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天使與魔女06

藍飛璃 | 2021-08-17 19:30:03 | 巴幣 12 | 人氣 98


人間界有一特殊種族,那就是巫女一族,她們擁有神之血,是自古便自願捨棄自己來拯救人界的神之遺族,因此她們的階位在天上界,可說是比最接近神的熾天使還要崇高。
而身為天使的我,其實與她們並無差別,唯一的不同是,我仍服侍著神,而她們則是犧牲自己的一切去服侍著人類,那些容易受到蠱惑的人類。
望著監測室裡的水之鏡,身為巫女一族的她,從出生到雙手已染滿鮮血的今天,我都一直注視著她,不曾間斷過……
我她的一切全默默收放在心底,不論是她的美,抑或是她的笑與悲,她的全部我全看在眼裡。
對她,我心底有著強烈的好奇心,雖然對於她們的存在並不是不清楚,然而她卻是歷代巫女族裡唯一的例外,而今天是時限之日,也是審判長久以來不停犯罪巫女族遺孤的最終之日。
「拉斐爾,主詔告了中級天使以上的天使會集,其中也含了我們七天使要一同參加,一起去吧!」
看向同為七天使之一的烏利爾,他是負責掌管地獄之門的天使,凡是犯罪者在進入地獄之前都必須經過他。
我對著他微笑點頭表示收到,於是我展開雪白色的羽翼,隨著烏利爾一同前往主的禦座前。
這次的詔告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因為已是時候了,巫女一族的滅亡輪迴,一直以來都是為了洗刷世界的罪孽而存在的,簡單的說,她們就如同受氣包一樣,當世界的怨恨與貪婪到達一定的界點時,她們便會有殺身之禍。
受到命運安排而死亡的她們,魔力會散至全世界,將世界洗滌一翻,讓世界的污穢消失並重新開始,而那在死亡之日所誕生的孩子,她則是必須背負這個輪迴並設法復甦巫女族,而孤獨的活下去。
這樣的過程何其辛苦,神與我們所有天使,全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但卻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們一次又一次的滅族,再一次次的復甦,該說神與我們是慈悲的嗎?
我想並不盡然……只因為尊重她們的選擇,因此我們便眼睜睜看著她們,身陷在滾燙的獄火之中,不斷輪迴並重複著同樣的事。
而我們身為高階天使的工作則是在她們陷入痛苦甚至無法向前的情況下現身於她們身旁,引領她們繼續向前,讓她們持續著那不變的輪迴命運。
「主,在下是烏利爾。」
「主,在下是拉斐爾。」
「聽主之命,前行於此。」我與烏利爾以恭敬的態度向我們服侍的主人行禮。
「到自己的崗位上吧!」於神身側的最上級天使,熾天使對著我們下令。
「是!」 我與烏利爾一同走到屬於我們的位置,望著逐漸到齊的高階天使們,雖然我的臉上掛著往常的愉悅笑容,然而心卻是沉重的。
「那麼,召集會開始!」環視過,並確認在場的天使們都到齊後,熾天使再次下達了指令。
「針對這次討論內容,巫女族的最後遺孤,也就是被譽為黑色魔女的可茵,因她不斷製造紛爭並造成世間混亂,且時間之長,經過多次原諒仍不知悔改,至此我們已針對她進行裁定,結論是死罪。」
「果然啊……」得到這樣的結論,大家的反應全部一致,因為她的事情早已在天上界謠傳許久,對於這樣的答案大家一點都不意外,當然我也是,只是我和他們不同,而不同的點在於,我非常關注她。
我知道她的轉變,也知道原因,她轉變後的一切我也一清二楚,當然,我相信主也一定非常關心她的一切,畢竟巫女一族在人界執行的使命於天界中可說是最沉重的。
聽著熾天使不斷說著她的罪刑,我沉默無語的聽著,現下我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也不知道我的決定可否能如預期,使她化險為夷,我只意識到自己必須救她。
必須讓她清楚自己的罪孽有多深重,甚至想辦法讓她從心底的黑暗中清醒過來並悔改,因為身為治癒天使的我,關愛並治癒他人始終是我的職責,當然,所有的天使們也是關愛世人的,只不過……
呵,身處在天上界的我們,對她真的很不公平,因為……
「以上就是她所犯的罪行,在此將指派掌管地獄之火的烏利爾前去裁定她,會議到此……」
「請等等!」聽著熾天使準備替這場召集畫下句點,我趕緊出聲制止,「我有異議,且,我有話想說。」
望著熾天使與祂身後只有光影形體的主,帶著緊張,等著熾天使的允許。
「拉斐爾,你有什麼話想說?」現場一片寂靜,熾天使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我希望這任務能指派我去,還有,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一年的時間!」看著熾天使,我態度堅定地說出要求。
「拉斐爾……」烏利爾聽了,驚訝的低聲喚我,雖知道他驚訝的原因,然而我並沒理會他,只是靜靜望著禦座上的神與一旁的熾天使。
因為清楚主是慈悲的,也因為祂的慈悲之心,所以我相信祂一定會聽取我的聲音,畢竟我所想說的事並非太難答應的條件。
「說吧,拉斐爾,說出汝的想法……」此時,主慈藹的聲音緩緩響起。
「回主,」彎身,我行了禮,抬頭,堅定凝視著祂們,繼續說。
「我希望前往,是因為我是負責治癒的天使,帶給人們快樂並治癒眾人是我的工作,如今巫女族遺孤犯了諸多錯誤,但起因都是她的心被黑暗蒙蔽,才使我們不論何種方式,都無法讓她明白自己犯的錯。
我們給予人類機會懺悔,只要他們真心悔改就能夠獲得原諒,然而現在巫女族遺孤卻在毫無光的指引下被直接就範,仔細想想,以這種方式對待如此犧牲奉獻的巫女一族,豈不是太過嚴苛了?」
「我們給過機會,並不是沒有。」熾天使冷聲開口。
聽到他不帶情感的聲音,我無奈輕嘆:「是沒錯,可是人類自古便是群居生物,數量之多,且不論何種生物都是相互助、相互勉勵,即使走偏了道路,仍有旁人出手相互扶持。
她卻不同,於她走偏道路後,她卻始終獨自一個人,而我們卻單只給予無任何知會的赦免,不曾真正的引領過她,若真要說,這是否該算我們的疏失呢?」
我的回應讓現場陷入寂靜,清楚這樣的反駁並不是正確的選擇,但我卻了解不論何種人,就算是犯了重罪的她,也必須在獲得真正的指引後再定罪,否則這樣有失公平。
總是獨自一人的她,在已偏了方向的道路上盲目行走,最後卻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死去,這樣對辛苦熬到今日的她太過冷血,望著始終沉默的主,如果我想得沒錯,真正能夠引導她的人應該是非我莫屬了。
「吾答應汝的條件。」終於,在漫長的沉寂中,主通融了。
這樣的答案令我欣喜,如我所願,我終於可以接近那受盡痛苦折磨的女孩了。
「但,如汝開的條件,時限為期一年,若巫女族的遺孤依舊沒有走回正道,那麼就由汝親自了斷吧……」
「是!」聽著主的話語,我知道此次的任務沉重,且只准成功,不許失敗,因為慈悲的主,對於巫女族的動向並不是漠不關心,而是默默注視並從中給予幫助。
相信主對她的遭遇不會太過苛責,何況對我來說,她們的體內本就擁有神之血,更具備了主的慈悲為懷,否則怎能願意如此犧牲自己?
因此我認為,要打動她應該不難,畢竟她的體內可是流著神之血啊……
「那麼,會議到此!」事已成定局,熾天使也不再說什麼,而我則恭敬的對著主和熾天使行過禮後,便與烏利爾一同離開了禦座殿堂。
當我們一離開殿堂的勢力範圍,烏利爾的暴怒聲很快便傳了過來。
「你這是在搞什麼鬼?為什麼要擔下這個重責?」烏利爾飛到我眼前,阻斷了我的路。
望著他一臉的怒容,我反而好笑的看著他,一派輕鬆的聳了聳肩:「這算什麼重責?不過是去治療她罷了。」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他瞪著我,雙眼幾乎要噴火了,「你看她看了那麼長的時間,難到你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變化嗎?」
烏利爾對著我咬牙低吼,彷彿是在隱喻我的愚笨。
「你是指我對她有興趣這點吧?我確實一直很想會一會她,如今有這機會了,這不是很棒嗎?」
「棒你個頭啊!你真的只注意到這點嗎?不要忘了,她可是美貌與智慧都兼具的魔女,我相信你應該不可能不清楚她被稱為魔女的原因。」
烏利爾沉重一嘆,無奈的怒瞪著我,看著他幾近跳腳的模樣,我沉默的想了許久,也許他指的,是那件事情……
於是我對他開懷一笑,「別擔心,我不會愛上她的,她只是個需要指引的巫女族遺孤,只要將她導回正途,我的工作也就告一段落了。」
聽到我的說詞,他輕嗤了聲:「最好如此,你若真能不受影響那會是最好的,畢竟你我好歹也具備了上級天使資格,不像那些小天使容易受她蠱惑。」
「雖對她好奇,但那也僅止於她是巫女族的關係,我只聽過她們的傳聞,卻不曾與她們接觸過,據說,她們是與主同等級的存在,只是她們捨棄了天,選擇到地上幫助人類。」
「但願如此……」
見他不相信的模樣,我也無法說什麼,畢竟爭論這些也改變不了我前去幫助她的事實,何況她也真的是受盡苦難,如果能使她回到正道,並讓她繼續完成巫女族的使命,雖說這有些殘忍,但至少她不會再孤獨下去。
「你不也對她好奇嗎?」看著烏利爾,我突然想到很久以前,他也曾說過對巫女族有些興趣。
「我是好奇,但我可不像你那麼慈悲,她可是個罪人,永遠不死的身軀,與主幾近同等的力量,但卻走了歪道,我不相信你有那能耐能感化她,因為她的力量不是我們能輕易駕馭的,搞不好你的感化都還沒開始,結果就在見面的瞬間被她給擄獲,如果到時任務真的失敗,我可會不二話的直接接手。」
「好好!我知道,真的很感謝你的關心。」我笑著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願他別太過操心,不過他似乎並沒因此被我說服。
「哪時候動身?」他嘆了口氣,不再繼續剛才的話題,轉而問我何時下凡執行任務。
「現在。」我想也不想的回應。
「現在?」烏利爾聽了,瞪大眼看著我,「你是真的打算直接硬上嗎?完全不先準備些什麼?」
清楚他的擔憂,不過我倒覺得沒那麼嚴重,於是我再次以輕快的話語來緩和他的暴怒,「她的身上可是流有主的血,我相信她是慈悲的,只要花點時間,應該不會太困難。」
「拉斐爾,你真的太樂觀了……」烏利爾不苟同的看著我,隨即語氣沮喪的伸手拍上我的肩,「算了,給你一個忠告,那魔女可是幾世代下來唯一特例。我相信她的腦海根本沒有對主的感恩和相信主的信念,就算體內有主的血,她仍是被悲傷和痛苦扭曲的魔女,說實話,我真心不認為感化並引領她是正確的選擇。」
「我知道,不過請你相信我,好歹我也是個上級天使,相信我有那個能耐,好嗎?」搭上他的肩,我含笑的安撫。
「隨你,總之,到時候如果任務失敗了,我會直接接替你,不管你有什麼理由,我都會直接殺了她。」說完,他冷凜看著我,態度非常堅決。
「我知道!」笑望了他一眼,越過他,我朝著通往凡界的天堂之門飛去。
來到大門前,伸手緩緩推開它,踏出天堂之門,展開我的羽翼,朝著人界飛去,巫女族的遺孤,可茵,我將帶著療癒的力量去找妳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