重要事務等等。基本上現在上班已經是辦公室和家中輪流交替,而且在這種由政務主任升職的高級官員,隨時隨地工作是常識吧。所以他揶揄現在並不是WFH(Work From Home)那麼簡單,而是"Work From Anywhere",任何時候都要候命。還有,秘書和政務助理這些局長隨從,其辦公室是靠窗的,正對著維多利亞港幽美的海景,波光粼粼,定能在繃緊的工作中作適量放鬆。可是這些福利,其他文書、公務員也不能享有,這也證明其辦公室環境,沿用舊式設計,稍有官僚之感,也對下等職位的其他公務員,提供不太人性化的工作環境。
  
  回正題,政務助理從政務主任升職過來的,所以見識淵博,大部分政府範疇其實也難不了他。那天我們就聊了一些關於內地旅行團帶來的社會問題、迪士尼樂園,以及位於皇崗口岸附近的新田購物城失敗的原因。首先,免稅店和廉價酒樓大量集中於紅磡、土瓜灣這些舊區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兩三十年前,那裡租金比較便宜。對廉價酒樓來說,相比起尖沙咀、旺角那些傳統高檔旅遊區,紅磡位於尖沙咀旁,除了租金便宜外,也有利剛到尖沙咀購物的廉價旅行團到那裡吃飯。同時,他們除了買時裝,也喜歡買免稅品。免稅店並不是尖沙咀那些跨國企業之輩,沒有那麼大財力物力承擔昂貴的鋪租,所以也選擇了紅磡作為他們的據點。久而久之,紅土地帶就產生了工業慣性——類似的店鋪集中在一起,形成適量良性競爭,推高貨品質素,壓低鋪租,同時來貨來源逐漸統一,透過聚集經濟效應,互補優劣,鞏固強大的免稅品店鋪網絡。再者,紅土地帶屬於舊區,難以在短時間內進行重建和地區規劃工作,所以在短期政策中,根本不可能驅使他們在其他地區經營生意。舊區缺乏新土地,新區的鋪租太昂貴,同時又要重新累積客源,於是受苦的就是小市民。每天忍受旅行團的噪音、旅遊車的廢氣,還有額外湧入的內地旅客,擠得水洩不通。更甚的是,通常旅行團吃飯的速度很快,45分鐘以內就能完成,旅遊車就難以著停車場泊車,於是就在區內兜圈,進一步加劇舊區交通擠塞的問題。癥結在疫情看似暫時解決,免稅店十家關了八家,但長期來說,當疫情問題緩和,內地客再度湧進紅土地帶,又能否撐住了?迪士尼樂園方面,有人認為發展迪士尼樂園是浪費土地,但政務助理解釋,當全數土地用來建房子,不要多——七成公共房屋,三成私人房屋,那麼人口全塞在這一小片土地,交通配套能否應付?要知道,連接迪士尼樂園的,只有一條公路,倘若遇到車禍,堵塞主要幹道,人們還是要往來市區和新市鎮,他們該怎麼辦?還有土地規劃不可能全部用作興建房屋,休憩土地該怎麼規劃?會否改劃用地?這些都是即使迪士尼樂園的表面經濟效益不大(常年虧蝕),但仍然決定保留的原因;再者,迪士尼樂園的附帶經濟效益其實非常龐大:旅客因為迪士尼樂園的名氣來港消費,從而推動零售業、旅遊業。其經濟效益,甚至可以扭轉樂園單方面虧蝕的情況。新田購物城那邊開業以來長期慘淡的原因有兩個:第一,購物城是臨時用地,並不是永久改劃成購物廣場。所以,政府並沒有責任優化設施,例如鋪設混凝土地、興建更堅固的店鋪等等。到現時為止,新田購物城仍然是一塊爛泥地和一堆用貨櫃搭建出來的店鋪。這些不完善的設備,使購物城的形象下降,消費者連購物的意願也失去了。第二,交通配套不完善。現時新田購物城主要以一條來往落馬洲巴士站和購物城的接駁巴士,接送遊客。可是,遊客並不是全部由皇崗口岸來港的,接駁巴士只能滿足一部分的客源;再者,接駁巴士班次疏落,又缺乏宣傳,使得只有少部分的遊客透過接駁巴士,到購物城消費。使用其他交通工具到達購物城非常不方便,進一步降低消費意欲,令到購物城的效果不能複製西方國家戶外“名店倉”模式的成功。我們跟他聊了幾句之後,發現其實政府部門在制訂政策並實行的時候,初步構思也是首先以紙上談兵的方式,討論存在的問題,並且找出每個持份者在不同的計劃中,所擔當的角色,以及各自遇到的困難和解決方案。
  
  之後我們就啟程前往數碼港會見初創企業。首先參觀的是一家專門研發機械人的公司(Roborn)。該公司於2018年研發全球第一個5G機械人,得到眾多獎項。我們進入門口時,映入眼簾的是一部名為“守護”的機械人(3i)。它是一部戶外消毒的機械人,因應清潔工人難以經常消毒戶外設施而研發。現在的任務主要是定期消毒往來灣仔和金鐘政府總部的海濱走廊,總長1.2公里的欄杆。當然,公司不會在辦公室直接示範射水,不過也有介紹它的主要功能。之後他們介紹為何所有已經研發的機械人,都需要用到5G技術。他們示範一個遙距攝錄機械人,在距離機械人5米的地方放置了一個汽水罐(3ii),然後讓機械人遙距攝錄,把相片傳回熒幕,清晰看見汽水罐上的營養標籤(3iii)。如果沒有使用5G技術,一來影像會非常模糊,二來傳輸速度不會這麼快。這項科技應用於沒有個別專科醫生的私人診所,攝錄病人的外傷,把影像傳送至不在診所的專科醫生,對專業人才不足的中小型私家診所,有莫大的裨益。在場還有一部學習用途的機械人“FUTURE”,用來推廣中小學生的STEM教育。機械人裝上三語語音辨認系統,可以語音命令機械人執行任務。當日示範向機械人說出“FUTURE,打開噴霧”,裝置頂端的噴霧就會啟動(3iv),日後可以給學校教導科技小實驗,讓學生對現代科技有更深入的認知,還能有助推動本地STEM教育。
  
  接著我們碰見一個教導年輕人領導技巧的團體(3v)。他們在舉辦一個分享活動,給予機會年輕人介紹一個學習平台。負責演講的年輕人是一個非華裔學生,主要溝通語言是英文。她對著局長,毫無怯場之感,滿懷自信,把早就預備好的內容清清楚楚地展示。那個平台的亮點就是每一條影片都是三分鐘的,因為有研究顯示,人類對影片的最專注時間是2.7分鐘,所以若設計學習影片的時間超過3分鐘,我們就會喪失最佳專注力,容易分心,學習效率便大大降低。基於這個理念,他們這個初創公司與不同中小企業合作,希望參與者能從這個平台上,學習到一些不會在學校碰到的知識,同時提升學習效率。當然,天上是沒有免費的餡餅掉下來,免費會員的上載影片數量是有限制的,而跟隨導師的數量也並不是無限。平台希望藉著收費系統,從廣告以外,平衡經濟收益。其實這裡可以想一想:學習模式速食化,對學生來說,是不是一個正面的方向?我們經常諷刺,新一代的年輕人已經漸漸失去了耐性。他們喪失了長期閱讀的能力,反而把專注力集中在幾分鐘,甚至十五秒的短片上。每一條短片都要消耗短期的專注力,久而久之,當我們把集中力轉移至書本上,我們反而很難在一段長時間裡,一頭栽進文字海。我們人類經過一代又一代、長路漫漫的進化,從發明文字,閱讀文字,創造文學,會否到現在,反而被科技巨擘一舉擊垮呢?無他,從經濟發展和創新科技的角度來說,這類學習模式就像一顆未經琢磨的寶石,沒有人知道這類型行業的前景,同一時間代表這種模式存在著龐大的發展潛力:一旦順利發展了,對本地,甚至全球的教育行業,都蘊藏著深不可測的機遇。雖然牴觸了“所有人都應該有平等機會學習”的教育之道,但把學習商業化,等同釋放了該項行業的潛力;同時使得更有財力、更富裕的人,有更多機會學習不同的東西。想起喬治●歐威爾的《動物農場》裡面的一句話:「所有動物都是平等,但是有些動物生來就比其他動物更平等。」在資本社會主導的香港,聽起來格外諷刺。
  
  接下來參觀數碼港員工的健身室。健身室裡有一大特色,就是職員數目很少,因為有虛擬導師的出現,使得他們不用招聘大量導師,也能完成健身教學(3vi)。局長展示其平易近人的一面,親自示範以虛擬導師練習深蹲(3vii)。其實除了省卻人手,這種科技的好處,還包括能夠引入西方健身潮流,使享受健身的員工能夠認識本地模式外,其他國家/地區的新模式和新趨勢。同時,健身室也不用大灑金錢,聘請外籍導師。除了節省人力資源,還能在疫情當道的現今,降低群聚所帶來的染疫風險。
  
  然後就到最重要的一個行程:水耕。我們首先探訪本地水耕企業(FARMACY水耕細作)位於數碼港辦公大樓的耕作室(3viii),主要是實驗用途。因為水耕農作物其中一個賣點就是新鮮,所以不會定點大量種植,然後長途運送,這就解釋為何那個耕作室只會用來試驗種植新種類的蔬菜。他們其中一個理念,就是在如“石屎森林”的香港,進行垂直耕作,善用都市每一吋空間。同時水耕不需要過度施肥,減少使用對環境有害的肥料,並且控制耕作環境,不會避免過度灌溉,更能善用食水,為環保出一份力。有一個帶給我驚喜的地方,就是他們用的紙張,其實是有椰子纖維製造而成。這是因為他們出訪泰國交流時,看見人們以吃剩的椰子殼,不浪費當中堅硬的部分,化成纖維造紙,能夠減少砍伐樹木,避免過度開墾森林,浪費地球資源。以另類植物纖維的概念在香港是非常罕見的,所以那種紙也是從泰國運到香港的。
  
  參觀了眾多初創企業的成果,我們也開始有點肚子餓了。局長和公司的老闆Raymond一同帶我們到與水耕公司合作的餐廳(INTERVAL)(3ix)。INTERVAL是一家意式餐廳,在將軍澳也有一家分店。不過數碼港店的特色,就是FARMACY在餐廳裡設有耕作室,廚師能夠在需要使用該種蔬菜時,直接摘下來烹調。老闆強調,廚師們很喜歡用他們的蔬菜,因為水耕蔬菜有幾個特點:第一,特別新鮮,因為即種即摘即煮即吃,從耕作室到廚房的距離是零,省卻了冷藏的部分;第二,特別高營養價值。免運送即是免冷藏,冷藏過程中,冷氣會削減蔬菜的營養,同時蔬菜脫離了根部之後,營養不再從泥土經根部輸送到全棵植物,反而因為沒有營養輸送,而造成營養流失。運送過程越久,營養流失越大。所以一些從歐美進口到本地的蔬菜,營養價值肯定大打折扣。高營養價值同時也更美味,菜式自然錦上添花。當然第三就是可以成為一個很正面的推廣和宣傳作用,全香港只有這一家餐廳,在廚房旁邊設有水耕耕作室,食客除了可以享受水耕前所未有的新鮮感,也可以觀賞水耕種植的流程,帶來新的體驗,提高餐廳的吸引力。水耕公司老闆自嘲不懂烹飪,但他顯然知道如何發揮水耕植物的價值。他說,別人經常說餐廳的菜式缺少“家鄉的味道”,其實那種“味道”就是因為家鄉的農場與餐廳的距離短,運送過程不繁複,所以營養流失少,自然使得食客認為食材新鮮。水耕的價值就是能夠在土地貧乏的高度發展地區,例如香港,炮製出“家鄉的味道”,務求蔬菜與香料在最新鮮的情況下烹調,昇華每一道菜式。局長在吃飯的時候,問及於飯桌放置水耕植物的好處,我直覺回答是“觀感問題,綠色植物放在飯桌上,令用餐的心情更輕鬆”,但其實還有實踐“Farm-to-table”的概念,即使以不經過市場的形式,從本地農場直送餐廳,保留最新鮮的食材。桌下的植物,其實旁邊是有把手,可以在需要的時候拉出農作物,然後用作食材。這種概念在香港是非常罕見的,只有幾家餐廳能夠做到;直接在餐廳開設耕作室,更是鳳毛麟角。我自己就叫了一個帕瑪火腿披薩;秘書吃素,叫了卡邦尼意粉;拍檔叫了燒春雞;政務助理叫了意式茄子披薩。我當初還在猶豫該選甚麽,因為意式西餐其實並不常吃,我自己又蠻討厭蘑菇和茄子的,直到餐廳老闆過來介紹他們的披薩:「48小時發酵酸種麵團,炭爐現烤。」直截了當做好決定。帕瑪火腿披薩有意外驚喜,火箭菜雖然濃郁、嗆喉卻不太辣,調和帕瑪火腿的鹹香和油潤;簡樸的番茄醬與配料融為一體,為兩款性質大相徑庭的濃厚配料,統一成為優雅協調的和弦。酸種麵團鬆軟、柔韌,配上微微烤焦的批邊,焦香、軟綿、酥脆、甘鮮,陸續顯現。看著炭爐裊裊炊煙,和披薩五顏六色的鮮艷,整個行程竟然是午餐最為亮眼,一個字:“掂” !水耕公司老闆在我們吃飽的時候,帶我們去後面耕作室走一趟。他說,沙拉調味清新,在於蔬菜和香料都是即場摘來製作而成。他剪了一片迷迭香,說明:「如果迷迭香是進口貨的話,味道要在烹飪的時候才會出現;但是我們水耕種植的,只需要用手指在葉子上捋,把手指放在鼻子上,也能嗅到香氣。」我試著照辦,果不其然。接著他又剪了一根百里香(3x)、一根紫葉酢漿草(紫蝴蝶)和它的花朵(3xi)(3xii)。紫蝴蝶是用來當沙拉配菜的,用來發揮其獨特的、如檸檬般的酸香,但免去檸檬的苦澀。我直接拿一塊來吃,一開始並沒有察覺有什麼特點,但當我嚼了一段時間後,清新的酸甜倏忽迸裂而出,融入我的口腔,滲透我的味蕾。這是平日我們吃沙拉菜從來沒體驗過的感受,只有在營養完全沒流失的情況下,才能真正發揮食材最大的價值。
  
  告別餐廳老闆,告別水耕公司老闆,還有感謝局長請了我們這一餐飯,讓我對現代農業應用獲益良多。緊接的行程就忙多了:局長下午沒空,而我們就先到立法會,會面一位立法會議員鄭泳舜先生,然後到會議廳旁聽例會會議,跟著到投資推廣署參觀其辦公室。立法會經歷了兩年前的社會動盪之後,保安明顯森嚴得多。進入立法會要用身份證明文件作資料核實,然後又要通過一次安檢,最後還要一次性的訪客證明,才能一睹議員開會的風采。我們乘搭升降機到達鮮為人知的工作樓層,步進議員辦公室,不同大大小小的政治橫額和政策推廣立下實幹的第一印象。原來適逢東奧港將戰績驕人,議員變相趁機推動體育政策,落實中長期2030+政策,包括推動協辦亞運會,主辦全運會等等,並建議提高撥款至體育產業,和改善香港體育學院的設備等等。剛進來的時候,議員還在開會,過了一會他就回來了。原來鄭泳舜議員以前是地區工作人士,因為發自好心想幫助社區,所以獨自為社區服務。之後民建聯主席曾鈺成先生看中了他,決定建議他加入民建聯,代表政黨擔任社區工作。於是在2007年,他就進入九龍西選區,成為區議員,一心一意服務社會。他最深刻的是劏房問題,因為在屬於九龍西的深水埗區,劏房乃為最嚴重的社會問題。居民連住屋的基本需求也不能滿足,不少生活在極其惡劣的地方,生活環境欠佳。作為區議員,他有責任推動政府實行更完善的房屋政策,但因為他只是一個區議員,權利有限,往往眼見社會問題,但卻無能為力,於是就萌生了當立法會議員的念頭。在2017年,他成功以地區補選,登上立法會的舞台。過程卻依舊艱辛,工作由模仿和學習其他議員開始,一步一步來,之後在自己的辦公室架著譜架(模擬立法會放置文件的木架),對照空氣講話,使自己在例會發言時,避免怯場,敢於面對反對議案人士的質詢。他最深刻的經歷,是在最動盪的2019年,當時正值反修例風波,示威者失去理性,從和平示威演變成流血衝突。七月一號當天,示威者佔據立法會,推著自製手推車,衝破立法會的強化玻璃,到會議廳大肆破壞。當時鄭泳舜議員就在辦公室,眼見這種景象,不敢下樓,深怕會被示威者打傷。於是他就在辦公室“打地鋪”,帶上牙刷牙膏,與同事們在辦公室留宿幾晚,等到形勢好轉才敢回家。看著掛在牆上的全馬獎牌,禁不住反思:人們很多時候從政的出發點,都是善良的,都是發自好心的。可是,普羅大眾經常因為他們跟隨了某個政黨,對其他政治信念有所牴觸,而一筆勾銷那個人以前貢獻的政績,和對社會的幫助。這種失去理性的抨擊,除了毫無建樹可言,更是因為批評是最容易做出來,但人的聲譽需要長年累月,日積月累才能建成的,所以不要整日指責立法會議員,或是高級官員,是“吹著冷氣拿薪津”,每一項新政策,都要預早準備,跟持相反意見的持份者唇槍舌劍,還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把政策三讀通過。在廟堂之高的官員,所承受的壓力非同小可,小市民難以想象。
  
  壓軸的行程(對,壓軸是尾二的意思)就是參觀投資推廣署的辦公室。投資推廣署的作用是鼓勵外資來港創業、辦公、開展業務,所以在辦公室樓層設置眾多會議室,方便外商在良好的環境下洽商。再者,因為疫情關係,很多面對面會議不能舉行,所以改為網上即時會議。網上會議的配套要求高,所以在投資推廣署,每一間會議室都會設置先進的通訊科技,方便舉行視像會議;同時,長期的視像會議容易使神經繃緊,一個七彩繽紛的會議環境相比單一寡悶的房間,更能提高會議期間的集中力和專注力。所以會議室內的椅子,顏色都會比較鮮艷(3xiii)。當然,正面工商是少不免的。StartmeupHK是一個投資推廣署的倡議,旨在提供香港初創生態系統的資訊,以及為海外初創企業提供設立基地和拓展業務的平台。老闆Jane提到,目前香港乃為亞太區最多海外初創企業設立基地的地方,甚至比日本和新加坡還要多。當中內地企業佔比最多,第二是日本,第三是美國。新加坡雖然人口比香港少,但是在香港投放的資金和初創發展比重很大,排第五。她說笑指投資推廣署是各個政府部門中,最不官僚的一個,因為要接待外國客戶,所以員工的工作風氣也不能太拘謹。以辦公室為例,第一:主要政府部門,通常是高級官員的房間靠著窗戶,而其他下屬則面對四面圍牆,透光度低,也不能欣賞窗外景色,影響士氣。而投資推廣署的辦公室則相反:窗戶留給員工下屬共享,下屬工作疲憊時,休息的時間能夠看到窗外景色,同時日間透光度高,並且因為使用茶色玻璃,陽光過度猛烈也不會影響日常工作。高層的房間則在離窗戶遠一點的地方,自成一室,以玻璃隔著,在距離遠一點的地方,也能觀望窗外景色,也保留高級員工地位上的尊嚴。第二:辦公室裡人與人的隔牆比較矮,員工坐下時,牆的高度會剛好覆蓋頭部,那麼員工站起來休息時,可以與其他員工直接談天,人與人的距離縮短,氣氛也不會這麼冷漠(3xiv)。還有,投資推廣署有招聘實習生,因為有跟外國客戶交流的機會,工作氣氛也比較輕鬆,同時又是政府工作,素來有“鐵飯碗”之稱,所以大受歡迎。拍檔在參觀過後也表示有興趣大學時期在這裡當實習生,而我因為在中學缺少相關學科的經驗,意欲相對比較小。
  
  最後,我們回到商經局在政府總部的辦公室。當時英商會跟局長正在開會,討論關於反制裁對英商投資的影響,大致上就是美國對香港實行制裁,中央政府進行反擊,推出反制措施,制訂《反制裁法》,使外國商界處於兩難局面。之後牽涉敏感議題,就請我們出去。取而代之的,是跟負責社交媒體的同事溝通。她在政治系畢業,翻譯系碩士,卻在政府當一個嚴格來說不算是公務員的工作。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宣傳商經局、製圖、剪片和進行戶外拍攝工作。她笑言自己以前在大學裡學到的知識全部用不著,要在政府那裡重新學習工作技巧。她說,這項工作,要忙的時候很忙,不忙的時候也可以很輕鬆。我跟她談了其他部門的社交媒體宣傳,例如吉祥物"大嘥鬼"(環境局)、"度天隊長"(天文台),詢問為什麼不太多人知道商經局的專頁。她才揭露原來部門裡面只有一個人負責社交媒體,但有些部門有多於一人工作,這樣他們就會有更多時間、心思,推廣部門,同時提高宣傳質素。我感慨現在工作已經不是“行行出狀元”的年代,中學、大學的時候專修的科目,到了投身社會的日子可能用不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在社會工作的韌力和隨機應變的能力。我們能不能夠在短時間內,例如一兩年,甚至幾個月,可以適應新的工作環境,學習新的技能,來配合新的政策呢?我不是鼓勵學生以“項項皆精”的方向來度過學習生涯,而是要隨時培養多方面的興趣,這樣即使日後因為種種原因,而不能朝夢想進發,或遇到不合心意的工種,也能快速適應新的工作環境。雖然仍然有不少的工作需要專才,但時代在變,隨時一個負責重工業的工人,日後可以在辦公室工作;也可能是一位老師,背後在兼職寫小說賺錢。所以,適應力勢必成為新世代求職最重要的技巧。
  
  回到局長的房間,他回顧了一日的行程,再跟他聊了幾句。當中講到“小政府”的原則:政府不會大花金錢來完成一項政策,而是以一小部分的資金,“鼓勵”業界/其他持份者構思、行動,最後實踐。這樣可以提高資源運用的效率,並且因為營商自由度大,營商環境得以優化。當中整天的行程,已經清清楚楚地展示了“小政府”的原則。數碼港裡不少初創企業皆有申請政府的5G資助計劃,當中政府只是支出5500萬(港幣),並沒有親自決策整體5G科技的路向。所發明的產品、想發揚光大的技術,全部都是由創業者自行決定。正如局長提到,政府的作用就是“拋一堆點子出來”,然後令創業者能夠實踐這些點子。另外,我們也談到“獲取資訊”的問題。眾所周知,媒體分為社交媒體和大眾媒體。兩者最大分別,是社交媒體的資訊,通常是一級資訊(primary information),資訊未經過濾,是最真實的訊息,同時資訊流動速度快,重要資訊以秒速傳遞,大眾接受訊息的速度就相應快速;而大眾媒體是二級資訊(secondary information),通常先被媒體公司過濾資訊,經過篩查、編輯,再於第二天從報紙中展示資訊。二級資訊雖然真實性較低,但撰稿者往往帶有報館立場,文章也會反映報館對於一則事件的取態,所以閱讀不同二級資訊,可以觀察不同媒體對於同一件事情,從不同角度分析,得出不一樣的結論。還有,有時候,執行政策時要懂得權衡輕重,還有了解政策原意。當一項政策偏離原意,即使為普羅大眾帶來多少正面效益,或是部分持份者享受經濟回報,政策也需要迫不得已擱置。最近的事例就是美食車計劃。當年商經局為了複製歐美地區美食車的成功案例,推出美食車計劃,讓參與計劃的美食車(現在15輛)在15個指定地點裡營運。但是成效不彰:美食車停泊位置隱蔽,多數旅客難以察覺;美食車食物缺乏獨特性,吸引力低,難以吸引本地市民光顧;適逢2019年的社會動蕩,承接2020年的疫症,美食車營辦日子大減,即使營運也鮮有客源,重挫盈利,甚至轉盈為虧,更使新加入美食車行業的餐飲業界卻步。更甚的是,美食車屬於短期經營的生意,過了四五年,折舊率大增,很多車已經呈荒廢現象。現在指定地點有15個減到8個,當中更有兩個停泊點應為疫情緣故長期關閉(迪士尼和海洋公園,關閉10個月),變相近年長期營運的泊位只有6個,實屬貽笑大方。事實上,即使有營運商專營,開設地鋪餐廳,擴展業務,並獲取盈利,但美食車生意的原意已經偏離,停辦乃為最佳辦法。所以局長在幾日前宣佈美食車計劃可能在半年後停辦,意思就是給予時間營辦商退出美食車業務。

  一日影子體驗獲益良多,但主要也是集中於經濟發展方面的體會。不同部門做事有不同風格,所以了解其他政府部門的工作風氣,留在體驗回顧日和分享日揭曉。

合照:
  i) 我和拍檔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先生,在局長辦公室拍照留念

ii) 我和拍檔、秘書以及立法會議員鄭泳舜先生,在議員辦公室合照

iii) 我和拍檔、秘書、StartmeupHK老闆Jane、高級經理Stanley跟Peggy,在投資推廣署辦公室拍照留念


內文照片:
3i) 守護(Sau Wu)機械人進行示範

3ii) 汽水罐攝錄示範

3iii) 透過5G技術,在熒幕上能夠清晰看見汽水罐上的營養標籤

3iv) “FUTURE”機械人,頂端放置一部噴霧機,只要語音辨識就能啟動

3v) 三分鐘學習網上學習平台,當日正在進行青少年活動

3vi) 虛擬健身導師

3vii) 局長親自示範深蹲

3viii) FARMACY實驗用耕作室

3ix) 位於數碼港商場的INTERVAL x FARMACY餐廳



3x), 3xi), 3xii) 百里香、紫葉酢漿草及其花朵

3xiv) 投資推廣署先進且顏色鮮艷的會議室;留意每個隔板都可以隨時打開,方便舉行大型會議

3xv) 投資推廣署較為人性化設計的辦公室

創作回應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謝謝分享,很多都是我不曾理解的領域呢
2021-08-22 19:02:16
星夜(ゝ∀・) ♡
很不錯的體驗呢 祝褔你~
2021-08-22 21:20: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