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南瓜頭-面具

怪奇的丹 | 2021-08-18 20:07:39 | 巴幣 12 | 人氣 86

短篇故事
資料夾簡介
這裡應該會放一些獨立且無關聯性的小故事。

  「怨靈!」愛洋嚇得扔掉了手中的鐵槌,縮著身體躲在阿派的椅子後面。「都是你!是你把他們帶進來的!」她大聲責怪起阿派。

  見朋友來,阿派鬆了一口氣,誰知愛洋雖然害怕還是保有理智,她拖著阿派的椅背逃進了走廊。
  「喂!妳還不放開他?」喬喬追了過去,南瓜小姐也跟在他後面。
  暗紅的燈光讓房間增添血意,牆上的臉孔虛幻又真實。奇異的場景令初來的兩位幽靈都震驚地停頓下來。
  「都是妳,是妳讓大家生病,還害死了姨婆。」
  「我不知道我對你們家做了什麼。」南瓜小姐說,「我只想知道我是怎麼死的。」
   愛洋忽然抖了一下。「我們明明把妳封印起來了,為什麼妳還找得到我們?為什麼妳不放過我們?」
  「我做了什麼事?為什麼要把我封印?」
  「還說,就是妳詛咒了我們家讓我們全家人生病。」
  「我沒有詛咒妳們家。」
  「等下──」喬喬發現了一個問題,「妳現在只有死後的記憶,她又說是怨靈害了她們家,但是妳說妳沒有做過這件事,那到底誰在說謊?」

  「是她,要不是她我家人就不會死了。」愛洋指控道,「這些年來我都好好保護著他們,才不會有人傷害他們。」
  「我一直待在榕樹下沒離開過。」南瓜小姐否認道。
  「所以為什麼你們家會害怕她報復你們?是你們殺了她嗎?」喬喬問道。
  「妳之前說妳的姨婆……」阿派忽然想起來之前的對話,但講到一半又因為害怕不敢說下去。
  「我姨婆是個英雄。」愛洋重複了之前的話,「她為了治好我阿姨的病殺了她的好朋友,可是我阿姨的病卻更加嚴重,後來連家裡其他的人都生病了,大家都痛苦地走了。」
  「妳姨婆的朋友是我嗎?」南瓜小姐問。
  「我阿姨病得很重,需要特殊的藥才能治好。聽說南瓜仔油能治好骨癌,她才會冒險。」
  「所以妳姨婆把她殺了,取出她頭裡的南瓜仔,但沒有用。」喬喬做出了結論。「妳的家人最後還是都患病逝世了。」
  「既然這樣,妳為什麼要說謊?」南瓜小姐說,「妳為什麼要說是我詛咒你們。」
  「我阿姨是生病過世的沒錯,但其他人本來好好的為什麼也生病了?」愛洋質問道。
  「是溪水吧?我媽說以前這前面本來有座工廠,後來因為被人檢舉排放汙水後就倒閉了。」阿派回想起他媽媽說過的話。

  「我從來沒有傷害你的家人,妳也知道妳的家人不在了,妳為什麼還要繼續待在這裡?」南瓜小姐問,她同情地看著愛洋。「他們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妳可以走了。」
  「可是這裡怎麼辦?我走了就沒人照顧這裡了。」
  「沒有人要求妳顧著這裡,妳也不必再孤孤單單的。他們中有人還在等著妳呢。」
  「可是這裡……」
  見對方依然猶豫,南瓜小姐又說:「這裡已經跟妳沒關係了,快去吧。」
  「真的嗎?那……我走了。」愛洋答道,蓋著她身體的罩衫忽然一空,和面具以及鹿角一起掉在地上,一個白色的靈體飛升而出,穿過房子的屋頂離開了。
 
  派在朋友的幫助下好不容易解開了鐵絲的束縛,歷經了短短三十分鐘的時間就讓他對自由感到更加珍惜。
  「所以妳打算怎麼辦?」喬喬問,他的眼神裡依然帶有鬼魂獨有的冷漠,但比起一開始多了一點溫度。
  「妳還沒找回記憶喔?」阿派這才想起他們原本的目的。
  「小玲不是我的本名,也許只是綽號吧?」南瓜小姐說,「森林守衛說一定要全名才行。」
  「那妳剛剛怎麼沒有先問一下愛洋再讓她走?」
  「因為我覺得剛剛如果停下來了,她也許就沒辦法走了。」雖然南瓜小姐自己也想得到安息,但她看得出愛洋的靈魂比她更來得孤寂。「我自己再找一下好了。我不會再煩你們了」
  阿派正要鼓勵她,說:妳加油。這句話,幽靈少年忽然開口:「不會麻煩,我們就住在這裡,隨時可以幫妳打聽看看。」
  「嗯,謝謝。」
  「……妳可以先住我家。一直待在外面不太好。」喬喬抱著手臂,以長輩的語氣說道。
  「我沒關係啊,反正在外面有很多風景可以看。」她已經習慣居無定所了。
  「那不然妳也可以暫時住在我家旁邊的矮石牆,反正那裡一直都是空的,妳住進來總比其他孤魂野鬼好。」

幽靈強烈的推薦下,南瓜小姐答應了,她感謝地說:「那我們以後就是鄰居囉,請多多指教。」
  阿派明明記得幽靈之所以都住在荒郊野外的原因就是不喜歡有鄰居。不知道他不在的時候喬喬和南瓜小姐發生了什麼事?
  他看了看他們彼此間的氣氛,識相地說:「我平常還要打工,以後就拜託你幫她找名字啦。」
 
結局
 
 
 
 
第一篇在這裡:南瓜頭-樹蔭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