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69 侯爵與美酒

空想能手 | 2021-08-20 23:49:20 | 巴幣 22 | 人氣 92


  大概一小時半前,蘇葛玫伯爵家別墅—
 
  「啊?什麼啊?吾還不能跟你們一起去會場啊?幹嘛一定要分批入場啊…吾就想早點去那邊喝酒。」再生公看起來十分不解的看著即將離開的卡桑德拉和卡桑德拉的家人們。
 
  「真的很抱歉,但是再生公大人畢竟是擁有王位之人,由您跟著入場的話大概沒人請得起您做自己家族的陪臣;而您就算自己入場,應該也不想自己的地位看起來就只在伯爵家左右吧。」卡桑德拉細細地說明到。
 
  「不,吾無所謂啊。」「那還請您有所謂一些,您畢竟至少也是一族之長、一國之君,那麼就必須要爭取團體的榮譽。」卡桑德拉嘆了口氣說到。
 
  「吾幹嘛非得按照人類的規定啊,覺得吾不夠有威嚴的,大不了吾就在他面前揮出一拳,看他還尊不尊敬吾。」再生公轉了轉肩膀,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到。
 
  卡桑德拉繼續苦口婆心的勸說到:「可是帝國似乎也有派使節過來,您似乎跟帝國關係很近,應該也不希望因為任性妄為而被他們輕視吧。」
 
  「真是麻煩…好啦,吾晚點去就是了,你就讓人多備些酒,吾在家等著的時候也要多喝些。」再生公看起來有些無奈的坐回位置上。
 
  「這是當然的,我早就讓人準備好了。」卡桑德拉打了個響指,四個僕人便推著裝滿酒的推車進到了房間裡,把推車都放到了再生公身邊。
 
  「那就好。」再生公拿起了其中的一瓶酒,視線完全放在酒瓶上,看都沒看卡桑德拉,就伸出另一隻手向卡桑德拉擺了擺手,說到:「你可以走了,吾會一小時之後再到。」
 
  「感謝您的配合。」卡桑德拉釋然的吐了口氣,這才安心地帶著家人們前往會場了。
 
 
 
  四十分鐘前,弗洛利雷城中央—
 
  「—碰!」一聲強烈的破風聲響後,再生公一瞬間就衝到了白色巨塔的最頂端,並用右手臂環著塔尖,眺望著雲霧繚繞的遠方。
 
  若是一般人眼中的話,就只能見到霧濛濛的雲朵水氣遮擋視線,但是再生公卻能看到雲朵之後,那片對她來說已經非常明顯的『光之海』…讓她非常懷念的那片由魔力的光芒所組成的『光之海』。
 
  「呵,終於來了啊,帝國的空艇艦隊。」再生公雖然十分高興卻還是小小抱怨:「不過居然只有一百艘啊,用大隊規模來見吾也太有點看不起吾了吧,至少給吾來三個…不,五個軍團規模,看到那黑壓壓一片的龐大數量,吾說不定還會想到人魔大戰而痛哭流涕呢。」
 
  「好哩,接下來吾是該直接去找帝國那邊找找熟人呢?還是直接去會場等他們呢?…嗯…。」就在再生公還在思考該怎麼做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脆弱的塔尖沒能承受自己的力量,就這樣在她手肘的關節中被壓碎了。
 
  感受到些許砂礫的觸感,再生公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毫不愧疚的抱怨到:「這塔頂的抗物理魔法是紙糊的嗎?負責這裡的工匠到底在在什麼啊?這樣人家不就會把壞掉的責任算到吾頭上了嘛…真是的。」
 
  抱怨歸抱怨,再生公又確認了一眼塔尖斷裂的那一部份…那已經是化成粉末和砂石,難以挽救的程度了。
 
  「嗯…趁現在雲多,只要吾立刻跑走應該就不會有人知道是吾幹的了,對,就這麼幹吧。」再生公決定之後就放開了手,讓自己順著塔身向下滑落,就這麼從塔頂離開了。
 
  適當的用風魔法減緩了自己降落的速度,並順便用強風讓人們張不開眼睛,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到達地面…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強風的威力實在太強,把好幾個攤販的屋頂都掀飛了,現場變成了看起來像是被颱風掃過的慘況,雖然依然遮蔽了周圍人們的視野,卻也因為動靜過大而引來了衛兵。
 
  當然,她本人也在衛兵抵達前就逃之夭夭了,留下了一片狼藉的市區。
 
 
 
  再生公依循著光芒的方向,飛快的前進著,終於在十分鐘後看見了第一面有著黑底和紅色獅鷲獸圖騰的帝國國旗,以及一支身穿著再生公以前從沒看過的黑色軍服的帝國軍隊和幾輛馬車。
 
  「喔,是因為來參加宴會嗎?居然沒有穿著那些看起來就很沉的盔甲啊,不過衣服上的魔力賦予倒是有好好的做呢,防禦力算是馬馬虎虎吧。」再生公這樣判斷到。
 
  本來再生公還想躲著一會兒再跳出去,結果帝國軍隊卻突然在原地停下,其中一輛馬車的車門被車裡的乘客打開來,一名臉上掛著平淡的淺笑的中年男子緩緩的走下馬車,並向再生公的方向鞠躬,並如同侍者一般把他的左手比向打開的車門,像是在說著『這邊請』一樣。
 
  「…明明看上去不像是對魔力或鬥氣特別敏銳的傢伙啊,可能有什麼固有技能?」再生公有些疑惑,不過並沒有在原地猶豫,而是大搖大擺地從巷子裡走了出來,向那個男子直直走去。
 
  那名男子有著一頭鐵灰色的頭髮,身穿著大紅色的鮮豔華服,衣服上所有需要縫線的位置全都是用黃金製成的金絲來縫補,而透過再生公感知魔力的眼睛,還會發現衣服內有著用魔力鋼完全取代棉絮的內裡,顯眼度和防禦度都十分足夠。
 
  「小輩,報上你的名字。」再生公向那名男子隨口問到。
 
  「『西吉茲蒙德•優波拉契』,只是帝國裡的一名普通的貴族罷了,很榮幸能這麼快就見到您的真容,再生公大人。」那名男子淺笑著,完全不顯露出感情的回答到。
 
  就算是再生公也明白這名自稱普通的貴族不可能普通,於是刻意開玩笑般地說到:「那吾憑什麼要坐上一個普通貴族的馬車呢?」
 
  「畢竟我恐怕是這些普通的貴族中有著最高地位的人,算是一個位於普通貴族之首的普通貴族,如果我都配不上您了,其他人就更沒有資格了。」西吉茲蒙德淺笑著回達到。
 
  「這樣還叫普通?」再生公笑著繼續問到。
 
  「是很普通沒錯,與您的力量相比,或者與皇帝陛下的權力相比,我只能算是普通。」西吉茲蒙德維持淺笑回答到。
 
  「行吧,你說啥就是啥,車上有酒嗎?」再生公問到。
 
  西吉茲蒙德對這不著前文的突然提問從容的回答到:「有的,因為知道要見您,我在空間袋裡準備了不少,保守估計,應該足夠您享用個七、八天了。」
 
  「這樣啊—嘿咻。」再生公輕巧的跳上了車,並且就像是車子主人一樣,大喇喇的把雙手手肘壓在椅背上,雙腳張的很開,然後像是在吆喝店小二一樣的說到:「還不快拿酒來。」
 
  西吉茲蒙德也沒露出絲毫的不滿,只是維持著一貫的淺笑,從容地爬上了馬車,坐在了再生公的對面上,把右手手掌張開比向地面後,這才回答到:「好的,馬上就來。」
 
  下一秒,隨著西吉茲蒙德腰帶上掛著的空間袋發出光芒,各種不同的酒類在馬車的地板上憑空出現,把地板擺得連一處能擱腿的地方都沒有。
 
  「居然真的每種都不一樣呢,真不錯,你比斯托諾瓦家的那些小崽們還有手段。」再生公隨口讚揚了幾句,就用手指切開了其中一瓶的瓶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只是有心無心的差別罷了,只要願意花錢,再動用一點人脈,這種事情還是蠻容易的。」西吉茲蒙德回答到。
 
  「人類可不會隨意向人示好呢—。」再生公放下了空酒瓶,別有深意的微笑著說到:「你期望著什麼?你想跟吾索求什麼?」
 
  西吉茲蒙德的嘴角幾乎微不可察的稍稍上揚,淺笑著回答到:「我實際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僅在此向您獻上當朝陛下的問候。」
 
  「你是現在的皇帝派來找我的人啊,那這些酒也可以說是帝國皇帝為我準備的囉?」再生公笑了笑。
 
  「是,其中有很大的一部份來自皇室的酒庫,如果您能滿意的話,皇帝陛下也會非常喜悅的,這些陳舊之物也算是有了用處。」西吉茲蒙德回答到。
 
  「哈哈,那還真是不錯的見面禮啊!雖然吾根本都還沒見過現今的皇帝,不過能送上這麼對吾胃口的禮物,吾怎麼可能會不對他有好印象呢—啊!白金酒!」再生公話說到一半,就因為發現了一個白金製的金屬酒瓶而發出了興奮的聲音。
 
  「您能高興是再好不過了。」西吉茲蒙德再次平淡的淺笑著回達到。
 
  再生公一邊用臉磨著酒瓶,一邊幸福的笑著說到:「對了,來聊些閒話當作下酒菜吧,你來告訴吾現在的皇帝是個什麼樣的人吧。」
 
  「…現在的皇帝陛下英明、勇敢、仁慈卻也殺伐果斷,就算以歷代帝國皇帝來看,也是其中屈指可數的英傑,僅次於初代皇帝陛下和幾任以賢明的字詞為諡號的皇帝陛下。」西吉茲蒙德回答到。
 
  再生公喝了一口白金酒,看起來十分陶醉地說到:「這樣啊,那這樣賢明的皇帝為什麼還要特地大費周章的把你送過來跟吾見面啊?是想早點拉攏吾嗎?帝國已經到了這麼緊急的地步了嗎?」
 
  西吉茲蒙德也很乾脆地承認到:「是的,單靠不屈勇者大人和黑炎之殲滅者大人是很難抵擋住下一波混沌浪潮的,帝國很需要您的力量,可以的話能讓您越早回到帝國越好。」
 
  「麻煩,吾現在不想幹。」再生公果斷地拒絕了。
 
  「沒關係,我也早猜到您的回答了,那麼還請您之後改變心意時,再用這個通訊道具來聯絡我,我會立刻派人來接您的。」西吉茲蒙德遞上了像是電話話筒、外表是紅色的魔法道具。
 
  「行。」再生公接過那個像是話筒的魔法道具,隨意的甩進自己的空間袋裡,就重新開始品嘗許多年沒嘗過的白金酒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