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WORLD-第一篇章(1)

林秉哈 | 2021-08-17 16:50:55 | 巴幣 0 | 人氣 114

連載中WORLD
資料夾簡介
新的超能力者身分,神祕的心電感應少女,追殺他的黑衣組織。 他,必須在這三者間邁開步伐...
最新進度 WORLD-第一篇章(3)

在看過不少ACG作品後,燃起的創作魂使自己也想試試寫寫看小說,因此構思了一篇偏科幻奇異向的故事,決定寫出來和大家分享看看,不過由於是初次嘗試這類型的寫作,麻煩各位批評的稍微小力點(笑),而文中的所有專屬名詞皆屬於自創,若有雷同純屬巧合,那麼,文長慎入:

第一章 書
  遇到女性,覺醒能力,開後宮與反派對決。
   這是大部分ACG作品中一如既往的事情走向,也是大部分動漫圈裡的人喜歡的作品類型。
  但我們都知道,人生不可能這麼順利,作為平凡人也不可能有這樣一帆風順的未來。
  在我眼裡,這類型作品既無聊又沒內涵,一個個同個模子做出來的東西還有這麼多蠢貨喜歡,真是笑死人。
  我一邊從貨架上取下可樂,聽著耳機中某後宮番的熱門歌曲,從內心中這麼想。
  …不過,歌倒是真的好聽。
  將洋芋片和可樂結帳後,我走出超商的門,拿出手機看了看地圖。
  「…好了,開始吧。」

  我的目標,是一本5年前的中等熱度輕小說。
  雖然當年隨著動畫播映時有紅一陣子,但終究只是短暫的熱度,一段時間後便漸漸從人們心中被遺忘,這樣的作品本來就不容易在市場上存活太久。
  但是正因其不同於市面上俗套的劇情與設定,才會使他競爭力薄弱,而這樣的作品正是我想閱讀的。
  …先自我介紹一下好了。
  林天光,今年17歲,高中生,身體能力普通,國中小成績優異,但考上了明星高中後就開始頹廢,沒有夢想,或許未來會成為社會敗類。
  然而這樣的我,卻有幾個異於常人的興趣。
  第一個是音樂,作為一名音樂基礎不錯的人,我喜歡透過聆聽曲子,嘗試著以鋼琴將其彈出,之後再去網路上找出譜來核對,從相似度之中尋求樂趣。
  第二個是閱讀,無論是小說,漫畫,視覺小說這類的,我專門從五花八門的各類作品中找出那種知名度不高的好作品去閱讀,或許是從這之中得到了優越感,又或許是這類注重劇情及感情描寫的作品很吸引我,總之像這樣與大眾潮流相違背的行為也是我的興趣。
  第三個,就是找書。
  半年前,我為了找一套十年前的高評價漫畫而找遍網路,跑了幾間書店,甚至買到了盜版的,最後終於以二手的方式湊齊了,幾個月後,一套知名度不高我卻很喜歡的小說也讓我耗了不少心思,最近為了找一本蘿莉漫甚至跑遍了台北的各大書店。
  然而卻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喜歡上了找書的樂趣。
  雖然書找不到確實十分痛苦,但是在這樣跑書店的過程卻讓我覺得十分新鮮,在最後找到喜歡的書後也會讓人格外開心。
  …不知不覺,抵達目的地了。
  我看著書店的招牌,在心中許願能找到想要的書,走了進去。
  週末的午後,一名高中生揹著側背包走在書店中確實應該不新奇,但是過少的人群卻使我有些不自在。
  …快點把書找一找走人吧。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走到了輕小說區,瀏覽著各個書名。
  …有了。
  果然網路庫存資料有一定的可信度。
  我將書從書架中取出,將錢包準備好並確認金額,接著朝著櫃檯走去。
  「我要結帳。」
  「好的。」
  聽到我的聲音後,女店員便著手開始準備。
  …以店員來說有些過於年輕阿。
  我看著她烏黑的長髮和端正的面貌不禁如此想到。
  18…不,17?還是更年輕?
  在我想著這些沒什麼用的事情時,書已經結好帳了。
  「謝謝光臨,歡迎下次再來。」
  「喔好,謝謝。」
  我將書放進側背包中,並看了她最後一眼,她則回以我一個親切的笑容。
  …好像有點奇怪。
  但是我對此沒有多想,便默默離開了。

  等到我回到家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晚餐還要一下喔,要不要先洗澡?」
  「喔好,謝謝。」
  一回到家便是媽媽親切的問候,看向陽台,則可以看到在抽著菸講著電話的  爸爸。
  我那老頑童的爸爸和溫柔暴躁兼具的媽媽對我都非常好,也因此使我成長為一位還算乖巧及孝順的青少年,家庭整體氣氛可說非常和樂。
  不得不說,我真的非常幸福。

  滴答滴答。
  不經意地望向時鐘,才注意到已經快11點了。
  阿,對了,明天好像要小考來著。
  ……管他的。
  於是我將小說放入書架,並打開夜燈爬上了床,蓋上面背後直直地望著天花板嘗試睡著。
  ……
  對了。
  今天好像還沒O槍欸。
  ……要來一發嗎?
  瞬間,腦中浮現了今天書店的那名女員工。
  …………

  早晨。
  照理來說,作為一天的開始,這該死的時刻就應該要給我陽光普照的給人正能量,讓人有種:「阿~再努力一天好了」的正面想法。
  可是,今天卻是烏雲密布。
  我一邊咬著早餐,一邊無精打采地走在路上。
  …唉。
  結果昨天對那種事感到過於噁心所以就直接睡了。
  原本就因為是禮拜一而不爽的心情,在這樣的天氣下讓人更加不爽了。
  偶而擦肩而過的高中生情侶,更是讓人格外的不爽。
  阿阿,可惡,讀甚麼男校阿,我也好想交個女朋友。
  在這些無聊的想法之中,耳機的音樂迎來了尾奏。
  於是我從口袋中拿出手機,正準備找下一首歌來聽...
  「……!」
  …?
  好像有甚麼聲音?
  我拿下耳機,張望四周尋找聲音來源。
  「…請不要這樣!」
  「唉呦小妹妹,別害羞啦,跟我們走一趟不就好了…」
  順著聲音,我到了一個小巷的旁邊。
  偷偷看過去,可以看到三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和一名小學生。
  這些傢伙,連蘿莉都不放過的變態嗎?真噁心。
  但是我也無能為力,附近警察局也不近,若是叫了警察來可能人也都鳥獸散  了。
  這種陰暗的捷徑小巷子本來就沒什麼人,察覺到情況的人們也不想被捲入麻煩中,一一視而不見的快步離去。
  …我該跑嗎?
  …但是就到這種事情又跑了的我,究竟算是甚麼?
  腦中浮現了無數次幻想過在遇到美少女遭到欺負時衝出去趕跑流氓的我的英姿,說到底卻只是幻想。
  是阿,我上前只不過是讓他們多一塊沙包打,根本沒意義吧。
  我的視線搖擺不定的在那四人之間左右擺盪著,或許正象徵著我那慌恐不安 的心情。
  阿。
  對上了,視線。
  我和那名此時一隻手被男人抓住的少女正互望著彼此。
  『終於,又見面了。』
  牙敗。
  害怕捲入事情的心理使我立刻轉過身,將頭低下,踩著狼狽且雜亂的步伐逃  去。
  心中那不知名的不協調感正為自己的視而不見而成長著,漸漸的轉變為名為罪惡感的心情。
  搞甚麼啊,那表情。
  為甚麼,看到我的時候要露出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阿。
  為甚麼,我會幻聽她說出那種奇怪的台詞阿。
  以為自己是甚麼悲情男主角嗎?對方擅自穿越時空只為了見我一面?噁心,噁心死了。別為自己的懦弱找藉口好不好。
  但是,我的步伐卻漸漸緩了下來。
  ……
  可惡。
  總感覺......過意不去阿。
  那傢伙,該不會是為了讓我罪惡感加重而露出那種泫然若泣的表情吧。
  假如真的是這樣,心機也未免太重了。
  回去...望一眼吧?
  若是人還在...我就打給警察吧?
  恩。
  這樣的話就算他們晚來,我心裡那種疙瘩感也會減輕吧?
  恩。
  戰戰兢兢地走回巷口,偷偷的探頭...
  空無一人的巷弄,訴說著事件的終結。
  儘管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恥,我心中卻仍然暗暗的鬆了口氣。
  我已經嘗試去盡我所能的提供協助了,這樣一來也沒我的事了吧。
  正打算與這件事徹底切割,此時我才注意到有個東西在巷子內,在陽光照射  下閃閃發光。
  「…項鍊…?」
  走進去後拿了起來仔細一看,是個鑲嵌著藍水晶的項鍊。
  突然想到,這東西和我老媽給我的護身符根本一模一樣。
  …這東西很受歡迎嗎?
  我把它撿起來,從陽光下看著它,在陽光的照射下藍水晶閃閃發光,藍色的  光輝給人一種神聖的感覺。
  …真漂亮呢…
  話說這東西應該是那名少女掉的吧?
  繼續放著也不是辦法,雖然很麻煩,不過還是撿去警局吧…

  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我聽著音樂,試圖藉此讓自己忘記之前那些爛事。
  刷!
  忽然,一顆球瞬間從我眼前飛過。
  「等一下!!」
  接著,一個小男孩一邊大叫著一邊朝著球追過去。
  「喂!別在路邊玩球!這樣很危險!」
  我忍不住對著小男孩大叫。
  然而他根本沒聽到我說的話,而是繼續朝著那顆往馬路上滾的球衝去…
  不等我的下一句話,球便直接滾到了紅燈狀態上的馬路上。
  我決定衝上前制止他。
  然而在邁開步伐的同時,不祥的引擎聲響起了。
  一轉頭,便看到一台高級跑車無視信號燈從車陣中衝出。
  完蛋,這樣會撞上的。
  但是此時的我,腳卻動不了。
  不用他人提醒,我就知道了。
  我在害怕被撞阿,混蛋。
  要是現在衝上前救了那小鬼,被撞的不就是我?
  要是現在剛好信號燈轉換,我豈不是得在車陣中穿梭?
  我的腦中閃過了自己被撞得血肉模糊的模樣。
  咿咿咿咿咿咿咿!
  太恐怖了,完全不忍直視。
  說到底,小鬼被撞也是因為他智障在路邊玩球吧?那根本是他活該啊?這樣就算我沒去救也不是我的錯吧?憑甚麼我必須要用自己的命去換一個白癡小鬼的命?
  我拚命在心中給自己找理由合法化見死不救的行為,就這樣繼續看著疾駛的跑車和撿到球的小鬼…
  「危險!」
  忽然,一道聲音從對面人行道傳來,一名穿著西裝的上班族丟下了公事包,朝車道衝去…
  接著,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人行道上男子的身影瞬間只剩下殘影,當我回過神並看向理應發生車禍的位置時,卻只剩下急煞停下的跑車。
  而此時我的身旁,傳來了稚嫩的哭聲,轉過頭,便看到男子正安撫著哭泣的孩子。
  同時,跑車門便打開了,走下了一個穿著名牌衣物的富二代青年。
  他絲毫不在乎自己的車子擋在了道路正中央,只是一臉怒氣沖沖地朝著男孩走來:
  「喂!臭小鬼!你媽沒告訴你別在馬路上玩球嘛!?要是你害老子的名車撞壞了怎麼辦啊!?賠錢啊!?」
  被這麼一兇,小男孩哭得更大聲了。
  明明就是你自己先闖紅燈的!
  儘管很想這麼大聲吼出,但我卻仍然傻杵著。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雖然這位孩子有錯在先,但是你的超速及無視號誌 燈的行為也已經違法了。」
  西裝男有條理的如此說道,但這反而使富二代火氣更大。
  「蛤!?開甚麼玩笑?老子哪有超速啊!?哪裡有寫限速嗎?蛤!?」
  富二代來回張望,眼球便捕捉到了正站在不遠處的我。
  「喂喂,小鬼,你說說,我剛才有超速嗎?」
  「呃…我…那個…」
  儘管我心知肚明這個人早已違法了,我卻在他那強勢的態度下說不出話來。
  「你…那個…」
  「蛤?大聲點!」
  我眼神游移著,彷彿在尋求著他人的幫助…
  此時,我和西裝男的視線對上了。
  面對我膽怯的眼光,他以堅定的眼神回望了過來,彷彿在說著「不要怕,說出來」
  「你…」
  「…蛤?」
  「就…就算沒有明確標示,但你用超過5…50公里的時速於普通道路上奔馳已…已經違法了!」
  鼓起勇氣,我對著富二代如此吼道。
  「…你這小鬼…!」
  富二代咬牙切齒,此時,我看到他的左手緩緩握緊了拳頭…
  刷!
  瞬間,一道身影閃過,當我回過神時,富二代已被西裝男壓制在地。
  接著,人群便漸漸聚集了起來,無數的雜談聲和視線使我的壓力倍增。
  應該......沒事了吧?
  看著被壓制在地的富二代,我便斷定事件的結束,正準備轉身離去,我卻意外和西裝男四目相交。
  他露出了笑容,彷彿在說:「謝謝你做了證」。
  儘管這是對方善意的表現,但是與對方相較之下自己所作所為卻是如此的可笑,那種讓人倍感難受的比較心態使我趕緊撇開視線,頭也不回地快步離去。

  「呼,呼,呼,呼…」
  確保了沒有人跟上來後,我靠著牆,大口的喘著氣。
  想想自己今天一直以來的表現,還真像個懦夫阿…
  面對被8+9欺負的小女孩袖手旁觀,對差點被車撞的小男孩見死不救,甚至面  對無理的富二代連說句公道話都嚇個半死。
  若是不是那西裝男給與肯定,我可能甚麼也說不出來…
  …真沒用阿。
  對這樣的我,我也只能下這個定論。
  忽然,此時的我才感受到口袋中沉甸甸的重量,伸進去摸了摸,藍水晶的色彩再次印入眼簾。
  阿對了,原本我要把這個送去給警察的…
  然而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卻發現自己早已遲到了。
  …該怎麼辦?先去上學?還是送去警察局?
  從道德的角度上來說,應該是警察局吧?
  但是作為剛才事件的當事人,若是被看到對我而言也沒有好處…
  左思右想後,還是放學後再去吧。
  於是我再次將水晶放入口袋,小跑步上學去了。

  我到達學校的時候,已經是第二節課鐘聲響起時了。
  然而,在我們學校遲到已經並不是甚麼大事了,中午才來的學生也不是甚麼 稀有生物。
  儘管是第一志願的明星高中,我們學校卻是以過度自由的校風文明,排除一 堆自以為是的老師和難到爆的考題外,和普通高中可說沒什麼差別。
  我在一片象徵著老師還沒來的談笑聲中默默走到自己座位,放下書包。
  「林仔,今天怎麼這麼晚?」
  「天光大遲到~」
  幾個和我關係不錯的同學湊了上來,聊起了天。
  這樣才對,這才是我普通的日常生活。
  一大早就被牽扯進兩個事件內,導致我對這樣的日常聊天感到更加懷念。
  「喂,你怎麼一臉看到百年不見的老友的表情啊?」
  「喔~可能是因為這周末你們胖太多了讓我認不出來了?」
  「你屁!」
  對嘛,這才是我熟悉的日常。
  那種必須獻身去幫助他人的事情,從來就和我無緣吧?






























第二章 逃
  「好咧,明天見唄」
  「掰啦」
  放學後,我再次朝警察局走去,並在口袋中摸了摸藍水晶確保還在。
  隔壁小學的小學生打鬧著走過,現充情侶摟摟抱抱的擦身而過,幾個一起出  遊的老人們邊談天邊緩步走過。
  真和平阿。
  我戴上了早上沒法好好聽的耳機,邁開步伐。
  和眾多的人群擦身而過,我走進了學校附近的捷運站入口。
  「我看看,派出所在...」
  打開手機地圖尋找離最近的派出所,以確認該搭哪條線...
  忽然,一陣暈眩支配了我的腦袋。
  「…???」
  稍微彎了腰揉了揉眉頭,或許是過累了吧?稍微閉上眼以試圖放鬆一下並揉了柔眉心,試圖讓自己好受些。
  等症狀稍微緩解後,我便再次邁開步伐,穿過掃卡處後走上了月台...
  「...?」
  好像,有點奇怪阿。
  稍微看了看四周,過少...不,可說是完全沒人的月台給人一種詭異的寂寞感。
  怪了,平常這時間人這麼少嗎?剛才在捷運站人口人不是爆多來著?完全沒有人聲的寂靜感支配了聽覺,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隨便啦,這種時候先拍張照下來向其他人炫耀才對!」
  於是我拿出手機,找了個視野空曠的位置,向整個無人的空間按下快門...
  「好啦,讓我來看看該傳給誰...欸?」
  仔細一看,訊號的顯示圖像上打了個X。
  怪了,平常這裡不是應該訊號超好的嗎?是不是有甚麼工程在施工才擋住了啊?去你的,這甚麼爛措施,把網路擋了也沒發現是怎樣,有訊號後我一定要投訴...
  一邊這麼在內心抱怨,我一邊到了高一層樓的刷卡處附近,訊號卻沒有改善的徵兆。
  搞甚麼啊?
  心中煩燥的心情越演越烈,正準備朝服務處走去時,人卻一個都沒有。
  喂喂喂,沒乘客就算了,現在怎麼連服務處都罷工了啊?覺得沒什麼人就擅自翹班?我不是該服務的對象喔?王八蛋,我一定要連你們也一起投訴...
  心情不爽到了一個極點,連捷運來的聲音都沒有,是說這種情況是不是有些  超自然啊?說不定我是遇上了靈異現象...
  阿。
  是夢阿。
  雖然說在夢裡面產生自己是在做夢的想法有些奇怪,但是也不是沒有這樣自覺到過,那麼我是在何時睡著的呢...
  想了想自己一整天的行程,卻發現自己連午睡都沒睡。
  那麼還是說我今天還沒醒來?一整天全部都是我的夢?這樣應該就可以解釋早  上那一堆詭異遭遇後現在的狀況了,可是排除那些事今天的生活卻是意外的真實...
  正處於這樣鬼打牆的思考,我忽然瞄到了入口處出現了人影。
  是人啊!!!
  被莫名感動的情緒支配了腦袋,正想朝那人打招呼時卻突然想到自己和對方根本不熟,只好決定等對方發現沒人後是否會決定來朝自己搭話了。
  結果對方卻直接直線的走過來了。
  欸欸欸欸?這是怎樣,夢裡面的那種引導劇情前進的人嗎?由於一直緊盯著對方反而會顯得十分尷尬,所以我趕緊將視線再次轉到手機的液晶螢幕...
  「...這裡是A5,已確認目標存在,現在將展開排除。」
  ……
  我抬起頭,看向一本正經地朝電話說出這種尷尬台詞的黑衣男子。
  「...?」
  這傢伙是怎樣?中二病?都幾把年紀了能不能別...
  原本正在心理帶著鄙視態度吐槽對方的我,在看到他從口袋中拿出的物體後愣住了。
  那東西有著黑色的外殼,L字形讓人方便拿取的外型,尖端比小指再細一點的洞孔...
  那東西,我好像在哪看過...
  在我思考的同時,對方的手指便扣上了L字轉彎處的扣環上。
  那個好像叫做...
  板機。
  「磅!!!」
  伴隨著劇烈的衝擊聲及其帶來的耳鳴,我跌坐在了地上。
  反射性地轉動身體使我一時重心不穩,屁股受到了劇烈衝擊。
  然而和這些難受感覺比起來,臉頰的刺痛感和液體流過的觸感更加真實。
  「咿...咿咿...」
  那...那個是...
  手槍...
  「咿...咿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手...手槍!?為為為甚麼那傢伙會帶著那種東西!軍事宅嘛!?心理變態嗎!?然後為甚麼要朝我射擊啊!?隨機殺人!?因為這裡只有我所以才選上我!?太衰了吧!?
  「殺...殺人啊!!!!」
  我連滾帶爬的跑了起來,直接將後背朝著最危險的方向也無所謂了,衝下樓梯後便再次朝著下一個樓梯衝了過去...
  「咿!!」
  一時重心不穩,左腳絆到了右腳,我整個人直接朝著下一層樓翻了過去...
  幾乎是同時,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磅!!」
  在響亮的衝擊聲伴奏下,我直接在空中揮舞著四肢,接著後背便和地面產生 了劇烈的衝擊。
  「嗚噁嘔!!」
  差點在瞬間失去意識,正準備起身時,那個人卻再次印入眼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顧不得痛覺了,我直接爬起身,衝向了對方的視線死角。
  「救...救...救命阿!!有...有人殺...殺人...人!!!」
  用自己的全力暴衝,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正朝著哪個方向前進著,只知道需要  盡可能地離對方遠一點...
  忽然,早已濕潤的眼角捕捉到了一個女人的身影。
  太...太好了!!
  我趕緊朝著對方衝過去。
  「救...救命!剛才有個...」
  在把話接下去前,我卻注意到了對方的衣服...
  「這裡是B2,已確認目...」
  「嗚啊啊啊啊啊!!!」
  在對方話說完前,我再次發出悲鳴並轉身逃跑,可以聽到身後傳來黑衣女人  聯絡夥伴的聲音,或許仔細聽可以知道對方的配置之類的,不過我早就沒心思去思考那種問題了。
  「呼哈呼哈呼哈呼哈呼哈呼哈呼哈呼哈...」
  不知道跑多遠了,身體的警訊已經開始提醒我負荷過大了,我一邊大口的喘氣
  一邊確認自己的位置。
  不知不覺,已經跑到地下街了阿...
  儘管原本有著跑到這裡可能會有人可以協助的想法,但實際看過這空無一人的鬼街後,唯一的希望也破滅了。
  「嗚...嗚嗚...嘔嘔嘔...」
  太久沒有像這樣激烈運動過了,劇烈翻攪的胃使我浮現了噁心感,正準備忍下來吞回去時,背後卻傳來了腳步聲。
  「嗚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咿咿咿咿咿咿咿!!」
  瞬間的緊張感再次引起反胃,忍不住了,午餐和胃液直接從嘴巴和鼻孔中流出,也不管到底吐完沒,我直接再次拔腿狂奔。
  「誰...誰...誰來嘔...來救救我嘔啊啊啊啊啊啊啊!!!」
  朝著空無一人的街區大吼著,無情的回音卻象徵著無助的處境及自己正在暴露位置給對方。
  早已超過能負荷的運動量使我全身的骨頭和肌肉都向脊髓發著警訊,但我很清楚,只要停下來等著自己的就只有死,我還不想死啊!搖搖晃晃地,漫無目的地跑著,不知何時已經到了一排置物櫃和幾個長椅的通道了。
  「嗚...嗚嘔...嗚...噁」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勉強將身軀靠向置物櫃,也不管它發出這麼不妙的摩擦聲了,我知道我得繼續跑,可是已經完全沒力了。
  要放棄嗎?白癡喔,這種事怎麼能放棄,你知道放棄的代價是甚麼嗎?是死欸!死了會怎樣有沒有人知道啊?知道的那叫鬼啦!怎麼可以這樣就死了,我還有很多事沒做欸!那套小說我也還沒湊齊,收藏庫裡的galgame也還沒玩完,還有...
  『櫃子。』
  ……
  蛤?
  好像聽到了人的聲音,和自己不同,是個有些稚嫩,年幼,可愛的聲音,阿,好像就是以前一直很希望這種聲音能在我耳邊辱罵我的聲音...
  蘿莉阿!
  『還是一樣噁...我說,你想不想活下去?』
  「想...想啊!廢話!誰會想死啊!?我...」
  『那就給我閉嘴,別大聲嚷嚷的,接下來照著我的話去做你就可以活下來,可以嗎?』
  就...就是那個吧!那種遊戲動畫小說裡面給主角介紹世界觀的女主角...這種人一定可以救我的!
  「好...好的!我...」
  『好那就閉嘴然後進來。』
  「進...進來,進去哪...」
  話還沒問完,置物櫃便打開了,接著伸出一隻手...
  抓住了我。
  「咿...咿咿!!救...救...!」
  我還不想死啊!不想死!我還沒交過女朋友阿!也還沒破處啊!更別說體會過SM的玩法啊!就連去抖S蘿莉家當家教的夢想都還沒達成就要被...
  『真的是,吵死了。』
  不等我起步,那隻手就直接將我朝著置物櫃內拖去,在被狠狠的爽進金屬箱子內部後,門便關了起來。
  「等等!我...嗚嗚嗚嗚...」
  還來不及慘叫,嘴巴便被一個小手掌摀住了,大概只有我的手3/5大小的小手用力的捏住了我的臉頰,使我連張嘴都辦不到。
  『你白癡阿,從現在起不准給我說話...』
  等等。
  這是剛才那個女孩子的聲音?
  透過置物櫃通風孔所透出的燈光,我仔細看了看對方的長相...
  「嗚...嗚嗚!!」
  『不是叫你閉嘴了嗎!』
  忽然,一拳朝著我肚子灌了進來,儘管很想大叫,嘴巴卻被摀住使我只能發出呻吟聲。
  可是比起這個,對方的長相卻更讓我驚訝。
  因為,她正是今早被西裝男們威脅的少女。



第三章 能力者
  在不到一公尺的置物櫃內部,我和似乎還是小學生的蘿莉近距離相處的。
  「......」
  『......』
  「......」
  『...好臭喔』
  第...第一句話就這麼具有衝擊性嗎?
  『你是怎樣,吐了?真是的,上一次是尿褲子這一次吐出來,你下一次要不要直接烙賽啊』
  「吵...吵死了,這嗚」
  『不是叫你閉嘴了嗎,聽不懂中文喔』
  這...這傢伙!明明自己超囉嗦的,竟然還嫌我囉嗦!?要是被聽到了...
  『我可沒有說話喔』
  蛤?這傢伙睜眼說瞎話啊,真是的,小學生就這種智商嗎?可憐啊可憐,這樣子就想騙過...
  『再給我囉嗦我就把你踹出去。』
  被...被小學蘿莉踹!?請務必在之後沒有生命危險時對我這麼做...
  『好的死變態,之後你完蛋了。』
  …
  等等。
  為什麼,對話成立了?
  我可沒有說半句話啊?
  是怎樣,難道這傢伙有讀心術!?摀住我的嘴巴後在讀我的心進而嘲笑我!?心機好重啊,不過我倒不討厭...
  『來了。』
  蛤?什麼...
  「躂」
  腳步聲。
  來...來了。
  那些傢伙。
  「躂,躂,躂,躂...」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噓,別出聲。』
  妳這不就在出聲嗎!?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等一下置物櫃的門一定會被打開然後我就會被硬拖出去子彈會朝我的腦袋心臟手臂大腿手掌腳底下體...
  忽然,我嘴上的小手掌施力加大了。
  …………
  「這裡是B1,G區域未發現目標,將繼續搜索。」
  「躂,躂,躂,躂...」
  …………
  走...走了!?
  『還沒,他裝作離開在確認有沒有人躲藏著,再等一下。』
  喔...喔喔,這傢伙真清楚...
  『好了,可以出來了。』
  這麼說完後,少女便打開了置物櫃,走出後將我跟著拉了出來。
  「確...確認...沒人了嗎...?」
  『假如能力沒出差錯應該是暫時沒有,不過這裡不宜久留,先離開再說吧』
  「離...離開?這附近完全沒人,是要去...」
  『先別囉嗦,跟上來。』
  語畢,少女便拉著我的手跑了起來,完全不清楚狀況的我也只能跟了上去,儘管心裡頭的疑問仍然快滿了出來,但第六感告訴我現在只要跟著她一定可以逃過一劫。
  不知道跑了多遠,周圍的景色漸漸再一次回到了地下街,稍微往周圍瞄一眼,透過左邊的甜甜圈店我判斷這邊已經是另一區,離捷運站更遠了...
  『好了,這邊就差不多了。』
  「欸?可是四周還是沒人啊,到底...」
  忽然,一陣暈眩,又來了,這種感覺就和...
  對了,進捷運站前,那時候也有感受到過這種感覺...我閉上眼,試圖舒緩這樣的難受感...
  接著,聲音漸漸再次流進耳朵,再一次感受到了處於人群中心的吵雜感...
  欸?
  我張開眼。
  如記憶中那喧鬧的地下街,呈現在了眼前。
  「欸,欸欸!?」
  回來了!?
  環顧四周,右邊的甜甜圈店讓我確認自己確實在地下街。
  ...右邊?
  還沒反應過來,右手就再一次受到拉力,將我從人群中拖了出來。
  而施加拉力的主人,正以一種無奈的表情看著我。
  『真是的,每次都鬧的這麼嚴重,能不能有點骨氣啊, 唉,好臭...』
  綁著雙短馬尾的她有著稚氣的可愛五官,身穿短袖T恤和短褲,平坦的胸口則因剛才激烈跑步的喘息而上下起伏著…
  不得不說,實在是有些工口阿…
  『蘿莉控的本質一覽無遺喔,變態。』
  欸?是...是眼神太猥褻了嗎?啊啊,好羞恥啊,我是不是應該道歉...等等,在這之前應該要先道謝吧,畢竟才剛被她所救...
  正當我正思考著這些有的沒的時,前方的她忽然停下了腳步,並指了指不知何時已抵達的男廁。
  『你包包裡面有外套吧?先進去把衣服脫了換穿外套,臉也洗一洗吧,都是淚痕,還有,不用擔心你的視線之類的,因為像你這種悶騷男根本不敢直面盯著女生瞧。』
  ……
  悶...悶騷男!?

  在廁所洗了把臉後,我看了看鏡中的自己。
  從身後小便斗的那一排男人便可判斷出,我回到正常的世界了。
  是說剛才那坨事情到底什麼鬼...
  空無一人的捷運站和地下街、追殺我的黑衣人們、神奇的蘿莉少女...
  不過多想也沒用吧?只要等等直接向她詢問應該就沒問題了...
  ...是說
  「在沒穿其他衣服的情況下直接穿上外套...這是變態吧?」
  將外套拉起來後,我也只能用塑膠袋將沾到嘔吐物的制服上衣包起來放進包包,並畏畏縮縮的走出廁所。
  在外頭等的少女正喝著不知哪來的草莓牛奶看到我之後便走了過來。
  「......」
  「......」
  「......」
  「...沒那麼臭了。」
  「開口第一句就這句話喔!?...確實啦,那件制服味道確實滿噁的...」
  說來奇怪,我總感覺自己是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明明之前已經對話那麼多次了...
  「...那個...謝…謝謝妳啦,剛才…」
  「…沒事的…」
  面對我的道謝,對方似乎也坦然接受了。
  而對話就這麼中斷了。
  「…」
  「…」
  雙方似乎都在等著對方先開口,導致氣氛陷入了一個極為尷尬的情況。
  …好吧。
  「我說阿…那些傢伙是誰?為甚麼…要殺我…?」
  「…」
  結果即使我開了口,對方也仍然沒回答。
  也是,畢竟對方終究是一個看起來還不滿10歲的女孩子,以為她會知道太多內幕的我實在太蠢了…
  「…算了,抱歉,當我沒說就好…」
  「接下來說的,都是現實。」
  結果正當我準備結束此話題時,少女卻搶先開口了。
  「…欸?」
  「無論你相不相信,這都是血淋淋,無法否定的事實,你有面對這真相的心理準備嗎?」
  「等等…怎麼突然說起這麼沉重的話題…」
  看著神情慌張的我,少女忍不住嘆了口氣:
  「唉…最艱難的一段時期來了…」
  「…啥?」
  「…沒事,所以你的回答呢?」
  「呃…」
  儘管這個展開對我而言實在是有些難以反應,不過我還是點了點頭…:
  「…好,那我就說了…你相信超能力者嗎?」
  「呃...你說能猜中對方抽的牌,或者能從帽子裡變出鴿子的那種嗎好痛!」
  話還沒說完,我的腳就被狠狠地踩了。
  「我在認真問你!你給我認真點!」
  她一邊這麼說道,一邊加大踩我的力道。
  啊啊…好爽…
  看著我陶醉的樣子,少女似乎也放棄溝通了,她將腳移回,並再次開口:
  「我指的超能力者是那種瞬間移動啊,心電感應啊那種的,電視或漫畫上總看過吧?」
  「喔喔,有的…」
  「那好…那你聽好」
  接下來少女所道出的真相,誰知道會左右了我的命運…
  「這世界上真的存在著超能力者,而你,林天光,也是其中一員。」

  「超…超能力?」
  面對極為熟悉卻素不相識的詞語,我先是愣了幾秒…
  「不好意思,請問這是一種隨機問答的節目嗎?」
  「…」
  結果對方卻露出一個「真受不了你」的無奈表情,開口說道:
  「認真的啦,這世界上存在著真的能使用超能力的人類而你也是其中一員。」
  「喔~這樣啊~」
  我裝作很認真在聽的模樣,其實正偷偷的四處張望著尋找節目錄製用的攝影 機。
  「我說你…」
  似乎再次受不了了,對方小腳一揮,又一次的狠踩了我的腳。
  「Yeeeeeeeee!!」
  『被踩還這樣一臉幸福…』
  少女這麼說之後嘆了口氣...等等,說?
  明明確實有聽到了她的聲音,但那種奇怪的感覺卻又出現了,聲音彷彿是直接出現在心裡一樣...
  「抱歉,妳剛才有講話嗎…?」
  『你說呢?』
  少女對著我露出了微笑,然而我卻聽到了這樣的發言。
  聲音…直接出現在腦中…?
  『是的喔,我直接將聲音傳進你的腦內了。』
  …你能聽到我的心聲?
  『當然啦,這就是我的能力,無論是心電感應啊,思考竊取啊,我都辦的到喔。』
  …哈哈,真是的,今天真的太多怪事了,連幻覺都產生了…
  『沒禮貌!我就這樣站在你面前還說我是幻覺!』
  …不然你說說,我剛剛在置物櫃的時候心裡想著甚麼?
  『被...被小學蘿莉踹!?請務必在之後沒有生命危險時對我這麼做...』
  …剛回到地下街時。
  『平坦的胸口則在激烈運動的喘息下上下起伏著…不得不說,實在是有些工口阿…』
  …今天早上時。
  『以為自己是甚麼悲情男主角嗎?對方擅自穿越時空只為了見我一面?噁心,噁心死了。別為自己的懦弱找藉口好不好。』
  …還真的都知道…
  『就說人家是超能力者了啊』
  被她這麼一說,就算不能相信的東西也能相信了,除非這一切都是我的幻覺…
  『就 說 人 家 不 是 幻 覺 !』
  這麼在我的腦內後大喊後,踩在我腳上的力道也加重了。
  …好爽…等等這該不會都被聽到了吧…
  『當然啦,抖M大葛格~』
  嗚…
  所以說就算我沒說話妳仍然能和我保持對話也是這個原因?
  『是啊,你心裡的噁心想法全都一覽無遺喔~』
  完...完蛋啦!!!!
  而面對我跪在地上抱頭思索人生的悲慘模樣,少女則是聳了聳肩,繼續在我腦內說道:
  『不過這同樣也是你的能力喔』
  …蛤?我的超能力是抖M?
  『是喔,你知道正常人為甚麼會有痛覺嗎?』
  …為了通知自己身體有危險?
  『沒錯,那我再問你,你覺得什麼樣的人會對痛覺感到快樂?』
  …身體不會有危險的人?
  『沒有錯,這就是你的能力。』
  少女堅定地看著我,如此說道:
  『林天光,比常人還要快速的肉體治癒,這就是你的能力。』

  …別說笑了,妳也不看看我從小到大受過了幾次傷,要是我真是超能力者怎麼還是得包紮和治療,直接使用能力不就好了…
  『那便是因為你還不會使用能力,但你應該也能發現自己在傷口復原速度上比正常人還來的快不少吧?』
  …我回想了自己從小以來的受傷經驗,確實,儘管受傷次數不少,痊癒的速度確實和常人比起來是快的。
  『就是如此,這也就是你的能力在潛意識中使用的證明。』
  我反覆著思索著這能力所造成的結果,並思考著…
  修但幾咧,但是我只有被美少女欺負時才會爽欸,那這樣和我的能力不就沒有直接的關係了?
  『那就是大葛格自己變態的問題囉,這點誰也救不了你。』
  「別用那種醫師對癌症末期病患說話的方式說我啦!」
  忍不住直接開口吐槽,結果卻反而引來了眾多路人的側目,使我趕緊對那些人道歉。
  「噗…哈哈哈…」
  「妳笑甚麼啊,不都妳害的。」
  「抱歉抱歉,可是大葛格你的反應真的很有趣,百看不膩,哈哈哈…」
  「百看不膩這詞還真是傷人…」
  再次吐槽後,我在腦中反覆思考著剛才的那些話。
  我是…超能力者…?
  這句話聽起來是如此的不切實際,老實說,就算親眼見證了心電感應這樣的能力,我也還是很難相信。
  然而,這就是現實。『然而,這就是現實。』
  在我的心聲和她傳達給我的心電感應聲音重疊時,使我更加無法否定這個現實。
  忽然,我再次想到一件事。
  那那些傢伙…是誰?
  『他們是X。』
  在我發問前,少女便直接為我回答了這個問題。
  『他們作為一個集團,以排除能力者為主要目的,散佈於世界各地。』
  …排除能力者?
  『沒錯,也不知道他們哪弄來的能力者清單,就從那上面的名單一個個排除。』
  這麼一說,我瞬間起了疑心。
  妳怎麼知道他們排除的是能力者的?
  『…我父母都是能力者,也因此我也認識一些也會超能力的人,然後…然後…!』
  少女臉上浮現了我之前的不曾見過的憤怒表情,雙拳緊緊的握著…
  『抱歉,有些反應過度了…』
  「不,是我擅自懷疑妳的,殊不知妳有這樣的過去,抱歉…」
  由於深感抱歉,我決定直接以口頭表達我的歉意。
  「不不不,沒事啦,你也只是合理懷疑…」
  氣氛沉重後迎來沉默,這當我思考是否該找話題時,突然想到一個不自然點。
  「...等等,那麼那個空間是什麼鬼,完全沒人...」
  「那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們在展開獵捕時會將能力者引入那個空間,除了左右相反外與現實世界幾乎一模一樣,直徑1公里的空間。」
  「難怪...」
  腦中浮現了甜甜圈店的模樣,原來我也已經察覺左右相反的證據了。
  「啊對了。」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因此將手伸入口袋中…
    「…欸?」
    「這個是妳的吧,還妳。」
    我將藍水晶項鍊交給了她。
    「等等,怎麼會在你那…」
    「妳早上掉在巷子內的,還有…」
    我究竟…該不該對早上那件事道歉呢…?
    …
    反正也早就已經被聽到了吧,我也不多想了:
    「早上在妳被那些人欺負時,我勇氣不足沒有挺身而出,抱歉。」
    我向面前這名個頭只有我2/3的少女鞠了躬,以示歉意。
    「喂喂,沒事啦,起來起來,周圍的人都在看了…」
    被她這麼一說後,我才再次起身。
    接下來,迎來我們的,又是一片尷尬。
    我仔細思考了關於能力者和X的問題。
    等等…我腦中浮現了剛才那個男人持槍的樣子…
    我…會被殺掉…?
    我看向了應該已經聽見我心聲的少女。
    然而,她卻露出了有些無奈的神情,點了點頭:
    『沒錯,無論是你,還是我,都是那些人的殺害目標。』

由於構思出來的劇情其實蠻長的,這篇文只是很小的一個開章,若是有興趣的各位可以期待看看下一章節

創作回應

阿瓦依
喔喔
出現了XD
2021-08-18 16:35:32
林秉哈
一次把第一篇章都傳了ww
2021-08-18 19:45: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