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蚊子》

北宮 愛 | 2021-08-18 18:46:03 | 巴幣 132 | 人氣 126

資料夾簡介
我悲慘作為蟲的子嗣,在鄉下與人邂逅並交配的軼事。
最新進度 1《蚊子》


「啪」!!
 
除了角落微弱閃爍的防蚊燈,這個家裡還會出現的熟悉的巴掌聲。在我奶奶還沒有染上一種阿茲什麼的健忘症之前,爺爺是不會准許我臉上出現蚊子的,但如今他們都不在,飼養的方式也不再相同—我的監護人換成了大伯,而我臉上便時常出現蚊子的徵兆。大伯特別的肥胖且剛強,對於一個11歲的男孩而言,倒在地上俯看著那龐然大物的身影好似一隻若大的怪蟲,這令我自然本能般地瑟瑟發顫—「鄉下的夏天總是有很多小黑蚊」,那是爺爺曾告訴我的,他會用單手向鼓掌一般的「啪!」,快狠準的在牆上留下一抹黑點,有時候還會有殘存他們剛吸飽的血印—而大伯也是,總在我的面頰上,有時我會咬到自己的口器直到流血,而大伯最常撞見蚊子的時間則是回家的晚餐時光,他身上的菸酒味彷彿沒有效果的蚊香般,所以我才如此滑稽的跪倒在他面前。
 
「狗屎啞巴,吃個飯也會灑桌面,幹,幹他娘的,幹他娘娘的。」
「……」
 
我被一巴掌揮落倒地,左耳出現蚊蟲振翅的耳鳴嗡嗡聲,這讓我不是那麼孤單。
我只是肚子餓了。
要在黑白相間的大理石地找到遺落的飯粒有些困難,我蹲在地上良久,突然又「啪!」一聲,大伯朝我的右耳打了蚊子,我重心不穩的再次摔倒,又發出一種耳鳴的嗡嗡聲響,就像是蚊子在耳邊纏繞的噪音,聽起來總有些美妙,我側躺在冰涼的地上,阿,找到了剛才的掉落飯粒,於是我拿了起來,放進口中,但那米飯嘗起來卻像是白蟻的卵囊般乾癟。
 
「嘿,不要一直打臉…」
「破麻安靜點,大人在教小孩,淪不到女人叫囂。」
「我到底是上輩子犯下什麼錯啊…」
「幹,我他媽等下連你也打。」
 
隔著門縫,伯母回到房間的嚶嚶哭聲,隔著門縫聽起也像是蚊子飛行的聲音,但她始終和大伯不一樣,畢竟在蚊子的社會裡,會吸血的只有雌性。

創作回應

黑子
明明很現實,但看起來很玄幻
2021-08-22 14:33: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