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十九歲的高粱

安迪勞斯基 | 2021-08-18 23:31:02 | 巴幣 318 | 人氣 128

十九歲的高粱


大一湯晚結束,妳問我,是不是有心事沒和妳說,我只說身體不太舒服,我們都清楚不過是託辭罷了。那一晚我在舞臺下,聽江唱編給妳的RAP,身體像是被椅子釘在觀眾席上,觀賞甜蜜的酷刑。身旁你們的朋友鼓譟,從拍手,喊起妳的名字,要情侶上臺大方表演親熱。我唯一一個外人,必須強行笑得浮誇,以示心中的磊落,我謹記妳說,不想被系上討厭,所以把自己久久藏在聚光燈外的地方。

妳在和江分手後和我說,我終於能得到全部的妳,也相信過。我想起此生過的第一次情人節,就是和妳在巨城選片,妳跳過《格雷》的續集,愧疚說和他曾約定去看,怕看了會想起江,我還感到欣慰,原來妳在前一天就看完,只是沒把話說死。電話另一頭C告訴我,妳並不像表現的那樣兩難,我願意相信了。一邊聽C說,我按捺不住想哭的衝動,就動身到客廳,拿來一支爸的五十八度高粱,邊聽、邊將透明的液體斟入小杯。

沒加冰塊,沒有套酒。那天以前我曾認真以為,自己有著不醉的體質。所有半隻腳踏入成人世界的孩子,都有過像這樣,酒國英雄的幻想吧。C按她知道的,揀選我不夠認識的妳,原來江的時間和我的對照了,妳才變得完整。兩個男人的溫柔,都被用來縫補各自缺少的一角。我斟了酒就喝,擴音傳出的女聲越來越糊。剛認識時,妳曾說受傷過的人,沒辦法好好進入一段關係……

涼高粱辣喉,但聽著彼方的聲音,斟好的酒水變得比上一杯溫順。我知道要停,但若不朝故事的內裏繼續深入,我怕自己仍一廂情願的信妳,妳精心搭建的舞臺。而高粱,蘊含父輩的氣概,透明澄澈的水面,就像逼我要直面內在的心魔。玻璃瓶從三分之二滿,到剩十分之一,烈酒的寒氣早已沁滿腹中。敘說故事的聲音很遙遠,像在講述著和我無關的某個丑角,而書桌早已堆滿狼藉的衛生紙團,三坪大的房間則「正在」東倒西歪。原來對一個十九歲的大孩子來說,五十八度烈酒,伴隨的誘惑與疼痛,都只是過早的長大。

那一晚末尾,我只剩不停放聲大哭。電話那頭還有沒有人在說話,不再真的重要。

凌晨三點,哭聲把在寢室睡覺的爸媽吵醒,他們進房,看見喝乾的酒瓶、狼藉的場面,也猜到了什麼。爸把我扶上床,留下了幾句慰問後默默把燈關上。太陽穴很痛,我在黑暗中睜開眼,牆上還是二姐貼滿的塑膠星星,乳白色的塑膠月亮仍高高掛在天花板上。妳知道嗎?星星在後來,全家性的一次粉刷中,都被拆下。而在黑暗中,和我一起照看過星星的妳,說過的話也曾是那樣閃耀,卻和它們一樣是不折不扣的贗品。暈眩未退,世界在眼前傾斜著,天花板的四個角都在不停旋轉,星空好似在那個夜晚,自轉了起來。



--2021/8/18登於中華副刊

創作回應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中副耶!
2021-08-19 01:59:02
安迪勞斯基
最近開始比較積極投副刊,中副是我覺得最快回信而且門檻比較寬鬆的(不帶貶意
2021-08-20 01:14:02
yona
十九歲的高粱,好痛QQ

兩個男人的溫柔,都被用來縫補各自缺少的一角,覺得這兩句寫得很好。高粱的嗆辣和痛,星星的象徵,也是。


星星那邊,想到王力宏的歌《唯一》
以下節錄歌詞:

我的天空多麼的清晰 透明的承諾
是過去的空氣 牽著我的手是你
但你的笑容卻看不清 是否一顆星星變了心
從前的願望也全都被拋棄
2021-08-19 14:45:38
安迪勞斯基
真的好痛XD離衝動的年紀有段距離之後發現,當初在追逐戲劇性的愛情的時候,自己多多少少都有意識到結尾。不過身在劇中的錯覺卻是會上癮的,有那個機會,實在很難不試著當一回故事主角吧哈哈,於是高粱、星星,青春期的哀愁伴隨著衝動,像是從別人故事那裏借來的隱喻,變成我的故事。
2021-08-20 01:18:01
超熱血聖騎士酷愛巨乳
青副也是,聯合、自由就常退稿。
2021-08-20 02:03:11
yona
今天某個瞬間想起這篇小說的文句,所以來二刷了。

「那天以前我曾認真以為,自己有著不醉的體質。所有半隻腳踏入成人世界的孩子,都有過像這樣,酒國英雄的幻想吧。」很喜歡這裡的描寫。

愛情的幻想,酒國英雄的幻想,兩者銜接在一起,這邊覺得超讚!! (話說,用「酒國英雄」這四個字讓我覺得特別浪漫、特別可愛,可能是因為這樣,在疼痛難過的氛圍中,竟有一點認清現實的幽默與可愛)

再讀一遍,覺得十九歲的高粱是——在長大的過程中失落的,少年的天真。
雖然是失落,雖然痛,但也是一種成長。可以算是成長小說嗎? 很喜歡!
2021-09-04 18:16:12
安迪勞斯基
哈哈對呀,酒國英雄,對酒免疫,那些年少的歲月真的會誤以為自己怎麼被傷也傷不出半點痕跡,一覺醒來還能繼續保持對戀愛的信心。我覺得的確是一種成長,而成長總是只要在失態之後,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認清,才會來到XD感謝大大喜歡。
2021-09-05 00:52:19
yona
上面那則留言說到的認清現實的幽默與可愛,我想了想,其實還有你寫的這兩句:「那天以前我曾認真以為,自己有著不醉的體質。」
2021-09-04 18:21: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