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14-錢的去向

漾彩星 | 2021-08-20 15:00:02 | 巴幣 0 | 人氣 66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一樣景象、相同年紀、單純無邪的青春生活,是個有他、徹、還有……

  叩叩。

  房外傳出清脆聲響,主治醫生再次入房,孟河空見狀,走神的腦袋瞬間拉回現實。

  他怎麼會想到這些?是在感嘆以前的他們嗎?就因為相識這群高中生?

  不、不對,不是的……回憶過去於事無補,明明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揮開思緒,孟河空集中注意力,將心思放在現況。

  眾人默默等待診療結果,待醫生確認季月曦的身體無恙後才敢動身。

  收拾好物品,一夥人就浩浩蕩蕩離開病房,前往一樓辦理出院。

  「我去看看!」電梯門一打開,首先看到櫃檯的唐玟星回身說罷,就小跑步朝前方而行,不讓後頭的人多說一句。

  自從季月曦醒來後,她不斷藉由各種幫忙來表示自己的歉意,就算剛才已經洗了水果,但內心仍過意不去。

  對於這份積極,身為朋友的兩人並沒有多加表態,畢竟想要制止,唐玟星也會想出各種辦法來做出補償,直到她滿意為止,這份執著誰也擋不住。

  所以這次,為了不再白費口舌、浪費多餘的力氣,他們決定在可接受的範圍內放她去做,彌補自己的愧疚感。

  與此同時,兩人擔心唐玟星知道住院的原因是跟錢有關,又會大鬧一場,所以說好這件事不在她的面前提起,這也是他們之間的秘密。

  「話說回來,月曦,妳當時找到的錢在哪裡?」趁唐玟星遠去,男孩接續聊著上午未說完的話題。

  「這個……我也不清楚醒來的時候我就在醫院了。」季月曦搖搖頭,同樣困惑地詢問身後的男人。「大叔,你有看到嗎?」

  「不知道。」

  「咦?怎麼會……」她聞言一愣,腦袋不禁開始胡思亂想,內心也跟著慌亂起來,顫抖地道:「但、但是東西怎麼可能憑空消失,還是說被誰撿走了?」想到最壞的打算,心情就頓時跌入地獄,不會吧……那可是她僅剩的財產啊!

  拜託這種事千萬別發生

  「應該不會吧,月曦,妳先別想這麼多。」宋楚桓打住她的恐慌,柔聲勸導。

  「嗯……」面露慘狀的女孩僅是勉強點頭,忽地一個抬眸,就見唐玟星轉身走回,連帶著疑惑的面孔。

  「怎麼了嗎?」

  「櫃台的人說,312室已經辦理好退房手續了

  「咦?」宋楚桓訝然轉頭,三位高中生同時將視線放在孟河空身上。

  撇了眼這些好懂的高中生,男人以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慢條斯理說著:「不是我。」

  「那會是誰?」

  「難道是遇上好心人?」

  「不是吧!怎麼可能!」

  須臾之間,手裡的手機震動吸引了孟河空的注意力,查看之下,才發覺來信者是陶谷徹,眉頭不禁一皺。奇怪,他又要說什麼?

  點開訊息,上面只顯示:「幫你付醫藥費了。」七個字。

  他想了想,緩緩在銀幕上打字:「人這麼好?」

  雖然不敢肯定自己的臆測,但還是隨口問一句。

  「應該說,是你家房客的錢。」

  聊天室的回應讓孟河空輕輕挑眉,動起手來繼續追問:「你擅自拿她的東西?」

  「沒有喔!只是自己的醫藥費當然要她自己付,我可是一丁點都沒多碰,甚至還多幫她付不夠的部分呢!至於多支付的金額,之後去找你的時候再一併還我,收據我會發給你。」

  「……」這個男人……

  「對了,利息的話請你在『工作』上好好回饋給我,你也知道快月底了吧?事情可不能再讓你一拖再拖……」

  訊息還未看完,孟河空就一把關掉銀幕,很是頭痛。

  他輕按印堂,嘆了一口氣,才故作沒事地點了季月曦的肩膀,悄聲告知東西的去向。

  少女聞言,先是一愣,接著臉上黑了大半,愕然到說不出話。

  「月曦?」

  「喂,你對小曦說什麼?」

  「不、不是啦!我早上請大叔付醫藥費了,他剛想起來提醒我而已,哈哈……」季月曦無奈地乾笑兩聲,內心卻很想哭。沒想到當初存在樹下的錢居然一丁點都不剩,如果這件事是真的,那她昨天不就白忙一場了嗎?而且還虧欠大家這麼多,到底該怎麼辦呢……

  對此,宋楚桓似乎發覺事有蹊蹺,不多說,僅是用眼神安慰,希望季月曦能撐著點;然而唐玟星的動作卻與之相反,一臉狐疑地抬起頭,盯著面無表情的男人,想求證事實。「是這樣嗎?」

  「算是吧。」

  「哼……不過能出院妳不是該高興嗎?怎麼愁眉苦臉的?」女孩發覺自己不論怎麼觀察這個男人,他都不為所動,索性將視線拉回至季月曦身上,同時向前走了幾步,觀察她不自在的反應。

  「應、應該是身體還沒完全康復,有點累吧!」

  「累了就就趕快回家休息。」孟河空一把接話,接著大步流星地朝出口而去。

  眼看話題被帶開,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他的言語像是在幫自己開脫似地,讓季月曦不禁鬆一口氣,緊跟隨對方的腳步而行。

  「是啊,時間也不早,我們是該回去了。」宋楚桓示意站在原地的唐玟星動身,這時她才三步併作兩步,高中生們逐一跟上。

  最後,眾人坐上汽車,系好安全帶,伴隨廣播的輕柔音樂與一晃而過的風景,慢悠悠回到熟悉的夏陽鎮。

  孟河空讓季月曦與朋友在巷口道別,獨自將車停回車庫。

  將引擎熄火,細心關上所有車窗,他枝節分明的手指準備觸碰手機,銀幕就突然亮了起來,顯示的是一封簡訊。

  撇了眼內容,裡面只打「近日來」三個字,後頭還附上紅色的愛心符號,這莫名其妙的言詞讓他不禁一愣,直覺朝發話者的名稱看去,顯示的是一長串沒看過的陌生號碼。

  誰啊?

  難不成是惡作劇?

  「這些人真無聊,沒事就去工作啦……」

  悶哼一聲,他有些不悅地刪掉簡訊,順道將寄件人封鎖後,才願意離開駕駛座,下車鎖門。

  然而,當他雙手插著口袋,慢條斯理地走回前門時,季月曦卻游移不決地站在門口,像個迷路的孩子,左瞧右看,還突然低頭沉思,令人納悶。

  「妳不進去?」

  「大叔……」少女仰頭,口裡說的是一句不安的疑問:「我真的可以待在這嗎?」

  她擔憂地再次確認,很怕如果大叔對昨天的事反悔,全成一場空要怎麼辦?這樣她就真的沒有容身之處了!

  「啊?我不是說了『兩年的合約不准跳票』嗎?同時我也會當妳的代理監護人,免得妳又鬧事。」

  「什、什麼?」

  「所以妳是要在外面過夜吹冷風,還是要進去?只是站在門口的話很擋路。」他搔搔頭,越過對方,自顧自地前進。

  出乎意料的答案,使季月曦瞪大雙眼,她不自覺低下頭,看向停止不動的雙腳,又望向面前,孟河空已經回身,倚靠著玄關。

  「回答呢?」

  「我、我回來了!」季月曦說道,躊躇的步伐再次邁開。

  雖然她仍有些緊張,但也願意向前踏出一步,這個動作,就好似越過那道一直堵在心中、總是跨不過去的心結。

  事情總會變好的,她想這麼相信。

  大門緩緩關上,17歲的季月曦,再次正式入住64號房──以沒有秘密的身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