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脫稿玩家》跨越一個次元的浪漫

陸坡 | 2021-08-17 14:01:34 | 巴幣 48 | 人氣 1120

遊戲人物想要做自己,NPC自行打破第四面牆

「我以前跟你一樣也是個冒險者,直到我膝蓋中了一箭。」這是古老來自遊戲《上古卷軸5:天際》的梗。裡面有許多衛兵在玩家跟他對話時,都會敘述這句話,讓人覺得有趣。而如果遊戲裡的非玩家角色真的如同玩家一樣有著自己的意識或想法,並且認真的活在他們的世界裡,那該是什麼樣的狀況。

電影《脫稿玩家》敘述在一款名為《自由城市》遊戲中銀行員蓋伊是一個銀行NPC角色,他一直以來都過著同樣的生活、工作並且隨時接受玩家的搶銀行任務。但某天跟一位女性玩家相遇,讓蓋伊突然有了想法想找尋到那個女孩跟她說話,這場意外讓他的電腦AI開始出現了不同的變化和運算。




由福斯未被迪士尼收購時就在計畫的電影案《脫稿玩家》,從2019年發出訊息後經過漫長的2020肺炎年終於在較為平穩的2021年登上大螢幕。

故事以一個開放世界遊戲裡名不見經傳小人物銀行員蓋伊為主角,蓋伊不知道自己只是一個開發出來的遊戲角色,而因為一次跟女玩家的巧遇而開啟他這名非玩家角色的脫軌人生。而女玩家蜜莉是因為「某項事件」潛入遊戲之中找尋證據,而與過去的程序人員基斯還有聯絡,兩人發現了遊戲裡隱藏的一個天大的祕密。




只要玩過遊戲的人對於《脫稿玩家》的世界觀想必都非常親切,過去遊戲受限於軟硬體的限制,常常無法將遊戲自由度放開。而如今設備等級日新月異,開放世界觀在沙盒遊戲裡無盡冒險的風潮慢慢地蔓延為遊戲的主流。

不管是任天堂老招牌薩爾達傳說在新主機上推出的《曠野之息》,或是知名遊戲製作人小島秀夫的《死亡擱淺》都讓玩家享受探索世界的魅力,而《脫稿玩家》的世界無疑是與《一級玩家》和《世界大對戰》截然不同給遊戲玩家的一次浪漫愛情故事。




電影裡很有趣的一點就是玩家把遊戲當成《俠盜獵車手》GTA系列來完,但裡頭人物們卻只想過著《模擬市民》的日常生活,兩者交雜在一起變得格外有趣。故事分為遊戲內與外,遊戲內我們可以看見原本只是銀行員的蓋伊開始意識到自己不用循規蹈矩想為他的生活做出改變,並慢慢影響他的世界和真實世界。

遊戲外則以兩位程式設計開發的蜜莉和基斯的真人那些不美好的生活為主,告知觀眾蓋伊存在的這款遊戲的原因,還有他們想追尋的真相。




《脫稿玩家》電影節奏非常的快,且動作場面跟遊戲笑點非常多,甚至有著相當多致敬當今玩家的元素和諷刺。例如遊戲玩家都只靠殺戮作惡來升等,沒有人會善待他們這些非玩家角色,另一面也探討到一個有趣的點就是愛上虛擬或別人創造出來角色這件事。

愛上虛擬人物這事情其實在當今並不意外,日本就有宅男因為太愛虛擬人物初音未來而舉辦婚姻,在許多戀愛遊戲中,男男女女也都可以對自己喜愛的對象攻略,甚至不是戀愛遊戲,1997年《私立正義學園》就在格鬥遊戲中納入養成遊戲的部分,讓玩家可以跟戰鬥人物互有好感。




開發者對於作品的感情撐起《脫稿玩家》一半看點,而另一半則是關於非玩家角色蓋伊的成長,從開始決定晉升到與玩家同等級這點,並且跳脫安排好的一切活出自己的人生。

從這些遊戲內發生的事情電影給予很多讓觀眾探討與想像的空間,如果遊戲角色是遊戲世界裡有血有肉的人,並不只是一場遊戲,你是否還能隨意舉起槍械和拳頭朝他攻擊?而蓋伊的出走影響了許多人對於一款遊戲或是本身的想法可以說也是歐美想要宣揚的價值觀,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就算你的人生是場很爛的遊戲,你依舊要把他活得精彩一些。




當然《脫稿玩家》有他的問題,其中在蓋伊困惑自身為遊戲角色或一切可能都只是假像時,解決的方式太過於跑劇情,而遊戲公司裡和現實世界的狀況則比遊戲內更加不可思議,都分不出來哪邊才是在遊戲人生。

除此之外太過於公式化的安排,雖然老梗換新一樣能賣,但《脫稿玩家》如果電影開始有新鮮感這點會在後期慢慢的消解很快,到最後依然成為一場主角拯救世界的英雄式的美國動作喜劇,但至少比同期隔壁棚速度與激情說中國信託廣告詞的《玩命關頭》續作,劇情要來得出色不少。




《脫稿玩家》是一部有趣的動作喜劇,許多地方會讓玩家會心一笑,劇情安排雖然合情合理,但核心價值和角色安排卻老梗滿點,可以說很適合從電子遊戲流行就一路跟隨其中走過遊戲史變遷的老玩家。如果《一級玩家》電影示範如何用IP帶給宅男感動,那《脫稿玩家》就是不用IP依舊可以說出一個讓玩家喜愛的故事,但首先你要先祈禱你的遊戲硬體容量足夠應付所有獨立思考的NPC。




更多動漫畫電影書籍資訊請參照個人網站
可以點選網站內廣告給予作者小小的支持
喜歡的話請到陸坡的圖像文字回收桶按讚
利用LikeCoin點讚贊助讓創作者繼續寫作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