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8.防人之心

佐渡遼歌 | 2021-08-21 20:00:01 | 巴幣 408 | 人氣 40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李少鋒回到走廊的時候,隨即看見燕子的眼瞳閃著翠綠異芒、雙手交還在胸前地倚靠著牆壁,在對上視線的瞬間立刻站挺身子。
 
  「帆帆的情況如何?」燕子問。
 
  「大致上……應該沒問題了。學姊從什麼時候待在這裡的?」李少鋒問。
 
  「不用那麼緊張,人家才不會故意去聽你們師徒間的談話,過來之後就一直鼓氣遮住聽覺。」燕子沒好氣地搧搧手,追問:「帆帆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講清楚一點啦。」
 
  「應該算是講開了,也同意讓我去學銀鑰的心法。說要稍微平靜心情就去沖澡了。」李少鋒如實報告。
 
  「很好,那麼換手。人家去和帆帆一起洗,你去負責處理那傢伙。」燕子拍了拍李少鋒的手臂就要踏入淋浴間。
 
  「咦?等等──」李少鋒看著燕子踏入女性淋浴間,單腳跨在門邊卻不敢踩進去,遲疑片刻只好無奈,接著就看見夏羽站在另一邊的走廊轉角,半藏著身子正在窺探這邊的情況。
 
  見狀,李少鋒立刻快步走過去拽住夏羽的手腕,一口氣將她拉過好幾個轉角才皺眉問:「妳過來做什麼?」
 
  「那、那個,我來向千帆學姊道歉。」夏羽低頭說。
 
  「師父並沒有怪妳,但是我覺得等到明天再去道歉比較好。」李少鋒說。
 
  「這種事情應該越快越好吧。」夏羽說。
 
  「那樣也不會是現在,還是要看時間場合,尤其燕子學姊也在場的情況絕對會弄得更麻煩,而且她們倆正在沖澡,不管是直接闖進去或是待在門口蹲點都不太好吧。」李少鋒說。
 
  「姆姆……」夏羽癟起嘴,思考片刻之後說:「那、那麼明天我向千帆學姊道歉的時候,可以請學長待在旁邊嗎?」
 
  「這個是沒有問題啦,不如說,我原本就是那樣打算的。」李少鋒說。
 
  「謝謝,然、然後關於我教導學長心法的事情……」夏羽吞吞吐吐地問。
 
  「這點我也和師父達成共識了,我會學習銀鑰的心法,今後也請妳多多指教了。」李少鋒說。
 
  「嗯、嗯嗯……那樣就太好了。」夏羽露出一個安心的表情,再度轉頭看了好幾眼淋浴間的方向,抿起嘴問:「請問接下來要做什麼?」
 
 
 
 
  當李少鋒和夏羽回到第一練武場的時候,只見秦樓月和張定緯各自拿著掃把,一邊打掃一邊討論著方才夏羽展現的武術與變化。
 
  「樓月學姊,定緯哥,不好意思了!居然讓你們打掃,剩下交給我吧!」李少鋒急忙走上前。
 
  「不用在意,千帆的狀態還好嗎?」秦樓月問。
 
  「沒有問題了。」李少鋒說。
 
  「我們這邊才要說不好意思了,將最困難的部分交給你處理。」秦樓月說。
 
  「畢竟師父是……我的師父。」李少鋒停頓片刻,報告說:「另外,如果樓月學姊沒有意見的話,我會去學銀鑰的心法。」
 
  「如果你不打算拜入草屯秦家,我也無法傳授心法給你,在這件事情其實沒有立場阻止,如果這是你和千帆的共識,我也會給予支持。」秦樓月說。
 
  「是的。」李少鋒暗自鬆了一口氣,暗忖既然得到自家師父與工房長的同意,這件事情大概就這麼定下來了。
 
  秦樓月肅起臉,將視線投向站在李少鋒身後的夏羽,凝重詢問:「對於玩家而言,學習心法是攸關將來一生的大事,正因為如此,我們在找到合適的心法秘笈之前始終沒有讓少鋒修練……夏羽,妳有覺悟為此負責嗎?」
 
  「是的,我會盡心盡力地教導學長!」夏羽立刻挺胸保證。
 
  「有決心是一回事,然而能否長久持續又是一回事。」秦樓月說。
 
  「秉持著紀錄者的職責,我絕對不會半途而廢。」夏羽說。
 
  「那麼如果銀鑰在這之後下令結束任務呢?屆時,妳可以輕輕鬆鬆地離開台灣,沒有任何損失,少鋒卻因為失去了師父的教導,不得不冒著走火入魔的風險自行鑽研抑或重零開始選擇其他門派的心法修練。」秦樓月追問。
 
  「不會發生那種事情……再怎麼說,我都是銀鑰的成員,對於知識的渴望遠遠比起樓月學姊認為的更加深刻,能夠待在『受到啟發之人』身旁親眼見證他的成長,說是所有銀鑰成員的理想也不為過。今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離開學長身旁,自然不會發生樓月學姊擔心的情況。」夏羽凜然保證。
 
  咦?這句保證怎麼覺得聽起來有點語病?那是求婚的台詞吧?李少鋒不曉得該作何反應,乾脆地保持沉默。
 
  「希望妳可以兌現諾言。」秦樓月說。
 
  「當然。」夏羽說完,氣勢頓時一矮,有些手足無措地想要從秦樓月手中接過掃把幫忙卻又不曉得該如何開口,內心掙扎片刻之後察覺到現場氣氛對自己並不友善,默默地低頭踏出第一練武場。
 
  蒼白馬尾搖晃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走廊轉角。
 
  「定緯。」秦樓月立即打了一個手勢。
 
  「沒問題。」張定緯會意地移動到外面走廊,一邊假裝打掃一邊把風。
 
  「看起來她似乎不在意留下這些結晶粉末,難道認為我們沒有辦法從中分析出個所以然嗎?」秦樓月彎腰從畚箕捏起一顆極為細小的淡金色結晶,放到眼前端詳。
 
  「原來如此,我還在想說為什麼會這麼趕著整理。」李少鋒瞭然地說。
 
  「少鋒,雖說剛才同意了心法的事情,不過……還請務必小心。」秦樓月抿著嘴提醒。
 
  「感謝學樓月姊的忠告。」李少鋒說。
 
  「順帶一提,請問你知道夏羽身上是否有帶著能夠證明身分的物品、飾品或紋身嗎?上述三樣物品是克蘇魯遊戲的隊伍最常用來作為自身隊伍象徵的手段,也是一個購買情報的大方向。」秦樓月偏頭追問。
 
  「啊啊,像是情報機關的紅寶石胸針、還有黑虎的黑鑽石戒指和虎紋刺青那樣對吧。」李少鋒點頭說。
 
  「是的。現階段可以直接鎖定『夏羽』這個名字購買相關情報,然而大概不會有什麼成果吧,畢竟情報機關很有可能沒替銀鑰的隊伍成員建檔,或是直接將之列為禁止販售的情報。這種時候,從旁支線索下手反而可以得到更多情報,像是曾經參加過的遊戲、期望購買的情報或執著的物品。」秦樓月說。
 
  「這麼說起來……我曾經見過夏羽以相當重視的態度凝視著一個飾品。掛在胸前的小型銀色墜飾,打開來裡面可以放小相片的那種。」李少鋒一邊說一邊隨手比劃了一下尺寸。
 
  「可以裝相片的墜飾嗎?」秦樓月思索著說。
 
  「待在蒼瓖城幽篁別館的時候,我醒來就看見她露出……有點哀傷的懷念表情凝視著那個墜飾,沒有讓我看到裡面究竟放著什麼,很快就貼身收好了。」李少鋒補充說。
 
  「非常感謝,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向。」秦樓月說。
 
  「樓月學姊在懷疑她的身分嗎?」李少鋒遲疑地問。
 
  「我身為工房長,有義務保護隊伍成員的安全。半天的相處下來,她可能不是壞人……然而也有可能是一位演技極為精湛的怪物。」秦樓月低聲說。
 
  「怪物……嗎?」李少鋒皺眉重複這個詞彙,再度意識到其他人都對夏羽抱持或多或少的敵意,然而或許是自己被她救過的緣故,總覺得無法抱持那樣的念頭。
 
  「她可以同時扮演『阿撒托斯』和『瓦蘿莎』兩個身分──假扮成蒼瓖派的恩人與教團聯合的幹部,同樣的,她也可以扮演『夏羽』這個身分,假扮成一名希望加入瞭望塔的國中女孩。」秦樓月說。
 
  「但是她最終依然是銀鑰的幹部,不是嗎?」李少鋒問。
 
  「這樣也證明了她永遠不會成為瞭望塔的成員。」秦樓月搖頭說:「世明剛才也講了一個很貼切的比喻,夏羽是締結契約的傭兵,沒有金錢交易,而是以銀鑰匙有的情報與自身的戰力交換關於你的情報……或許也有瞭望塔其他成員的情報。」
 
  「是的。」李少鋒說。
 
  「再加上以前發生過孫琰的事情,我實在不希望重蹈覆轍。老實講,當世明說要讓你加入的時候,我們這邊也做過一些調查,幸好你是迷途者,這方面的情報並不會太難收集,然而像是夏羽那樣充滿謎團的人就……尤其我因為想要得到十書情報的一己私欲同意她加入瞭望塔,更是必須想辦法徹底杜絕這些變數。」秦樓月歉然說。
 
  「當然十書的情報至關重要,不過樓月學姊也有考慮到燕子學姊的內傷以及我那個發動時候會呼吸斷絕、心跳停止的奇怪變化才會同意讓羽……讓夏羽加入隊伍吧。」李少鋒急忙緩頰。
 
  「我並沒有你所想的那麼偉大。老實講,在她坦白願意提供十書情報的瞬間,我就決定接受她提出的任何要求了,那個瞬間,甚至沒有考慮過你和燕子的事情。」秦樓月苦澀著說。
 
  「感謝……樓月學姊的坦白。」李少鋒說。
 
  「……有對我這位工房長幻滅了嗎?」秦樓月微微抬眸,低聲詢問。
 
  「只是再度認清了我們每個人都是為了自己的理由才會持續參加克蘇魯遊戲的事實。」李少鋒笑著說。
 
  「你真的很會講話呢,思緒也轉得很快,今後如果有要接待其他隊伍的客人就麻煩你負責吧。」秦樓月輕笑幾聲,再度說:「另外,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你可以確認夏羽的角色面板。」
 
  「角色面板嗎?」李少鋒疑惑重複。
 
  「是的,那樣可以確定她的『真實姓名』究竟是什麼,倘若真的是『夏羽』,我這邊也會使用這個名字蒐集相關情報,可以省去不少因為假名帶來的麻煩和徒勞無功。」秦樓月說。
 
  「我知道了……但是這麼說起來,如果在成為玩家之後改名會變成什麼情況?」李少鋒好奇地問。
 
  「面板欄位的內容隨時都會出現變化,新增稱號、等級提高,玩家姓名這個欄位也是如此。每個人都知道一個屬於自己的『名字』,那是自我認知的一部份,只會有一個,玩家戒指會以不可解的外星技術抽取這部分的意志,將之顯示在面板上面的『玩家姓名』欄位,因此不管表面上有多少名字,面板的欄位只會顯示自己最為認同的那一個名字,在某些極端的情況,甚至有些玩家的姓名會是暱稱、綽號……如果精神崩壞瘋掉了,玩家姓名的欄位則是會變成空白。」秦樓月詳細解釋。
 
  「瞭解了,感謝說明。」李少鋒點點頭,暗忖這樣聽下來,只要夏羽沒有說謊,真的是隸屬於銀鑰的夏羽,那麼玩家姓名就不會顯示「阿撒托斯」或「瓦蘿莎」的假名……然而若是到時候顯示了這兩個名字,那樣就表示她其實更加認同那邊的身分,潛入瞭望塔更是別有居心,如果是三者皆非的名字就更加棘手了。
 
  「如果你和她參加了同一場遊戲,應該有不少機會才是。」秦樓月補充說。
 
  「我會妥善處理的。」李少鋒說。
 
  「那麼……雖然剛才說過了,還是請你多加小心。根據聽下來的結果,銀鑰對你也並未完全抱持善意,單純只是因為至今為止鮮少出現過『受到啟發之人』的稱號持有者,基於近乎病態的求知慾想要知曉你是否會在將來大放異彩、展露頭角,才會刻意派遣夏羽前來你的身旁,保護安全且貼身監視。」秦樓月講到最後又嘆了一口氣。
 
  「說成監視似乎有點……」李少鋒一時也找不到更加合適的用詞,吶吶地說。
 
  「現階段對你而言,有一位修為抵達塵閃境界的貼身保鑣也是利大於弊,即使她真的有其他目的,短時間內應該也不會下手。儘管如此,還是要有防人之心。只要覺得有什麼不對勁,隨時都可以找我,或者找燕子、千帆她們商量,千萬不要一個人揹著。」秦樓月凝重提醒。
 
  「我知道了。」李少鋒說。
 
  「那麼接下來就是互相刺探情報的長期戰了。這點也算是百聞不如一見,沒有想到銀鑰居然是這樣的隊伍。」秦樓月低聲感嘆,向著依然站在走廊把風的張定緯打了一個手勢,表示已經沒問題了。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不虧不虧
2021-08-22 22:31:12
佐渡遼歌
0w0
2021-08-22 23:07:11
赤月狼
打從夏羽一開始出場,我就一直懷疑她是韶涵
2021-08-23 08:18:45
佐渡遼歌
這點就請期待後續劇情了XDDD
2021-08-23 11:19:42
秦思
大家都在討論妹妹,我就反其道而行吧;如果玩家極度自戀,連AKA的綽號都是自我認同的一部份,那面板會不會變跑馬燈XD
2021-08-23 10:12:34
佐渡遼歌
連自己都深信不疑的話那樣就會是很長(?的名字XDD
雖然怎麼樣應該都不會比技能那欄更長啦XDDD
2021-08-23 11:20:33
Darkwolf
其實....那個啥台灣財神總統的,他的名稱應該已經能讓那欄變跑馬燈了w,更何況還有那堆鮭魚www
2021-08-24 08:24:15
佐渡遼歌
突破盲點了!!XDDD
雖然我個人覺得他本人大概也不會覺得那是自己的名字啦,就像是類似綽號的東西(?XDDDD
2021-08-24 11:18:39
Ddpaul
我拿化學反應式當名字豈不是被當亂碼
2021-08-24 09:19:28
佐渡遼歌
要先打從內心認為那串化學式是自己的名字呀www
2021-08-24 11:19:0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