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33話 玉足

里散 | 2021-08-22 17:35:40 | 巴幣 508 | 人氣 361


  葉永辰的手忍不住握緊。
  
  他從床上緩緩起身,和她對視:「你要我怎麼做,才肯讓我去救她?」
  
  「呵,為了她,你可真夠積極的,真令人忌妒。」朱碧萱說道:「我想想……啊,有了。」
  
  朱碧萱微微躬身,將一隻腳的繡花鞋脫去。過程中,胸前的豐挺因彎腰而擠壓變形,幾乎溢出。
  
  她坐直以後,向著他抬高裸足。
  
  她以一副高傲的眼神,居高臨下地看著葉永辰。
  
  「吻吧。」
  
  這讓葉永辰感覺,自己像是女帝選中的男寵,正被挑中了寵幸。
  
  「吻什麼?」
  
  朱碧萱看了眼她自己的腳,眼神似乎在說:「這不是顯而易見嗎?」
  
  「妳是認真的嗎?」
  
  「現在想來,沒玩過這種玩法有些可惜,恰巧彌補下遺憾。」
  
  「原來如此。」
  
  葉永辰捧起她的玉足,稍作把玩,手感水潤嬌嫩。
  
  朱碧萱的小腿顫抖了一下,眉頭輕皺,發出一聲悶哼。她的臉頰染上緋紅,別過頭,似乎不想讓葉永辰看見她動情的神色。
  
  但同時,葉永辰也從她的瞳孔讀出哀怨。
  
  葉永辰嘆了口氣,將她的腳穿上鞋子。
  
  「我不會照妳的要求做的。」
  
  「為何?你不想救簡姑娘了?」朱碧萱笑了:「原來比起她的命,你更加看重自己的尊嚴。」
  
  「這不是我放不下尊嚴,而是我認為……妳並不會因此開心。」
  
  一片沉默。
  
  若他為了救簡靜璃,連尊嚴都可以捨棄,那意味他有多重視她。而這對朱碧萱而言,更加傷人。
  
  「葉永辰,給我收回你那憐憫的眼神。」
  
  朱碧萱眼眶溼潤,揪住他的衣襟:「你要是如此了解我,如此可憐我,為何要拒絕我!」
  
  「我無法相信妳,是否有天也會為了求道,而犧牲我的性命。」
  
  「假如我沒了修為,你就能信任我吧?」
  
  「嗯?」
  
  「並非全部。若我失去一半的修為,倒退回不需要絕情的階段,你便能打從心底相信我吧。那麼──」
  
  朱碧萱雙臂繞過他的脖子,嘴唇溢出的甜燙氣息,拂過他的臉龐。
  
  葉永辰感到口乾舌燥。她的風情,幾乎讓葉永辰的理智融化。他感覺渾身血液沸騰,手開始顫抖,甚至暴出青筋。
  
  「不對!妳做了什麼!」
  
  「終於發現啦,」朱碧萱說道:「是情花香哦。雖然我訓練過,所以這類藥對我無效。不過,因為你,我現在也有點想……」
  
  「莫非妳要──」
  
  她說道:「好好收下我的功力吧。」
  
  趁葉永辰沒防備,朱碧萱將他按倒在床上。
  
  「這麼做也有利於打倒梁學算。要擊敗他,關鍵不在於人數的堆疊,而是單獨一人的最高戰力。我替你牽制其他人,你則盡可能地逼他發揮全力。屆時,天道所下的雷劫會將他消滅。」
  
  葉永辰咬破舌尖,依靠嘴裡的痛楚保留一絲理智。
  
  他說道:「可是……」
  
  「既然如此,來吧,別浪費時間了。」她看向水兒:「啊,小傢伙,妳在那邊看無所謂,不如說看著我們更好。」
  
  朱碧萱說完,舔了下紅唇。
  
  水兒滿臉通紅,看得瑟瑟發抖,也不曉得是害怕,還是因為興奮。
  
  接下來,葉永辰和朱碧萱辛苦地修煉,汗水淋漓。費了一番辛苦,朱碧萱才成功將一半的功力傳給葉永辰。
  
  
  半個時辰後,朱碧萱攏了攏凌亂的秀髮,臉上帶著未褪去的紅潤。
  
  葉永辰穿好衣物,將佩劍繫於腰側。他體內擁有充沛的靈力,修為也上漲不少。他一臉複雜地看向朱碧萱。
  
  朱碧萱揚起嫣紅的嘴唇,微微笑著:「走吧。」
  
  他們走出房間。外頭恰逢夕陽西下,太陽染紅了天色,雲朵也被沐浴成火焰般的殷紅。
  
  朱碧萱抬頭望向天空,說道:「差不多是時候了。」
  
  葉永辰說道:「怎麼了?」
  
  一隻老鷹振翅飛近,在空中盤旋一會後,俯衝而下,最後停留在朱碧萱伸長的手臂。
  
  老鷹的嘴裡叼著一封書信,等朱碧萱拿走書信後,它振翅高飛,劃過長空而去。
  
  葉永辰說道:「這是什麼?」
  
  「玄魔宗內負責蒐集情報的分堂。只要付出報酬,便願意提供情報。」
  
  朱碧萱看了看書信的內容,交給葉永辰。隨後,兩人便開始行動。
  
  
  ※ ※ ※
  
  深夜,歇羽城。
  
  根據情報,這座城市角落有一個宅邸,閒雜人等不可近,實際上是卜算堂其中一處分部,而梁學算人就在其中。
  
  此時夜深人靜,月光灑下大地,照染出雙扇大門的模樣。
  
  朱碧萱直接走向門口。
  
  葉永辰拉住她的手:「喂喂,妳要做什麼?」
  
  「這還用得著問嗎?」朱碧萱笑著:「自然是沿路殺進去。」
  
  「不,我想先確保簡靜璃的安全,以免夜長夢多。」
  
  經過一番討論,他們決定暗中潛入,將簡靜璃救出來再說。這之後再考慮如何應對梁學算。當然他們也做好途中遭遇敵人,陷入戰鬥的覺悟。
  
  葉永辰和朱碧萱從側邊圍牆翻進去,悄然落地。
  
  此處似乎是庭院,可見池塘和幾顆蔥綠的榕樹。他們穿過花花草草、走上廊道,盡可能地放輕腳步。
  
  他們走在迴廊中,腳下踩的木質地板有些年代,若不注意放輕腳步,便會發出嘎吱聲響。
  
  
  ※ ※ ※
  
  「趙師兄,你說我們守夜有意義嗎?」
  
  「此話何意?」
  兩名身穿道袍的男子在迴廊巡邏,各自手裡拿著提燈,燈火照出一點點黃暈的光,照染周遭的夜色。
  趙師兄有著一雙瞇瞇眼。在幽暗的夜晚中,幾乎讓人看不見他的瞳孔。
  輩分低的師弟說道:「此處可是卜算堂的分部,根本沒人有膽潛入,戒備簡直浪費時間。」
  瞇瞇眼男子說道:「切勿掉以輕心。」
  「知道啦,趙師兄你過於嚴肅了。」
  瞇瞇眼男子始終保持警戒,相較之下,他的師弟卻一副散漫的姿態。
  當瞇瞇眼男子繼續向前走時,他的師弟仍待在原地打著呵欠。
  過了一會兒,瞇瞇眼男子見他師弟遲遲未跟上來,出口喝斥。
   「喂,動作快點,別偷懶了。」
   他回過頭,卻並未看見他師弟的身影。
  「嗯?」
  他下意識地左顧右盼,最後低下頭,將手中的提燈伸出一探,看見的是一具無頭屍體,以及他師弟滾落在地上的頭顱。
  「什……!」
  他尚未來得及大叫,就被人從身後捂住嘴巴,頸部傳來冰涼的觸感。似乎是刀身。
  瞇瞇眼男子說道:「唔、唔唔……」
  他驚恐地睜大眼睛,這應該是他一生中眼睛最大的時刻了。
  透過迴廊拐角牆上的銅鏡,他看見身後有一個男人的身影。
  瞇瞇眼男子被脅迫住,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聽著身後的威脅話語。
  「噓,安靜。」葉永辰淡淡地說道:「別出聲,那是在逼我殺你。」
  他開口的時候,表情帶著笑意。在月光斜斜的照染下,那臉龐上略帶陰影的淺笑,令人不寒而慄。

創作回應

dale
原來還有不需要殺人絕情的騷操作
2021-08-25 06:22:4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