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公主偉大的煩惱啊!》 第七章 初訪王都

珀璠 | 2021-08-21 12:00:03 | 巴幣 26 | 人氣 83



  經過一翻收拾,瑟菲薇亞將最後一件篩選出的淡紫色禮服放入行李後,蓋上並扣了扣子,如釋重負的呼一口氣。
 
  「完成!」轉身面對在旁等候自己的兩人,她自信地笑說,「怎麼樣,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但我還是整理好了!」
  
  「確實是花了不少時間。」奧斯頓看著妹妹,收起那時間未到的計時沙漏,露出溫柔的微笑,眼神卻冷不防的瞥了一旁在過程中被篩選掉的物品──滿滿的書籍。
 
  見到大哥的視線,瑟菲薇亞的小臉上頓時一陣尷尬,「那、那是因為我覺得那裡可能會很無聊,所以才想說帶一點書去嘛……誰知道……」
 
  本來就沒參加過社交活動的她,雖多少從書上看過這些資訊,但其實壓根不曾想過自己去了那裡會是什麼樣子,唯一知道的是,花時間在那樣的場所,她還不如繼續投身在魔法的研究中,好找出能更有效使用傳送陣的方法。
 
  因為書上所描述的,參與社交活動的男性們可能多於洽商,是為了增加自己的社會地位或商業版圖,甚或是挑選另一伴而參與,至於女性則多數是為了找把自己弄得如艷麗的花朵,希望自己能吸引上自己期望的對象。
 
  這也是為什麼她想帶點研究書去,因為這跟她自身的興趣完全是背道而馳啊……
 
  同樣在場的赫伯特,臉上微笑依舊,但也看了眼那堆書本,於心底忍不住對瑟菲薇亞的思想有了更深一層認識。
 
  不愧是克里斯提安家的小姐,興趣真的完全跟一般的貴族千金不同,在這等待與監督的過程中,他完全沒想過竟然有任何女性會想在這樣的狀態下帶書,而且還是研究用的書籍。
 
  憶起以前陪同過的貴族小姐們,她們外出甚或是出席社交場合,除了華麗的服裝與首飾,最多的就是選擇哪一類的香水,能帶動潮流或是吸引在場的男士們。
 
  可眼前這位不曾出席過社交活動的少女,具備著受人矚目的身份,但卻擁有異於他人的特殊想法。
 
  確實,她前往王都,最大的興趣並不是參加典禮與活動,她真正想做的是使自己的魔法研究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聯想到負責王都守衛的騎士們,她的目的,即使還沒有實踐,但他已經可以想像可能發生的瘋狂場景。
 
  協助克里斯提安家的魔法研究,這樣的求助訊息一出,不要說騎士團了,恐怕其他在王都的人們都會爭先恐後地前來,當然,主要的目的自然不是研究為主軸,畢竟外傳的克里斯提安家是何等神秘。
 
  而那被譽為天才般的少女,她的容貌更是眾多人們想一窺究竟的。
 
  「無妨,畢竟前往那裡,肯定會讓妳到市集或書店去尋找妳要的東西,這些書根本沒有帶的必要,反而會增加重量,況且妳多數的內容都記住了,實在是沒有帶上路的需求。」
 
  奧斯頓說完,站起身,伸手一揮,被堆疊的書本全數飛回了書架,回到他們應有的位置。
 
  「就怕無聊嘛……」瑟菲薇亞忍不住嘟起嘴,無奈道:「看過書本上說的社交活動的重要性以及意義,還有王族們每年舉辦的春季宴,主要是為了祭神用的,現在大多都被當作男女配對的場合,雖然我很好奇,可是想到是為了找伴,我就覺得應該帶書去看,這樣比較不浪費時間。」
 
  「社交場合就是要多和他人交流才有的活動,雖是以祭神之名舉行,但畢竟多年的傳承,多少會有些變化,可是這是妳第一次參加,還是把研究先擺一邊,等結束後再說。換點不一樣的生活方式,也不失一種樂趣。」
 
  奧斯頓說完,走到她眼前,伸手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髮頂繼續道。
 
  「我知道妳的一些交際活動的想法是從分家的其他人身上聽來,但很多事情總是要自己走過,嘗試過,才能真正體驗到那些事物的樂趣,相信喜歡探索的妳,肯定能夠理解其意義。」收回手,他轉身看向赫伯特。
 
  「走吧!該忙得忙完了,接下來就讓小薇好好休息,養精蓄銳,明天要出發了,這是她的第一次活動,進入王城之後要接見的人,面對的事物很多,一定會耗費掉不少精力。」
 
  「是。」赫伯特起身,恭迎的說,望向一旁的瑟菲薇亞,他彎身行禮,「小姐,請您好好休息,明日小再來協助您提物品。」
 
  「啊、那個,不用啦!」聽到他的話,瑟菲薇亞趕忙拒絕,隨即笑道:「克里斯提安家的魔法技術是很強的,提行李這種事情不需要讓你如此費心。」
 
  她的回應讓赫伯特抬頭,疑惑望著瑟菲薇亞,奧斯頓此時也跟著開口。
 
  「赫伯特爵士,雖這樣說對你可能有些失禮,但是以克里斯提安家的能力來說,我們其實不像外頭的貴族一樣需要特別關照,待了幾天的時間,你應該也有注意到,我們的僕從非常少。
 
  之所以不需要過多人手,一方面是家族人數上不像其他貴族需要大量人力協助和防禦,另一方面則是我們的魔法技術其實遠比外頭所想要來的強大很多。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長年下來都能獲得王家重視,且一直保有如此地位。」
 
  「是。」赫伯特看向他,似懂非懂。
 
  雖清楚他話中的意思,但就這幾天的停留來看,嚴格來說,他其實對這神秘家族的認知仍有限。
 
  見到赫伯特的表情,瑟菲薇亞對他笑著說明:「你應該看過我們移動物品的事情不少回了,對吧?」
 
  「對。」聞聲,赫伯特看向她。
 
  「同樣的,對於行李搬運的魔法,我們多的是這類小型魔力的操作運用,畢竟家族中的外人真的很少,所以施展減輕物品重量的魔法種類自然是有的,行李這種東西是可以使其輕如羽毛,因此你不需要刻意幫忙這種事情,何況來者是客,這點小事我們自己來就可以了。」
 
  「……好的。」聽完瑟菲薇亞的說明,赫伯特忍不住開始認真回想在這家中所看見的一切。
 
  確實,真的如他們所言,他們所做的事情幾乎都是靠自己完成,屋內的僕從們,基本都只做一些外頭貴族的旗下僕從們所認定的雜事。
 
  深褐色的眼瞳,來回的望了望這對兄妹,從他們的表情來看,他就算是騎士之職,也真如他們所言,自己根本不需要同其他貴族底下的僕人,做一樣的事情,看樣子,這家族被視為最不合群的貴族,追根究柢不過就是一場誤會。
 
  因為若不是他們本身的心忠於王族,以他們的實力來說,要推翻王朝自己立國,根本是易如反掌。
 
  「小薇,妳就好好休息吧,別因為興奮而太晚睡,我知道這是妳第一次離開領地到王城,雖然妳說怕無聊想帶書,但我很清楚妳的好奇心有多強烈,只要有興趣的東西,總是會追著不放,所以我敢保證,王城那個新興之地,對妳的誘惑絕對不小。」奧斯頓毫不保留的點出瑟菲薇亞的個性。
 
  「哥──,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他的說詞讓她瞪大眼,心跳也忍不住漏了一拍,羅蘭色的紫瞳帶著不安的瞥了眼赫伯特,生怕他會因為哥哥的話而對自己有落差的想法。
 
  她已經成年了,是個大人,才不會那樣不懂世事,魯莽做事呢!
 
  視線落到赫伯特身上,只見他也同樣看著自己,溫和的表情依舊,深褐色的眼明顯帶著那溫暖的注視。
 
  那凝視如暖流般的輕輕滑過心頭,抿住唇,她下意識的別過臉,不再與他對視,但一股莫名的熱卻悄悄爬上了臉、耳。
 
  她的反應使赫伯特微頓,心頭泛起小小失落,以為自己做了什麼使她快速躲避自己的視線,但在見到她那泛紅的小耳後,那稍稍竄起的思緒頓時消散。
 
  原來她是害羞了。
 
  那看似清楚一切,且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其實也有如此單純可愛的一面,如此的發現,讓他的凝視多了幾分情緒,心也同時滲入了汩汩熱流,他對她的認識又更進一步了。
 
  「走吧。」冷不防地,奧斯頓語調平穩地開口,中斷了他們兩人之間的暗潮思緒,跨步朝房外走去。
 
  「是。」拉回思緒,赫伯特恭敬的回,雙眼仍忍不住地在瑟菲薇亞身上多停留了幾秒後,才尾隨著奧斯頓的腳步離開了房間。
 
  關上房門,他跟著奧斯頓走在長廊上,當離瑟菲薇亞的房間有段距離後,奧斯頓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停下腳步,他轉身直視著與自己差不多身高的赫伯特。
 
  「我能看得出小薇對你有興趣,但你最好清楚,她可是克里斯提安公爵家最珍視的寶物,這並非是因為她天資聰穎,而是她是父母的女兒,我們的妹妹,過去她所曾受的,未來她所背負的,不是三言兩語地說明就能明白的。
 
  如果你真的想接近她,就要有必死的覺悟,若她受了什麼傷害,我們可是不會輕易饒過傷害者的。」
 
  奧斯頓直接講明了一切,語調無任何起伏,但深紫色的眼眸卻帶著明確的警告盯著他。
 
  赫伯特思緒微凜,對於公爵家保護瑟菲薇亞的舉動,他多少可以想像,看著他們對她的言行舉止,無不充滿寵溺舉動。
 
  「小的明白。」對於奧斯頓的直言,赫伯特也不刻意隱藏自己對瑟菲薇亞的好感,很直接地接下了他的警告。
 
  見他坦率的表態,奧斯頓也沒在多話,只是轉過身繼續朝著長廊的盡頭走去,而赫伯特也收起了恭敬之姿,邁步跟了上去。
 
  對於自己喜歡她的事,他不認為有什麼好隱藏的,只是就怕克里斯提安家的人會反對,畢竟貴族與平民的身分差,本就不是簡單且能輕易越過的,然而奧斯頓的言詞,很明顯的,真如這整個公爵家的表現一樣,他們並不在乎世俗的階級眼光,只要能夠為國家、家族盡力的人,他們是一律平等對待的。
 
  這些細節,其實從這屋內的家僕們身上就能明顯看出,或許因為如此,待在這裡的期間,他才能夠以下位的騎士之職,受到外頭如貴族般的良好待遇。
 
  跟上奧斯頓的腳步,回想起那時於芎頂發生的事,軟嫩的唇瓣,因吻而迷濛的紫羅蘭色眼瞳,當時的畫面於腦海閃現,使心口一熱,忍不住地,他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淺笑。
 
  她是如此高貴的存在,他卻是個人人都鄙棄的低階者,然而在得到騎士之位後,他的身份已不再如過往般受人鄙夷,就算仍不及公爵家的身份地位,但至少現在的自己,已經能以保護者的姿態站在她的身邊。
 
  如同她對自己伸出援手一樣,現在的他也同樣能為她做些什麼了。
 
  如果可以,他想以自身的微薄之力,來守護這個為國家付出的家族,用他的雙手,與公爵家的他們一般,保護她,寵愛她。
 
 
  隔天一早,克里斯提安家的三兄妹以及騎士赫伯特,在公爵和公爵夫人的目送之下,他們透過家族中專屬傳送於王都的傳送陣,銀白色的光輝閃爍,一行人瞬間透過傳送陣,傳送到王城區域中的克里斯提安家的住宅。
 
  此處是一個由白石所築成的空間,那是克里斯提安家於王城中的居所之一,專門用於本家需要時往返而設立的。
 
  此區負責管理的分家成員以及家僕,早已因通知而在此守候多時,見到他們的出現,他們紛紛恭敬的彎身行禮:「恭候主家閣下、小姐。」
 
  「同是一家人,免禮了。」奧斯頓平穩的說,跨步走出魔法陣,看了眼分家的人們後,才繼續道:「主要的事情已經告知了,此次前來是因王家的邀請函,相信大家都清楚,本家與分家的極大差異,所以還煩請於此處久留的各位多方協助了。」
 
  「是的,我們必定會為主家提供所有。」一行分家的魔法師們紛紛回應。
 
  奧斯頓眼神淡漠的掃過他們一眼後繼續說:「身旁的這位是受委託前往克里斯提安領地的萊斯特家族的騎士,還請別虧待了他,對我們來說他是貴客,即使他是騎士之職。」
 
  走訪過幾回王城的奧斯頓,清楚於城中的規矩,這些分家的人,雖對本家的他們是以禮相待,但他卻也明白,階級的區分仍多少影響了長時間待在此處的分家成員。
 
  為避免瑟菲薇亞見到赫伯特被不公平對待,他只好刻意明說,以防她會因為那不平等的行為而生氣,畢竟從小她就是在那些不公的環境中長大,她非常清楚那種差別待遇有多傷人。
 
  所有人聽到奧斯頓的指示,紛紛抬頭看向他所指的人。
 
  迎上他們的視線,赫伯特禮貌的對著他們行禮,「在下是萊斯特騎士團的騎士,赫伯特.拉斐爾。」
 
  清楚王城階級的規矩,赫伯特其實早已做好隨時可能發生的準備,但卻因為奧斯頓的話語,那樣的可能性竟被消除,以此他是有些詫異,更多的是感激,他真心沒有想過自己能備受禮遇,只因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騎士身份。
 
  「我記得舞會是於兩天後舉行,這兩天還麻煩各位勞心勞力了。」奧斯頓說。

  此時,一名分家較為年長的男子緩聲開口:「奧斯頓閣下、班森閣下、瑟菲薇亞小姐,小的是負責管理此處的管家,菲爾,請讓我帶各位前往您們的休息處吧。」
 
  「有勞了。」奧斯頓點頭,菲爾也於介紹後,帶著他們前往休息的房間,一路上還不忘說明周圍的區域和擺設,直到某一處的長廊,一排五個房門的其中一個前面,菲爾才停下腳步。
 
  「小的已將各位的房間安排妥當,為方便,各位的房間都是相鄰的,順序分別是奧斯頓閣下、班森閣下、瑟菲薇亞小姐以及赫伯特爵士,如有何需要,只需使用房中的魔石呼喚我以及僕人即可。」菲爾彎了身行禮後,便伸手一揮,指定的房門瞬間在同時間被開啟。
 
  「那麼小的先退下了,還請各位好好休息。」說完,他便離開了。
 
  「菲爾管家也是克里斯提安家的人?」好奇心的驅使,赫伯特忍不住的問出口。
 
  因為剛才他竟然可以和克里斯提安家的魔法師們一樣,伸手一揮,門便在魔力的驅使下被打開了。
 
  「不是,他只是僕人,並非克里斯提安家族的人。」奧斯頓淡然回答,彷彿這不是一件甚麼了不起的事情。
 
  「你應該是指他能讓門在無人的狀態下被打開吧?」此時,沉默的班森接口說話,看了眼赫伯特,微微一笑。
 
  「是的。」因為在他的認知裡,他清楚沒有魔法的人是不可能做到這樣的,且一般的人基本上並沒有魔法,可是那名叫作菲爾的管家,既然不是魔法家族的人,那他是怎麼做到的?
 
  「是魔石。」瑟菲薇亞也跟著開口,看向赫伯特,她如老師般的繼續述說:「那是以前研究出來的一種操控物品的魔石,只有克里斯提安家以及王宮的特定人士才能擁有,而且有限制,因為是能移動物品的魔法,為了防止偷竊物品的情況發生,能使用的區域有限,但基本上克里斯提安負責的區域都可以使用。」
 
  「不愧是小薇,還是有做點功課呢!」班森聽了,愉悅的上前,如給予獎勵的摸了摸她的髮頂。
 
  「我當然知道!」撥開班森的手,瑟菲薇亞面露不悅的瞪著他,「就算我很少離開本家,但外面的事情我還是有耳聞的,我又不是懵懂無知的小孩。」
 
  「好好!我知道!我們的小薇最聰明了──」班森開心的說,對於瑟菲薇亞如此機靈的表現,身為哥哥的自己真是與有榮焉,看樣子,兩天後的舞會應該是不用太擔心了,聰明的她,肯定能很快適應的。
 
  「魔石……」赫伯特想了想,「難道是他手上的戒指?」
 
  「沒錯。」瑟菲薇亞點頭,露出讚賞的微笑,「魔石的種類很多,能被塑造成的樣子也不少,就像你身上的保護魔石,它是以項鍊的方式供人使用,因此自然也會有其他飾品類的模樣被設計出來,例如戒指、耳環之類的,都能鑲上魔石。」
 
  奧斯頓接著開口:「魔石的魔力含量會依照施術者的魔力決定,因此基本上釋出讓一般人使用的魔石,通常都不太有顯著的效果,但為了防止意外,我們還是會在提供於王城與貴族中的魔石進行一些魔法限制,才會有小薇剛剛說的怕有心人使用魔石偷東西的事情。」
 
  「我明白了。」聽著他們一來一往的解釋,赫伯特了然的點頭,沒想到魔法的知識比他所想的要來的艱深且廣泛呢。
 
  「好了,先把東西整理一下,然後稍微休息一下吧,時間上來說還早,雖然通過傳送陣,基本上耗費不了什麼魔力和時間,但那龐大的魔力量,對沒有魔力的赫伯特爵士可能會有些影響。」奧斯頓說,便轉身走進房中,關上房門。
 
  「呃……我……」聽到那樣的說詞,赫伯特一頓,影響?什麼影響?他什麼感覺也沒有啊……
 
  「傳統的傳送魔法,對於沒有魔法的人通常都會有副作用,因為在我們力量的保護下,所以你才沒有被那傳送空間產生的空間扭曲撕碎,但基本上還是會有頭暈或噁心等的感覺。」班森看著一臉困惑的赫伯特解釋道,然而看了看他的樣子,他神情有趣的挑了眉並繼續道。
 
  「看樣子應該是沒事,或許是因為你身上那保護魔石的影響,所以抵銷了那魔法的傷害。」班森微笑了下,轉身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同時不忘說道:「自由活動吧,但可別亂跑啊,尤其是小薇,妳是第一次到王城來,可別因為好奇而到處探索,需要時,我和大哥會帶妳去走走看看的,現在妳最多就是在這座宅邸活動就好。」
 
  望著同樣進入房中的班森,瑟菲薇亞忍不住不滿的嘟起嘴,「這麼快就下限制令,人家剛來這裡,就只能乖乖地待在家裡喔……」
 
  她低聲抱怨完,下一秒,她看向一旁的赫伯特,然而就在開口之際,赫伯特便抱歉地說。
 
  「我很抱歉,雖然我也希望能帶妳出去,但既然班森閣下說了,我自然不可能違背規定,另外,我也暫且無法在這裡陪妳,因為我必須先前往王城會見萊斯特公爵,讓他知曉我已返回了。」
 
  「喔……好吧……」瑟菲薇亞聽了,小臉頓時露出明顯的失望之色。
 
  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使赫伯特有些於心不忍,但沒辦法,他也同克里斯提安家的人一樣以她安全為重,所以自然不可能去違反她兩位哥哥下達的指示。
 
  「等有空時我們再出去,好嗎?相信到時候奧斯頓閣下與班森閣下一定會同意放行的,到那時,我們再一起去逛市集、書店,找妳想要的東西。」為安撫她,赫伯特對她立了約定。
 
  「好,到時候你一定要陪我去,不能反悔喔!」聽到一絲希望,瑟菲薇亞失望的表情瞬間換上欣喜。
 
  「當然,一言為定。」見到她愁容消失,赫伯特揚唇,露出溫柔的微笑,望著她的反應,那變化如同孩子一樣,轉變迅速。
 
  凝視著她的眼,悄悄的變得深邃,這一段與她相處的時間裡,他逐漸看見了她不同的樣貌,被譽為天才少女的她,雖擁有一顆裝滿世界所有智慧的腦袋,但由於涉世未深,縱使她學識淵博,卻仍有一些小迷糊,甚至偶有如此刻露出孩童般的神情。
 
  只是不論是怎樣的她,這名克里斯提安家的珍寶,對他而言,也是珍貴的如同閃耀寶石,使他只能緊緊握住,無法鬆手。

--------
觀看須知:
  此篇為兩位作者的共同創作,發文頻率約是1~2星期一篇,除了我以外,另一位作者名為:
【藍飛璃】,在此附上她的小屋連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她的小屋打個招呼哦!
  另外小說封面貼圖榮幸邀請到【南方大表哥】製作,他的小屋裡有很多KUSO圖片及搞笑小說,在此附上小屋連結,歡迎大家跑去他的小屋衝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