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ode:/Another》--File/:Earl 32 : 根源(2)

十三屋 | 2021-08-20 16:00:02 | 巴幣 4 | 人氣 57




>>演算完成....;

>>開始指派命令...;

>>>呼叫《審判官》...;

>>無人回應...;

>>繼續呼叫......;


*********************************************************************************************************

>>繼續播放...;

>>Time:E2020/04/25,9:13 a.m,,地點:叛逆者們的小巷 ,鏡頭擷取:巷口監視器;


「呼叫總部!呼叫總部!」

「已收到,有什麼事情需要緊急報告的嗎,殘傷先生?」

「還記得抓捕天王星的任務嗎?」

「是的,我還記得,怎麼了嗎?」

「那個任務可以宣告結束了」

「你們成功逮捕天王星了?那可真是恭喜,接....」


「他死了」

殘傷用著沉穩低沉的語氣通過通訊器傳達他所看到的一切,這一切景象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甚至一度以為這是夢來著

「握知道這是聽起還有點扯,但這是可不只我一個人看到,紫火跟白手套也在」

「你們三個把他殺了?我以為命令是活捉來著」

「不是這樣的,是我們接獲線報,到場後他就已經死亡了,你明明知道只憑我們三個根本無法將他殺死,連活捉都難」

「這樣啊.....好的,我會將此事報告給上級,但之後一定會找你們詢問....」

「我知道,我們會調查清楚的」


殘傷關上通訊器結束通話,接下來他得面對的是不可置信的慘烈場面,間殘傷已經報告結束後,另外兩人走了過來

「通話完了,你們那邊調查的怎麼樣了?」

「監視器錄像被刪除,大致上看沒有線索,只能等待警方詳細調查結果」白手套首先回答

「奇怪的是,此事沒有留下任何的能量痕跡,明明這裡有那麼多的屍體,卻沒有在這裡走動過的痕跡?這簡直就像之前的案子」紫火接著答道

「你想說兇手是同一個人?」殘傷問道

「推測,目前來說是這樣,雖然不排除模仿案的可能,但能把天王星....兇手應該是同一個」紫火摸著下巴推理

「看來,我們必須找到那個少年了,現在為一的線索就在那名少年身上」

「只靠我們三個能處理好此事嗎?其他『十超』們依舊處於昏迷當中」白手套說著說著突然面有難色,似乎有那麼一點差一點就吐出來

「你,還好嗎?」

「不太好,我能不能盡快離開這個地方,這裡的慘狀有如肉店大甩賣一樣,只不過再加上這裡大爆炸肉噴的到處都是....」


白手套說的沒錯,這裡的慘狀比前兩次還要慘,場面跟他說的一樣不過現實總比文字上敘述還要更慘烈,三人不斷的在腦海中想著美麗的事物來中和這個畫面

這裡已經什麼都不留,一個完整的屍體都沒有,四處噴灑的鮮血、四處飛落的器官——


以及宛如邪教儀式般,落在街頭中央的天王星的首級

他的臉上還遺留著詭異的笑臉....


>>播放結束...;

*********************************************************************************************************

>>頻率校準中...;

>>繼續播放...;

>>Time:E時間之外,,地點:目標心靈空間 ,鏡頭擷取:心靈維度攝像頭;


「我是『芽』? 我不是很懂爺爺你的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兩人的對話彷彿重複了好幾遍,且話題並沒有什麼跟進,因為我還是不懂這科看起來跟樹一樣的「芽」跟我有什麼關係

只見爺爺看著我嘆了氣,用著關懷智障的眼神看著我說:

「假如,你先相信我真的是你爺爺跟我是『氣體』這件事,或許之後的話題你會比較好理解」

「喔齁」我暫時表示理解

「先來說說我的故事,自從我有意識以來是人類將我從地底釋放的時候,雖然不知原因為何我就是那麼誕生了,之後我察覺到『我』竟然能給予人類超能力,我本以為偉給他們帶來災難,但事實告訴我,他們還挺高興的....」

說到一半,爺爺又將場景變換,我突然來到電影院而爺爺就坐在我旁邊,爺爺繼續說著他的故事,一邊說著前方的屏幕也按照著爺爺的說詞慢慢呈現對應畫面出來

「一開始,人們不願接受這項事實,但隨著時間的移動他們漸漸習慣這件事。想當然,畢竟是人類,那麼就會有想利用我做壞事的人出現,利用我商人啊、實驗...等不人道的方法,我什麼都不能做,就只能靜靜的看著...」

眼前的屏幕漸漸黯淡,隨後突然畫面一亮瞬間換上了亮麗的色彩與一些人影

「然後所謂的『英雄』就出現了,在各種打壓下總是會有跳出來反抗的,在他們被成為英雄前,人們都稱他們為傻蛋之類的詞語,不過努力總是會有結果的,這些後來被稱為英雄的人們受到人民的敬愛與榮耀,完完全全與剛開始不同,當然我也是靜靜的看著這項傳奇誕生....」


聽到「英雄」一詞,我的身體不免震了一下,因為自己不久前才被名為英雄的人殺死,更諷刺的是小時候還非常熱愛這些人,更噁心的是自己其實表面上討厭這些英雄,但其自己的心理卻異常的羨慕

看到這裡,內心渴望停止爺爺繼續說著這些故事,不過爺爺似乎住一到我的一舉一動,毫不疑慮的將故事繼續說了下去

「英雄原本是救贖的形象,但我最不能理解的是人類們多年後竟將應胸作為消費工具的存在,這挺讓我失望的,也對那些一開始的人感到惋惜,我無法出手干預,也就只能靜靜的看著這充滿能力歧視世界慢慢構築而起....」

「等等,假如爺爺你是氣體的話,那我是怎麼來的,中間的過程呢?」

「我知道你想要答案,我就快要說到那部份了,你再忍忍」爺爺笑著回答我說

接著畫面轉換,屏幕上開始播放爺爺的面容,他的臉滿臉寫著無趣,彷彿看破了一切事物


「直到最後我對超能的人類感到失望,我做出了一個決定,我決定到處走走,我的意識可以隨著氣體所在之處進行移動,且我還發現一項對我有利的事實,隨著超人類不斷的繁衍,能力越強的和零一個能力強的個體繁衍後,通常能誕生出比父母更優秀的個體,同時隨著那些個體的出生,我就會變得更強能力變得多樣化,到最後我已經可以將我的意識幻化成人體遊走人間,這就是爺爺我的由來」

畫面在一次的切換,現在播著的是無數的風景照,不過我已經沒有心思看著眼前的屏幕了,現在的我正被故事深深的吸引,同時也對徵象的到來感到疑慮

「我化作人形遊走世界各處,用著雙腳感受大地,用著身體感受旅行的疲憊感,用著皮膚感受自然的撫摸,用著雙眼記錄一切,雖然有些地方用人類的身軀實在過於困難,所以我選擇瞬間移動到目的地,我發現沒有人類入侵的地方是多麼的美好,至少當時我是這麼想的...」

「那是什麼感變你的想法啊?」我用著天真無邪的語氣回答道,雖然爺爺還沒回答,但這感覺讓我回到了小時候.....

爺爺對我的問題還沒有回答,他就進行了場景切換,這一次我們離開電影院而來到了一個民俗部落


「這裡是?」

「這裡就是我改變想法的地方,一個毫無科技的部落,這裡完全沒有使用任何科技,更重要的是沒有任何的能力歧視,我在這個地方對人類的看法有著些許的改觀,只要沒有歧視的話這個世界就會不一樣.....然後,你就出生了」

「痾....等等,爺爺你這話題會不會跳太快了」

「或許吧,不過跟你也有重大的關係就是了」

「了.....解」但實際上我根本不了解就是了

「再觀察他們的期間,我不知不覺的將心思融入了他們,且我也想要跟他們一樣,快快樂樂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可能是化作人類太久想法都變了,在加上以前對人類的看法我一直猶豫不決,直到.....」

「直到什麼?」

爺爺沒有接著回答,似乎有什麼東西鰻藏在心裡,看著他那表情感覺會是一場大事,過了許久,場景再次調轉回到當初的空白空間

爺爺先是深吸了一口氣才回答我的問題


「直到有一個人把將來要發生的事告訴我,我才確切的實施我的想法」

「是誰啊?」

爺爺又再一次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臉上依舊是剛剛的表情

「你之後一定會遇見他的,我先不說明他的身份了,一開始,我很驚訝有人竟然能發現我的存在,而且他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但是我卻摸不清楚他,這很奇怪,因為全世界的人都吸入過氣體,換句話說都有我的一部份,所以我能確定那些人的訊息,而當時在我眼前的人,我對他一無所知。我能感受到,他就像另一個我,不過比我更強,他甚至能干預世界的一切,不過他卻說道如果世界發生什麼大事自己才會那麼做....所謂的『干涉』就像當時他突然出現跟我對話一樣」

「等等,你說什麼?」

「我說過,一切都很複雜的,他的話語使我加快一步實現我的想法,一開始,我確實是想要創造一個家庭,但是,講你創造出來的時候,我就確信我不能為你創造一個家庭」

「等....一下,我是被你『創造』出來的?」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預感果然沒錯,真相遠遠就是最恐怖的,現在我已經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時怎麼樣的存在了,我癱軟的蝶最在地上,全身感到無盡的虛無

「敏特,我知道這件事對你來說負擔太大....」

「對,每個連續劇台詞都馬這麼說」

「也.....對,看來你自己很清楚」

爺爺拍下她的雙手,場景切換到最初的與周空間,不知何時爺爺已經坐在沙發上等著我冷靜下來


「首先,只創造你一個有很多個原因,第一,我想擁有家人、第二,那個人的警告、第三,光是創造你就已經耗盡我的能量了、第四,你太強了,你擁有著與我一樣的能力,光是照顧你一個就夠我花費所有的心思」

說到這裡,我舉手提問

「『跟你一樣強』這一點我表示懷疑,我的能力只是〈種子發芽〉欸」

「你的能力確實是〈種子發芽〉啊!準確來說那只是你的初始技能罷了,然而這一點我也有故事要說」

「還有?」

「我早就說過整件事會很複雜的」

說完,爺爺再把那棵小樹變了出來,他將那棵樹移到我的面前對著我說

「準確來說你的能力為〈技能樹發芽〉,一開始你的能力只是顆種子罷了,只要種子發芽的話你的能力就會越強越多」

「如果我的技能是這樣的話,那怎麼發芽的那麼慢,條件到底是什麼?」

「條件的話我不知道」爺爺冷冷地回答我的問題

「什麼?你怎麼會不知道!是你創澳我出來的」

「我知道你會這麼說,但是一開始我創造你時就已經發現你體內的能量過多,放任不管的話你的身體有可能會撐不住,就算你撐住了,我怕你之後會成為和天王星一樣的人,所以我才要封住你的力量從零開始,但發芽的條件我確實不知道,當時我封起你的力量後,我再也無法干預,所以第一件事就這麼解決了」

「那麼第二件事....是人品問題?」

「這個嘛....準確來說我怕你變成天王星的樣子,但我又不想操控你的感情,所以我用了預備方案...」

「什麼意思」


爺爺用著尷尬的表情顯現出一個畫面,上頭是一座墓園裡的墳墓,奇怪的是裡頭的棺材被挖了出來,上面的棺材板還有被移開的痕跡

我尋思他放這張圖是什麼意思,想了數分鐘後,我有不廟的預感,我立刻轉頭看像爺爺


「爺爺,你該不會....」

「你冷靜一下聽我說,我沒有拿裡面的遺體改造成你好嗎,我只是......不,應該說我或許拿了遺體上的小指骨來.....來確保你的人性善良」


「你剛剛....說了什麼?爺爺...」

「說了...解決第二件事的方案」


「蛤?」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