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煙火〉(上)

漾彩星 | 2021-08-16 15:00:02 | 巴幣 4 | 人氣 57

【原創】故事集《這是個愛情故事》
資料夾簡介
酸甜苦辣的各種愛情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而今天,你的故事是什麼呢?
最新進度 〈煙火〉(下)

※ 此篇為 2019.03 創作。
※下篇會在8/18 (週三) 15:00發布唷,歡迎準時收看~(っ・∀・)っ



  她第一眼就看見他了,如此耀眼的一等星。

  在某個大學部的大型音樂廳裡,循著系上傳統,只要到五月,都會舉辦一場由學生主導的戲劇比賽。

  今天是開演的前一天,眾人頻繁出入大廳,並更加勤奮地準備排演。

  中午時刻,先是大一快速上完道具、排演對戲,其他高年級就在座位上愜意休息,兩者形成極大對比。

  盯著一旁忙裡忙外的朋友,又望向一樓嬉鬧的學長、姊,在這吵雜的茫茫人海中,她忽然陷入迷惘。

  大一,自由的學習環境。她剛跳脫以往的日常,在陌生的地方展開新生活,身邊有著剛認識的大學朋友,這些突如其然的轉變令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未來的去向。

  輕嘆口氣,她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卻一個不小心,眼尾注意到唯一的他,那個有些特別的男孩。

  迷惘的大學生活,她像是找到方向,就在這麼一秒。

  他有著帥氣的面容和高挑身形,其實不難被人發現,然而最讓人在意的,不是大家先注意到的身高問題,而是他和朋友談笑時,臉上溢滿著的靦腆笑容。

  那模樣煞是好看,就好似深夜的星光閃爍,突然就這麼吸住目光。

  如果說,他是一顆星,絕對是北極星。

  她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帶著著迷、又有一絲撩撥心弦的觸動,卻不知名為何物。

  好奇地點著朋友的肩膀,一把指向離自己不遠的人。

  她問,想知道這是誰。

  朋友並不知道名字,只說他是大三的學長,在系上很有人氣,尤其女生眼裡就像偶像般的存在,接著戲謔地問是不是看上人家?學長可是很夯的。

  她否認,只說他的笑容很可愛,便帶過話題。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這麼一說,她開始感興趣,好奇他的為人,更想知道名字。

  等呀等,終於輪到大三生排練,她欣喜期待他的現身,但一旁的友人卻喊道要上課就拉著她走,迫不得已,只好放棄一睹風采的機會。

  真想再見一次那張笑顏,她惋惜地想。

  時間流逝,轉眼間就是比賽當天,她仍然不認識他。

  總彩排時,雖然在上一秒撇見,下一秒又追丟蹤影,她慌亂地找尋,就像走失的兒童,沒辦法冷靜。

  怎麼了?她為什麼對這個人如此執著呢?

  還在思考,廣播就傳出表演即將開始,她將心思擱置一旁,帶著困惑的心情上場。

  全年級的戲於三小時內結束,直至頒獎時刻,他才出現,領的是導演獎。

  只見他有些含蓄地接下獎狀、講感謝話,又是那張依舊笑得有些靦腆的面容,實在讓內心為之動容。
  透過麥克風,她才知道名字,第一次聽到聲音--那是有些陽剛的嗓音,談吐之間還有些嘴笨,跟亮眼的外表有不同的反差,很是新鮮。

  沒想到,看似內向的他,原來如此有實力,是整齣戲的重要人物,導演擔當。

  也儘管,只有四個年級在角逐,得獎機率不過是四分之一,她還是欣賞這個人,更加好奇,想去了解。

  過不了多久,朋友們就察覺她的在意,雖然要她大方點,可她總是笑著搖頭,說著不敢。

  她知道,要認識對方,就必須主動,可是要用什麼理由?

  突然打招呼似乎有點不妥,就算是新生,不是他的直屬,他們可說是毫無交集,又該如何接近?

  想著想著,普通的日常持續下去。

  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們不認識,但她自那天後,總會下意識留意起有學長、姐的地方,亦或是換年級上課的路程,會不會遇上。

  真奇怪,難道她也成為那些仰慕者之一嗎?還是因為暑假要到了,有股燥熱感在心中蔓延?

  無法想出原因,她只是任憑內心的渴望而行,她只知道,能遇上他的時候,心裡甜滋滋的。

  好幾次看見被朋友們包圍的他,露出陽光笑容。

  她實在是很想上前打招呼,當作學妹對前輩的禮貌,又或許還有這麼點私心,就算只有一秒的時間,也想讓他的目光,停在自己身上一秒。

  只是,每當自己這麼想的時候,他就這樣從旁掠過,就好像刻不容緩的時間,來不及反應,就輕悄悄地溜走了。

  一次兩次,之後的她不再提起勇氣,她太擔憂,怕覺得怪,怕這樣很不自然,索性成為眾多粉絲中的其中一人吧,她沒有自來熟的勇氣。

  無奈地笑笑,對自己妥協,把這件事當成心裡的小秘密,不強求了吧。

  這樣的情況持續一年,她只是當個小粉絲,唯一勇敢過的,僅是用社交軟體搜尋他的名字,並在收到對方的通知與追蹤下歡呼雀躍,興奮地像個有糖吃的孩子。

  又或者,偶爾在路上碰見,她就會在經過後拉著朋友的手,欣喜若狂地說聲他們對到眼,就高興半天。

  儘管只是這樣,就算滿足。

  她不敢奢求更多。

  暑假過後,升上大二。

  雖然這期間很少看到他,卻不時從朋友、師長口中,了解他的人,他的事。

  聽聞他是個努力、謙虛的青年,在校內得過文學獎,老師常請他幫忙,考上幾間研究所之外,朋友都說人好相處、很和善等等,盡是些稱讚的話。

  他是如此優秀,卻讓她退卻、羨慕與渴望,最後只剩下按兵不動。

  不長不短的時間,她很自然地把這個人放在心中,默默在角落留了位子。

  再後來,他畢業了,那天是禮拜六,看著他發文的內容跟照片,不外乎是得獎感言與朋友分離、感性的話。

  照片裡的他,就如同第一次遇見時的模樣。

  帶給自己的感覺始終未減,他是那麼顯眼,能力厲害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做事認真是每個人都清楚明白的,那麼善良、那麼努力,也儘管,兩人始終不認識。

  又只是,內心深處還有些失落,畢竟以後再也見不到,連一句話都說不上,就只是眼巴巴關注,邁入第三年。

  三年,就學的時間都在意著,她到現在仍不清楚為什麼可以執著這麼久。

  然而,這算執著嗎?這種情感又該稱做什麼?她不知道,腦袋裡轉啊轉的,始終不明白。

  日復一日,轉眼間是期末考周,盛夏的午後蟬聲唧唧,她考完最後一個科目,一個人站在早餐店外透氣,一個抬眸,一抹熟悉身影從旁而過,又印入眼簾。

  是他!

  沒看錯吧?他不是已經畢業了嗎?

  兩人對到眼,不知道是因為太久沒見,還是太欣喜,她露出訝異卻又驚喜的面容。

  她有好多話想說,只見他向自己揮手,不知有心還是無意,他說句放暑假了阿!就準備離開。

  而她太緊張,最後僅是點點頭,結巴地擠出一句畢業快樂,就看他朝自己露出靦腆的微笑,走出校園。

  最後一次。

  目送他遠去的背影,隨著搖曳的枝葉,就像和自己道別似地,實在有些落寞與感傷。

  其實她很想找他拍張照當紀念,又或者問句你好嗎?怎麼會在這?很高興看到你……諸如此類的話,她想再多閒聊幾句,不重要的話也好,至少讓對方記得。

  只是最後,她僅是被他的一抹微笑忘乎所以,嘴笨地說句祝福。

  怎麼就是拿不出勇氣呢?這可是最後一次在校園裡見面啊!

  她嘔氣,罵自己是個傻子,太容易緊張,錯失一個好機會。

  如今回想起來,好幾次都希望能回到過去,改變那個不勇敢的自己,把沒說完的話說出口,但就算這樣,時間不會倒流,遺留下的只有回憶,此後的他們,沒有任何交集,這卻成為她唯一的遺憾。

  好久好久以後,隨著他離開的背影,她漸漸忘記這份心情--亦或是不敢再想。

  轉移注意力,她將目標放在自己的未來,接受老師的建議去報考研究所,想著升學是一條路而努力準備。

  現在的她成為大四生,一邊準備畢業論文,一邊報考研究所,忙碌之餘她沒有想起當年的憾事。

  也不過是,偶爾來到系辦,看著兩年前牆上貼著的那張篇幅不算大的報導,上面以身障生為重點寫成的新聞,角落有這麼幾行,寫著這位同學最感謝的人,是他。因為他幫助對方跑好幾趟的圖書館,帶資料回來,好順利完成同學的論文。

  他的名字只出現這麼幾次,在報導裡可以說是一筆帶過,她卻注意到了。

  看到的當下,內心每每為之一震,想起前年暑假前說上話的那天,又感嘆地想著他是多麼善良又溫柔,為善不欲人知。

  隨著嘆息,她再次聽聞他的消息,讀了某間知名校系的研究所,同時在大學附近的國小教書,每天都很充實。

  深深確信自己迷上一個不得了的男人,想靠近、被對方注意的心情再度擴大。

  她知道,現在的自己,不論是認識或接近,都不夠格,她想變得更強、更厲害,然後追上他。

  冀望成為助力,她開始嘗試更多事情,好比打工、興趣、閱讀,那些都是她不曾認真接觸過的事物,如今她用這些方式來勉勵,為的就是讓自己更好。

  腦子突然像是搭上時光機,懷念以前他還沒畢業的時光,只要看著,或期待,就足夠讓她充滿精神地上課了。

  每次每次,就算想起來,她還是能感受到欣喜的感覺,她當這是見到偶像,不敢奢求其他情感。

  直到這天,那是個有些涼意的秋日,系上有活動展出,排除系上學生,還請好多校友回來幫忙--這其中也包括他,那個還以為從此見不到面的男人。

  這就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原本毫無波瀾的內心再度掀起漣漪。

  他穿著一身西裝,忙著在教室內進出,似乎又變得更加成熟而帥氣,專心認真的模樣,再次讓她有股衝動,好想認識。

  想起當年,太不勇敢導致的遺憾歷歷在目,這次的機會再不把握,還要後悔嗎?

  不,她不要!她不想與他只有一面之緣了。

  所以這次,她鼓起勇氣上前,至少打個照面,才算給自己一個交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