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國文課平行世界】daydreamer

愛哭鬼龍蝦 | 2021-08-16 14:46:01 | 巴幣 0 | 人氣 55


l   柳七!柳七!
l  柳永迷妹視角
 
人生中能有多少個偶然?
L市是一個存在著怪物的城市,我們的日常,就是與怪物共存,然後被吃掉。
既然存在著怪物,那麼就一定存在著屠怪的英雄。
奇才與怪物的戰鬥,據說那畫面簡直就像是夢一樣,非常不真實。大多數的人都是沒辦法親眼目睹他們戰鬥的,他們就像都市傳說,感覺虛無飄渺但確實存在。
現在橫亙在我與怪物之間的,就是被稱為奇才的都市傳說。
青年有著一頭染黃的黑髮,他的身軀柔軟,顯然相當適合跳舞。他雙手撐著造型像雙頭斧的吉他(還是造型像吉他的雙頭斧),下巴高高抬起,對眼前隨時都能讓我丟掉小命的怪物表現出滿滿的不屑。
“真是的,無主靈這種東西就是會不斷的死掉、再生、死掉、再生,真是讓人一刻不得閒啊。”他拔起卡在地上的武器,眼前的街道逐漸被另一片景象覆蓋。
柔軟的青草輕輕地搔弄我的腳踝,眼前不再是狹窄的巷弄而是河邊的草地,搖搖欲墜的明月懸在西邊,就快隱沒到楊柳之後了。
有點像人、又像動物,身子被桃樹貫穿,不斷飄落著粉紅色的花瓣的怪物,伸出爪子刨抓著掌下略帶涼意的泥土。
“真是麻煩欸,看來真的得砍掉你的頭了呢。”青年將雙頭斧高舉過頭,閉上雙眼,無視蓄勢待發的怪物。
怪物弓起脊背,像人類一樣的臉上只有一張血盆大口,不斷發出低沉的吼聲,牠朝目標飛奔過去。我捂起雙眼,不忍心看到接下來的血腥場面。
“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不只揮動的時間控制得當,還一擊致命。就像屠夫遇到牛隻一樣,能輕易的將牠切成兩半,不費一分力氣。
明明斧的刃面這麼小,怪物卻從中間裂開了,碎成石塊般的不規則狀,原本在空中飄揚的血肉,很快地變成一隻隻蝴蝶,像彗星一樣拖曳著光芒消失在月色中。
“哈—有一擊致命真是太好了。”青年撐著雙頭斧的柄,也就是吉他的琴頭,看起來累壞了,”假如沒有就這樣把牠打跑,真的會演變成糟糕的局面呢。” 。
“啊,那個,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帶你去附近的公園坐坐,但是……”似乎是看出我的顧慮,青年彈指,眼前的景色逐漸退去,變回平凡無奇的街道。
剛才的一切,回家就記錄下來吧,說不定能成為寫小說的素材呢。
像我這樣把青春的揮霍在桌前,用文字填滿的人肯定乏味又令人難解吧?這個世界上,除了小說跟音樂之外,我都已經不在乎了,我的人生就是一場混亂的災難,反覆的輪迴,被嘲笑,一時衝動,被當作小丑。然而既使是這樣,我依然立足在地球上,不論發生了什麼事,多麼痛苦與悲傷,我的心依然在跳動著,繼續做著成為作家的白日夢。
“謝謝你,救了我一命。”我不安的坐在他旁邊,他毫無顧忌地從外套口袋裡拿出菸盒,接著用打火機點燃香菸,他的頭微微向前傾,露出白皙修長的脖子,有一隻亮藍色的閃蝶撲翼飛行。在我印象中,只有一個人擁有這樣的刺青。
我最喜歡的歌手,柳永,曾經在某次直播上說過,他的脖子上有一個這樣的刺青,還特別秀給粉絲看,然而,他寧可給我們看刺青也不肯露臉。
我把那張圖截了下來,雖然在燈光下有些許色差,但是不會錯的。
“請問,您的刺青是去那裡刺的?”
“S大後面的巷子裡,怎麼了嗎?”
“那麼,請問這種蝴蝶叫作……?”
“大藍閃蝶,又名大藍摩爾浮蝶,算是很稀少的品種。”
“最後一個問題,請問……你姓柳嗎?”
“對啦,你很煩欸,你是在做戶口調查是不是?”
“你是不是柳永?”
為了避免更多奇怪的情況發生,我決定不再拐彎抹角,突如其來的問題,害他被煙嗆的咳不出聲來。
“夭壽喔,你問這些原來是想知道這個喔,對啦,我就是柳永,你想怎樣。”他氣喘吁吁地說。
“簽名。”我的要求很簡單,”還有證明你就是柳永。”。
“啊—我的老天,妳的要求可真麻煩。”他扶著額頭苦笑,”我該怎麼證明才好呢……”他左顧右盼,食指猛敲大拇指的指甲。
這一點小動作可不是贗品模仿得來的,他在緊張時會做這個動作—我可是反覆看了每次直播不下十次,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真的是本人……對不起,根根那些問題實在是太冒犯了……”我雙手合十,一個勁的道歉。
“現在在道歉也來不及了喔,讓我想想……要怎麼辦才好呢?”他自言自語著,“那就告訴我你的故事吧!我最近剛好沒有靈感,你就來當我的謬思女神吧!”他牽起我的雙手,他的手很乾淨、纖細,但是足以包覆住我的手,看起來是彈琴的人的手。
我瞬間瞠目結舌,這傢伙說要用我的故事寫一首歌欸,能被自己單推的偶像救了一命還被當成靈感的機率能有多少呢?
我不渴望名氣,不渴望財富,但我開始質疑自己是否真的有這麼好運,他的歌很多人聽,如果有人聽見了我的故事,他們會不會開始注意身邊所謂的”玻璃心”?他們會不會感到哀傷?會不會感到痛苦?
如果是那群傢伙,他們會感到羞愧嗎?
不斷破碎又重拾的夢想,我的心已經被他們重鑄的七零八落了,假如有人可以注意到我,看著我,或者因為這首歌而開始思考,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可以—”
 
兩周後,傳說中的不露臉歌神柳永推出了新歌<daydreamer>。他沒有失約,他確實為我點播了這首歌,它盤旋在排行榜的第一名的位置。
 
行走在城市裡的我們都是daydreamer
閃耀在空中的starlight figer
高高在上的winner請你們低頭看看
你可曾發現看見有朝一日被你踩在腳的鹹魚也會翻身?
 
請注視著我的雙眼吧
既矛盾又不安的我啊
會不會成為眾所矚目的明星呢
不用擔心
有夢的人永不放棄
 
雖然柳永的曲風多變,但是第一次聽他唱rap還是很不習慣。
“這首歌獻給偶然相遇的女孩。謝謝她不吝於分享她的故事,也希望那些嘲笑她的人能知道什麼叫羞恥。”
“做夢並不可笑,可笑的是嘲笑夢想的人。”
留言區已經有不少人對號入座,或是散發出所謂的勵志訊息。
我做在螢幕面前,思考著假如在這三百萬次瀏覽中,有四次是那群傢伙,否就已經足夠了?他們真的還記得我嗎?
 
請記住我吧
每天在夾縫中生存的我們是偉大的daydreamer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