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WORLD-第一篇章(2)

林秉哈 | 2021-08-17 17:02:08 | 巴幣 0 | 人氣 54

連載中WORLD
資料夾簡介
新的超能力者身分,神祕的心電感應少女,追殺他的黑衣組織。 他,必須在這三者間邁開步伐...
最新進度 WORLD-第一篇章(3)

和上一篇文一樣,這是第一次練習此類創作,麻煩各位批評的小力點,而專屬名詞的部分也皆屬於自創,若有雷同純屬巧合,那麼,文長慎入:

第四章 恐懼
  「被…被殺掉…?」
  此時,我才確確實實的感受到自己新身分所帶來的沉重壓力。
  「這…這不是開玩笑吧…」
  ...不,我心裡也很清楚,這不是玩笑,臉頰上擦傷的刺痛感毫無遮掩的持續告訴我這個現實。
  『喂,這些話別說出來,等等被人搭話就麻煩了』
  …這…這能不能去警察局報案啊…
  『很遺憾的不行,X的背後勢力龐大,向警察報案甚麼的案件也只會被壓過去沒人會注意到。』
  那…我要怎麼活下去…?
  然而,少女並沒有回應。
  「喂…我要怎麼活下去,告訴我啊!」
  我一激動,忍不住抓住少女的肩膀對著她喊道。
  「就算你這樣問我也不知道啦…別這樣,大家都在看。」
  被她這麼一提醒我才注意到,一個高中生抓著小學生的肩膀在大庭廣眾下確實引來不少目光。
  「…抱歉…」
  於是我只好放開少女的肩膀…
  沉默再次降臨。
  我們兩人就這麼不發一語的站在對方面前,然而視線卻沒有交集。
  被殺掉…被殺掉…我…會被殺掉…
  儘管知道眼前的對方知道我心裡的想法,我卻仍然無法停止心中的這些想法。
  ……………………
  不久後,我才注意到周遭的人流量相比之前已經少了不少,拿出手機一看才注意到時間也不早了。
  「妳…那個…家…在哪?」
  我戰戰兢兢地對少女說出口,然而…
  「怎麼啦,大葛格難道是想送我回家?」
  「呃…」
  被她這麼一說,我才開始反思起自己為何會說出這種話。
  難道我想送她回家?
  少蠢了,我自己都身陷險境中了,哪還有送別人回家的閒情逸致?
  還是對於早上見死不救行為的一種贖罪?
  ……
  可能早已聽到我心裡在想甚麼了吧?少女露出了苦笑:
  「沒事啦,我家離這裡不遠,自己回去還是辦的到的。」
  「好喔…那再見。」
  「掰掰囉,大葛格。」
  留下意味深長的這句話後,少女轉身小跑步離去。
  …或許,意味深長只是我自己的幻想吧。

  這夜,我睡不著。
  自從聽了她那番話後,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能給我嚇得不輕…
  啪沙!!
  忽然,窗戶外傳來劇烈的拍擊聲,使我整個人從床上彈起。
  「…誰?」
  我戰戰兢兢地往窗戶外看,卻只見到一隻鴿子停在外頭的圍欄上。
  「鴿…鴿子…」
  怕甚麼,自己家欸,對方也沒那麼膽大吧?現在這種自家凶殺案犯人部都很容易就查到了…
  『X的背後勢力龐大,向警察報案甚麼的案件也只會被壓過去沒人會注意到。』
  「咿…誰怕你啦,我…我可是超能力者…」
  在心中這麼告訴自己後,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既然如此…我是不是就算被槍打中也不會死…?
  如此想了之後,我便悄悄地打開房門,到了廚房拿出了一把菜刀。
  ……試…試試看吧。
  這麼想之後,我將刀尖輕碰指尖,並悄悄劃過…
  「嘶…」
  慢慢地,傷口先是滲出的血珠,緊接著,開始呈現弧線滑落…
  快癒合阿…快癒合阿…快癒合啊!
  我在心中瘋狂默念著並盯著我的傷口…
  然而,卻是徒勞。
  「…騙子…騙子!甚麼狗屁超能力…放屁!」
  我一邊咒罵著,一邊找出OK蹦,把手指包了起來。
  然而,就算我沒有甚麼狗屁超能力,我還是面對著會被殺的局面。
  當時那個男人絕對不是在開玩笑,是真心想殺了我。
  「…敢小瞧我…」
  我將手指包紮好後,含恨說道:
  「我…我才不會被你們殺掉的…絕對不會!!」

  「喂!天光!7:30了!你睡過頭了!」
  我賴在床上,聽著來自老媽的敲門聲。
  沒錯,我早就醒了,躺在床上愣愣地望著天花板,只為了一件事…
  「算了,今天就讓你爸載你去上學吧!你快點起來!」
  對,就是這個。
  一個人搭捷運風險太高了,誰知道會不會遇上「背後的乘客就是X」的局面,太危險了,太危險了。
  就這麼的,我今日搭著老爸的車上學,然而這並不能削減我心中的恐懼。

  中午。
  「喂,林仔,去吃飯吧…」
  「不…不了,我沒帶錢,我用悠遊卡吃外面就好…」
  「這…這樣喔…」
  儘管知道對方不太可能直接在食堂下手,那種人擠人的地方卻仍然讓我感到  了恐懼,因此我決定一個人溜出去覓食。
  然而沒帶錢這種理由實在是有些荒唐,或許他們也有察覺我只是單純不想吃學校食堂吧?
  在說謊後的羞愧心理下,我只能背對著他們,快步離去。

  在悄悄的翻出牆後,我疑神疑鬼的走在路上。
  對現在的我而言,任何擦身而過的,無論是小孩上班族還是老人,都有可能是打算殺害我的人。
  因此我盡可能地和每個人保持距離,並且一直盯著地上,不願與他人對上視線。
  但是這樣的走路方法遲早是會撞到人的。
  「拗!」「嗚,抱歉抱歉…」
  不小心和迎面而來的上班族撞上了,我趕緊道歉,並立刻繞道而行…
  「喂,同學,等一下…」
  然而,這道聲音我似乎有些熟悉…我有些害怕的轉過身…
  「嘿,昨天早上多謝了。」
  昨天早上救下小男孩的西裝男露出微笑,向我問好。



第五章 他的責任
  「不用客氣點吧,這餐就當我請客。」
  「好的…謝謝…」
  我和西裝男一起坐在一間人不多的拉麵店內,看著菜單。
  剛才見面後,他似乎看出我有些煩惱了,便邀我一起吃頓飯。
  …又或者,只是想藉此找機會殺了我而已。
  但是對現在的我而言,他就彷彿像是黑暗中的一點光芒一般,是唯一的希望。
  「話說昨天還真是緊急呢,要是再晚幾秒,那孩子可能就被撞死了吧?」
  「恩…」
  作為我們之間唯一的話題,他便以這個作為開場白,然而卻是換來我敷衍地回答。
  「…」
  「…」
  一陣沉默。
  他露出無奈的表情,正想開口找話題時…
  「請問…為甚麼您…這麼勇敢呢…?」
  「欸?」
  對於我的問題,他似乎有些驚訝…
  「昨天…當車子快撞到男孩時…你便不假思索地衝出去了…為甚麼呢?」
  「呃,這個阿…」
  男子對此露出了苦笑,自己呢喃道: 「這解釋起來有些麻煩呢…」
  似乎考慮了一下,男子先是再度笑了笑,並看向我:
  「我叫李佑宸,同學,你叫甚麼?」
  「林…林天光…」
  「好的,林同學。」
  此時的他,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你認為…救人…是甚麼?」
  「…蛤?」
  看到我這個反應,他苦笑了一下:
  「果然應該換個說法呢…那這樣好了,林同學,你覺得一個正常人在幫助他人之前,第一個考慮的會是甚麼?」
  對此我在心中思考了一下…
  「…對於自己的利益。」
  「沒錯。」
  對方肯定的點了點頭:
  「在幫助他人前,只要是正常人應該都會考慮這件事對於自己的益處,無論是對方的回報,社會的觀感,甚至自己形象的樹立都會是考量內容。」
  對此我完全無法反駁,不如說,我就是那種自私自利的人。
  「那麼反過來說吧,你覺得在救人前,正常人會先考慮的會是甚麼?」
  「…自己的生命。」
  對方肯定的點了點頭:
  「沒錯,就是自己的生命,若是為了救助他人的性命而讓自己喪失性命,除 非是胸懷大義的聖賢之類的人,不然正常人根本沒有那個犧牲自己的勇氣,當然啦,我也是一樣的。」
  「可是…昨天您不就…」
  「這個阿…又得講講另一件事了。」
  他撓了撓頭,說道:
  「天光,你…相信超能力嗎?」
  …欸?
  「該怎麼說呢...就是心電感應阿,瞬間移動那類的…算了,感覺很蠢對吧, 哈哈…」
  「不…」
  「咦?」
  我看向李先生:
  「我相信的,超能力。」
  對於我的發言,李先生則是再次苦笑了笑:
  「哎呀,幸好你相信呢…不然我就尷尬了,哈哈。」
  接著,再次喚回嚴肅的臉龐:
  「我就直說了,其實…我會一種超能力。」
  「…是…?」
  「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高速嗎?總之就是可以在瞬間達到接近音速的速  度,昨天你應該也有看到了吧?」
  我在腦袋思索著昨天的情況…
  快速的救出小男孩…快速的壓制富二代…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有那個自信去救人。」
  他再次露出堅定的眼神:
  「曾經的我也像你一樣,對於救助有生命危險的他人感到恐懼,害怕著自己  因此失去性命,其實這沒什麼好羞恥的,假如你今天救助了他人,使對方原本會因此傷心的重要的人重回笑顏,卻使自己重要的人因你的犧牲而哭泣,儘管表面上很偉大,卻很不負責任。」
  「恩…」
  「然而這樣的我,卻某次為了躲避迎面而來的酒駕汽車時,意外的覺醒了能力。」
  他彷彿在回味著往事一般,看向了天花板:
  「老實說那時候的我真的十分迷茫阿,你懂嗎?當獲得一股未知的力量時,並  不向漫畫遊戲裡這麼輕鬆自由,反而會覺得這是一種壓力,是否該像那些超級英雄去拯救世界呢?還是用這股力量讓自己過得幸福就好了?」
  他嘆了口氣:
  「說起來,我也得老實承認,這股力量我確實也曾用於一些不好的事情上,像是急速掀女生裙子之類的…」
  小學生啊你!
  「直到某次,我看到了一起車禍的發生。說實在,那場車禍其實我也是無能為 力的,畢竟我是在事發後才看到的,但是,在親眼見到家屬抱著死者遺體痛哭的模樣後,我實在是難以釋懷。
  而這樣的我在幾天後,就遇到了銀行搶劫了,不得不說,當時的我也是非常緊張的,很可笑吧?明明有著超乎常人的能力,我卻仍然感到害怕。
  但是當時,那間銀行的總經理做為普通人,卻很有勇氣的與對方攀談,並且設法拖延時間。
  然而對方卻在對話一段時間後發現了經理的目的,當下立刻惱羞成怒,舉起手槍救事扣下板機。」
  李先生深吸一口氣:
  「而當下的我原本仍然是愣在原地的,不過卻在心中一直告訴著自己;『不要怕,不要退縮,你是超能力者!』靠這樣有些不切實際的話來鼓舞自己,並最後終於下定決心的衝了出去。」
  他再次苦笑:
  「雖然經理是救下來了,不過當時的我對能力終究不太熟悉,背部還是被子彈擦傷了,而似乎是以槍聲為信號,警方突擊隊便衝進來了,事情就此告一段落。
  老實說啊,當時我的背部痛得要命,原本還在心中抱怨著自己愚蠢,結果當我看到經理和家人團聚時的笑容,以及他女兒在爸爸懷裡笑得開懷的模樣,我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他再次堅定地看向我:
  「天光,所謂的幫助人,並不是一種無條件的捨身行為,而是需要以自身的能力去思考,自己是否能夠勝任這個責任?若是自己這麼做了,有多少人會為此開心?又有多少人會為此哭泣呢?」
  「…我…」
  「一個人是否強大,並不是他能力的強弱與否,而是在於他將自己的能力用於何處,你看過蜘蛛人嗎?『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而做為一個普通人,你的能力讓你有了什麼樣的責任?」
  「我以昨天早上為例子,當時你沒有衝出去救小男孩,這點沒有人能責怪你的,畢竟不考慮此行為可能造成的後果就衝上前並不能稱為勇氣,而只是單純的匹夫之勇罷了,那件事已經超過了你的責任,不要太自責…但是,你是否漏了在事情發生前就阻止小男孩?」
  …沒錯…
  我在小男孩衝上馬路前,早該有阻止他的機會了…
  「當然,基於自身能力而被賦予的這個責任你是否願意承擔救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但是假如你真的認為自己的勇氣有所不足而感到自責的話,不如好好想想,這樣的自己能夠以什麼樣的方式去幫助什麼樣的人?」
  「以什麼樣的方法…幫助人…」
  我抬頭看向李先生:
  「那麼請問…您認為您的責任…是甚麼呢…?」
  「我嗎…?」
  李先生思考了一下,這麼說道:
  「我並不是甚麼超級英雄,不過我想…應該就是在自己雙手的範圍內,盡可能的拯救和幫助他人吧,畢竟我可是超能力者。」
  這麼說完後,他尷尬的笑了笑…
  「啊」
  在傳出這樣的聲音後,我看到了隔壁桌情侶的拉麵被女方不小心打翻…
  「沒事吧?」
  結果那道熟悉的身影就在我面前,將那碗差點掉落地面的拉麵緩緩放在桌上,且麵還沒有半條灑出。
  「…李先生,您是真正的英雄。」
  「蛤?你在說些甚麼?」
  看著對面這名坐回原位的青年,我由衷的如此說道。








第六章 我的責任
  和李先生告別後,我再次回到學校。
  「喂,你這傢伙,怎麼出去吃個飯就跟早上不一樣了,早上那個要死不活的陰沉男哪去了?」
  「诶?這樣嗎?」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
  …自己…的責任嗎…?
  同樣作為能力者,李先生並沒有因此畏懼X的追殺,反而盡自己所能的幫助他人,和因此就瑟瑟發抖的我截然不同。
  同樣的,在他的話語下,我也開始思考起自己的責任。
  我究竟…能為他人做些甚麼…?
  沒有特別顯眼的能力,同時也沒有勇氣的我,究竟擁有什麼樣的責任…?
  即使已經放學了,我仍然思考著這個問題。
  然而這樣卻使我疏忽了對於X的警戒,進而導致…
  『大葛格!』
  「嗚咿!誰…誰!」
  我整個人幾乎被嚇到跳起來,開始環顧起四周,然而卻沒有人回應我…
  『吼呦,才一天就不記得人家了嗎?打擊~』
  等等,這種直接出現在腦中的聲音…
  我趕緊重新審視四周,果然,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名像我露出笑容招手的小蘿莉。

  「大葛格你專注的在想些甚麼啊,人家叫你好幾次都不理我~」
  「呃…抱歉…」
  坐在公園旁的小椅子上,我和少女就這樣坐著對話。
  「所以咧,你到底在想甚麼?」
  「呃…大概就是自己作為能力者,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幫助別人…?」
  「喔~」
  她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大葛格…不擔心被殺的事情了嗎…?」
  「呃…」
  說到底,李先生根本沒有跟我提到要怎樣去防止X的襲擊,我是在安心甚麼?
  …但是…
  「…我今天也見到了一名能力者,他啊…想著的並不是怎麼才不會被殺掉,而是要怎樣才能夠幫助他人,這樣一想…就覺得自己的格局實在是有夠小。」
我苦笑了笑:
  「很奇怪對吧?明明對方關於怎麼逃避追殺甚麼也沒講,我卻從他的話語中得到了勇氣。」
  「一點也不奇怪喔。」
  「诶?」
  「我爸爸啊,原本也是個膽小鬼,結果受到我媽媽的影響,他最後也成為一個勇敢的人了,所以說大葛格受到了那個人的影響也不奇怪喔。」
  「好喔…」
  我想了想,朝少女問道:
  「妳認為妳作為能力者…妳的責任…是甚麼?」
  「我的…責任…」
  少女想了想之後,抬頭看向我:
  「用這股能力守護自己重要的人…吧?」
  「守護自己…重要的人…」
  我在腦內反覆思考這番話的意義…「雖然也沒人可守護了…」
  「诶?」
  「啊,沒事…」
  沒人…可守護?
  忽然,我想到了少女昨晚說過的話:
  『…我父母都是能力者,也因此我也認識一些也會超能力的人,然後…然後…!』
  ……
  面對這樣的少女…我…究竟能為她…做甚麼…?
  忽然,我看到一個霜淇淋車開過去。
  而我一旁的少女便一直盯著那台車開過去…。
  「啊,妳等我一下」
  「?」
  這麼說完後,我便朝著霜淇淋車衝了過去。
  「老闆,兩支霜淇淋!」
  「诶?喔,好的…」
  付好錢後,我便拿著兩支霜淇淋朝著少女衝去:
  「喂,吃冰囉~~」
  我一手拿著一隻霜淇淋,朝著少女跑過去…
  「等等,小心…」
  「嗚喔!!」
  結果跑太快了,我踩到了自己的鞋帶向前一撲,一支霜淇淋就這麼飛了起 來。
  噗哧。
  就這麼掉到了我頭上。
  「喂,你沒事…噗…」
  「我說妳這傢伙,笑屁啊…」
  「抱歉抱歉,但是真的很有趣www」
  「…算了,妳的冰,拿去。」
  我一邊把頭上的冰拿下來扔掉,一邊把另外一隻拿給她。
  「…送我…?」
  「不然要跟妳拿錢喔,我沒那麼壞啦。」
  「喔好,謝謝…姆~賊個好ㄘ!」
  「東西吃下去再講話啦。」
  然而看著她發自內心露出的笑容,我心裡卻也有種舒坦的感覺。
  …這就是…幫助他人的感覺嗎…?
  其實還蠻不錯的啊,李先生。

  「我說,妳有甚麼想去的地方嗎?」
  「欸?」
  等她吃完霜淇淋後,我對她這麼說道。
  當然,頭上的霜淇淋早就去洗手檯沖掉了。
  「恩…如果可以的話…」  

  「妳意外的有眼光欸…」
  「是嗎?欸嘿嘿~」
  再次看著目不暇給的書,我忍不住給與稱讚。
  這裡便是前幾天我剛來過的那家書店,這傢伙會提出想來這種地方也是讓我蠻訝異的…
  此時我轉過頭,看到她正盯著一本「貓咪大家族」的漫畫看…
  「怎麼,想買是不?」
  「呃…不,沒事。」
  「…?」
  她默默的把書放回去後,慢步朝其他架子走去。
  我走到書的旁邊,拿了起來…
  並再次默默放回。
  一本漫畫300元也未免太貴…
  …然而,當我看向那個默默走向其他書架的小背影時,卻再次想到了她的身世。
  …要是能讓這傢伙感受到一小段時間有著家人的感覺的話,我也值得了吧?
  於是我偷偷的拿出書,並鬼鬼祟祟的走到櫃檯…:
  「不好意思,這本書能幫我先結帳嗎?」
  「欸?好的…」
  前幾天那名女店員似乎有些遲疑,不過還是收下了我的錢並包好書了。
  「是要包給您妹妹的嗎?」
  女店員在我耳邊如此說道。
  老實說有些靠太近了,呼出的氣讓我覺得有些癢癢的…
  「恩…應該算吧?」
  當我這麼回答後,少女似乎注意到我再和店員談話,跑了過來:
  「大葛格妳怎麼丟下我一人跑來和店員談話…」
  結果她一看到女店員便安靜了。
  「???」她們認識嗎?
  我看向女店員,結果她也是一臉疑問:
  「不好意思…請問我們在哪見過面嗎?」
  「…啊,抱歉…」
  少女似乎此時才反應過來,向女店員道歉後便頭也不回的朝著門口走去。
  「喂!...啊,抱歉抱歉。」
  原本打算叫住她的,但是這麼一喊反而使書店人們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因此我立刻向眾人道歉後對女店員揮了揮手以示再見,接著便跟在少女後頭離開書店。

  「喂喂,妳怎麼了?」
  當我趕上時,少女卻再次對我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
  「沒有啊,大葛格你誤會…那是甚麼?」
  此時的我才注意到自己忘記把結好帳的書收起來,就這麼拿在手上衝出來  了。
  「喔…算了」
  我撓了撓頭:
  「就當送妳的禮物吧,喏。」
  「诶?」
  「诶甚麼诶,送妳的啦。」
  我強行把書塞進了她小小的手中。
  「欸,我…」
  似乎是想要裝冷靜吧,但是她臉上的笑容卻是藏不住的。
  「好啦,時間也不早了,要送妳回家嗎?」
  「诶…?不…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家…(這以前從沒發生過…)」
  「嗯?妳剛說甚麼?」
  「沒事沒事,那大葛格再見囉~」
  不知是緊張還是害羞,只見她有些慌張地跟我告了別,接著便小跑步離開  了。
  「注意車子啊!」
  對著她的背影喊道後,我才發現自己嘴角也掛著笑容。
  這天晚上,我在吃飽晚餐後,和家人在客廳看著電視。
  「天光啊,你今天和昨天相比心情好很多欸,怎麼了嗎?」
  「欸?這樣嗎?」
  我一邊將蘋果送入嘴巴,一邊看著電視。
  「接下來是下一則新聞,富豪郭千儀的家中今日傳出火警,當警消到場撲滅  火勢後,只找到了他與她的妻子的遺骸,他的兒子郭東熾被認為是嫌疑犯,警方將極力追查…」
  「真是的,是為了遺產嗎…?」
  「現在某些年輕人還真的是見錢眼就開了,連自己父母都可以不要了…」
  聽著我父母的評論,我注意到了電視上的那張照片。
  那傢伙,不就是昨天的那個富二代嗎…真慘。
  正當我這麼想時,電視已經開始播報了下一則新聞:
  「今日於淡水河下游發現了一具男屍,警方推測…」
  ……等等……
  「根據死者的死亡時間推測,應該是下午5~6點這段期間遇害…」
  那張照片…
  「死者生前穿著著一套西裝,推測應是在下班期間遇害…」
  不就是…
  「死者身上有著多處的擦傷及挫傷,而頭部的彈孔則被警方認為是致命傷… 」
  李
  「但由於彈孔並沒有非常精準射中,因此警方推測死者生前是在非常痛苦的  狀況死去的…」
  先
  「而根據死者身上的隨身物品來看,他身分應該為…」
  生
  「在衛華電子公司上班的李佑宸先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