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成為蟲族之王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03

久遠之湮 | 2021-08-19 15:20:14 | 巴幣 0 | 人氣 76

連載中穿越成為蟲族之王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資料夾簡介
劉宥過勞出意外後,穿越到了一個星際世界 穿越就算了,連種族都換了是怎麼一回事! 自爽、滿足個人萌點用 無邏輯、無三觀、無文筆的三無產品


受到為首老鼠的激勵,老鼠們很快重整旗鼓,重新包圍他這個剛出生不久的小動物。

以多欺少要不得,但動物們在競爭地盤的時候,才不會管競爭對手可不可憐,畢竟輸了可是攸關性命的事情。

劉宥甩著尾巴,腦袋裡有個想法成形,需要有隻老鼠充當他的實驗品。

老鼠的耐心不多,位在劉宥右手側的一隻老鼠忽然竄了出來。

劉宥對於四隻腳的掌握度不高,他匆忙向後一躍,堪堪躲過老鼠的突襲。他的尾巴沒有閒著,抓著老鼠撲食不成的空檔纏住對方的軀體,殺器般的尾巴尖刺入老鼠的喉間。

尾巴好像比他預計要來得好用啊——劉宥有些恍惚地想。

接連殺了兩隻老鼠,他覺得氣血上湧,可以一個打十個,打算拿眼前的老鼠練練。

尾巴纏繞的獵物抽動一會,很快沒了氣息。他鬆開尾巴,將死掉的老鼠甩到後方獵物的屍體上。

確定了尾巴的功用,劉宥想試試鐮刀前肢砍起獵物來會是什麼感覺。他甩去尾巴上的鮮血,將尾巴晃回身後,提防後方可能的偷襲。

接連死了兩隻同伴,老鼠們有些鼓譟,不待為首老鼠的指示,左右兩側分別衝出一隻老鼠突襲。

體認到自己的尾巴其實富有力量,劉宥趕緊轉過身,一尾巴把左邊的老鼠掃去衝撞右側的那一隻,趁兩隻撞在一起正懵的時候,他高舉一雙前肢,剁菜似的瘋狂朝老鼠的頭顱下去,生生把兩隻老鼠切斷了頭,濺了滿臉的老鼠血。

幸好現在下著雨,還能沖刷他身上的血跡,不然在垃圾場找水源也是個麻煩。

劉宥抬起右前肢。他確定自己的身體是屬於狩獵者的軀體,就不知道位於生態位的哪個位置,成年後又會是什麼模樣。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他的種族生態位肯定比這群老鼠高。這樣一來,附近只有他一顆蛋也就合理了。

蛋多了會影響同種族的競爭,只有他一顆蛋的話,可以確保這一片環境裡的獵物歸他所有,有利於劉宥幼年期的成長。

缺點是,他將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東西。

但那都是活下去之後的問題,當務之急是先處理眼前不長眼的老鼠。

他抬起另外一隻前肢,再度轉向那群膽敢拿他當獵物的老鼠。從被狩獵的一方轉換為狩獵者,劉宥心裡的底氣高了,換作對面的老鼠慌了。

牠們一點一點地向後退去,要不了多久,那些鮮紅的目光全都散了。

剩下劉宥一人孤單地在垃圾場中央淋著雨。

劉宥沒有向前追殺那群老鼠。他剛破殼不久,經歷一番大動作的捕獵,放鬆下來立刻感覺到餓了,還不是簡單的餓,而是餓到撓心蝕骨、消磨意志只想狂吃的那種餓法。可周遭的環境並不安全,他不能放下心來進食。

更何況,垃圾場的老鼠身上不知道帶有多少病菌。即便換了種族,劉宥想到這裡,不禁覺得有些噁心。

他是想吃熟食,但是垃圾場的環境他不熟悉,更不用說,在飛船盛行的時代,那些機械廢棄物沒一個是他認識的,不知道有哪些工具可以用來生火。

劉宥轉過身,看向地上的老鼠屍體。

沿路走來似乎沒有適合做巢穴的地方,也只有他的孵化處比較適合。

他抬起前肢,稍稍朝老鼠比劃一下,體認到自身構造不適合抬起大型物品,只得認分彎下腰,用嘴咬住獵物,滿嘴毛的把食物拖回去。

皮毛的口感不是很好。劉宥覺得前途黯淡,他要成為茹毛飲血的生物了!

他叼著體積比他大的獵物,吃力的在地上拖行。一想到未來獵食都要這樣拖著食物回窩裡,劉宥的心情很不美妙。

噁心的生食(還有寄生蟲問題!)跟費工的進食過程,光是想像就只想當條鹹魚躺在地上,可惜劉宥沒有當鹹魚的權利,他若不外出覓食只有等著餓死的份。劉宥想了想,既然他生態位比老鼠要高,或許他可以把周遭環境劃作地盤,這樣一來,除非有競爭地盤的挑戰者,他不容易被不長眼的生物打擾。

事情多到讓劉宥有些鬱悶。他拖著拖著,不知不覺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

他鬆口放下老鼠,看了看蛋殼四周,覺得不該把窩裡弄髒,覆又把老鼠拖出去。

這一來一往,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蛋殼被藏在一座廢棄引擎裡邊。

引擎不大,劉宥懷疑是陸面交通機械的裝置,可惜他現在餓得要死,沒有心情研究引擎環境。

他在附近找了一個圓拱造型並且向外延伸,疑似建材廢棄物的機械垃圾。他把老鼠拖了進去,稍微整理一下環境——這便是他的臨時餐廳了!

劉宥心情放鬆,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心情激動地準備開動,可看到老鼠身上濕漉漉的毛,忽然感到無從下手。

作為人的時候,超市處理好的肉品背後實際上是一個大型產業鏈,有著無數的人們與機器在各個環節加工處理,購買後只要在廚房煮熟調理即可。而他現在正面對一隻死掉的老鼠,從零開始處理,究竟該怎麼做,劉宥不知道。

首先,應該是要去皮的吧?

剝皮對劉宥現在的身體來說還算簡單。他操控前肢,切開老鼠的皮肉,再撥離皮毛,讓底下的肌肉暴露出來。

這對狩獵新手來說並不容易,他的成品並不漂亮,不過他並不介意。老鼠肉單純是用來維生的食品,美觀與否並不重要——

劉宥閉上眼睛,想像自己手裡是調味過的鮮香肉排,咬下去的那瞬間竟然覺得有些心酸。

他仍是含淚把老鼠吃了。先苟個幾天,再想想如何升火比較實際。

等在垃圾場徹底立足後,再來研究如何再利用垃圾打點他的窩,讓生活更加舒心,或是想辦法離開垃圾場。雖然他的開局很糟,但未來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劉宥幻想一會美好的未來——高科技的居家環境、新鮮多汁的火烤肉排等等——心情不由得愉悅了起來。

吃飽後劉宥將骨頭和內臟堆到一旁,在周遭找個容器接點雨水。他不認為垃圾場具備乾淨的水源,更不用說雨水了,但願他的身體足夠強悍,喝點汙染水還不至於死去。

喝過水,劉宥回頭整理不要的廚餘。如果他要把這裡當作他的餐廳,垃圾的處理有其必要。一來他想維持飲食環境的基本衛生,二來是要處理他在附近做窩的痕跡。

老鼠都能把他當作點心,誰說其他生態位比老鼠高的生物不會呢?

他把廚餘堆到容器裡,推到餐廳外頭。肉類食材腐敗得很快,伴隨著腐食的生態體系,劉宥不想在自己的生活環境培養腐食生態,那太傷人胃口。

他在下風處找個土壤較軟的地方,動動牠的前肢,挖個大洞把廚餘埋進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