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16.新以色列近身格鬥術vs鏽銀流(下)

佐渡遼歌 | 2021-08-17 20:00:04 | 巴幣 370 | 人氣 43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那麼請千帆學姊不要受傷了。」夏羽微笑提醒。
 
  「……在戰鬥途中還有空閒關心對手,真不愧是塵閃境界呢。」楊千帆順手將木製短刀轉了一圈,變成右正左反的握法,不敢托大地凝神以對。
 
  下個瞬間,夏羽俯身加速折衝,直接從楊千帆的正前方繞了不規則的半弧閃到正後方,重重踩穩腳步霎時急停,對準後腦杓狠狠迴旋踢去。
 
  自己是站在旁觀第三者的立場才有辦法看得這麼清楚,換作站在楊千帆的位置,大概只會覺得夏羽突然從眼前消失了。李少鋒訝異想完,隨即看見楊千帆頭也沒回地立刻彎腰,堪堪避開這記踢擊,接著原地轉身,由下而上地揮出木製短刀。
 
  「不愧是千帆學姊,本來以為這一腳就會結束了。」夏羽一擊未中,立即縮腿用著赤裸的腳側擋住木製短刀,借力往後翻了半圈,再度施展相同的招式高速改變位置,在眨眼過後又移動到楊千帆的身側,再度從死角踢腿攻擊。
 
  這一次,楊千帆的反應慢了半拍,來不及閃躲也來不及揮出木製短刀,只能夠曲起手臂勉強擋住夏羽的踢擊,順勢往旁邊退了半步。
 
  夏羽乘勢追擊,展現出更加輕靈飄逸卻又帶著些許詭譎色彩的步法,化成難以捉摸的蒼白色殘影展開猛烈進攻。
 
  即使第一練武場極為遼闊,夏羽卻彷彿身處狹窄空間似的,熟練使用著能夠在半空中自由改變跳躍方向的氣息變化飛縱折衝、旋轉閃身,配合招招踢向要害的足技逼得楊千帆只能夠持續架擋、步步後退。
 
  李少鋒依照自己對於武術的淺薄知識也看得出來局勢一面倒,自家師父被徹底壓制,接著突然意識到眼前這場比試就像自己和燕子第一次交手的那場練習賽。
 
  對手相當迅速、敏捷、流暢地積極進攻,招式既快且狠,尚未對於前一招做出反應就已經受到下一招的攻擊了,理所當然的,楊千帆的修為抵達第四重的成核境界,同時擁有大量戰鬥經驗,遠遠超過當時才剛聽完何謂基礎七變的自己。
 
  話雖如此,夏羽憑藉著奇妙的氣息變化將攻擊範圍從平面轉變成立體,配合高速移位的步法使得楊千帆無法準確掌握自己的位置,難纏程度也是遠遠超過當時手持木棍的燕子。
 
  一個氣息變化與一個步伐招式。夏羽倚靠著這兩點就穩穩佔了上風,甚至沒有使出其他變化。
 
  即使楊千帆偶爾好不容易找到回擊的空檔,攻擊尚未使到底就會先被夏羽看穿,進而遭到壓制,只能夠徒勞地繼續後退。
 
  不知不覺間,秦樓月等人不再交換意見,只是神情凝重地觀戰。
 
  這個時候,楊千帆已經被逼到第一練武場邊緣,然而身後是牆壁的緣故,不用繼續堤防夏羽會突然從後方死角攻來,總算勉強扳回平手局面。
 
  連續兩次踢擊都被木製短刀擋住之後,夏羽突然往後拉開數公尺的距離,緩緩吁出一口氣。
 
  楊千帆沒有放鬆戒備,任憑汗水流過臉頰,保持右正左反的握法將兩柄木製短刀持在胸前,持續警戒。
 
  「那麼我要開始下一次攻擊了。」夏羽說完,凜然向前踏步。
 
  楊千帆沒有回答,只是將木製短刀握得更緊。
 
  李少鋒同樣屏氣凝神,卻卻無法順利理解在短短的一秒內究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急促且輕微的碰撞聲響過後,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歸零,面對面地互相對峙。
 
  夏羽併攏右手手指,以手刀橫擺在楊千帆的頸側。
 
  楊千帆的左手往後甩到身側,右手的木製短刀停在夏羽的腰際。
 
  經過好幾秒,李少鋒才遲來地意識到自家師父的位置並沒有改變,進而理解到現況──小巧搏擊是楊千帆最為擅長的領域,儘管如此,夏羽從正面進攻,在赤手空拳的情況下同樣使用小巧搏擊的招式持續化解掉各種攻擊,最後對準頸側要害揮出手刀。
 
  勝負底定。
 
  夏羽和楊千帆卻都沒有任何動作,保持著相同的姿勢持續凝視對方。
 
  「──壓倒性的實力差距啊。」梁世明嘆息說。
 
  「確實厲害。」林誠頷首說。
 
  「先刻意放慢步調摸清帆帆的底子,接著再突然用那種貓耍老鼠的方式搶攻,真是令人不爽的風格。」燕子咬牙低罵。
 
  「扣除最後的交鋒,她很顯然刻意使用腿技。這點也是相當驚人。少鋒,你在蒼瓖城的時候見過她的實戰情況,當時依然是以腿技為主嗎?」秦樓月問。
 
  「戰鬥風格差不多,然而也有動用雙手。」李少鋒說。
 
  「所以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以千帆為對手還能夠保留實力嗎?真是難以置信……不過如果真的是塵閃境界的話……」張定緯沉思著說。
 
  這個時候,楊千帆總算垂落視線地收回木製短刀,悶聲說:「我認輸了。」
 
  「感謝千帆學姊的指教!」夏羽立即站挺身子,相當有禮貌地拉開距離之後躬身道謝,漾起大大的笑容說:「這麼一來,我應該也有資格了。」
 
  「我不會食言……既然輸了,妳可以要求讓少鋒擔任師父。但是我身為少鋒的師父也會隨時待在他的身旁,這是不會退讓的部分。」楊千帆繃著俏臉說。
 
  「等等,師父,隨時的話就有點……」李少鋒知道自家師父愛鑽牛角尖的程度,若是在這邊同意讓她「隨時」跟在身旁,難保真的會連洗澡、上廁所都待在門外,那樣實在太過彆扭了。
 
  「那點其實無所謂啦,畢竟剛才樓月學姊也提過了所謂的『師父』只是一個頭銜而已,就像那個……直屬學長姊之類的東西對吧?在半年時間教導工房的規矩,讓其他學長姊擔任我的師父也無所謂,反正不會妨礙到紀錄者的職責。」夏羽笑著說。
 
  此話一出,秦樓月等人頓時露出疑惑、警戒神色。
 
  「等等,既然如此,為什麼妳剛才要主動約戰?」李少鋒不解地問。
 
  「因為我也想要提條件啊。只有千帆學姊提出勝利時候的條件吧,我什麼都沒有提豈不是很不公平嗎?」夏羽說。
 
  「妳的條件不就是指定我擔任師父一職嗎?」李少鋒追問。
 
  「不是不是,都說了讓學長以外的學長姊擔任師父也無所謂。我又不需要從零開始鍛鍊,聽完基礎規矩之後就有大把時間可以跟在學長旁邊了。」夏羽說。
 
  「……那麼妳想要幹嘛?」李少鋒更加警戒地問。
 
  「我希望擔任學長的師父。」夏羽乾脆地說。
 
  「什麼!」楊千帆難掩訝異地低喊出聲。其他成員也一時之間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各自蹙眉思索。
 
  「當然啦,請千帆學姊和其他學長姊不要誤會,這個師父只是一個名目,就跟瞭望塔讓舊成員擔任新成員的師父一樣。單純因為學長的修為已經抵達命紋境界卻沒有修練任何一個門派的心法,正好讓我傳授銀鑰的心法。」夏羽笑著補充。
 
  「……夏羽,這點也是銀鑰高層的命令嗎?」秦樓月皺眉詢問。
 
  「是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基於命令。」夏羽隨即偏頭詢問:「不曉得學長是否記得,我在蒼瓖城的時候提過不用擔憂心法方面的修練。當時沒有時間仔細解釋,其實就是會由我來教導學長心法的意思。」
 
  「這個……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李少鋒不太確定地說。
 
  「真是的,學長都沒有在認真聽我講話。」夏羽鼓起臉頰抱怨。
 
  頂著眾人的視線,李少鋒過了好幾秒才想起來在幽篁別院確認傷勢的時候,自己有向她請教修練方面的問題,當時夏羽確實提過武術方面跟著楊千帆學習即可,心法方面則是含糊帶過,然而怎麼也沒想過會是現在這樣啊!
 
  「放眼全世界任何一個門派工房,內功心法與魔法迴路都是最高機密,擅自偷學甚至會被追殺至天涯海角,不可能這麼簡單傳予外人。」張定緯嚴肅地說。
 
  「如果我被派去擔任楚久樘的紀錄者,當然不會這麼做,然而學長的情形在特例當中也屬於極為稀少的特例,身懷命紋境界的龐大真氣卻尚未認真學習過任何一個流派的心法,這樣下去也會導致『受到啟發之人』的重要性降低。」夏羽說。
 
  「重要性?」燕子挑眉問。
 
  「我的任務是『保護李少鋒的安危』,這是第一優先目標,如果學長不幸死亡,後續的見證、紀錄也都會成為空談。」夏羽聳肩說。
 
  「因此就要傳授銀鑰的獨門心法嗎?這樣不會太過跳躍了?」張定緯追問。
 
  「如果在場的各位學長姊願意傳授學長心法,我也不會說什麼,然而依照目前掌握的情報,應該沒有那種預定吧。前往玉閣祭的時候沒有買到心法秘笈,不久之前的黑市也一無所獲。」夏羽說。
 
  「妳連黑市的事情都知道嗎!」李少鋒訝異地問。
 
  「身為學長的紀錄者,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夏羽笑著說。
 
  「我是少鋒的師父,我會負責教導武術和心法。不需要妳多管閒事。」楊千帆面無表情地說。
 
  「請問千帆學姊有拿到自己師父的許可嗎?沒有的話,擅自傳授自家門派的心法可是大忌,剛剛定緯學長也說了那樣會被追殺到天涯海角。如果『狂犬』維洛妮卡‧齊格勒在日後反對,屆時不僅千帆學姊會受到懲罰,學長也有可能被要求斷去經脈,那樣作為玩家就無異於死亡了。」夏羽立刻反問。
 
  「這個──」楊千帆咬住嘴唇,無法回答,接著突然有一滴晶瑩淚珠從眼角滲出,劃出一道弧線滑落臉頰。
 
  等等!居然惹哭師父了!李少鋒怎麼樣都沒有想過這個發展,當場愣住。
 
  楊千帆似乎也沒有預料到自己會突然哭出來,直到淚水滴落才猛然察覺,胡亂用掌心擦拭臉頰與眼角,然而淚水卻是完全止不住,持續潸然流出,當下只好低頭用長髮遮掩表情,匆匆跑出第一練武場。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前面有人說會被懷疑…
但是銀鑰根本沒人認為是教團聯合的成員吧?而且他們一直做自己的事,彷彿什麼都沒發生
2021-08-18 12:47:11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昨天好像忘記簽到了…
我的徽章啊TAT
(阿庫婭圖片支援
2021-08-18 12:48:10
Ddpaul
只要少鋒再碰上一次襲擊,應該就會被玩家協會監控了,基本上⋯⋯
2021-08-18 13:29:27
佐渡遼歌
現在局勢錯綜複雜、充滿變數,今後教團聯合與玩家協會的動向也尚不明瞭
只好見機行事了XDDD
2021-08-18 13:38:53
Ddpaul
少鋒的徒弟打贏了少鋒的師父,這樣也算是間接出師了吧⋯⋯只不過開學後大家突然發現去年跟少鋒走很近的千帆突然關係變冷,但是少鋒身邊卻多出了一個小迷妹,不知情的還以為是仙人跳⋯⋯
2021-08-19 09:09:2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