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67 伯爵們與問罪

空想能手 | 2021-08-17 23:46:31 | 巴幣 22 | 人氣 79


  哈維離開後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終於輪到伯爵家家族進場了。

  而卡桑德拉的蘇葛玫伯爵家就是第一個進場的家族,帶著幾個管家的他們向我們揮揮手,打了招呼。

  不過當卡桑德拉的視線一看到勞倫斯後臉色瞬間就變的十分難看,可能也是因為這樣,她狠狠的瞪了一眼父親後,沒有過來和我們聊天,就直接往他們座位的方向離開了。

  又過了十多分鐘,一群有著銀髮的顯眼的家族出現在宴會廳裡,他們的腰上無一不掛著外觀樸實的長劍,而不論男女每個人身上幾乎都穿著印有形似方解石的灰白色花朵『碎石花』家紋的盔甲,昭示著他們作為武人的身分。

  在這隊銀髮隊伍最前方的是一位留著白色絡腮鬍的壯漢,從臉上的皺紋來看,或許已經六、七十歲了,不過他頭上的白髮和銀髮混在一起,很難分辨究竟有多少才是衰老的白髮。

  年老壯漢的腳步穩健且沉重,毫不遲疑地向前方筆直前進,不因為任何人打招呼而停留,看起來堅定且瀟灑。

  直到他來到了我們位置附近,他突然就改變了行徑的方向,向我們走了過來…更準確來說是向著父親走去。

  「好久不見了,岳父大人。」父親看起來有些緊張的低下了頭,恭敬的說到。

  岳父…果然這名年老的壯漢就是我的外祖父啊。

  「喔。」外祖父充滿威嚴的應了一聲,接著說到:「領地情況如何?拉緹娜過得還好嗎?」

  父親看起來相當心虛的先是向外祖父連連彎腰,才開口說到:「回岳父大人,拉緹娜一樣健康、美麗且帥氣,只是…最近總是麻煩拉緹娜東跑西跑…結果沒能讓她來宴會和您見一面…真的是非常抱歉!!!。」

  外祖父輕輕點頭表示理解,並說到:「別在意,我不久前才剛見過拉緹娜,沒有必要這麼急著見面,反正只要我不被帝國的刺客暗殺,短期間內應該是死不了的。」

  「岳父大人,請不要說那麼不吉利的話啊,就算是刺客您應該也有的是方法擊退才是。」父親趕忙說到。

  外祖父摸著下巴的鬍鬚,說到:「你不需要這樣奉承我,對方如果是『惡靈』我還不一定能招架兩三招—不過這不是現在需要討論的話題,我真的不是因為拉緹娜才來的,而是因為那些即將抵達這裡的帝國將官和帝國軍團,賢婿知道這件事情嗎?」

  「啊...是帝國的使節團嘛,我知道這件事,還知道他們之中有著『黑炎之殲滅者』這個大人物…雖然這些都是剛才由亞黎行政長官告知我才知情的…。」父親還是有些心虛地說到。

  「從哪裡知情的無所謂,但是大人物可不只有『黑炎之殲滅者』,還有帝國南部司令『羅季翁•歐波丁上將』,和帝國南方貴族之首的『西吉茲蒙德•優波拉契侯爵』。」外祖父接著說到:「所以我才應允了庫雷格斯侯爵的邀約,來到這座城池裡以防萬一。」

  「這…這根本是把南部權力核心都搬過來了吧…。」父親露出些許驚訝的表情說到。

  「算是吧,我那個只有腦袋聰明的兒子說了『皇權、軍部、舊貴族勢力都齊聚一堂,再加上帶出來的軍隊數量和空艇,都可以足以組成一個小國家了。』,他還說了什麼『轉移矛盾』、『把衝突地點移到境外』之類的長篇大論,反正我是覺得很冗長,就沒聽全了,總之呢,無論帝國想做什麼,只要他們膽敢侵犯我國—。」外祖父捏起了拳頭,威嚴十足的說到:「就讓他們見識『碎石花』的強韌。」

  「真不愧為陛下的股肱之臣啊,『索夫隆』閣下。」說話的是不知何時來到我們桌邊的男性。

  那名男性的年紀大概在五六十歲,頭髮是菲洛利斯王國裡很常見的咖啡色,有著整齊、挺立的兩撇八字鬍,整張臉看起來不怒自威,感覺很難想像得出這位男性露出笑臉時的狀態。

  「久疏問候。」外祖父像那名男性低頭致意,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實際上卻也顯示出了那個人的身分。

  在菲洛利斯境內能讓外祖父低頭的人屈指可數,就連公爵、侯爵,甚至是皇族都別想要他這個邊境要員低頭,他會願意低頭的對象就只有國王、宰相和軍務大臣,眼前這名男性沒有國王該有的排場,那麼就只可能是宰相或是軍務大臣了。

  「宰相大人,久疏問候。」父親如此說到,也證實了我的猜想。

  …不過這就是宰相啊…他作為國王的親信,應該或多或少有設計過我們家吧…暗殺『我』、派遣白鳥掠奪團、引導曝屍人來到我們領地…還有以前的總總,無論怎麼看,宰相都是我們家的仇敵。

  「…斯托諾瓦子爵,的確是好久不見了。」宰相的眼底閃過一絲陰冷的光芒,接著說到:「既然今天正好見到了你,那我正好來跟你討個說法—。」

  討個說法?是我們要向你討個說法吧…真是的…。

  「幾天前有個監察官前往庫沙塔魯城執行任務,卻在剛到不久就被魔法殺害,這樣的狀況非常可疑,你做為當地領主是不是應該給個說法?」宰相冷聲說到。

  有這種事嗎?…父親和哥哥他們都沒跟我說過啊,該不會又是要把事情栽贓給我們家吧—我轉頭看向父親,發現父親臉色鐵青的樣子,就知道這件事情是真的,而且我們家大概真的也要負全責或一部份的責任。

  「是的,宰相大人,這是我們的失職…但是,該監察官並未向我們申請保護,甚至沒有告知他到來的消息…我認為這種情況就算領主換了人也仍是愛莫能助。」父親勉強擺出強硬的面孔回答到。

  「但是他是去查你們斯托諾瓦家的狀況的,怎麼可能告知你們他的消息?」宰相冷聲說到:「入城沒幾日就遭到殺害,會很讓人懷疑斯托諾瓦家的人是否有透漏情報給殺手啊。」

  「…據我所知,梅特涅商會在案發之前與當地幫派發生了衝突,而該名監察官當時就乘坐在梅特涅商會所屬的馬車上,似乎很有受到兩者鬥爭波及的可能性,本來我也拜託下屬去查案了,結果發現兩邊的紛爭激化,梅特涅商會似乎還得到了強力武裝力量的協助,導致幫派方的大量死傷,甚至很難找出一名證人,幫派也迅速凋敝,很明顯梅特涅商會才是獲利者,誰比較可疑還說不定呢。」父親也同樣冷聲說著。

  「那只是因為他們不自量力罷了,以為自己會獲得勝利才做出魯莽行為,結果輸了反而可以說贏得人不對,還真是不合理。」宰相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說到。

  或許是擔心父親沒辦法準確的反駁,亞德里安哥哥搶在父親開口之前說到:「是啊,就跟毫無通知就魯莽的進入城內的監察官一樣呢,不對,不一樣,甚至更誇張,梅特涅商會和幫派好歹是直接的衝突關係,監察官的死卻跟我們家族沒有直接關係,您卻硬是要把罪責壓在我們家族身上,這可是一個不請自來還隱匿行蹤的客人,試問宰相大人要如何保護?」

  「但是那個幫會是你們控制的—。」「您有什麼證據證明?還是您想依靠宰相的身分,不提供任何證據就能給人定罪?」亞德里安哥哥尖銳的回答到。

  「就是在調查期間被殺的!怎麼可能有查出什麼來!」宰相的臉色雖然沒什麼變化,但是語氣卻明顯的變得更加焦慮。

  「那您就不該在這裡詭辯,而是再派一個新的監察官過來,這次由斯托諾瓦家親自派兵援護,決不會再讓監察官犧牲,如果再失敗,我們家族的確該負全責,這也才是王國正規律法。」亞德里安哥哥瞪大眼睛,加大音量說到:「但是您卻想省略這些過程!試問宰相大人,您難道想成為律法本身嗎?」

  周邊聽到這句話的家族都安靜了下來,打量著這邊的情況。

  宰相似乎像是碰到難題似的微微皺起眉頭,暫時無話,感覺就像是亞德里安哥哥真的辯倒了他一樣,本來還以為宰相應該是多麼聰明的人物,結果其實也還是會挫敗啊…這樣來看哈維都比他恐怖的多。

  在這凝重的氣氛中,一陣輕快的拍手聲突然響起—

  一個男人拍著手走出了人群,嘻笑著說到:「斯托諾瓦家的二少爺說的有理啊~只是呢~。」

  是哈維。

  「人是有感情的生物~不可能完全理性的割捨感情~否則恐怕就不能稱為人啦~小少爺~。」哈維笑著說到,同時也站到了宰相身旁,正式插手了這次的談話。

  看來是來幫宰相說話了吧...。

  「小少爺~你要體諒宰相大人啊~畢竟宰相大人剛體會喪女之痛,情緒非~常~不穩定,所以才會做出這樣不理性的判斷,希望你能體諒宰相大人啊~。」哈維假惺惺地說到。

  但是…喪女之痛?那位監察官原來是宰相的女兒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